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零七章 嫁给我!

    上清宗宗主的言行颇为神秘高深,无人能够看透,呢喃着姓唐就好,如此反复了数次,而后没有直言收与不收,只是说暂且先让唐擎留下,接着就消失了,其他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不明,也不清楚,再看看软在地上的那些大宗长老,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没有人会想到这次宴会会以这样一个结果结束,更没有人会想到两年前那个被天罚笼罩,肉身溃散的唐擎竟然没有死,也没有人想到他当年拒绝了八大宗,今天会加入上清宗,同时也没有人能够想到,他成就的法相竟是传说中的大圆满自然法相。

    大地之体的恐怖!

    龙虎天罡的强悍。

    佛法无边的元神。

    大圆满的自然法相。

    太多太多的无法想象,这个人的存在就像一个谜一样,处处透着神秘,处处透着诡异,司徒浩三位天才之流的七大成就被其大地之威震灭,三十余法身道境高手被其震的七窍出血,这唐擎的存在当真是神秘莫测,诡异至强。

    当大宗主离去后,毕东远让这些各宗长老留下来疗伤,可是大宗长老哪里还有脸留在这里?大约过了几个时辰,待肉身稍微恢复过后,立即带着人匆匆离去。

    回到静室后,唐擎的心绪有些复杂,今ri见到老宗主,让他内心深处的情感不禁sao动起来,这些情感有怀旧。有思念,更多的却是愧疚。一直以来,这一抹愧疚之心都在折磨着他。看见老宗主时,愧疚之心更加严重。

    他的情感一直都很强,虽不是无情,却也接近冷漠,只是唯独愧疚这一关度不过去。

    还有就是老宗主一连问了三次他是否姓唐,这让唐擎有些怀疑老宗主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知道。也想不明白,在他的印象中,老宗主就和上清镇的老祖爷一样,让他看不透。以前看不透,现在依旧看不透。

    本来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过当他回到静室没多久,毕东远、苏大喜一干上清宗的人就跑了过来,他们可是对唐擎充满了好奇,比如唐擎的大地之体,比如两年前的天罚,比如肉身溃散,比如佛法无边的元神等等一切都让他们十分好奇。

    也不知是不是看见苏大喜这位老朋友的缘故,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们问,唐擎也就随便说说,当然,作为上清宗的大主事,毕东远自然要保持前辈大主事儿的范儿,心中虽然有万般好奇,但也不好直接询问,只能问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至于苏大喜。(.)也是一个讲究的人,知晓那些问题涉及到个人**,他也不好询问。

    所以,他们的问题基本上都是一些废话,比如你什么时候开始修行的等等,之所以问这些,其实也是想让唐擎自己主动说出来,可是唐擎会么?不是他不想说,只是自己个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本人都不知道。

    直至深夜,毕东远、苏大喜等人才肯离去。

    唐擎几乎忙乎了一天,现在倒也有些口渴,来到院子,感受着微微轻抚的夜风,望了一眼璀璨的星空,摇摇头,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随便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掏出两坛酒,自己独饮起来。

    “一个人喝酒不闷么?”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有些妖媚,传入耳中,撩拨心悸,姽婳公主应声出现,她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白衣罗裙,略显殷红的发丝顺着左肩自然垂落在高耸的胸脯,她是一个神圣的女人,也是一个高贵的女人,同时又是一个有些艳媚的女人。

    神圣是她的气息。

    高贵是她的气质。

    艳媚是她的容颜。

    她出现,静静的站着,微微歪着脑袋,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眸像似带着笑意般望着,唐擎抬头瞧了她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姽婳公主缓步走来,坐在石椅上,笑道,“我今天可是又帮了你一次,你难道不应该请我喝酒吗?”

    “劣酒,怕喝坏了你的金枝玉叶,千金之躯。”唐擎端着酒坛,倒了一杯,而后递过去,“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就喝。”

    “唔……我金枝玉叶?千金之躯么?”姽婳公主抬起手臂,袖口顺势滑落,柔嫩白皙的纤纤玉手轻轻端起酒杯放到嘴角,望着唐擎,嘴角一勾,轻笑道,“即便是,你也从来没有把我当作是,我说的对么?”

    唐擎没有说话,自顾自饮。

    “喂,唐擎,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不能。”

    “……”姽婳公主一阵无语,笑道,“你倒是拒绝的挺干脆呢。”

    “上次你帮了我,加上这一次,算两个人情,有机会我会还给你。”唐擎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不管对方处于什么目的,只要帮了他,他一定会答谢,上次在天齐郡,姽婳公主帮他压制滔天的杀机,这次姽婳公主又帮他解决了两年前天齐郡的事情,这两个人情,他都认。

    “唔,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可没有强迫你。”姽婳公主流露出灿烂的笑意,内心深处简直乐坏了,而后又道,“不过,我真的很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放心,这个问题绝对不涉及**。”

    “你想问什么?”

    姽婳公主是一个聪明人,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至于唐擎的那些秘密,她想知道,但绝对不会主动询问。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加入上清宗,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加入上清宗绝对不是为了躲避祸端,如果为了躲避祸端,两年前你就会随便加入一个大宗,可是你没有,现在却选择了上清宗,至于原因,你不必告诉我,我只想知道,你既然不是为了躲避祸端,明明知道自己加入上清宗,其他大宗一定会以两年前的事情为理由前来找麻烦,但你还是当众叩拜,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不是知道我一定会站出来帮你?”

    唐擎瞧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看来我猜测的不错,你果然知道。”姽婳公主笑着,但内心深处却在颤抖着,这种颤抖是来自一种未知的恐惧。

    什么样的人最可怕?

    修为高?成就高?不!这些人都不可怕,真正让人可怕的是,他在昨天见到你,却知道你今天会做什么,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这是一种悟xing,一种名为神通的悟xing,这种悟xing被称为天下之最,亦是传说中最可怕的悟xing。

    传说中,神通悟xing者,看其表,便可洞其本质,一念通,念念通,一法变,万法变,天道衍,神通自衍。

    这种悟xing,姽婳公主曾经查询过典籍,古往今来只有一人拥有,便是今古时代,一百八十年前的唐无上。

    神通悟xing有多么可怕?看那唐无上短短二十年的传奇人生便能知晓,据闻万般奇功妙诀,只要被他扫过一眼,其内jing髓已是知晓**,曾经,一念一阶段,三步一突破,五ri一境界,七月一成就,一指点化朽木,一语渡妖成魔,一引天兆,一符定乾坤,一意震苍穹,一道破天机……

    姽婳公主没有见过唐无上,一直觉得很惋惜,但今天却遇见了一个同样拥有神通悟xing的家伙,同样是姓唐,不同的是,一个叫唐无上,一个叫做唐擎。

    之前在天齐郡时,她就有所怀疑,只是无法确定,但再次见到唐擎,看他那佛法无边的元神,还有那传说中的大圆满法相等等,姽婳公主已然确定,这个家伙可能真的拥有神通悟xing,也只有拥有神通悟xing,那么突破禁锢,成就大地之体,肉身溃散,死而复活等等一系列神秘才能解释的通。

    姽婳公主没有再询问,她像似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站起身,说道,“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唐擎嗯了一声。

    像似对唐擎的态度有些不瞒,姽婳公主微微皱了皱琼鼻,离去的时候,突然止步,没有转身,只是撇过脑袋,问了一句,“你刚才说欠我两个人情,是?打算什么时候还呢?”

    “你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还。”

    “唔……”姽婳公主沉吟了片刻,突然嬉笑道,“我若的现在要呢?”

    “你要我怎么还?”

    “嫁给我。”

    噗!正在喝酒的唐擎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把酒吐了满地都是,惊疑的望着姽婳公主,道,“我没听错?你说什么?让我嫁给你?你脑袋被驴踢了?”

    “你!”

    姽婳公主那张美艳的脸颊顿时一怒,转身指着唐擎,气的说不出一个字来,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你的脑袋才被驴踢了呢,本宫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你还当真了?嘁!”说罢,又转过身,背对着唐擎,扬着脑袋,不过等了一会儿,一直等不到身后那个家伙的声音,姽婳公主着实郁闷坏了,内心呢喃道:该死的家伙,榆木疙瘩,真是一点情调也不懂。

    “好,说正经的,过一段时间我需要你帮忙,到时候你来圣城一趟。”

    “什么时候?”

    “暂时还不知道呢。”

    “那就等你知道了再告诉我。”

    “给我一张你的信符。”

    “我没有那玩意儿。”

    “那我怎么找你?”

    “来上清宗就行。”。。)

    s<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