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九三章 独饮,求醉

    海域之上,风势呼啸,掀起一阵阵波涛,古苒琰就是那样宛如一尊雕像般静静的站在思雨岛的一块岩石上,失神一样望着,似若回忆,亦或思念着……

    而虚空之中,袁琳亦是望着她,叹息一声,微微摇头,作为上清宗颇有资历的传功长老,古苒琰虽然不是自己的徒弟,但也可以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此时此刻看见古苒琰这般悲伤,袁琳的内心也是有些难受,又叹息一声,正要离去,而这时,声音传来。

    “袁琳师叔,后天上清宗就要解封了对吗?”

    古苒琰的声音就如同她的人一样,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传入耳中,让人禁不住的心生怜惜。

    “的确是这样,后第二九三章 独饮,求醉天之ri,正是二十年之期。”

    “师叔,苒琰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个要求,恐怕我不能答应。”袁琳仿若知道,直接拒绝。

    “让宗主把思雨岛的禁制解开。”尽管袁琳没有答应,但是古苒琰还是说了出来,道“这件事因我而起,就让我来结束……”

    “苒琰,你只管在这里静修便可,其他事情无需担忧。”

    “我不想连累上清宗……”古苒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袁琳打断。

    “苒琰!”袁琳沉怒一喝,斥道“以后莫要说这种话,你是我们上清宗的弟子,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不管你做过什么,你永远都是我们上清宗的弟子,错也好,劫也罢,我们上清宗一定会和所有弟子共同承担。”

    古苒琰没有再开口说话。

    沉默了片刻,唯有风浪在呼啸。

    袁琳叹口气,又道“这件事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该做的二十年前已经做了,亦算已然平息,按照当ri的条约,待我们解封之ri,宴请几大宗,当众向他们赔礼道歉,以此昭告天下第二九三章 独饮,求醉,他们无非是想借此机会羞辱我们上清宗,证明他们自己的强大罢了……”

    “师叔,我根本不值得上清宗为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呵呵……”袁琳却是复杂的笑了一声“苒琰,有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我上清宗自古传承,占据丰富的资源宝地,今古千年,其他大宗无不虎视眈眈,纵然没有你的事情,他们也会寻找其他借口……”

    本想再说一些关怀ji励的话,让古苒琰静下心来努力修行,想了想,袁琳终究没有开口,现阶段的古苒琰邪xing刚刚压制下去,心神需要安静,绝对不能受到其他情感因素影响,所以,她待了一会儿,而后离去。

    不远处,唐擎的一抹神识一直默默感应着,内心深处无比复杂,亦无比难受,从她们之间的谈话,这才知道小师妹像似已经被囚禁了起来,他还清楚的记得小师妹是一个喜欢无拘无束的人,如今被囚禁,她能适应么?如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离去,小师妹也不会坠入邪魔之道,如若小师妹没有坠入邪魔之道,上清宗也不会这般被欺负,说到底,一切的罪孽当是因为自己。

    自己种下的因,却让他人来承担。

    这一刻,唐擎很想仰天长啸,将心头之悔发泄出来,如若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立刻现身,告诉天下所有人我唐无上没有死,欺辱我上清宗者杀无赦,但是,他不敢,也不能。

    因为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唐无上渡劫失败,如若现在站出来,散仙身份必定暴露,散仙是一种罪,九天不收,九幽不要,天地不容,到时候不但帮不了上清宗,甚至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许久,也不知过了多久,唐擎不知道,古苒琰也不知道,她仍然伫立在岩石上,微微仰头望着黑暗的虚空,大风呼啸,殷红se的发丝在她那那张娇艳而又冰冷的脸上肆意刮过,一双悲伤的眼眸幽幽望着,呢喃道“爱无悔,伤别离,痴心痛,忆情缘,了不尽,约定散……”

    “唐无上,你如若真要走,当ri何必留情于我……”

    “一个约定,一个希望,你给了我约定,亦给了我一个希望,约定不曾存在,希望也只是失望……”

    i 

    “唐无上,你是一个负心人,活着的时候是,死了依旧是。”

    “命中注定……真的是命中注定么?”

    “我当如何,又该如何,又能如何……”

    古苒琰呢喃自语了很久很久,像似在向唐无上这个名字叙述着自己心中的伤痛,直至天亮的时候这才回去,而唐擎思索着古苒琰刚才说的话,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转而从上清宗离开。

    年少风流,今朝悔,不是因果,是报应。

    回到上清镇,回到昨ri铁蛋儿安排的宅院,唐擎独自一人坐在门口,掏出几坛酒,独饮求醉。没过一会儿,一个人走了进来,是方奎,他看见唐擎先是一愣,说道“咦,唐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啊。”

    唐擎提着一坛酒,说道“老方,你来的正好,来喝酒!”甩手仍过去一坛酒,直接道了一声干杯,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有些发懵的方奎似乎看出唐擎的心情有些糟糕,询问道“唐兄弟,你的脸se不太好,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烦心?”唐擎嗤笑一声,又打开一坛,又是一饮而尽,搭着方奎的肩膀,道“老方啊,你说这世上有没有卖后悔药的?”

    “后悔药?”方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的出唐擎像似因为懊悔自责而烦心,当下劝说道“唐兄弟,人生之事,十之仈jiu不如意,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再想也于事无补……”

    “哈哈哈哈!”唐擎突然大笑,提酒而灌,畅快淋漓,道“过去……能过去么?过不去,至少在我这里过不去……”

    提酒,独饮,而尽,如此反复。

    求醉,而不醉。

    “少修行,得天独厚,傲天,傲地,傲苍穹,天下独我无双,少风流,追红颜,逐知己,揽情人,我自风流我自逍遥,问鼎之ri,消失之时,心愧无颜,挥我情,别我恩,离我家,东躲xi zang,躲天,躲地,躲过去,匆匆一百八十年,弹指而过,忆曾经,望今朝,情已疯,恩未知,家已破……”

    唐擎站着,提着酒坛,歪着脑袋,抬眼而望,望的是苍穹,凝的是大ri,笑的是九天,责的是自己,声不大,音无威,有的只是无尽的愧疚与自责,旁边,方奎听着,却是茫然着,他听不懂,也听不明白,担忧的说道“唐兄弟……”

    本要说些安慰的话,奈何唐擎挥挥手,示意他停止,转身之时,唐擎又将一坛酒一饮而尽,说道“我无碍,不过是心里堵得慌而已,说出来也就痛快多了。”走过去,摁着方奎的肩膀,又随意坐在地上,掏出一些疯魔果,将皮儿拨开,扔进嘴里一颗,吃了起来。

    “对了,老方,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哦,看我这记xing,差点把重要事儿忘记,是这样,昨天上清镇的镇长召集我们宗下所有门派说了一些事情,现在想想看来我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古苒琰的事情,大宗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处理妥当,好像和其他大宗达成了什么协议,具体是什么协议,镇长没有说,我们也不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上清宗解封的时候,那些大宗并不会过来捣乱。”

    “至于现在聚集在烟雨郡的一些其他势力,他们应该是想来凑个热闹,如若几个大宗没有出现,想来,他们也不敢公然在我们上清宗面前造次。”

    唐擎是方奎的救命恩人,所以,唐擎的事情他一直都放在心上,昨晚得到消息后,本来第一时间想告诉唐擎,让其放宽心,结果没有找到。

    “那就好。”这件事唐擎昨晚在上清宗时已经从袁琳那里听说了,所以并没有什么意外。

    “不过事情也并不是这么简单,好像挺复杂的,只是不知道上清宗会怎么应对,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从安排,待明ri解封的时候进入上清宗。”顿了顿,方奎又道“唐兄弟,你可是真的准备加入上清宗吗?”

    唐擎点点头,他的散仙身份无法暴露,现在也只能以唐擎的身份加入上清宗,来还债。

    “若是唐兄弟愿意的话,明ri可随我们一同进宗,到时候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定然会向大宗推荐你,不知唐兄弟意下如何。”

    “如此,那就再好不过。”

    事实正如方奎说的那样,现在出现在烟雨郡的一些势力多是因为二十年前古苒琰的事情而来,想借此机会索要一些赔偿,上清宗虽然渐渐没落,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上清宗也只是没落而已,还没有灭亡,所以,他们一直在等,等其他大宗打头阵,结果呢,等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其他大宗的人。

    难道说二十年前上清宗已经赔偿过其他大宗了吗?即便赔偿过,其他大宗也不会善罢甘休,但凡天下修行人,几乎都知道,天下九宗一直都在明争暗斗,现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打击上清宗,难道他们会放弃么?

    ps:想了两天,终于把情节想通了,明天四章爆发!!!!!!(未完待续!!!<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