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九二章 古苒琰

    夕阳西下,黄昏而至,风景如画的烟雨郡在此间显得异常美丽,人是,山人,水亦是,只不过云陌并没有心情欣赏,傍晚的时候从天南海域回来后,发现唐擎并不在院落静室里,这才意识到他果然趁机会跑了。\\..\\

    云陌祭以神识探查,整个烟雨郡并没有他的下落,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难道他离开了?还是用什么手段把自己的气息隐藏了起来?躲过自己的感应。

    他去了哪里?

    云陌不知道,内心很不舒服,很失落,也很愤怒,同时也很郁闷,因为流月一直缠着她聊天,她并不是讨厌流月,反之还很喜欢,只是现在实在没有心情聊天,更郁闷的是旁边还有一个飞天和碧涛。

    “陌姐姐,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一定很闷。”娇小可爱的流月挽着云陌的手臂,说道,“不如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反正我们都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是啊,云仙子,关于乐艺之道,我们也可以彼此交流一下。”飞天一直把云陌当作梦中情人,任何接触的机会都不会放弃。

    “我习惯了一个人。”云陌微微摇头,站在院落,望着门口,夜幕降临,像似在期待着什么。

    飞天正要说话,而这时一个人突然走了进来,这人身形消瘦,穿着一件淡se的白衣,一张颇为俊秀的脸庞面无表情,看起来有些yin沉。

    是他!

    唐擎!

    看见唐擎时,云陌内心顿时一喜。容颜上的yin霾和郁闷也都顷刻间一扫而光,就如同见到失而复得的宝贝一样,不过这种惊喜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故意板着脸,佯怒斥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哪里了?”

    唐擎瞧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从上清镇回来后,在得知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导致小师妹坠入邪魔之道后。他的心情无比低落,很是自责与内疚,不想说话。也懒得说话。

    “喂,唐擎,我在跟你说话呢。”看见唐擎没有理会自己,本来心感惊喜的云陌又变得糟糕起来,她很讨厌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尤其是被眼前这个人无视,更让她觉得不舒服。

    唐擎现在心情压抑至极,哪会搭理云陌,莫说是她,纵然是天王老子下来。他也现在也没有心情也搭理。

    “诶,你这人好没礼貌啊,我陌姐姐问你话,你怎能不答。”流月跑过去将唐擎拦了下来。

    唐擎是一个什么人,完全取决于他是什么心情。现在他的心情很糟糕,糟糕透顶,止步之时,怒喝道,“滚开”话音落下,一巴掌直接扇在流月的肩膀上。将她扇倒在地上。

    云陌完全没想到唐擎会突然对流月动手,而旁边的飞天更没想到,但他也没有机会去思考这个问题,看见流月被打倒在地,立即站出来,怒斥一声,“放肆!你什么东西,胆敢……”

    他的话没有说完,唐擎猛然一转身,抬手之际掐住飞天的脖子。

    飞天是乃淬炼神魂的修士,神魂颇为强大,但遇见此间沉怒中的唐擎,他根本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小崽子!老子现在心情很不爽,再给我唧唧歪歪,老子宰了你!滚蛋!”唐擎甩手一仍,飞天立时横飞出去,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口吐鲜血。

    唐擎出手毒辣,不管是飞天还流月都被打的头晕目眩,有些站不起来。

    “唐擎,你……”

    云陌惊讶失se,小嘴微微张合,似水般的眸子不可置信的望着唐擎。

    “我有事儿要离开一段时间,等我忙完,咱们之间的事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唐擎望着云陌,冷冷冰冰的说完一句话后,直接离去,只留下一脸茫然疑云的云陌。

    “呜呜……陌姐姐,那个混蛋是谁,我要杀了他!”流月从小娇生惯养,在天音更是被宠爱着,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飞天同样如此,他站起来,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满脸铁青,望着唐擎离去的方向,表情异常狰狞,恶狠狠的说道,“好!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在梦中情人面前被人这般殴打,飞天顿觉丢尽了颜面,甚至没有与云陌道别,直接离去。

    云陌怔怔的望着黑暗的虚空,仿若有些失神,她不知道唐擎这是怎么了,白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古怪,他去了哪里,遇见了什么?当云陌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唐擎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

    烟雨郡的夜没有璀璨的星光,亦没有各种se彩的光华,而是那种可以让人静下来认真感受的夜,唐擎的身影在虚空中飞速闪动着,本来这次苏醒入世,他已经不想在和以前的女人有什么纠缠,但是,现在在小师妹为自己而坠入邪魔,让他倍感难受。

    他要去一趟上清宗,见一见小师妹,古苒琰。

    上清宗坐落在天南海域的海岸,虽然今古千年渐渐没落,但它毕竟是上古时代的霸主,整个上清宗,占据着九山,十二峰,三十六岛。

    上清宗封宗思过二十年,守护阵法开启,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甚至连看也看不见,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淡淡的白se光华,光华柔和,宛如月se,更似海面鳞波,光华浮动之时,就像一个巨人在盘膝打坐。

    熟悉上清宗历史的人几乎都知道,上清宗的守护阵法是乃大无量天道阵,据说是上清宗的开宗祖师爷布置而成,威力极其恐怖,到底有多恐怖,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敢去尝试,要知道上清宗可是从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宗,上古终结,灾难降临,犹如天崩地裂,无数生灵皆灭于此,而上清宗能够传承下来,靠的正是大无量天道阵。

    大无量天道阵将一切拒绝在外,肉身不可入,神魂不可渗,神识不可察,不过唐擎却可以,并不是他本事高,也不是悟xing强,大无量天道阵玄妙无比,他参悟不透,之所以能够进去,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个阵法的秘密,而且还是当年老祖爷告诉他的。

    凭借这个秘密所在,唐擎可以zi you进入,但这次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宗内高手如云,隐藏着不少未知的存在,如若进去,担心被人发现,所以,祭出一抹神识悄悄探入。

    没有巍峨的山脉,没有豪华的装饰,没有芬香的花草,没有奢侈的大殿,有的只是普通,简洁,大气,这就是上清宗,就像一个古老的小镇一样。当一抹神识渗入上清宗后,一股复杂的情感旋即涌现出来,诸多尘封的记忆,在上清宗修行的所有记忆都在此间爆发。

    宗内一片静谧,零星灯火微微闪烁,这是上清宗的规矩,夜间,所有人都必须静修。唐擎执掌着自己的一抹神识在宗内悠荡着,这里有太多他想见的人,如师尊,如老宗主,但他并没有去见,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因为心中有愧,没有感叹,也没有回忆,只是快速向思雨岛移动着,因为那座岛屿是小师妹静修的地方。

    思雨岛并不大,小巧jing致,岛内遍布着一种蔚蓝se的花草,还清晰的记得是小师妹一颗颗亲手种植的,花是唐擎送给小师妹的,名字是小师妹取的,名为相思吟。

    唐擎的神识停止在距离思雨岛七八米远的距离,因为他感应到一个人。

    那是一位女子,她穿着淡蓝se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美若天仙,沉鱼落雁,娇艳的容颜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冰冰,一双幽眸蕴含着数不尽的忧伤与相思,她站在岛屿边缘,望着辽阔无际的天南海域,就这样望着,仿若一尊雕像般动也不动,波涛汹涌的海浪随风拍打着岛屿的石块,女子衣袍摆动,三千殷红se的发丝在此间肆意飞扬。

    小师妹!

    唐擎的内心深处顿时如海啸翻腾,心神动乱,使得一抹神识差点溃散掉,或许是太过自责,亦或许是太过激动,更或许是压抑已久的情感突然爆发。

    小师妹变了,变得很陌生了,变得让唐擎有点不敢认,以前的小师妹心xing婉约,乖巧可人,但是现在,唐擎从小师妹的身上只能感应到陌生,还是那种冰冷的陌生,这更加让唐擎心里感到难过,感到不舒服,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小师妹,以前辜负了她,后来也没有再见她,唯一让唐擎感到安慰的是,小师妹看起来已经脱离了邪魔之道,而唐擎心头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终于放下,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苒琰,你是不是又在想唐无上了……”

    一道柔和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海域之上青光绽放,一个看起来似若四十多岁的女人突然出现,唐擎认的她,是上清宗一位颇有资历的传功长老,袁琳。

    古苒琰没有说话,依旧望着层层仆来的海浪。

    “你若再这样下去,被压制的邪xing不久之后又会复发出来的。”<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