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八六章 老祖爷的吐槽

    “老祖爷,饿正在招待朋友咧,您老就先等会儿,等饿将他们送过去,回来的时候给你打一壶撒。(. ”铁蛋儿回应着坐在城门口那个扣着脚趾的邋遢老头儿。

    “方老哥儿,饿先送你进去。”

    方奎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询问,“他……他真的是老祖爷?”

    铁蛋儿应是。

    方奎就像受到惊吓一样,赶紧一路小跑,跑过去,弯腰,低头,抱拳,行礼,恭敬的说道,“小子方奎见过老祖爷。”

    “方奎?”老祖爷的坐姿实在有些不雅,他抬起头,那是一张布满皱褶的老脸,宛如老树枯皮,此刻正咧着嘴用一柄小刀挂着牙齿,看起来无比浑浊的眼睛扫了方奎一眼,说道,“知道了,进去。”

    方奎诚惶诚恐,宛如鹌鹑一样,不敢迟疑,起身后退,退至三米,这才转身,深深呼出一口气,内心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终于落地,只是老祖爷突兀传来的一道声音又吓的他浑身一颤。

    “饿没记错的话,你个小崽子好像也认识无上那小子?”

    无上?

    唐无上?

    不明白老祖爷为何这样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恭敬回应,“回老祖爷的话,小子认识无上师弟。”

    “这样啊!那小子最近有找过你么?”老祖爷停止刮牙齿,瞧了瞧小刀,对着刀锋吹了吹,又继续刮了起来。

    无上找我?

    唐无上都已然死去一百五十多年。怎么可能找我,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望向铁蛋儿寻求帮助。铁蛋儿走过来说道,“老祖爷,饿刚才问过了,无上并没有找过方小哥儿,老祖爷啊,饿送他们进去了啊!”

    “好。记得给饿打酒啊!”

    走进小镇里面,邵邦等人满脸的震惊,问道,“师尊。您和绝世天才唐无上还认识吗?”

    绝世天才,唐无上,以短短二十五年的时间问鼎圆满,圣域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邵邦却从未听师尊提起过唐无上这个名字,原以为是上清宗太大,弟子众多,所以才不认识,可刚才师尊明明说他认识唐无上。

    方奎现在哪有心情回答邵邦的问题。满脑子都是老祖爷的情况,在他的印象中,老祖爷是上清镇的村民,但却不是普通的村民,因为他活的时间太长了,长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长时间,只知上清宗上下,不管是弟子,还是长老。见了这个老头儿都得尊称一声老祖爷,老祖爷明明没有修为,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会活这么长时间。

    不过最让方奎疑惑的是,老祖爷为什么会突然问起唐无上找过自己没有,这是什么情况?旁边的铁蛋儿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方老哥儿,你也甭放在心上,自从无上渡劫失败后,老祖爷就变成了这幅模样,老祖爷可能是受了刺激,所以一直认为无上没有死,说他有朝一ri一定会回来的,就这样老祖爷一直在这里等着,足足等了一百五十多年,从未离开过,见人就问无上的情况。”

    “这……”

    方奎不知该说什么,他与唐无上只能算一种很普通的朋友,见过几面罢了,不过也知道,无上背负着上清宗的希望,渡劫失败之后,上清宗上下有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这个后果。

    “没有人劝老祖爷吗?”

    “劝了,镇上能劝的人都劝过了,就连上清宗的很多长老,以及老宗主都亲自出门,但是,都没有用,老祖爷一直认为无上没有死,一定会回来的……”

    霎时,老祖爷的声音传来,“铁蛋儿,你个小崽子,饿告诉过你多少次,无上那小崽子没有死,也不会死,都是上清宗那帮小崽子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让他背负那么多,而他又是一个xing情中人,渡劫失败,对他的打击很大,只要过去那一道坎,就一定会回来的。”

    “是是是!老祖爷说的对,无上小哥儿一定会回来的,饿也在等他呢。”

    “是个毛啊!铁蛋儿啊,是不是连你也认为饿老糊涂了呢。”老祖爷斜着眼睛一瞪,吓的铁蛋儿一哆嗦,二话不说,带着方奎撒腿就跑。

    “铁蛋儿,你个小崽子,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敢胡说八道,饿就让你变成真的铁蛋儿。”

    上清宗没有奢华的庄园,多是一些普通的四合院,跟着铁蛋儿来到一家四合院里,方奎见到了不少曾经的师兄弟,虽说上清宗弟子众多,即便没有见过,但名字一定都听过,以前都属一个大宗,现在同是宗下门派的长老,见了面自然是亲切的很,不一会儿就聚在一起喝酒谈天,谈的自然是此次上清宗解封的事情。

    这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因为他们都知道,其他八宗一直窥觑烟雨郡的资源,所以今古千年来一直都想将上清宗整垮,瓜分资源,尽管因为古苒琰的事情,上清宗已经赔偿了巨大的资源,但是,八大宗会罢休么?答案是肯定的,一定不会,然而,这次上清宗所面对的不止有八大宗,还有来自各个地方的一些势力。

    因为二十年前,听闻上清宗赔偿给八大宗巨大的资源后,其他势力也是有样学样,奈何上清宗已经封宗思过,他们只能等着,现如今上清宗解封,到时候恐怕又要旧事重提,索要赔偿,所以,上清宗这次解封,很可能将是一场劫难,宗下三十六个上派准备誓死捍卫。

    上清镇,城门口。

    老祖爷扣着脚丫子,揉了揉鼻子,使劲儿嗅了嗅,又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银针,又淘起耳朵来,一双浑浊几乎成深黄se的眼睛望着晴朗的天空,呢喃自语道,“饿说无上啊,这都一百五十多年过去了,你小子也该想通了?上清宗那帮小崽子给你的压力的确是大了一点,让你背负整个大宗的兴衰,你也甭怨恨他们,但凡有一丁点办法,他们也不会这样,这不是没办法了嘛。”

    “饿知道你小子是什么人,你一定觉得对不住上清宗,所以,没脸回来是?你啊!就是这点不好,太xing情,太义气,迟早要吃亏的,说不定哪一天就有哪个小娘们儿利用这一点把你吃的死死的,以你的xing格,一定会妥协,你这个小崽子啊,注定要吃娘们的亏。”

    “不过……也是时候该回来了,你觉得自己对不住上清宗,而上清宗那帮小崽子呢,更是觉得对不住你,尤其是你的师尊那个王八羔子,还有宗主那个小混蛋儿,他们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啊。”

    “该回来就回来啊,你答应在渡劫的时候给饿弄点天劫酒儿来着,饿可是一直等到现在啊,你说你小子怎么这么会糊弄人呢。”

    “天下人都认为你小子死了,但饿可没有这么傻,你小子猴jing猴jing的,就算你的天劫被老天爷动了手脚也弄不死你,要饿说啊,你就算不还饿的酒儿,也得来瞧瞧那仨小娘们儿,那古丫头,多好的一个姑娘,多水灵的啊,硬生生的被你害的坠入邪道,还有那解丫头,那叫一个柔情啊!用饿当年的话来说,她就是做媳妇儿最好的材料啊,可现在呢,被你害的啊……那简直就没法说了,连魔头见了她都吓尿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还有那个阵法无双古灵jing怪的丫头叫什么来着?哦,对!姓燕,叫燕无念丫头?多聪明的一个孩子啊!多讨人喜欢啊,本来很有希望成就今古第一位神仙,可是现在呢,听说神魂疯魔了?神智也有点不清,整天有事儿没事儿虐着仙人玩。”

    “唉……”老祖爷一叹,“甭说那三个丫头,你这一走啊,饿这小ri子也不好过,连个喝酒的人儿都找不到,整天闷的啊,那叫一个心肝儿疼,你说你走就走,好歹把你炼制的‘霸道轮回酒”给饿留点啊,自从喝了你那酒儿,饿是吃不好,睡不好啊……”

    过了一会儿,铁蛋儿打了一壶酒回来,老祖爷仰起头,咕咚咕咚就咽了半壶,哈了一声,摇摇头,“小镇长那个崽子倒是炼的一手好酒啊,酒虽好,可没劲儿啊,比起无上那小子的霸道轮回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老祖爷,问你个事儿呗。”铁蛋儿一屁股坐在地上,给老祖爷敲着大腿儿。

    “啥子事儿?”

    “大家伙都在议论这次上清宗解封的事情,都在担忧着上清宗能不能渡过此劫难,您老给算算呗。”

    “上清宗能不能渡过此劫难,跟饿有啥子关系,饿为啥要算。”

    “老祖爷啊!蛋儿在这求您了,给算一卦呗,以后蛋儿每天给你捶背敲腿。”铁蛋儿立即献殷勤。

    “看你小崽子还算孝敬的份儿上,饿就算一卦。”老祖爷掐指一算,却是轻咦一声,再一算,又惊讶一声,手指继续掐动,老祖爷那双浑浊的眼眸都蹦出jing光来,道,“不对劲儿啊!”

    “咋地了。”铁蛋儿担忧问道,“是不是上清宗会遭大劫?”

    “上清宗此劫有变数啊!至于这个变数怎么变,对上清宗是敌人是友,饿怎么算不出来呢。”

    “啊!天下间还有老祖爷算不到的人吗?这不符合规则啊!”

    “饿也是这样认为。”老祖爷又掐指算了算,越算越迷惑,噌的一下站起身,“哎哟,饿就草了,怎么蹦出来一个这么一个未知的变数呢。”<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