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十 贵客临门(中)

    一边把李老教授送给他的那副金边眼镜从额前摘下,小心翼翼用软布细细擦拭着——钱谦益对这副眼镜确实非常喜爱,连保养工作都是自己亲自做,哪怕最受信任的老仆也不得插手……一边貌似随意的笑道:“……对了,陈小友,这些日子老夫与礼部同僚闲谈,提起这眼镜一物,各人都是颇为羡慕的,想要购买的也是不少,只是听说此物并非买回家就能用,而是颇有其独到之处?众人不知虚实,便不太好动作……”

    “嗯,主要是眼镜片要根据每个人的近视度数单独配置,我们这里有配镜师傅专门干这个的,他们只要上门来测一下近视度数就可以了。飞㊣\(≧▽≦) ”

    陈涛先是随口回应道,不过随即看到钱谦益似笑非笑的神se,愣了一下,总算有点开窍,连忙又补充道:“当然,我们可以上门服务——过几天我带配镜师傅过去一趟吧。有需要的都给测一测,然后回来磨制好镜片,再送过去。”

    钱谦益这才微笑起来,点点头道:“如此甚好,老夫也在部里想想法子,挤一笔钱出来,统一买上一批,也算是为公务所用罢。”

    陈涛闻言登时大喜——小款不如大款,大款不如公款!不管什么产品只要能进入到政fu采购体系,那就好像跳进了米箩筐的耗子,尽管放心大吃就是——这一点古今皆然啊。他连忙向钱阁老道谢,而后者只是虚虚摆了摆手:“不必客气,还是你们的东西好,大家伙儿都想买,老夫不过顺势而为罢了。”

    过了片刻,却又幽幽叹道:“其实以你们的财力,原也不必在这点小钱上下功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夫也是入了内阁,方知国用之蹙,国事之艰哪!”

    深深的叹了几口气,钱谦益仿佛闲聊一般,开始渐渐提及最近朝堂上的动向……

    从二月份开始,陕西流寇开始四处流窜,有一路进入河北,连续攻克赵州,西山,顺德,真定等地,杀了好几个守备,主簿等地方官,甚至击败了前去围剿的左良玉部。

    另一股流寇则进入了河南,其首领名为李自成!此人在诸多流寇中地位原本并不高,只能算一股小绺子。只是随着排名在他之前的几个大头目,如紫金梁,王自用等人先后或是被杀,或是病死,他的位置才慢慢变得重要起来。就在这一年,李自成吞并了另一个大首领王自用的部下两万多人,其实力一下子便壮大起来。

    就在最近的一场战事中,他先是设伏击杀大意被围的参将杨遇春,随即利用缴获的明军服饰与旗帜突袭,一举击溃前去追剿的川军总兵邓杞所部,气焰十分嚣张。此时的大明朝廷,还没有把李自成看的太过重要——相比其他流民军,此人目前的势力尚不算大。不过钱谦益已经觉察到:在诸多匪首之中,大约要以此人行事最是狡猾。

    流寇已经是如此麻烦,而外围满洲的女真人更加不得消停——七月份,后金军出兵攻打旅顺。这支后金军的指挥者不是旁人,正是前大明叛将,登州之乱的罪魁祸首孔有德!

    不得不说,孔有德这个人确实很有大将之才。先前在得知登州老窝被抄,全军准备回头与那支突然出现的什么“琼海军”大战之时,他已经让心腹之人悄悄在黄县以北的海边秘密准备了一些海船,当时叛军尚在围攻莱州府,手头能动用的资源还多,做这些准备并不困难。

    等到黄县第一场大战打完,数万人被对方区区两三千打了个落花流水,局面一下子变得险恶:前方莱州府攻不下来,后方登州老窝被抄,往内陆腹地则是一片穷山恶水,北边则是汪洋大海。对于一支数万乃至与十余万的大军来说,算是陷入了绝境。但对于孔有德麾下早就准备好的百十名心腹,倒还有条后路——最后他们也正是利用那些海边小船逃出生天。之后便如同真正历史上那样:投了满洲。

    不过这一时空的孔有德与历史上相比,局面要窘迫了许多:好基友耿仲明挂了,不要说携带什么大炮之类技术兵器了,最后能跟他逃出大陆的才不过区区百余人。后金方面对他的待遇自然也不可能像历史上那么好。封王是甭指望了,能保住命就不错,甚至最初有人主张把这数百汉人打散了分给各家做包衣奴才,拉去北大荒开垦种地。

    总算皇太极颇为英明,力排众议仍然收留了孔有德这支降军,将其编入到汉军八旗。比起历史上皇太极亲自出城迎接,见面亲切拥抱,一开始就封其为“恭顺王”的超高,本时空孔有德的后金仕途之路要坎坷了许多。但在某一方面他却要比历史上强些,那就是关于火器的应用与见识。

    战场是最好的课堂,用鲜血换来的教训总是无比深刻。吴三桂作为旁观者尚且感觉大有收获,孔有德这个亲身体验过琼海军火力强度的对手自然体会到更多。至少,在本时空大部分人对于火器终究能走到哪一步尚且心存疑虑时,孔有德已经非常清晰的看到了火器的未来发展之路——被火箭炮当头砸过,只要不是蠢到家就肯定能开窍的。

    现如今他投奔了后金,把这些见识也一起带到了满洲。不过他手头并没有实物,连一门火炮都没有,只能靠两张嘴皮子向新主子邀功卖好。而以满洲女真对汉人一向的轻视,以及对于祖宗传下骑射战术的偏爱,孔有德宣扬的火器制胜论在这里本应该是没什么市场的。

    ——要知道哪怕就是如后世康熙这样的“圣明之君”,对于造出了连珠火铳的发明家戴梓也没啥好感,直接打发其去北大荒种地了。可偏偏……如今后金的当家人是皇太极!这个明显开了外挂的家伙,居然仅仅凭着孔有德一番言辞,便作出了最能发挥其能力的安排……

    皇太极把后金军中所有使用火器的部队集中起来,单独建成一军。在军队名称上没有沿用以往的“尼堪超哈”(汉军)旧名,而是称其为“乌真超哈”(火器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官是佟养xing——他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把大权交给一个降将。但在具体的军队建设上,却放手让孔有德全力施展。

    一开始还只是让孔有德指挥一个牛录,也就是三百余人的部队——基本上都是跟着他从山东逃过来的老部下。但很快,随着此人能力逐渐展现出来,皇太极愈发对其重用,不久之后便让其指挥一个甲喇,也就是五个牛录一千多人的兵力了。

    而孔有德也迫切需要向皇太极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在初步完成军队建设之后,他便请求出兵攻打旅顺口。旅顺口如今是归属于皮岛东江镇辖下,东江镇总兵黄龙亲自驻守在那里。

    东江军自当年毛文龙时代起便屡次sao扰辽东腹地,乃是后金心头大患。女真人几次想要拔掉这颗钉子,却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听说孔有德仅凭区区千余人便想对东江下手,那些女真亲贵们无不嘲笑出声。

    但他们也压根儿不想阻止,反正是汉人之间狗咬狗,正乐得看好戏。

    而孔有德既然敢提出来攻打旅顺,自然也是xiong有成竹——作为东江镇创始人毛文龙的干儿子,当年的东江干将毛永诗,他太了解这支部队的虚实底细以及作战方式了。别看东江军每次向大明朝要补给时都号称有“数万虎弁”,对满洲这边作宣传是更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吹大牛,其实真正能打的主力也就几千,剩下全是些老弱病残。孔有德手下这一千多人本就都属于精壮,经过一番强化训练后完全有把握对付三到四倍的明军,更不用说东江这样知根知底的弱旅。

    而且自毛文龙死后,大明朝廷对东江军的补给严重缺乏,连最起码的军粮供应都难以保证。黄龙之所以要亲自跑到旅顺来驻扎,不是因为别的,正是为了防止这边的守军因为缺粮而作乱!——他们以前干过这事儿,还不止一回。更不用说孔有德如今虽然投了后金,在东江军中却还有若干旧相识,拉拉关系,光劝降大约就能劝过来好几千。

    总而言之……在孔有德看来,如今的东江军就好像一座摇摇yu坠的茅草屋子,只要在大门口狠狠踹上一脚,整座房子就会坍塌掉,于是他很有把握的出战了。

    明朝这边当然不知道其中详情,但他们很快便收到了来自旅顺的求救书信。幸亏孔有德手下人手不多,不敢攻得太快。黄龙一边死命抵御着,一边接二连三的派人向大陆上求援,短短数日之内已经向登州及京师派来了三四bo信使,情况十分危急。

    面对如此危局,如果是个正常的朝廷,本应该立即作出应对才是。可如今,朝廷内部却也是一团乱麻,对此压根儿就是……毫无反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