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一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下)

    四七一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下)

    正在这边一片混'乱'之时,陈大雷父女及时赶到了现场,他们原本是在一户刚刚才结识的人家做客拜年——陈大雷辛辛苦苦跑了那么久终归还是有点收获的。 不过能顺利搭上线的主要原因还在于那户人家早年间也是经商出身,后来因为有子孙出息考上了进士,方才踏入官宦世家的门槛。但根基不算深,架子当然也端得不大,而且家里还有买卖在经营着,所以与陈大雷颇有共同语言,并且很有进一步共同合作的意向。

    当听说街面上纷纷扰扰,说是有人从南方运来什么奇瓜异果的时候,陈大雷的第一反应便是:那肯定又与琼海镇有关!稍加打探,果然如此,陈大雷当时就对自家女儿笑言:说以陈涛兄弟的阅历和判断,怕是应付不过来如此局面。咱们还是去帮他参详参详罢。

    正好这家主人对这消息也颇感兴趣,听说陈大雷认识货主便请他代为引荐。而对于陈氏家主来说,这显然正是一个显示自家在南海一带,乃至于在琼海军中影响力的绝好机会,当即便引着那家主人亲自前往驿馆,又马不停蹄赶来货栈……

    过来后正巧看见陈涛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也不觉冒昧,当即便上前帮忙'操'持——反正一路同行了这么长时间,帮他处理掉的各种麻烦也不是一桩两桩了。陈涛这边也很自觉的退位让贤,把一切都委托给陈大雷处理。

    作为一个能够在西班牙统治下成长起来的明代商业精英,陈大雷对于如何应付各种权贵及其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早就是驾轻就熟。何况眼下的局面可比当初在吕宋岛上要好多了——所有敢于用横蛮不讲理态度对待他们的都已经被琼海军那群小老虎给吓跑了,剩下都是愿意按规矩谈的。只要大家讲规矩,商人的优势就能立即体现出来。

    当然如何处理这批东西首先要取决于陈涛的态度——他是否还坚持把这几十车水果蔬菜拉回驿馆去自个儿慢慢享用?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局面闹到如此地步,陈涛再怎么贪嘴也知道这些蔬菜是不可能独享的了,除非他以后不想再在京城里发展,那倒无所谓。

    于是决定把这批水果蔬菜分出去,不过在分配方式上两人略略有了一点小争执——陈涛原打算按照那些管事的要求,把蔬菜水果都卖给他们算了。他甚至连具体手段都想好了:你们不是要争要抢吗?我干脆搞个拍卖会,谁出价高谁买走,这样谁都没意见。

    但陈大雷却建议他别这么干——咱们来北京是干什么的?是为今后开路的!眼下正是要和京城各大世家拉关系的时候,以前手中捧着银子尚且找不到门路去送,如今人家主动找上门来,正是得偿所愿的大好时机,何必为赚这点小钱冷落了人心!

    旁边那位车马行老掌柜一听却不乐意了——小钱?你们这是南方人不知北方事啊,要是这些瓜菜在春夏秋三个季节里上市,确实值不了几个钱。可在这隆冬时节,尤其是过大年的时候出现在这北京城里,那真是白菜可以卖出白银价来。若不是东西太稀罕,他们这队人也不会落到被围在货栈里出不去的地步。

    但陈大雷毕竟是位大豪商,对于琼海军那些人的能力要比一个北方的老掌柜更加清楚许多,当即便指出:哪怕就是这个季节,这些东西在南方其实也很寻常。问题只在于以前没人有能力将其运到北方来。而现在琼海军的快船却可以做到,因此这第一批果蔬显得稀罕,以后却未必如此了。要赚钱今后有得是机会,这第一批效果最好的时候,当然是拿来开路!

    那老掌柜一想也有道理——短'毛'这次能运两船过来,下次自然会有更多。只要服务周到了,今后从天津到北京的承运业务不都是自家的生意吗?到时候还怕没大钱赚?

    于是他也一改初衷,努力撺掇货主老爷立足长远,细水长流。陈涛本就是个没啥主意的,被他们俩一撺掇也就无可无不可的,送人就送人吧。反正他对于赚钱这种事情本就是抱持着无所谓的态度——穿越众内部实行公有制,个人的花费从来不用愁。有茱莉这个强势女财神在,琼海军中其他人普遍对于金钱收入没什么概念了。就是林峰也不过注重经济大势,对于具体的贸易活动很少再过问。

    陈涛之所以想着要赚些银子,更多是为了证明自己也能为集体做出贡献,但既然按照陈大雷的说法,赠送可以起到更好效果,那他自也不会反对。

    如此,在取得了主人的首肯之后,陈大雷便立即活跃起来。他以陈涛的代理人身份与各家管事们一一商谈,尽力了解各家的需求。同时又让人回驿馆把随同自己进京的伙计们都召集过来,迅速统计货物的种类和数量,以求尽量满足那些求购者的需求。

    但仅仅满足人家的需求显然是不够的,陈大雷目标在于奋勇进取,而非仅仅被动应付。他需要按照那些人家在京城社交圈里的重要'性',以及与己方的亲密关系和需求程度作出调整。

    ——当然这个“己方”主要是指的琼海军,陈大雷只是代理人,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作为一个外来户,不得不说陈大雷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最终他所作出的分配居然基本符合了京城各家势力的大致版图,说明他在这短短数月之内已经'摸'到了这北京城的政治脉络:对于那些一般的富贵人家,只需要略作表示,使其不至于感到丢了面子怀恨在心即可。而对于家世较大,活动能力较强的几家,则在分配上有所倾斜。并且,这种倾斜还足以让主人家能觉察到他们所释放出的善意。

    至于京城里和琼海军关系最密切的那几户,则自然是特别关照。首先就是礼部的钱侍郎家——过年以后就要改称钱尚书了——他虽然根本没派人过来,家中却依然被送去了最大一份,足有十多辆大车,占了全部货物的三分之一,不但可供他自家享用,还能满足过年期间人情往来的需求。

    之所以如此重视老钱家,倒不仅仅是因为在外人眼中,礼部钱尚书与琼海镇的关系特别紧密,还因为他们确实欠了老钱的情——大年三十晚上陈涛与陈大雷父女无处可去,本来只能窝在仪宾馆中睡大觉的,是钱谦益请他们到自己家中过年,才不至于太过冷清。身为现代人的陈涛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明朝人非常注重“有来有往”,陈大雷一直想要还这个人情,如今正好借花献佛。

    除了钱尚书家之外,陈涛毕竟在京城里走动过一段日子,虽然没什么大收获,却也结交几个和他一样有点边缘化的闲人——耶稣会的传教士汤若望就是其中之一,陈涛和陈大雷在南门附近买的房子就是经他介绍,又通过他与京城里一些信仰天主教的明朝官员搭上了线……比如当今正深受皇帝信赖的东阁大学士徐光启。

    陈大雷把这些人都放入了要“特别关照”的名单,一一照顾周到。而在满足了客户的需求之外,他也顺便把自家的几个关系户,包括今天与他一起过来的那家主人也一并安排妥当了——他毕竟是个商人,赚取利润乃是本能。

    “……所以说,玥儿,要善于借势!有时候我们自己虽然本钱不足,可只要善于借助他人之势,一样可以做成大生意……”

    噼里啪啦打着算盘,陈大雷打算顺便教女儿一些生意经。不过很遗憾的是陈玥儿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放在这边——她自小在吕宋南方长大,又是家里人都千依百顺的小公主,各种零食小吃从来不缺,在北京呆了这几个月,连陈涛都受不了,她当然更是早就受不了啦。

    如今一看从南方运来了好些新鲜果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搬了一个大西瓜躲到里屋去,也不顾淑女形象,切开就大口大口开吃起来。至于货主陈涛会不会有意见……她才不在乎呢,反正这些日子从陈涛那边骗来的东西也不止一样两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