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九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上)

    四六九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上)

    “从北京来的太监?”

    “又是两位‘天使’?大明朝廷想要干什么?”

    “北京来人,陈涛那边怎么没电报过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当这消息在琼海军众人里传扬开来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大明帝国想要变卦?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时候,他们刚刚才同钱谦益谈妥了名为招安,实际上应该算是结盟的合约文书。 之后真正得到明帝国的批准,公开宣布皇帝诏书,则是直到九月时才进行,迄今也不过小半年不到。

    就在这短短半年时间内,他们琼海军切实履行了自己在和约中答应的所有条款——包括停止与明王朝的敌对行动;把完全是自行夺取的台湾,吕宋二地纳入大明帝国名义之下;以及最重要那条——出兵帮大明平定山东叛'乱',使其核心腹地以最快速度从兵火之灾中解脱出来。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他们琼海镇对大明都称得上是居功至伟,仁至义尽了。

    可现在明王朝突然又派两个太监过来,想要干什么?不少人颇感疑虑——难道是觉得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想贪得无厌要得更多,或是玩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把戏?那些人不考虑后果的吗?

    虽说在这个团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主张与大明和睦相处,并在不影响自身的情况下尽量帮它一把。但他们对那些明朝官员的政治智慧从来都没有寄予过太高期望,明朝的官员也许个个都是聪明人,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他们的表现无比拙劣和短视,当真做出毁约破盟这种事情来也不奇怪。

    只是让大伙儿有点诧异的是,这种谈判怎么会没有文官参与,而仅仅派了两个太监过来?招安琼海军乃是东林党钱谦益这一系当前最为重要的功绩,肯定要牢牢把持住,没理由不'插'手的。

    有人开始怀疑那两家伙是来招摇撞骗的,不过在见到来人之后就消除了怀疑——两名来者的其中一位便是上次来过的曹吉祥——不过眼下改名叫曹如意了。

    另外一个有点脸生,但那一口尖细嗓音也确实听得出来属于货真价实的残疾人士,不太可能是由普通人假扮。而且刚见面时他还很是趾高气昂的提了些莫名其妙要求,但在被毫不客气拒绝,甚至差点被拒绝登陆之后。又被曹如意提醒一番,知道短'毛'压根儿不吃这一套,于是立刻便显出一副谄媚嘴脸……这等变脸绝活儿确实也只有在宫廷这种地方才可能练得出来。

    于是两人的身份便不再被怀疑了,被延请至会客室,由跟曹太监比较熟悉的茱莉与林峰两人出面接待。待得正式问起他们的来意,却让这边大伙儿都感到有些惊奇,却又有些好笑。

    ——原来大家都误会了,这两位并不是来找碴的,他们这次也不是为朝廷大事而来,或者说,他们的行为不能代表大明官府。

    两位太监乃是为私事而来……当然不是他们自己的。这年头虽然有不少太监纵容狗腿子在外面敲诈勒索,不过对于琼海军这样军政一体化,手握枪杆子的庞然大物,他们再没眼力价儿也不敢上门敲竹杠。

    能够让他们理直气壮上门提要求的,只有天下至尊,大明皇帝家里的私事。至于具体缘由么,则要从春节前给陈涛送去的那两船蔬菜水果说起……

    ——想当初陈涛因为不了解冬天时北京城里的物资匮乏程度,被迫窝在四面漏风的驿馆中啃了一个多月窖萝卜冻白菜,脸都快吃成白菜帮子了。一怒之下发电报回来向大本营求援,请求后方同志帮忙解决一下副食品问题。

    后方很快做出回应,在“白驹”和“飞燕”两条快速帆船上装满了保存时间较久的蔬菜水果向北方发送过去。由帆船高手安德鲁亲自领队,因为这段海路先前已走过一次,又没在沿途港口停留,花费的时间比上次送人时更短,很快便顺利抵达天津。

    上回他们在这里登陆时,由黄星出面,在当地联系了一家名声不错的车马行,约定好今后专门由其负责从天津到北京的物资运输——就是考虑到以后恐怕经常会向陈涛那边提供物资支援。安德鲁这次在靠港以后就找到那家车马行,准备请他们帮忙送货。

    那老掌柜开头很不乐意接这趟活,而且还满心不高兴——这洋鬼子就是不懂人情世故呢,谁家大过年的还往外跑活儿啊?再苦再累,年节总是要歇一歇的。

    不过在看到要求运送的货物之后,老掌柜立即改变了主意——这是一批什么货啊!脆生生的黄瓜,绿油油的叶菜,甚至还有绿底黑纹的大西瓜!以及许多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南方水果。这些东西若是在夏天拿出来倒也不算稀奇,可在北方,过年的时候能吃上西瓜,那是什么享受?连他们大人看了都忍不住流口水,别说那些家里有小孩子的人家了。

    ——只要能让家里孩子尝个鲜儿,大人苦一点累一点也就认了!于是车马行迅速与安德鲁达成了运输协议——他们尽最快速度把这批果蔬运到京城去,也不另外收钱了,运费就用蔬菜水果来冲抵。安德鲁对此当然是求之不得,本来在发货时就考虑到了损耗部分,连中途被人雁过拔'毛'的可能'性'也预料之中。

    他和承运人定好了协议,把货物卸下后就回去了——赶着回去参加安娜的婚礼。而车马行这边则全部出动,把几十车的南方果蔬拉向北京城。为了保障货物尽快运到,安德鲁模仿短'毛'的行事方式,跟车马行签订的合同和他们的运货速度以及质量直接相关,如果路上走得足够快,坏掉的果蔬不太多,车马行可以得到的酬劳也就越多。

    如果平常季节里,多这么几筐黄瓜绿菜意义不大,但在这时候可大不相同——那老掌柜很有经验的。他知道北京城里冬天不是完全没有绿'色'蔬菜,有人可以在自家地窖里设暖炉种黄瓜。不过产量极低,数量极少,拿出来的黄瓜都是论根卖,一根就要好几两白银,能换到的银子比它本身还要重。

    眼下这两船鲜货装了足足几十车,如果他们动作快点,及时运到京城,车马行将可以多得一两车的利润,除了留一些给自家孩子尝尝鲜,剩下拿到市面上就是一车车白花花的银子,岂能按一般蔬菜对待!

    ……于是这一路上车马行伙计们餐风'露'宿,日夜兼程自是不必细说,天津到北京原本就不是很远,过年期间路上行人少,道路都冻硬了也比较好走,紧赶慢赶的,虽然还是没能赶上大年三十,但好歹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前把车子推进了城。

    作为大明王朝的核心之地,任何进入北京城的车辆货物肯定都是要经过查验。这天驻守在京师东门的几个门官税吏像往常一样懒洋洋坐在城门洞外头晒太阳,远远看到前方出现大批车辆,几个门官顿时都是精神一振——又有收入上门啦!

    车队到了城门口,照例是一番盘问,查验,以及理所当然的……孝敬。不过这回,那些门官在拿到了车马队送上来的“孝敬”之后却都有点不知所措——车队经过后他们每人怀里抱了一个大西瓜,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北京城里闲人本来就多,大过年的闲在家里没事干的人更多。从东直门进了几十车蔬菜水果的消息很快便在东门一带传扬开来,并迅速向全城辐'射'。车马队从进门以后就开始被人围观,无数儿童与闲人尾随在运输车队后方拍手笑闹。同时不停有富家大户的仆人,以及酒楼管事之类上前搭讪,表'露'出希望购买的意图,出的价钱也是很让人动心。对此亲自带队的车马行老掌柜一律表示:咱们只负责运货,主家另有其人,有什么话请跟主人说。

    虽然车辆都用苫布遮盖住,却禁不住总有不相信的人过来掀开看看,运输队的伙计们防不胜防,到后来也懒得理会,暴'露'就暴'露'了,只求尽快送到驿馆,赶紧把货物交卸掉算了。

    却不料这一暴'露'可了不得——路上人越聚越多,到最后竟是人山人海,简直比过年看花灯还热闹。从东直门到驿馆的这短短几里地,到后来硬是寸步难行!饶是那老掌柜见多识广,这一刻也吓了个半死——要知道人多手杂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这成千上万的人,只要有一两个无赖率先动手,引发群体哄抢的话,光靠他们几十个车马行伙计绝对抵挡不住。到时候人家抢了东西一哄而散你到哪儿找去?就算揪住人报官也没用的——官老爷会在意你被人抢了几筐菜几个瓜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