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七 鸡有点困难,换成兔子行不?

    四六七 鸡有点困难,换成兔子行不?

    “兔子?”

    “投放兔子?”

    讨论会上,听到那位名叫迟正杰的穿越众同伴提出如此建议,很多人首先就是感到难以理解。 兔子这种模样可爱,毫无威胁的小东西,放到野外去就能解决当前的肉食匮乏问题?

    但提出这建议的小迟却是胸有成竹,他先给大家说了一道很好玩的数学题:

    一对兔子,出生后第二个月开始有生育能力,假设每月繁殖一对小兔子。问一对兔子一年中可繁殖出多少对兔子?

    这是一道关于斐波契纳数列的题目,答案是一百四十四对。但实际上,兔子的生育能力远远超过此数——幼兔在出生两个月以后,就已经具有繁殖能力。而母兔的怀孕周期仅为三十一天,它每年能生产4~6次,每窝大约在6~10只……因此,科学家们认为,如果在90年内不采取任何限制兔子繁殖的措施,那么地球上每平方米的土地上都应该站着一只兔子!

    当然实际上兔子的天敌非常多,几乎所有稍大一点的肉食动物甚至鸟类都会将其作为食谱中最优先的美餐,它们又不像老鼠那样具备强大的躲避能力——这个处在大自然食物链最底下一层的物种,如果不是依靠强大的繁殖能力作为支撑,这种没有任何自卫能力的小动物早就灭绝了。

    但只要环境不是那么严苛,稍稍给它们一点时间和空间——当然还要有足够的草料,兔子种群就能以最快速度爆发出来。

    “如果我们不想让解团长对民众的许诺落空,也不是仅仅将其作为空洞政治口号来看待的话……让家家户户都能吃上鸡还是有点困难的。但如果把鸡换成兔子,那完全可以实现。”

    迟正杰用如此理由诱'惑'着老解支持他的建议,因为解席虽然退出了委员会,却依然是琼海军中一个主要小团体的头儿,而且在整个穿越众里威望很高,如果他表示了支持,就会有一大群人支持。

    解席果然有点心动,但周围众人反对的声浪也非常大——兔子的繁殖能力确实超强,但恰恰是因为太强了,才让人感到害怕。一旦让它们大规模繁殖起来,谁能保证不会对岛上的生态系统产生影响?中国古代也不是没闹过兔灾——李明远教授博闻强记,举出了唐代《太平广记》的记载:“永淳年时,岚胜州兔暴,千万成群,食苗并尽……”

    更有人拿出了著名的澳大利亚兔子案例:1859年,一个农夫为了打猎,从外国弄来几只兔子放养。由于它们在澳大利亚没有天敌,数量不断翻番。到了1950年,澳大利亚的兔子数量从最初的5只增加到了5亿只,导致这个国家绝大部分地区的庄稼和草地都遭到了极大毁坏,著名的澳洲羊'毛'大幅减产——草皮都被兔子啃光了!

    澳洲人想尽一切办法与兔子作斗争:毒'药',篱笆墙,动物天敌,但效果寥寥。最后还是依靠生物科技的力量,找到一种专门在兔子身上发作的传染病菌,并成功使其在澳洲兔群中大爆发起来,如此才一举消灭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兔子,暂时缓解了局面。

    不过也仅仅只是缓解而已,因为生物的适应能力极其强大,有一小部分兔子很快就对这种病毒产生了免疫能力,它们在侥幸逃生后又快速繁殖起来。所以在整个 世纪,澳大利亚的灭兔行动就从未停止过,每年都要花费大量资金。

    如此严重的后果听得大家'毛'骨悚然,很多人都对小迟的建议纷纷开始表'露'出反对意象——少吃点肉没关系,把生态环境毁了可是没处后悔的事情!

    但迟正杰在穿越前本身就是搞外来物种控制研究的,事实上那个澳洲兔子案例还是他以前在卧谈会闲聊时告诉大家才传开的。他既然敢提出这项建议,自然早就有过通盘考虑:

    “诸位,澳洲兔子案例是有其特殊'性'的——在那里兔子属于外来物种,在当地几乎完全没天敌克制,所以繁殖起来特别快。而且澳大利亚的气候总体偏干燥,又缺乏高大乔木,绿'色'植被总体偏少。而偏偏当地的经济又是以羊'毛'产业为主,本身就是需要大量草场支撑,故此兔子们祸害了草场之后造成的损失就特别显得严重……”

    话锋一转,迟正杰指了指墙上的东南亚地图:

    “而在我们东南亚这一块,降水充沛,植被覆盖率普遍超过了百分之七八十,在海南内陆,以及台湾岛上大部分地方都还是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草木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眼下农业组开荒都还要大片大片的放火烧林子,就算多了几万几十万只野兔也糟蹋不到哪里去,反而可以适当降低今后开荒除草的难度。”

    “另一方面,海南岛上以前就有兔子,捕食它们的天敌也很多。距我这几年来的观察,岛上诸如狼,狐狸,山鹰,蛇之类的食肉动物种类非常丰富,随着兔群的增加这些种群必然也会相应增加,不用担心种群之间的平衡会失控。”

    “而且……”

    迟正杰的手臂在空中划了一圈,放到了自己胸前:

    “大家别忘了,对于其它生物种群而言,咱们人类才是最可怕的天敌。任何野生动物,只要进了咱们人类的食谱,基本就快要沦落到需要保护的地步了。当初在学习澳洲兔子案例的时候,我们导师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澳洲兔子猖獗最主要的原因是当地人生活普遍较为富裕,懒得去抓兔子当食物,所以才要专门花钱去对付。若是在咱们国内……”

    迟正杰这番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大伙儿都呵呵的笑了。作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他们太清楚中国人的大嘴是如何可怕。小迟那位导师说的一点不错——如果是在国内,兔儿爷们敢造反?立马吃了丫的!

    最后,迟正杰以他的专家身份向大家做出保证:

    “这个想法并不是刚刚冒出来的,我前面已经研究了好几年。咱们在野外投放兔子,人为增加兔群数量,确实可能对本地生物链构成一些影响——比如说由于兔群增加而导致狼群,狐狸等群落数量增加,而这些食肉动物的增加又会导致山鸡,松鼠等小动物减少……但是总体来说,海南岛上的环境并不会因此而产生太大变化。毕竟兔子在这里还算不上外来物种,谈不上物种入侵。大家其实不必太过担忧——兔子这东西在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有繁衍,但真正成灾的也就这么寥寥几次,它们太容易对付了。我们的行为,充其量只能算是把大自然作为一个天然养殖场,利用当前岛屿上的富余植被来饲养一种繁衍飞快的肉类来源而已。”

    被迟正杰这么一解释,很多人又开始倾向于接受他的意见了——毕竟在这方面大家都是外行,而小迟是专家。他说没问题,应该就没问题吧?

    之后李江东问了他一个问题:如何保证这些兔子繁衍开来之后老老实实吃杂草,而不是成群结队冲到田里祸害秧苗?

    “这个无法保证。”

    迟正杰回答的很直率:

    “兔子的行为很难控制,吃什么取决于它们的口味。不过,我们可以向农民提供一种很简单,却又很有效的保护措施……”

    迟正杰拿出一个有点象弹弓的东西展示给大家看,这是一个用来套兔子的夹子,材料很普通,用竹片和棉绳制作。设计倒是很巧妙,只要有兔子大小的动物从中钻过去就必然会被夹住,动弹不得。

    “这是一个兔子夹,根据专门打老鼠的鼠弹弓改进而来。制造简单,但效果很好。我相信那些农民会很愿意用这种夹子把他们的稻田围起来,并忍受一些庄稼上的损失——只要他们能经常从中捡到一两只肥兔子带回家作为加餐。”

    大伙儿想想也有道理——这年头祸害农民田地的因素可多了,尤其是对于从北方地区迁移过来的农民来说,旱灾蝗灾以及鼠灾所造成的损失肯定比传说中的兔灾要高得多。如果在自家稻田里能捡到兔子,对于那些农民未必是一桩坏事。

    之后大家又征询了养殖专业户张茂花和吴有福夫'妇'的意见,他们夫妻俩不懂什么种群失控之类的名字,对迟正杰的建议也说不出好坏。但他们证实在养殖场里本身就养了不少兔子——兔子繁殖超快,肉也不算少,就是消耗的草料饲料比较多,而且喜欢满地打洞有点麻烦。不过只要把笼舍搞得足够结实,其实也能养得很好。

    在过去几年中陆续也发生过几起兔子打洞越狱逃跑事件,也没听说在周围闹出了什么灾害来。因此张吴二人对于迟正杰所谓“把海南岛作为天然养殖场”的说法并不排斥,反而有点担心投放出去以后能不能繁衍得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