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四 张氏兄妹的决定(下)

    四六四 张氏兄妹的决定(下)

    “王大叔说你前几天又一直没回来,又跑哪儿去'乱'逛了?我知道小妹你爱玩,可也不能这么几天几夜不回来吧!”

    张陵决定转守为攻,给妹子一点压力,省得她总这么肆无忌惮。 虽然因为军营里不能安排外人,不得不把妹子安置在旅馆里。但他不可能放任小妹妹在外头'乱'跑而完全不管的,所以找的这家旅馆老板跟自己很熟,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帮忙照顾一二,如果小妹又闯了祸,王老板也会及时告知。

    这小姑娘每天到处跑着玩不稀奇,琼州府当前繁华已不在广州之下,但如果连续几天夜不归宿那张陵肯定就要急了。虽说他相信妹子不是那种会轻易被人骗财骗'色'的傻丫头,这边的治安也远比大陆上好得多,但一个年轻女孩子连续几天不着家——哪怕是旅馆,这依旧属于极不正常的情况,还好短'毛'这边一向标榜“男女平等”,对于女子的约束比大明不知道宽松了多少,否则若是在内陆大明本土,这种名声传出去恐怕将来连出嫁都困难。

    张小妹也自知理亏,被兄长一批评立刻低下头。脸上显出有点忸怩的神'色':

    “是出远门了……去临高玩了几天。”

    “你又跑临高去了?”

    张陵一听就头大,临高那边是最早受髡人“荼毒”的地区,现在成了短'毛'的老窝。虽说他们在明面上并没有禁止外人出入,但好歹也算是琼海军体制内人物的张陵却知道那地方向来是外松内紧,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上任何一个出现在那里的陌生面孔都会被密切关注。

    不过张家小妹显然不这么想:

    “那里很好玩啊!前两天他们正好在办喜事呢,我混进去跟着吃了几顿西洋饭……哇,好吃的东西可真多!他们可会享受了——那种街上要卖两钱银子一块的'奶'油蛋糕在短'毛'的宴会上让人随便吃!还有一种叫冰激淋的甜食,上面摆一颗红红的樱桃……'舔'一口就能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另外还有各种各样小点心,桔子水,西瓜汁……既好看又好吃,以前不知道,原来西洋夷人的饮食真不错呢。”

    张陵看看天真的小妹子,暗自苦笑一声——混进去?她以为短'毛'那位姓赵的大头目会轻易让外人混进去?更不用说是婚礼宴会这种极其容易下毒的场合——估计是上次打过招呼以后人家已经把她的面貌特征记录下来,并且给放在了“工作人员家属”的安全类别中,否则肯定早被拦下来了。

    而张小妹一点都不清楚其中奥妙,依旧沉浸在对那场西式婚礼的美好憧憬中:

    “还有那新娘子穿的衣裳……远远看到时吓了我一大跳——竟然从上到下都一身白花花的,我还想他们西洋夷人怎么穿出殡衣裳成亲啊,也太不吉利了。”

    “他们出殡是穿的黑衣服,跟我们这边恰好相反。”

    张陵对此倒是有点见识的——当初在战俘营里跟洋人作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邻居,那段时期内因为伤重而死的俘虏挺多,他看见过好几回西洋人死后的葬礼,知道西洋夷人习惯用黑'色'表示哀悼之意。

    “是啊是啊,我后来也问到了,原来他们那边新娘子成亲就是要穿成白'色'的……那衣裳可真漂亮啊,就跟仙女下凡一样,裙子拖了足有一丈远,后面还要有两个小孩子专门捧裙角……就是胸口胳膊肉'露'出来太多了,洋婆子不知羞,我们汉家女可不能这样……可是真的好漂亮啊,我将来成亲要也能穿这个该多好……”

    眼见小妹子又是两眼放光,羡慕的简直要冒出小星星来,张汝恒不得不在她面前连连摆手,方才将她从幻想中唤醒。

    “对了,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妹子询问,张陵才想起来自己这次过来确实不仅仅是为了查问妹妹的动向,还有一件正经事情要和她商议的,给这丫头东岔西岔的差点都忘了。

    “确实,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张陵犹豫道,他原本是不想提这件事的,但既然妹子表现得非常感兴趣,说说也无妨。

    “是这样的:短'毛'……也就是琼海镇他们在临高那边建立了一所学堂,以前是招收的人很少,但是听说从今年开始,他们将大量收徒,而且不拘男女。就是女人也可以进去学习他们的学问。”

    “哈?哥哥的意思是说……”

    张小妹眼中显出期冀光彩,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看着兄长,而张陵则点头证实了她的判断:

    “如果妹妹你感兴趣的话,就去学点东西吧。我问过了,因为我的关系,你要进去学习还是很容易的。”

    “哈!好啊好啊,我当然愿意!”

    张小妹欢呼一声跳起来,先是又抱住兄长的胳膊摇晃了一阵以表示感谢之意,但随后又颇为疑'惑'得抬起头:

    “咦,哥哥先前不是一直不想让我跟短'毛'走太近的么?为什么突然改主意了?”

    张陵看着妹妹,脸上显出柔和之'色':

    “琼海军的首脑们刚刚换了一批,这你知道吧?”

    “知道啊,外面的人给吓到了,可他们自己没当回事呢。”

    张小妹无所谓道,她在临高厮混了这几天,接受短'毛'观念自然也多一些。张陵点点头,继续道:

    “这回的十五位首领中有四位是女子,连他们的大头领都换成了一个老太太,这你肯定也知道了。”

    “是啊是啊,我在婚礼上都看见她们了呢!老太太人很好的,还对我说不要吃太多冰激淋,会肚子疼……”

    张小妹说到这里时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大约是想起了什么尴尬的事情,不过小丫头反应很快,随即便想到了兄长的用意:

    “哥哥你是打算……让我去为短'毛'做事情?”

    张陵点点头:

    “是啊,小妹你的天赋其实是我们张家最好的一个,我在你这年纪也未必有你的身手。人又大胆聪明,一个人千里迢迢从陕西来到海南,居然一路平安……只可惜却是女儿身,若在大明,无非嫁人以后相夫教子罢了——可你又肯定不是个能被约束在家里的。”

    稍顿了一顿,张陵又道:

    “琼海军这边一直宣扬男女平等,尤其是那位胡大姐,总说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一样能做,我以前是不大相信的。但这一回……他们竟然把大头领位置都让给了女人来做,可见那些人真是说到做到的……小妹,你既然喜欢短'毛'的学说,就去上他们的学堂吧。我听说将来只要是从短'毛'学堂出来的,都能在他们的官府中担任职务——不分男人还是女人!”

    体会到哥哥的好意,张小妹激动起来,眼中隐隐显出泪花:

    “那……大哥你为什么不肯为他们效力呢?我听说他们很看重你的。”

    张陵哈哈一笑:

    “傻丫头,我是张家的长男。即使爹爹将我逐出宗祠,也不能正式背离大明的,否则会牵连到整个宝鸡张氏的名头。况且我现在这样子,其实已经是在为他们效力了,那些人只讲究实效,不在乎虚名的。”

    说到最后时,张汝恒轻轻抚'摸'着妹子的长发,微微笑道:

    “也许将来咱们老张家,反倒是小妹的出息最大呢,到时候连大哥也要仰仗你哦。”

    “哥!”

    张小妹一声娇嗔,随即便扑到兄长怀里,再不肯抬头。

    第二天张陵就带妹子去州府衙门里找王璞报名——后者受郭逸委托,负责琼州府这边的“扩招”工作。张陵原以为王介山看他带妹妹过来肯定会询问一二,甚至有可能劝阻,结果人家连眼都没抬,直接就给办了登记手续。

    张汝恒先还有点惊讶,但等到几天后学校那边派人来接学生的时候他才发现,感情王璞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最近新招的这几批学生中,琼州府官吏富商的亲眷家人可着实不少。而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女'性'……严文昌家的两个女儿都报了名,还有许敬莫大鹏之类商人更厉害,直接把家中除了要继承家业的嫡子以外儿女都给送了过来,就连王璞自己,也说想要写信回家,把一个女儿接来接受短'毛'的教育……

    问起理由,却都和他想得差不多——说的再漂亮,不如实际作出来。胡雯这几年来在'妇'女工作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大力宣扬男女平等观念。但真正让本地人相信短'毛'官府确实把男女看作一样重要的主要原因,却还是因为这次选举,宋阿姨及另外几位女士的上任。

    有那些瞧不起女'性'的传统人士,就会觉得短'毛'此举违反伦理,不合纲常。但毕竟也有那等比较开明,又疼爱自家女儿的父母,开始考虑让女孩儿进入短'毛'的体系,这样也许可以获得和男人类似的机会,而不是一辈子都被约束在内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