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二 冲击(下)

    四六二 冲击(下)

    但杰克·汉德森对此却一点都不担心——尽管这回相对于其它各个小团体的有得有失,琼海军中的西洋人团队这回确实是丧失了唯一的委员会名额。 但杰克却很肯定,他不会被边缘化。

    原因很简单——在一百三十九人中,他是唯一的大鼻子白人,天然就是这个团体中所有西洋人的代言者,这一点无论什么选举程序也改变不了的。即使委员会都换了人,在涉及到欧洲人的问题上,他们依然要征求自己的意见,而不可能自行其是——说到底,委员会这个机构的权威'性'在一百三十九位现代人心中,和本地人心目中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只是要说服安娜接受这个观念却不容易——身为美第奇家族成员,天生就对政治敏感;本身又因为被家族放逐在外,孤身一人来到亚洲,心里充满不安全感;再加上又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这种种因素加起来,老杰克想要令她放下心事的种种努力大都不成功,

    无可奈何之下,杰克决定采用最后一招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几天之后,庞雨,解席,赵立德,茱莉,以及胡雯等一干平时跟他俩关系很好的朋友们按照杰克的嘱咐,携带了预先准备好道具悄悄潜入到白燕滩主基地外面的山坡旁边,在这里有一处景观凉亭。附近有喜爱园艺的穿越众移栽来许多奇花异木,乃是大家平时散布纳凉的好去处。

    不过今晚这里被人包了——在和女友享受过一顿丰盛而浪漫的烛光晚餐后,老杰克借口散步,带着安娜走到这里,亭子里的石桌早被铺上天鹅绒桌面,放了一束鲜花和一个精美漂亮的丝绒盒子——茱莉亲手摆上去的,此时她正和其他人一起躲在花丛后面,悄悄注视着那对异世情侣的每一个动作。

    “……让开点让开点,挡到摄像机了!”

    凌宁和他太太卓媛举着专门从仓库里领出来的数码摄像机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经过这些年的淘汰,如今剩下来还能使用的电子产品已经不多,空余的存储介质也已不多,但为了今晚的大事,还是值得再消耗一个存储硬盘的!

    远远的,只见杰克走到桌旁,拿起鲜花和礼物盒递到了安娜面前。让后者有些发楞——鲜花她是经常收到的,各种小礼物也常常有,但老杰克这种郑重其事的态度却让她感到有些不同寻常。

    不过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却见杰克已经打开丝绒盒,单膝跪倒,将礼物捧送到女友面前——绛红'色'天鹅绒上摆放着一枚铂金钻戒,戒指是现代工艺产品,切割非常完美的金刚石多面体即使在月光下也能发出熠熠光彩。

    “@#%$^&……”

    ——老杰克终于向她求婚了!只是说出来叽里咕噜却尽是外语,躲在旁边的偷窥者们一句也听不懂——只有茱莉例外。因为杰克此时所说的意大利语本就是向她讨教而来。

    安娜显然非常意外,只听了几句,便红着脸儿作势要离开,但杰克却很赖皮的拉住了她的裙子,使得这位小姐无法再象前几次那样逃避过去,只能微微侧过头,听他说话。

    老杰克在此之前肯定多次练习过,一手高举着钻戒,一手捂住胸口,就像是戏剧中男主角的造型。他先是慷慨激昂说了一大串,之后语调又变得缠绵悱恻,安娜先是沉默不语,但后来终于也开始用意大利语作回应。

    这一男一女在简单交谈了几句之后,最高'潮'的一幕终于来到了——女方转过头去,一手捂着脸儿微微低下头,却任凭男子拉住她的手,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求婚成功!

    花丛后的亲友团立即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早就准备好的烟花彩带都被拿出来'射'向空中。安娜目瞪口呆看着这群忽然出现的观众,面颊愈发殷红如火,慌慌张张的想要逃开,但杰克已经揽住了她的腰,大大方方以未婚夫妻身份向前来祝贺的朋友们表示感谢。而很有经验的茱莉胡雯等女士也很快把安娜拉到一边去说悄悄话,解除了她的窘迫。

    这边解席等人已经准备好了美酒,恭喜老杰克长达三年多的爱情长跑总算达到了终点——自从当年刚刚俘获公主号,在船上初次遇到这位美第奇家族的大小姐时,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他们就是天生一对,而之后两人的感情发展也一直算是顺理成章。只是在这个年代,一位大贵族家庭的小姐想要自主决定婚姻实在过于惊世骇俗。纵然安娜本身'性'格已经算是相当的离经叛道,又在这群现代人中间居住了许久,接受了他们许多思想熏陶,在真正要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依旧是顾虑重重。

    本来在吕宋岛上茱莉都已经劝服了她,同意在吕宋就把婚事办掉的,结果老杰克以为水到渠成了,兴高采烈去和她谈及这件事情时安娜却羞涩跑掉了,一个大好机会就此错过。

    所以这次老杰克作了最充分的准备:烛光晚餐,浪漫气氛,以及鲜花钻戒一样不能少——其中钻戒还是说了无数好话从某位现代人女士那里要来的——以这个时代的技术可绝对切不出有几十个反光面的钻石来。幸好人家这也只是一般的装饰戒而非婚戒,否则说再多好话肯定也要不着。

    好在这一切都没白费,总算把事情定下来了,杰克在笑眯眯回应大家的善意祝贺之余,眼睛也在人群中四下逡巡,一会儿看见庞雨,立即走了过来:

    “庞,我需要你帮个忙。”

    “哦?”

    “安娜同意了我的求婚,但她提出了一项要求……”

    ——这位十七世纪的贵族小姐倒并没有要求华宅豪车,而是指定必须要在教堂中举行婚礼,她认为只有在天主十字架前发下的誓言,才是夫妻双方彼此永恒不渝的保证。

    杰克颇有点头痛的样子,如果是在吕宋满足这项要求毫不困难——那里天主教堂非常多。但在海南岛上就很麻烦了,因为穿越众是不相信宗教的,他们虽然不禁止本地人保留他们原先的宗教信仰,却对于任何企图在这里传道布教的行为都非常警惕——这其中也包括建立宗教场所。

    到目前为止,海南岛上除了原先存在的一些土地庙山神庙之外,在穿越众所统治的地盘上,这几年来还从来没有一所新的宗教建筑能造得起来,即使有人提出过请求,或是不管不顾直接找人开建,也都被阿德那个坏鬼想法子给破坏掉了。

    所以海南岛上压根儿没有教堂!原先在那些西洋人所聚居的地方,有一间小屋子里摆了十字架和神像,算是供信徒们祈祷的地方。但随着那些西洋人全都跟老杰克去了吕宋,这间屋子立即被毁弃掉——阿德快手快脚直接让人把房子扒了,连个凭吊遗迹都没给留下。

    如今他们虽然又跟着杰克返回来了,却一时间还没来得及重建起来——其中更重要一个原因则是,受琼海军这些人的影响,这些西洋雇工对天主的信仰已经不象原来那么虔诚。

    其实连安娜本人也是如此——这位出生在教皇世家的贵族小姐本就是因为表'露'出了对宗教的怀疑才被家族放逐,到了这里以后,受到现代人影响,很快就接受了达尔文的进化论观点。到如今宗教情绪在她身上更近似于一种文化传统,而非信仰——她之所以提出定要在教堂结婚,恐怕主要是因为在她从小形成的观念中,不在教堂里举行就根本不能称之为婚礼。

    几句话帮老杰克分析了安娜的思想状态,之后庞雨又安慰他道:

    “别担心,这事儿包在咱们身上,肯定会帮你解决掉。”

    杰克大喜,心头最后一点忧虑也彻底放下。

    之后不久,庞雨就实践了他的诺言——他与基建组同仁们合作,很快在白燕滩附近的草地上用竹子,木头,丝绸,彩纸,鲜花和干茅草等物搭建起了一座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其中的十字架和耶稣像也很容易解决——从公主号上搬一套过来。那些西洋船上从不缺乏此类东西。

    庞雨以前没设计过教堂,但任何一个学过西方建筑史的人对于此类宗教建筑的特'色'都不会忽略。反正这房子只要用来举行一次婚礼即可,又没有长期使用的要求,搞一座临时'性'的大厅堂就足够了。

    经过大量花束和丝绸的装点,最后完工时这座建筑与其说是教堂还不如说是一座非常豪华的婚礼彩棚,不过只要把安娜哄开心就足够了。当天的婚礼很顺利。美第奇家大小姐的注意力完全被现代风格的白'色'婚纱和曳地长裙吸引过去了……由李老教授和宋阿姨夫'妇'充当双方主婚人,白燕滩上好好热闹了一回。

    在婚礼之后,安娜的管家兼私人律师安德鲁拿出了几份文件要求老杰克签署,并随后赠送给他若干文书地契和印章……直到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安娜这位贵族小姐还真不是那么好娶的——她以前曾隐约提起过,自己除了在美第奇家族中享有“公主”称号外,还拥有一个法国的女伯爵爵位。而当初授予她这个爵位的法兰西摄政皇太后玛丽?德?美第奇对这个爵位乃是有着特殊规定:当安娜结婚以后,这个爵位,以及相应的封地都会转移到她的丈夫名下,难怪总有人试图'逼'婚。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那些西方人应该称呼老杰克为“汉德森爵士”了。并且,如果他将来能去法国的话,在那里还拥有一块不算小的封地和庄园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