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一 冲击(上)

    四六一 冲击(上)

    王介山头昏脑涨的走掉了。

    老教授等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都颇感有趣——从王璞过来时那种语气神态可以看出,他原先是准备来挖琼海军墙脚的,结果却稀里糊涂受了一番思想教育,带着一脑门子的疑问走掉了,估计会很郁闷吧……想想看也是——这么一群在短'毛'群体中身居高位的人忽然集体失势,明王朝那些“有识之士”还不乐翻了天?十四个人未必会全部投明,但从其中拉过来三五个带路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王璞来时一准是这么想的,但他居然敢把目标直接放到前'主席'和两位“军师”身上,胆子倒也很大。而比起他来时的满心热切,义无反顾,王璞离开这片球场的时候却要忧郁得多……他一路上念叨着“能上能下”“大染缸”“换届”等等刚刚听到的新名词,连走路都心不在焉的,差点绊到树根上摔了一跤。

    不过虽然遭遇到意外和失望,王璞在临走之前倒没忘记特地向老爷子求证一声——短'毛'的换届不会影响到他们与大明的条约?这一点显然也是明朝官员所特别在意的。

    他立刻得到了非常确定的回答——那些条约是琼海镇作为一个整体与大明签订,肯定不会因为短'毛'的内部调整而失效,王璞听了之后方才松了口气——这次过来,虽说先前推测错了个一塌糊涂,但总算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回应。

    在他走后,阿德立马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指派警卫人员前往码头附近搜索,果然在港口那边抓到了化装成渔民的锦衣卫千户周晟,把他请进了阿德的办公室里喝咖啡……确实是喝咖啡,穿越众不可能拿周晟怎么样的。在大明朝的锦衣卫中,这位周千户算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把他赶走或是“处理掉”毫无益处,无非是让大明王朝派个不熟悉,更有可能还很不友善的新人过来接手,反而白白增添麻烦。

    更何况人家毕竟算是抱着“好意”而来,所以阿德也无非跟他聊聊天,解释清楚状况而已。和王璞一样,周晟对于短'毛'这么大规模更换领导层,仅仅因为制度如此也颇感'迷''惑'不解。不过他一直不相信是短'毛'内部发生了龃龉,只因为王璞的坚决要求才来走这一趟。

    在听阿德说明情况之后,这位周千户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就说呢,你们的新头领中有北先生在,他可不是那种会对朋友下手的人哪。”

    之后双方客客气气告别,对于锦衣卫偷偷'摸''摸'溜到短'毛'老窝附近,想要有所行动这桩事件,双方都很默契的选择了闭口不谈……不过阿德在之后一段日子里大大加强了对县城,尤其是码头附近的监控,以确保今后不会再被人偷偷渗入——哪怕对方是抱持着“善意”也不行。

    此后几天,各种各样的消息在临高县城和海南岛上到处传播,穿越众这才发现他们还是大大低估了这次选举对于当地老百姓和明朝官员的影响力——他们原以为这只是他们的内部事务,与外面那些人没多大关系。但实际上,作为一个已经非常引人注目的集团,他们的一举一动却都被本地百姓与大明王朝密切注视着。连一点点风吹草动都有人注意,更何况是更换首领这样的大事!

    ——尽管他们自己并不觉得区区一个管理委员的衔头算什么,十五名委员不过执行代议制度而已。可在旁人眼中,这十五人名额却是属于不折不扣的短'毛'大首领,所谓“换届”就是改朝换代了!

    诸如北纬,叶孟言,胡凯,以及老杰克等几位与明朝人缔结了婚姻,或是有着紧密联系的这一批人最早,最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位置给他们家人所带来的变化——林程程仿佛在一夜之间就突然变得非常骄傲起来,不但对家里的仆人和使女们一下子严厉了许多,就连从小带她长大的'奶'妈,也被禁止再用“囡囡”这样的昵称而必须要象其他人那样尊称她为“太太”!

    北纬以前总觉得林程程为了她背井离乡,孤身嫁到海南岛来会觉得孤单委屈,所以总是尽可能抽空陪她。对于这位小妻子的种种孩子气举动,也一向是抱持着宠溺的态度任其胡闹,反正他们这个家庭从不缺钱花,通常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烦心事。

    但这次北纬没再惯着她——在听说林程程跑去向负责集体财务的朱月月提出了许多新的,不切实际的金钱要求之后,专程回家好好教育了她一番。他们这对夫妻之间是如何交流的外人不得而知,但林程程在出嫁以后头一回哭红了鼻子,哭肿了眼睛……到最后反倒是家里仆人纷纷声讨男主人——他们大都是林家的家生子仆役,自然向着自家小姐,这么一窝蜂跳出来,搞得北纬很是恼火。

    相比之下,叶孟言所感受到的改变就令他非常满意——在选举之前小叶的家庭情况很是不妙。他太贪嘴一下子领了两个美人回家,自己本身'性'格却又很不成熟,根本不懂得如何协调家庭关系——而且还是这种很容易上演宅斗大戏的家庭关系!

    人么一旦亲近了自然就没什么敬畏之心——都脱光了'裸'裎相对还有个屁的威严。那两位被领回家的美人儿开头时还忌惮于短'毛'的赫赫威名,先是老实了几天,但很快便发现这小男人是个银样镴枪头,典型的外强中干,根本辖制不住她们,于是很自然便开始闹腾起来……可怜的小叶贪恋美'色',两个都不想得罪,结果却夹在中间两面不讨好,这“双面胶”程度可比通常夹在婆媳之间的受气男要厉害多了。

    ……然而这种情况在叶孟言当选了委员会成员之后却是骤然改观,那天他刚刚回家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看到两位夫人站在一起时居然破天荒没吵架而是亲亲热热仿佛姐妹,更对他展现出自打领回海南岛后就再没看见过的殷勤小意……叶孟言的骨头一下子就酥透了。

    当天晚上小叶终于又享受到了久违了的……乐趣,而之后几天两位美人对他也是千依百顺,让小叶自觉近来雄风大振,连出门时看看天'色'都会觉得更加晴朗些……总之,这段时间叶孟言的心情极好,非常好!

    胡凯没能上位,他的夫人冯怜就没享受到前两位的太太那种扬眉吐气感觉了。不过冯怜表现的很平静,依然经常去参加太太们的沙龙聚会,对旁人也是一贯的热情客气,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只胡凯自己却是清楚——他老婆心里很有点不服气的。北纬也就罢了,自家男人的师傅,琼海军公认的第一高手,没啥可比头。可那小叶子的水平就是在她们这些'妇'道人家中间也是经常说些闲话,家里的混'乱'无序更是常常被仆人们当笑话传出……这样的人也能做大头领?那自家男人好歹出战过山东,有战功在手的,如何就做不得?

    可怜的胡大傻一向没心没肺,从不愿在这类政治问题上耗费脑细胞的。最近几天来却天天晚上都被老婆趴在枕边翻来覆去的盘问,把他们这个团体内部关于换届选举的每一条规则,每一个步骤都问了个清清楚楚,有些胡凯实在答不上来的,说要去找李教授苏小姐他们那些专家去问清楚,却立刻被冯怜阻止,连声告诫他千万不要在外面'露'出一点口风……

    ——胡凯觉得自家老婆最近想的有点太多了,往往他一觉醒来,却还发现夫人还睁着眼睛呢,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帷帐顶端呆呆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是老杰克,比起别人要么上进要么原地踏步,这次他是属于向下走了——至少在女友安娜眼里是这样的。所以最初几天时安娜对杰克非常温柔,想帮他尽快从失败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不过在发现杰克对此毫不在意——不是装出来让她放心,而是真正的不在意之后,安娜自己却反而变得忧郁起来。她担心杰克退出了委员会之后,这个团体今后的决策会对他们欧洲人不利——这种想法倒也不能算是杞人忧天,毕竟当前在琼海军体系中,西洋人也占了相当一部分。虽然普遍地位都不高,大都是由战俘身份转化而来,但各部门加起来也有好几百人呢。以前老杰克是他们的代言人,在委员会里探讨与西洋人有关的政策时肯定要考虑他的意见,但如今委员会里没“自己人”在了,以后会不会作出一些不顾他们想法的决定呢?

    ——安娜很担心这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