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八 选举(下)

    四五八 选举(下)

    穿越众的选举程序很简单——任何想要参选的人都可以自由报名成为候选者。 之后每人得到一张选票,上面有十五个空白名额,把自己认为合适的十五个名字填上去。最后是公开唱票,在名字下画“正”字,票数最多的十五个人当选——基本上就跟小学生选班干部差不多。

    看起来似乎很原始,大约任何一个对政治稍有概念的人都会指出:这种方式有很明显的弊端——如果有那么一批人,私下串联把名单约定好,一起投票给他们,相对于其他零散的投票者就明显占了上风。这样的人数不必太多,只要有二三十个,估计拿下委员会的大部分名额不成问题——这就是所谓党派的由来了。

    肖朗,叶孟言等人不知从何处听到这个理论,这段时间内四处串联找朋友,颇有后世搞竞选的派头。尤其是叶孟言,竟把他老爹当初竞选村长乡长镇长的经验拿出来,请客吃饭拉关系许愿……只可惜效果并不好——穿越众内部实施公有制,大家都不差钱,贿选这种手段是行不通的。至于权力分配——委员会决定不了人员任免,各人所承担的职责主要还是看自己能力,大锅饭的分配制度又意味着压根儿不存在“肥缺”之说……更何况琼海军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没位置,而是椅子太多,坐不过来。

    但不仅仅是他们这些“独立候选人”在努力,其它各个部门其实也都在活动——对于各部门来说,在委员会中“自己人”越多,到时候商议起来发言权就越大,获得资源和人才方面的倾斜也就越大。琼海军在“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一点上算是吸收了他们原来那个'政府'的长处:一旦决定实施某项计划,所有部门都会无条件配合,资源人才都会朝那个方向集中,而在此期间其它部门的大型计划则会被暂停。

    故此委员会的选举也成为了各个部门的角力战场,原本名额不足的想要多一些,而原来比较多的,当然想要尽量保持……

    “我们原先有四个名额,这次新改选大家都很重视,恐怕达不到那么多了,但至少要保证三个!”

    ——解席这几天跟庞雨,马千山等人商议较多,他们这个小团体先前在委员会中混得不错,包括解席自己,连同庞雨,马千山,以及林峰在内,拥有四个名额,几乎占到委员会总数的三分之一。再加上跟他们关系很好的凌宁,老杰克,赵立德等人,在委员会中的提议只要不是太傻——他们也不可能提出什么脑残想法——往往很轻松就能获得半数以上支持。

    因此在过去两年中,老解这个团队拿到的“大项目”也最多,对外开疆拓土的工作主要都是他们在做,前番进军山东更是几乎以他们团队为主导。当然解席这批人也没辜负集体的信任,每次都把活儿做得很漂亮。

    只是如今统统重新洗牌,原来的优势没有了,团队里势必要重新推出新的代表者来。就算不能像从前那样风光,好歹也要在委员会中保持足够的影响力。

    “只要确保三个名额的话,问题不大——敖萨扬可以算一个,林峰还能再干一届,还有一位么……你去跟茱莉谈谈吧。”

    庞雨立刻给了解席三个名字,后者想了想表示同意,只是对于茱莉是否愿意加入委员会有点说不准——上一届时贸易公司要选代表,茱莉本来可以上的,但她却表示没兴趣,所以才让林峰顶替了。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有你在委员会中,她若再当选难免会有闲话,所以没参加——你老婆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现在你退出了,她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反而会尽量为你在委员会中继续保持影响力——所以尽管去说好了,肯定没问题的。”

    虽说只是旁观者,庞雨对茱莉的意图反而更理解一些,老解半信半疑去问了一声,茱莉果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同意了。

    自己团队的问题解决,还要考虑到其它团队的形势,此后的一两天内庞雨等人频繁和其它部门同志接触,互相阐述着自己团队的要求,询问对方打算派出的代表人,以便在选举能够得出令彼此都满意的结果……

    有几个部门已经确定下自己的新代表,医疗组是确定最快的——本来医疗组就三个人,在委员会里占据一个名额已经很满足了。老杰克退出之后由石亦生接手,凭他这几年的成绩当选不成问题。而且作为和解席他们一同参加了好几次行动的同伴,庞雨他们也很乐意看到石大夫担任委员。

    农业组也确定了吴南海的继任者——由养猪大户李江东代替,那对农民夫妻中的吴有福也想试一试,本来张宇也是可以竞争一把的。但张宇考虑到自己今后多半是要在台湾那边厮混,即使当选了委员能参加会议的机会也不多,所以就主动退出了——这家伙除了人比较'淫''荡'一点,其它方面都还是不错的。

    工业组原本有徐慧和黄建成两个名额,现在改由冯宇飞和吴昆接替,另外肖朗表示他将以独立身份参选,如果成功的话工业组将拥有三个名额,比原先发言权更大一些——不过有鉴于肖朗一直以来不太靠谱的言行,估计工业组那些同伴也没指望他能帮上多大忙。

    以上这几个部门都是受影响不太大,或者是已经找到了替代者的,但另有些部门就比较麻烦了——比如军事组,唐健和王海阳果然在第二天就回电说同样退选,再加上解席,琼海军的三个团长全部不能参加管理层,搞得北纬即使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得不同意加入委员会,以承担他应尽的职责——军队方面总不见得一个代表没有。

    陆军好歹还有个北纬能镇场子,海军就受影响更大了——凌宁,文德嗣,加上黄晓东,在这三人之外海军能拉出来服众的人实在不多。一度他们想让负责机修的老郑师傅出来顶一下,但郑师傅却坚决不肯——在这位老技工眼里,这几年来他的生活与以前并没什么大不同,无非是三天两头养护养护机器,闲来喝几口老酒眯上一觉……明朝和现代对他没啥两样,当然不可能去考虑整个团队的局面。

    最后想来想去,找来了船厂老板王若彬做代表。王老板当年虽然是带着手铐加入团队的,但这些年来他一直勤勤恳恳工作,安安分分干活,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信赖。也算是劳动改造成功的典范……

    除了这些以前就有名额的团队外,这次还新增补了几个人在内——下一阶段教育工作变得重要起来,郭逸被选入委员会就变得顺理成章;此外还有法律工作者苏芜香,她所负责的立法工作也显然越来越显重要。

    最后,还有诸如肖朗,叶孟言等几位“独立候选人”,不依靠小团队,打算完全靠自己努力搏上一把的,也被纳入了考量之内。

    临近投票之前,解席看到了庞雨提供给他的建议人选名单——这份名单是和团队中大部分组织商议协调之后的结果,各方都能接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以说就是新一届的委员会的组成了。

    ——选举这玩意儿就是这样,看起来好像各方角力精彩万分,实际上只要参加者稍稍有点能力,基本都是预先确定好的结果。把胜负留到最后投票阶段才决定,那是参选者控制能力不足的表现,对于这个统共只有一百三十九张选票的小团体来说,不存在这种情况。

    解席对庞雨的这份名单没啥大意见,只是其中两个名字让他有些意外:

    “为什么你把肖朗和叶孟言都放进了支持名单里?他们当选为委员能够履行好自己的责任吗?”

    “不知道,但既然他们对此那么有热情,就不妨让他们试一试,也省得整天胡思'乱'想的,以为我们做这个是在当官儿。”

    庞雨微笑道,但是面对解席不太信服的眼神,他耸耸肩膀又补充了一个理由:

    “根据我们现在实行的这个规则,每两届就要排除十五个能力较强的,再过个一两届之后我估计恐怕连王娇娇她们都能担任委员了。与其到时候让这些人聚拢成一堆,组成一届完全没有执政能力的委员会,还不如提前逐渐把压力释放出来。每一届里面都塞上一两个能力较差的,也不至于影响大局。”

    解席想了想,表示同意庞雨的看法,于是便把这份名单拿去给小团体中各位伙伴参考,建议填选票时参照执行。而其它几个部门也都是类似动作……

    不久之后,唱名结束,新一届的管理委员会被选出,几乎与庞雨那份名单一模一样。

    十五个人分别是:北纬,茱莉,林峰,敖萨扬,石亦生,李江东,吴有福,冯宇飞,吴昆,王若彬,肖朗,郭逸,苏芜香,叶孟言……以及最后是在庞雨阿德等人一起劝说下,好不容易才同意参选,并几乎是被全票选上的老李教授夫人宋阿姨——而她同时也被推选为委员会的新'主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