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七 选举(上)

    四五七 选举(上)

    本次全体大会的最后一项议程,便是选举新一届的十五名管理委员会成员。

    和所有慢慢发展壮大起来的政治团体组织一样,琼海号上这群穿越众的组织体系也是从无到有,慢慢完善的。而且由于他们是来自于一个政治权利极端匮乏的社会,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下,所有人对于自身权利都看得很重,唯恐受到原先社会的那种来自上位者的压迫——尽管在这里他们本身就是上位者,但原有的小市民心态一时间还很难纠正过来。

    因此他们在建立政治体制方面的每一次探索都表现得非常小心翼翼——所有人完全平等,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这是唯一被所有人公认的,构成他们这个组织团体的基本原则。但是由于各人的学识素养不同;对事物的判断力自有高下之分,在后来生活实践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种种差别。

    在“谁主张谁实施”那段日子里,有些人表现得很适应,作出的判断总是能够符合实际,想做的事情也总是能成,自然获得大家的信任与拥戴。而另一些人则较为死板,或者是太过于异想天开,几次行动一失败,就没人愿意相信他了……由此,团队中的领跑者们自然产生。

    当然人是最会抱团的动物,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下。从登陆以后最简单的一组二组划分开始,到后期大家渐渐熟悉,根据各人专业特长,兴趣爱好,以及相互关系等等自然划分出了不同的专业组织。琼海号上一百三十九个人,大约分成了七八个不同的小团队,各自在集体中承担着不同的职责。比如负责提供粮食的农业组;提供工业制成品的工业组;提供卫生服务的医院;负责为集体赚钱的贸易公司;还有提供安全保障以及对外扩张业务的陆海军……等等。

    琼海军的权力架构实际上就是由这若干小团队组成,而这些小团队的领导者,就自然被选举为委员会成员——前两次的委员会选举,当选人员几乎没什么变化,正是因为这个缘故。

    这一次的选举本来似乎也应该如此,因为这一百三十九人中能力比较强,工作出'色',能够得到大家信任的也还是那些人。可是在选举开始之前,李明远老教授的一番话却打破了这一常规……

    正如庞雨先前所猜测的那样,李明远教授在选举开始前宣布他不再作为候选人参加此次选举。但老爷子说出的理由却并非解席先前所料想的是年老体衰,而是另外一条令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到目前为止,感谢大家的信任,我已担任了两届委员会'主席'。虽然这'主席'一职只是虚衔,在此之前我们也没有关于连选连任的约定。但是我想,有些事情,我们还是按照传统习惯来处理比较合适——我今后不会再担任委员会'主席'的职务了,这一次也不参加委员会成员的竞选。”

    这么一番话说出来,会场里再度一片寂静,大伙儿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却又颇有惶恐之感——虽然老爷子很谦虚,说他这'主席'职务只是虚衔。但实际上,人人都知道,这些年来琼海军的方针政策主要是依靠老爷子在把关……自一六二九年在红牌港登陆以来,这群现代社会中的普通游客能从一盘散沙,到短短几年时间内发展成为雄据一方的强大武装势力,正是因为李老教授凭他深厚的历史功底牢牢为琼海号把着舵,使他们在明末'乱'流中总能找准正确的历史方向,用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收益的结果。

    到现在,大家已经都习惯了当前的模式——有什么话题都敢在全体大会上拿出来说,哪怕胡说八道也没关系,反正有个睿智老头子给他们擦屁股,总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先前肖朗大喊“进攻沈阳”便是如此——他又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这条提议根本就不切实际,但照样敢大喊出来,无非是因为当前分工明确:分析定策自有老爷子和参谋组把关,带兵打仗全是军事组的职责,他不必为自己的白痴言论负责而已。

    如果还是在从前那“谁主张谁实施”的阶段,要提议人亲自带兵去辽东的,相信他就不会这么信口开河了。

    …………

    现在老爷子不干了,这让大伙儿都有些惴惴不安之感。中国人都是这样,平时聊天打屁三句话一过肯定开始骂领导,说起来上头怎么恋栈权位,不肯挪位子。但等到真正局势开始变化时,却又忍不住会觉得稳定为上,走中庸之道最好……此时的情景也是类似。

    不过人群中倒也不都是这么想的,有人还嫌'乱'得不够厉害,扯开嗓子大叫:

    “老爷子做的对,我顶你!还有那些干了两届委员的也不该再参选了,你们的期限到啦!”

    大家朝那儿一看,却是叶孟言在'乱'喊'乱'叫,那位精通法律的苏芜香小姐忍不住反驳他道:

    “就是在我们那个世界的美国,也只规定总统不得连任两届以上,对于国会议员的连选连任并没有限制。他们众议员的连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二,参议员也有百分之七十五,在美国历史上很多议员当选以后都是连任终生的。”

    叶孟言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号称民主自由标杆的美国居然允许有终生议员?但他依然坚持道:

    “既然我们大家是平等的,凭什么委员会就一直是那几个人?要当官儿也应该轮流嘛,大家都做做才对!”

    苏芜香却又摇着头,很认真纠正他道:

    “你又错了,根据全体大会所赋予的职责:委员会仅仅是当现场人数不足以召开全体大会时,对某些较为紧急,或者是不太重要的事件代为做出决断的替代'性'机构而已。他们只能管事而不能管人,是典型的服务'性'质,而非管理'性'质,所以不能算是官员。”

    但小叶这回显然不认同了——他可是官二代出身,很了解内幕的:

    “我说苏姑娘,你就别在那儿胡扯淡了——我老爸当年是镇长,大会小会作报告哪次不自称人民公仆?是仆人呢——可从小时候我爸做村长开始,家里好烟好酒就没花过钱,吃的喝的比那帮农民主人翁强不知多少倍去……什么狗屁公仆,不就是官老爷么……深衙内,你说咱的话对不?”

    另外一边,林深河哼了一声,却也没说什么,只低头表示默认。而苏芜香……哪怕她是正规法律专业的高材生,面对叶孟言这个小高中生的一番理由,也无话可答。

    众皆默然,过了片刻,却见一向沉默寡言的黄晓东忽然拍了桌子,怒道:

    “我不参选了,***!还真以为干这活有多大油水啊,每次做决定压力都大得要死,谁爱干谁干去。”

    黄晓东这一表态,立即引起连锁反应,吴南海,徐慧,马千山,黄建成,凌宁几位纷纷也表示退出。而一旦形成了政治风'潮'以后,剩下那些较为冷静的委员也不好再恋栈不去,于是解席,庞雨,老杰克,赵立德,文德嗣都只能苦笑着宣布跟进……也包括胡雯在内,她犹豫了很长时间,但最终也做出了退出的决定。

    于是除了不在场的唐健和王海阳外,所有已经干过两届的前委员都宣布不再参选。而那两位都不是什么重权的人,估计到时候肯定也是一起退选,于是除了上一届刚刚替换进来的林峰之外,琼海军的第三届管理委员将重起炉灶,可以说是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换血。

    叶孟言自己大概也没料想到他一句话竟然会造成如此后果——掀翻了琼海军的整个管理机构!在上届委员会集体宣布退出之后他显得有些发傻。不过随即又开心起来,跑去串联他的小兄弟们,想要混个管理员干干。

    而其它各个团体的成员们也都很忙'乱'——原先的委员们都是他们各自小团体中的首脑,至少也是代表人物,现在这些人都不能上了,肯定要找出替代者来继续维护本团体的利益,但这一时半会儿可决定不下来。

    到最后大家只得决定先将选举延后,以便有更多时间充分酝酿,另外对于那些外地的同伴们也要发电报去通知——包括那几位单独前往明帝国寻求发展的同志。虽说他们在离开前就表示过,今后全体大会都做自动弃权处理,但既然能联系上了,还是尽量征求一下各人意见比较好。

    此后的一两天,白燕滩主基地内弥漫着颇为诡异的气氛,大伙儿四处串联,商量,谋划……从前整个集体还没多大规模的时候,这种选举没人当回事儿,到现在情况可大不一样了——掌管三岛之地,决定几十万人的命运!拥有了这样的权力之后,他们这个团体内部的政治也必然会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