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三 全体大会(五)

    四五三 全体大会(五)

    费了大量唇舌,庞雨总算把参谋组关于针对辽东的军事策略向大家解释清楚。 不过即使如此,魏艾文这个牛脾气依然不依不饶的,非要他说明白究竟何时才算“有了足够的力量”:

    “东北那么大,非要等我们有能力把那边完全占领才出兵,三五十年都未必能做到啊,难道在这以前我们都不能去惹后金?”

    庞雨看看他,搞不懂这小子是当真牛脾气还是存心来抬杠的。不过他既然代表参谋组发言,就有义务为团队成员作解释疑'惑'——哪怕是很弱智的问题。

    无奈又指了指地图,庞雨耐心解释道:

    “当然不用等那么久,只要我们投入的军事力量能够保障我军控制住满洲人的核心区域就可以了,对于后金政权来说他们的大城市并不多,只有沈阳,辽阳等几处。只要我军集中力量将其攻下,并且将其占领一段时间,他们那相当原始的政权组织就很难维持下去,到时候自然会重新解散成为部族武装。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剿匪了,不过估计这项工作反而会比打正规战困难许多……当然现在说这些还太早。”

    “另外,根据形势发展,也许可以与明军合作行动,以弥补我军数量的不足,比如我们都知道明清之间于一六四零年必然会爆发的那场松锦大战……”

    “什么?要等到一六四零年!”

    魏艾文一下子叫起来,庞雨耸了耸肩膀:

    “这只是历史上的事件,现在这个时空的大明朝在受到了我们的影响之后,会不会再打这么一场战争很难说,会不会打成历史上那种惨败也很难说——据我们所知,至少关宁军已经在加强火器方面的力量。但既然历史上的大明朝都能够在七年以后凑出这么一支兵马出来拼一拼,眼下他们的局面只会更好,双方进行全面决战的时间也可能提前。假如我们能够善用这些机会的话,提前灭掉后金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那样一来明朝必然也会加入对东北的争夺……”

    魏艾文脱口而出,庞雨笑笑:

    “当然,可就算我们单独拿下东北,他们也肯定会来争的——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小魏叹了口气,自知在这些政治谋略上还想不到太远,不再多说,终于坐下来。

    勉强算是劝阻住了这些主张立刻对辽东用兵的急'性'子们,庞雨也感觉吃力万分,回到自己座位上连喝了两大杯茶水,犹自感到口干舌燥。

    …………

    中央'主席'台上,李明远老教授在被肖朗打断了发言之后便一直保持沉默,要他跟那帮小伙子磨嘴皮肯定是吃不消的,所以这类工作都是由年轻人来进行。

    等庞雨把局面重新稳定下来之后,老爷子方才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口道:

    “所以说,各位,这就是我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看起来好像四面八方都朝我们敞开了大门,立即可以进行大扩张。但实际上,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这样的扩张。如果贸然扩大地盘,试图去控制更多地方,只会造成我方统治区域的空心化。这种趋势在当前已经出现了——吕宋岛那边迄今也没有能确立合适的管理团队,这对我们未来在东南亚的发展很不利。”

    “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想必有些同志已经注意到了原因——我们的人数限制。从琼海号登陆至今,我们这个集体的合作一直非常顺畅。船上的一百三十九位乘客,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最大限度发挥出了自己的能力。但大家所学专业不同,擅长的事务也各有不同。通过这几年实践下来,想必同志们也都意识到了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我们中间不是每一个人都善于治政的。说一句不太好听的——我们中大多数人应该说还是属于专业'性'人才,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处理事务可以做得非常好。但是要求他去独挡一面,去管理众多人员,或是随时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恐怕还是力有未逮。”

    说到这里时老爷子特地停顿了片刻,仔细注意了一下大家的脸'色',见大多数人并没有表'露'出反感情绪,方才继续说下去:

    “据我观察,咱们这个团队里,能够胜任管理工作岗位的统共也就那么三四十人。而就这三四十人还不能单独行动,必须要组成小团队,群策群力,发挥出集体力量,如此才能处理好我们在地方上所遇到的各种错综复杂局面。因此,到目前为止,在咱们这个集体中,有能力带人向外开拓扩张的团队不过两三个,能够胜任守成工作的团队也不过才六七个——海南岛这边的临高主基地,琼州府,最近开辟的昌化县;台湾那边的赤嵌城;山东威海卫;再加上必然需要吸收大量优秀人才的陆海军……这几处一撒,确实也抽不出更多人手了。再要强行开拓更多土地,只能从原有区域抽调人员,拆东墙补西墙,从而导致我们的核心统治区域越来越空心化……”

    又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喝了一口水,李老教授才慢悠悠说出了他的最终结论:

    “所以说,同志们,如果我们仍然坚持把所有权力都牢牢攥在手中。自始至终只有我们这一百三十九人掌控着琼海军的一切。那么我想,眼下这三座岛屿,以及大陆上的几处据点,恐怕就是我们的扩张极限……当然了,将来随着经验的增长,肯定会有更多同志能够适应管理者的岗位。但至少在短期内,我们即使能占领再多的地盘,恐怕也没有人手去管理了。”

    会场中再度响起了一片嗡嗡声……近一年来随着人手短缺现象的屡屡发生,很多人已经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大都只是模模糊糊的想法,今天被李老教授一说,顿时感觉豁然开朗,思路一下子通透了。

    “让本地人加入我们的团体,这本就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只是允许他们加入到什么程度呢?是否连决策层面的权力都要向他们开放?这些问题恐怕要仔细考虑吧——明朝人与我们的观念毕竟相差太大了,贸然将其引入,恐怕会带来很多预想不到的后果……”

    炮兵总监马千山站起发言道,不同于先前肖朗的狂呼'乱'叫,老马的言辞相当慎重,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而且,当前我们所接触到的那些明朝人中,能力比较强的那几位:王璞,张陵,周晟……虽然对我们已经了解很多,但其对明帝国的忠诚心却依然很强。即使我们有意招揽,恐怕也难以拉拢过来吧。”

    老教授点点头,不慌不忙笑道:

    “当然,这方面的困难肯定会非常多,出现挫折也在所难免。但正如你所说——这是大势所趋,如果不能从本时代的人口中吸收新鲜血'液',我们就无法继续发展了。所以即使再怎么艰难,也要坚持走下去……关于这方面,我倒是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先提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二。”

    “您请说。”

    老马立刻坐下,不再开口。而大伙儿也都安静下来,继续听老教授发言——通过这几年接触,这位老人的睿智与远见卓识已经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公认。

    “在我看来,我们可以通过三个方面,逐步吸纳本地人加入我们——当然,这种吸纳不同于他们当前所承担的体力劳动,士兵,或者少数低级干部的职位,而是真正能够拥有部分决定权的位置……比如在临高这边:程县令的任期早就满了,只是先前程序不好走才拖延至今。以他跟我们的合作经历,应该说是完全可靠的,那么我们能否帮他运动一下,把他推到琼州知府的位置上去?另外象李长迁,严文昌等几位,与我们的配合一向很顺畅,对于我们的行事方式和习惯也都很熟悉了,设法安排他们去台湾或是吕宋担任县令是否可行?——他们也许不如王璞等人才高,但这几年来为我们做了很多实事,无论是出于鼓励还是宣传需要,都应该给予足够的报答。而且在我看来,所谓吸纳并不一定要求定要剪短头发,改穿西装,只要他们确实是在为我们工作,就应该算是我们的人嘛!”

    “这是第一个构想:提拔我们的合作者,给他们更大权力,使其发挥出更大作用;第二构想则是充分挖掘地方上的潜力——我们在吕宋那边组织了华商自治的联合会,令其分担和取代了一部分地方官府的权力。这是很好的尝试,能不能在海南,台湾等地也同样施行呢?大家都知道根据我们与明帝国的协议,大明可以派遣地方官员前来这边上任,这些人如果愿意同我们合作当然最好,可如果碰上不讲理,或者是一心只按照明王朝那套行事的死脑筋,让地方上拥有部分政治权利就可以抑制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