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三 走马取登州(九)

    三七三 走马取登州(九)

    伴随着一枚赤红'色'信号弹徐徐飞上天空,位于琼海军核心位置的两个炮兵连队阵地上先后连续爆发出巨大声响,幸亏老马等人制定的条例非常细致,各门火炮被要求轮流开火,否则周边'操'作人员的耳朵非被震聋不可。

    一瞬间,战场上无论叛军,明使,还是琼海军本身,都愕然停止手上动作,转而呆呆望向天空。其实炮弹轨迹基本上不可能看见,但从空中传来那尖利的啸叫声却与前几次实心弹截然不同,似乎预示着某种不详。

    数秒钟之后,邪恶预感化作了恐怖现实——在叛军阵列中猛然爆开数团黑红'色'火焰,人的身体宛如纸片般四下飘飞,有些还算完整,而另一些则只剩下残骸了。

    早已规划好'射'击范围的十二门炮各守其职,第一批炮弹几乎打成了一条横线,十多个巨大弹坑把叛军密密麻麻的进攻阵列硬生生从中断开。接近爆点的地方,前后两排惊恐不安的人群中间,横七竖八倒着许多躯体,有些还在翻滚哀号,但大部分都没了动静。

    靠近爆炸中心倒是“干净”了许多,只有松软泥土犹自冒出缕缕青烟,但在土层缝隙间也隐约可见一些破布头烂木片之类,偶尔还有一些黑糊糊散发着焦愁味道的碎肉——任何人都能猜到那是什么。

    整支叛军队伍都呆了那么三五秒钟,如果不是琼海军阵地上随即枪声大作,子弹如雨点般飞过来,他们也许还会呆立更久。但在这生死关头人的反应终究要快些,在几声大呼之后,叛军队伍骤然分散开,特别是被弹坑隔断在前面的那部分叛军,即使还相隔两百多米,并不适合展开冲锋,那些位于阵列前方的战士依然全速奔跑起来。

    ——火炮都已经打到自己身后了,这时候再逃跑也是个死,还不如向前冲!值此生死关头,叛军中那些见过血的老兵倒是做出了相当正确的判断。

    不过在正面方向,琼海军的步枪威力也骤然加大——就在解席下达攻击命令的同时,北纬已经把原本在后方待命的两个连队投入到前方战壕,使得防御阵地当面火力密度一下子增加了三倍,更不用说士兵'射'速普遍加快,再不是原先那种有一枪没一枪的悠闲打法。

    “'射'击!'射'击!”

    防御阵地这边,无论步枪手还是炮兵,这一刻都展现出他们的最高水准来,就从这一刹那开始,这场战斗彻底脱离中世纪冷兵器模式而进入了近代模式——琼海军的火力强度虽然还达不到现代战争水平,但比起十八世纪的排枪战争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对骤然加快至原先五到十倍的战场节奏,以及至少超出十倍以上的火力强度,位于战场中间的叛军前锋一下子根本适应不过来,他们只能凭着一腔热血一边狂喊一边向前冲锋。因为除此之外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若对面是大明军的火器营,这种冲锋也许可以起到效果——当人力远远大于火力时,但在琼海步枪和十二磅炮面前,这纯粹找死。

    “嘭嘭嘭嘭……”

    随着爆豆般响成一片的步枪声,冲在前方的那批叛军中最为骁勇之士几乎同时被打得向后仰倒——子弹冲击力太大。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同时爆出两三点血花来——士兵们总是优先瞄准近处的敌人。尽管他们中有些人穿戴着镶嵌金属片的护甲,有些人举着厚重盾牌,但都挡不住步枪子弹,尤其是当这边士兵普遍选用穿透作用更好的硬质包铅弹时,就连将官身上的铁盔或者护心镜也是一击而穿,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护作用。

    如果此时有一双眼睛从高空向下俯视战场,想必可以看到以下场景:已经完全散'乱'了阵形,宛如蚂蚁般乌压压一片的叛军进攻部队竭力冲向烟雾缭绕的琼海军阵地,却在距离对方大约一百米左右的位置上仿佛遭遇到一堵无形墙壁,再也难以寸进一步。就在这个位置,人的躯体以最快速度堆积起来,竟然形成一道人墙,以至于后面的进攻者要爬过人堆才能继续向前——不过,当人墙形成以后,也没什么人敢爬过来送死了。

    而位于后方人群中间也不安全,可怕的开花弹不停呼啸而下,每一次爆炸都在人群中制造出一片直径可达到三五十米的无人区——这些炮弹的外壳在铸造时就被做过预制破片槽处理,只要能炸响,就一定可以产生百多片小碎铁片,这还没算地上被炸起的其它杂物——杀伤半径内的任何生物都休想逃过。

    除了十二门陆军炮,琼海军三艘完成海上作战任务的大型战舰也靠近海边,开始用舰炮对陆上进行支援——陆军在布阵时就考虑到了海上火力因素,他们选择的战场正在海军火力支援范围之内。海军舰炮的数量和威力都要比陆军炮高出一个等级,有那么一瞬间,从三艘大舰上同时飞出的炮弹竟然打出弹幕效果:只见叛军阵列中升腾起一道隆隆爆炸的火墙,将进攻方的军阵分隔成两半,当火墙过后,叛军阵列中间又出现一大片的无人地带……然后,就再也无人敢跨入那片空地一步。

    ——可以想象,这种完全不是同一个数量级的战斗根本不可能持久,就算山东叛军再怎么勇猛,也不可能顶着如此密集的火力再往前冲锋。当海军舰炮的第一轮齐'射'就制造出一大片死亡地带之后,位于这片空白地带后方的叛军终于掉过头去,一哄而散了。而前方那些士兵稍后也总算回过神来,他们不再向前,而是转身朝后方,侧方……反正远离琼海军阵地的方向,跑得越远越好。有几支残兵甚至连登州城都不入,直接绕开城墙往远处旷野中跑去。

    “停止'射'击!”

    “全军停火!”

    当发现对手已经开始溃散逃跑之后,主阵地上庞雨和马千山等人几乎同时下达了停火命令,尽管他们事先并没有沟通过,此时大部分敌军也仍在'射'程之内,但几个人的想法却很一致——又不是来搞大屠杀的,反正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那些人没准儿以后都是开发海外的好劳动力呢。

    而解席则低下头看了看手表,那还是他专门从仓库里领出来,就为此刻精确计时之用:

    “八分钟……在我方火力全开之后,他们还坚持冲锋了八分钟,也算是不错了。”

    言下不无自傲之意——他们挖掩体堆工事建立这处简易阵地还用了一个多小时呢,没想到真正打起来八分钟就结束。

    “不,我觉得那时候他们之所以还进攻,只是不知道除了按思维惯'性'往前冲之外还有其它选择。用了足足八分钟才想到要逃跑——反应够迟钝的。”

    庞雨一边随口回应着,一边和老解一起把犹自瘫坐在地上的赵翼孙昊二人扶起来——这两位文官自从炮兵连开始急速'射'之后就一屁股坐地上去了,直到现在还在发抖。赵翼还好些,孙昊可是出了大丑了——他长袍下摆连同裤子都湿漉漉的。

    庞雨在把他搀扶起来时努力板着脸,他相信此刻只要稍微有一点点异样表情,那位好面子的孙主事肯定会记恨自己一辈子。不声不响的,让孙昊躲到后面随从人群中去了。再看看另外两位武官,他们当然没那么不堪,此刻都站的稳稳当当,但反应也不尽相同。

    廖勇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不过微微张开的嘴巴已经半天没有合拢,而且手上那只千里镜也被他捏得变了形。周晟却令人有些惊讶——从头到尾他都保持着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失态。

    “呵,养气功夫不错啊,还以为能‘镇’你一下子呢。”

    庞雨坦率朝他笑言道,周晟却面'露'苦笑之'色':

    “早就给镇过啦——你们炮轰广州府那天,我就在码头边的军资仓库里,差点没能逃出去……自那以后还有什么能吓倒我呢。”

    稍顿了一顿,他又朝庞雨等人道:

    “不过,那天你们毕竟没有上岸……也幸好没上岸,现在这才是你们的真正实力吗?”

    这边众人也不必再说什么大话,眼前事实已经足够。解席又看了看手表:

    “五点多了,抓紧吧——争取在天黑以前拿下水城,今天晚上就不必在外头宿营。”

    之后各部长官开始整理部队,放弃这处临时阵地而转向继续蓬莱水城进发。与此同时,海面上已经把叛军水师彻底打垮的各艘舰船也再次动作,气势汹汹'逼'向水城门位置,准备配合陆军两面夹攻。

    尽管部队行军路线刻意绕过了刚才的战场,但他们脚下的泥土依然是殷红一片,一条条血流小溪般蜿蜒而下,竟然连沙土地都无法完全吸收掉。

    于是有人过来询问解席是否要派人救护伤员,他皱着眉头煎熬半天,方才摇头道:

    “现在哪儿有空啊……还是明天再说吧,只有能熬过今晚的,估计才有救护的必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