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八 走马取登州(四)

    三六八 走马取登州(四)

    对于周千户的建议,庞雨这边只是嘿嘿一笑:

    “若是放着登州不管继续向西,把这边的几万敌人置于身后,而前方又有叛军主力——周千户,你这是要我们腹背受敌啊。 ”

    这话听起来可有点诛心了,廖勇的脸'色'顿时一变,但周晟却是跟庞雨这伙人打交道习惯了的,知道他们说话随便,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样子,只是伸手在周边划了个圈儿:

    “你们既然敢直接到这贼人腹心之地来登陆,还怕什么腹背受敌么?只怕是巴不得贼军都过来送死吧?已知贵军野战无敌,又何必太自谦。”

    庞雨尚未接口,边上解席已是哈哈大笑:

    “不错,相对于我军的战术,敌人越多,收拾起来越简单。”

    又抬头看看前方城墙,解席又续道:

    “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借助其他人的力量取下登州,否则,只要晚一些出兵,等大明军包围这登州城时再上岸就行了,何必这么匆忙?”

    见周廖二人都是满脸诧异之'色',才想起来他们不可能像自己人一样,知道莱州那边的明军很快就能发起反攻,庞雨连忙上前打个哈哈混过去:

    “不过两位千户大人所言确实不虚,入城巷战对我军不太有利,但也不是绝对不能打。具体到登州这边,正好有一处堡垒很适合我军发挥力量,先拿下来也不错……”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周廖二人俱是一惊,同声叫道:

    “你们想要先攻水城?”

    ——登州府蓬莱水城,位于城北丹崖山东侧,是一座相对独立的军事堡垒。它的城墙高度与厚度都要超过主城,而且依山傍海,地势险要,与主城互为依托,一向是作为登州府防御系统的重要支撑力量而存在,也是登州水师的大本营。

    若是这个时代的外敌入侵,在攻打登州府时往往就会遇到两难抉择:若不理此处,直取主城,则很有可能在激战正酣时遭遇水城伏兵的夹击。而如果先取水城的话,要想攻陷这座纯粹军事堡垒,却又不是轻松的事情,很可能连主城边都没挨到就在侧堡上撞个头破血流,更何况主城里也可以派兵支援接应的。

    所以自古建城立寨,最忌孤单,而一旦形成彼此呼应的态势,其防御能力就会大大增加——当然,这要双方能密切配合才行。象大明在关外建了成群的寨堡,虽然形成了寨堡群防御体系,理论上可以互相照应,但真遇到外敌入寇时却往往自顾自闭门死守,徒然被人各个击破,那就失去意义了。

    不过,在琼海军这支超越了时代的部队面前,传统的单层城墙式防御体系已经没有意义。反正一样用炸'药'开口子,城墙是十米高还是十五米高并没有多少差别。所以对于琼海军来说,既然攻打水城和攻打府城的“技术难度”差不多,那么先取前者毫无疑问较为有利。

    先前北纬提出的那条“丙案”虽然未被采纳,但其中的精妙之处却不可忽视:蓬莱水城靠近海边,进攻部队可以得到最充分的舰队炮火支援;作为一座军事堡垒,水城里面没多少平民百姓,这边用炮火覆盖时不必太顾忌;此外快速攻下水城还可以极大削弱守城部队士气,尽快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这些有利条件当然都要尽量抓住。

    蓬莱水城对外只有两道门户,一道朝北是水门,需乘坐船只出入,朝南侧为陆路,曰振扬门,从城防角度说是很便利的——无论敌军从哪一面进入,防御部队都可以专心对付一边,除非对方能水陆并进同时进攻。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这几乎不可能。

    然而眼下的琼海军却正最适合打这种水陆并进战法——由凌宁的海军负责轰击北门,解席这边陆军攻打南门,一点不浪费兵力。

    目标已定,这边丝毫不耽搁,只见琼海军正中那面“明”字大旗猎猎飘扬,朝水城方向移动过去。不过,走到快要靠海边的滩涂附近时,部队却又忽然停下。

    “在攻城之前,先玩一个小把戏看看,如果能成功,倒是可以省下不少力气。”

    庞雨这样对身边几位明朝使者解释道,随即便指令麾下部队配合着两个正解开骡马挽具开始放列的炮兵连队,逐次展开阵型。

    只见一个个短'毛'兵在长官指令下寻找到自己位置,随即便摘下背上工兵铲,开始疯狂挖掘沙土。海边滩地'潮'湿,挖不了壕沟,但把泥土堆起来构成一道道矮墙却是不难,以炮兵阵地为核心,几个连队很快拼凑出一座半环型防御阵地:面向登州府城,而背靠着海面。

    “背海列阵?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想学韩信吗?可凭什么认为贼军会放弃地利出城来攻?”

    大明兵部主事,自称已是熟读了兵书战策的孙昊孙太初瞪眼诧异道,没人回应他。不过他倒是很快便看明白了短'毛'的策略——只见海面上帆影憧憧,那支早已抵达附近海域的舰队开始靠拢过来。短'毛'直属的若干大舰早就放空了人手,此时只是在周边警戒,而隶属于郑氏家族的若干大小船只却是擂鼓鸣号,热闹喧天,居然也开始大张旗鼓的登陆了。

    郑家军只有一千人,但这一千人登陆起来可比先前琼海军那两千要麻烦的多——郑家军从没受过正规的登陆战训练,只是凭着以往经验行事。他们的装备也要简陋多了,就是一些小木船而已,琼海军似乎并没有把自己那些先进设备借给盟友的打算。

    不过很明显,琼海军这边也并不要求郑家军很快登陆。只要他们造出巨大声势就行,跟早晨那场静悄悄的快速行动截然相反,估计足有几百号人在船上擂鼓吹螺,号炮之声响彻周边海域……

    若是仅从外观上看,郑家舰队的规模与琼海军不相上下,甚至更有过之——琼海军都是大舰,那三艘西洋大帆船就不提了,其余船只的载重量若按明代标准算,大都在四百石以上,哪怕最“轻便”的几条广式快船也不小于二百石。故此第一舰队这边虽然所有舰船加起来才十多艘,却能够装载下全部三千人手,重炮,以及牲畜和补给各类物资等等……还绰绰有余。当初参谋组出兵时谨慎为先,保留有充分运力,各舰舱位都只装到半满。

    而郑家舰队的吨位普遍较小,载人就少,另外他们的船只技术水平较低,需要的'操'作人员很多——郑芝虎带出来一千步兵,为了运载这一千步兵,所需的'操'船水手也超过了一千。再加上郑家这次也挺谨慎,预留吨位甚多,所以郑家船队的数量就非常多,光是能够在远洋独立航行的海船就超过了二十艘,这些大船屁股后面往往还用缆索拴着若干小船,这时候都被解开来充作登陆艇。这船队分散开来一看可就不得了:海面乌压压一片,几乎将这块海域给填满。

    登州城上,此时也响起一片喧嚣叫嚷之声——敌军前锋已站住阵脚,正在掩护全军主力登陆!当世任何一个稍微知兵之人看到这副架势,肯定都会作如此打算。与海面上那支庞大到恐怖的舰队相比,陆上这区区一两千人马实在太单薄了,没人会相信这里就是对方的全部兵力,作为一支前锋倒还差不多。

    ——想想看,光一支两千余人的前锋部队就已精锐至此,若是大军主力登上岸边,那还了得!为今之际,想要翻转局面,只有眼前一个机会……

    “兵半渡可击之……妙,妙啊!好一招诱敌妙策!”

    '性'子比较单纯的赵翼赵凤翔禁不住拍手赞叹——短'毛'这招“小把戏”玩的着实精巧,哪怕换了他们自己,若不是亲身参与,谁知道琼海军的两千主力已全部上岸?到这时肯定也认为岸上不过先锋,那海上黑压压一片船里装的才是正军。不趁着眼下敌军半渡的机会全力出击,可就丧失这大好机会了。

    全军仅有两千正兵,这分明是己方最大劣势,然而在琼海军这帮人手中,却反变成用来引诱敌军的绝妙策略。通过先前几场小战斗,这几位明朝文武官员都已完全确信:只要对方胆敢离开城市掩护,双方平地作战,哪怕千军万马,在琼州军那恐怖的火铳面前,也必然溃败无疑。

    若能就此将敌军主力诱出城市一举消灭掉,接下来的攻城战自是轻而易举,就算不能将敌全歼,把他们打到丢魂丧胆,也是好处极大——总之,只要敌军出城,这大便宜就赚定了。

    果然,没过多久,便见登州府东城门闹哄哄打开,鼓声隆隆,军旗飘扬,一队一队的叛军士卒鱼贯而出,排成一座进攻军阵——他们要“半渡而击”了。

    这边只不动声'色'严阵以待,站在中军位置的小土坡上,看着一步步迈向死亡而毫不自知的对手,锦衣卫千户官周晟悄悄拍了拍身边同伴,在廖勇耳边轻笑道:

    “如何,我早说过吧——别看这帮人平时不怎么喜欢用诡计,可一旦用起来,全都是要命的玩意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