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五 走马取登州(上)

    三六五 走马取登州(上)

    此言一出,旁边周晟等人脸'色'俱是大变,而解席这边,几个人互相看看,脸上却都显出很古怪的表情。

    ……再仔细想想,眼前四位明朝大使中,也就这位没参加过先前的“和平谈判”,难怪他到现在还'摸'不清状况。另外三位看来也没提醒过他。说不得,只好由穿越众这边亲自把话挑明:

    “孙主事,我说的话你最好记住了……”

    解席冷冰冰看着那两根快要戳到他脸上的手指头,上一次敢这么嚣张对待他的王璞直接吃了一记大耳刮子。老解双拳紧握,要是这孙昊太不识相,他不介意给对方来一下重的——王璞自从挨了那一巴掌之后就老实许多,这帮明朝酸丁想必都是一个脾'性'。

    “我们虽然接受了大明帝国的册封,但我们的军队并不属于大明王朝,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我们可以为大明作战,我们愿意协助明王朝打击你们的敌人,但具体怎么打,用什么手段与方式,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划脚!所以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

    解席指了指了孙昊脚下的公主号大帆船,以及周边的大小僚舰。

    “这支军队,永远是我们说了算!”

    “你……你们……”

    孙昊脸'色'煞白,不过他的反应也恰如一切文弱书生,除了“你你你”你了半天之外,也没什么手段可使,直到最后方才憋出来一句:

    “此等大逆狂悖之语,吾定要呈报京中!”

    “哈!”解席嗤笑一声,“请便。”

    …………

    几人不欢而散,分开时敖萨扬还特地注意了一下——果然,周晟等三人也自然而然离那孙昊远了点。

    回过头去,他问解席道:

    “有必要这么强硬吗?把他刺激的太厉害,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

    “但也没有什么坏处。”

    不等解席回答,庞雨先接口道:

    “这种事情将来肯定越来越多,我们从一开始就把态度亮明,免得他们以后得寸进尺,反正本来也没打算融入明朝的官僚体系。”

    “但是这类文人很麻烦的,什么本事没有,唯独一杆烂笔头翻来覆去,多少风波都是由此而起。今天老解这一番话,天晓得会被他翻弄成什么样。”

    敖萨扬皱眉道,解席则满不在乎嘿嘿一笑:

    “无所谓,这些腐儒既然对付不了满洲人,对付不了李自成,当然也对付不了我们。随他们怎么闹腾,只要明王朝还处于困境之中,我们就不会成为主要打击目标。”

    于是众皆无话,到吃中午饭时,孙昊果然没出现在饭厅,大概正忙着写报告呢。周晟等人倒是照常出现,没有孙昊在旁边,他们似乎也轻松了不少。

    船上餐厅是所有人公用的,明朝官员很难接受这边普通水手和军官混在一起吃饭的模式,虽然这么长时间下来了,还是不能习惯。几人去柜台那边领了套餐,便走到甲板上去吃。

    走到外面时却正好看见解席他们几个也正坐在一起吃饭,既然碰上了再要避开太着形迹,便互相点点头一同坐下。让三人颇感诧异的是,刚刚还黑着脸的解席却主动向他们打招呼:

    “嗨,今天没有大米饭,别介意啊。马上到山东了,想让全军适应一下面食。”

    ——老解这家伙不愧是干过小老板的,该硬的硬该软的软,前脚放完狠话后脚仍能摆出笑脸,这份本事一般人还真学不来。

    这边赵翼周晟等人愣了一下,连忙拱手回应:

    “怎么会,咱们平时也吃这个,就朝廷那点子俸禄,谁能整天大鱼大肉哪!”

    今天的午餐只有花卷馒头,紫菜海鲜汤,外加几片西瓜充作餐后水果,吃惯了大米的南方人可能会不习惯。对于当官的人来说可能也有点粗劣了。但如果考虑到琼海军这边是官兵一致,包括普通士兵水手也都吃这个,那这份伙食水平可不算低。

    旁边廖勇果然呵呵笑道:

    “你们这支军队打仗怎么样,我还没见到。不过光是在这饭食器械上花的银子,若传出去大概也足够吓死人了。大明诸军,哪怕是主帅亲兵,也从没见过这样供应的。”

    “充足的后勤,完善的装备,还有必要的训练,这难道不是建立一支正规军队所最起码的保障要求吗?”

    解席反而奇怪道,周廖赵三人互相看看:

    “若是按照你们这种标准,大明朝恐怕连一支能称得上‘正规’的军队都没有。”

    赵翼这个碎嘴子还是那么口无遮拦,另外两人脸上虽然尴尬,却也不好反驳。过了片刻,还是周晟开口把话题岔开:

    “上午之事,孙太初虽然'性'情刚直了一些,却是一片赤子本心。先前有所争执,也是因为担忧贵军出师不利,挫动了锐气,方出急躁之言,还望解军门勿要放在心上。”

    太初便是孙昊的字,据说是他自己取的——敢用“先天五太”之一的太初作为字号,这小子的狂傲可见一斑。而解席这边,刚刚接下了一个守备职位,人家立马一顶“军门”高帽送上,也算是给足面子。

    见老解面'色'稍霁,周晟又从袖中取出一卷图册:

    “这是他在***兵部抄录下来,有关登州府的城防兵备状况。那孙元化愚昧昏聩,被贼人轻易骗开了城防,将耗费朝廷巨资铸造的红夷大炮二十余位,西洋炮三百余位尽数落于敌手。我们想轻便小炮或许会被拖去攻打莱阳,红夷炮却是笨重,此时多半仍旧架在城头上。”

    “孙元化回京后被打入大狱,太初曾去见过他几次,从他口中问明了大炮的具体布设位置,都标在这张图上了,也许会对你们有用。”

    说着,周晟将图册奉上,这回轮到解席他们吃惊了。几人互相望了一眼,庞雨双手接过阵图,打开细看,果然是一份相当详尽细致的城防布置图册。除了大炮位置,包括武器仓库,火'药'仓库,藏兵洞,甚至连城墙高度等资料也尽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原先部队的驻防情况,虽然眼下已是无用,却也可以作为参考。

    “不错,这份资料很有用!”

    庞雨大为欣喜,虽然他们不打算靠人力去攻城,但城头上那些大威力火炮却是肯定要处理掉的。而一旦攻破城门,对于城内敌军的反击路线,物资仓库的位置等方面,肯定也要做到心中有数。

    这些资料本来只能依靠北纬他们一点点去收集,现在有了现成图册,侦查人员只需对照图纸检验即可,那就要轻松得多。看那文字整齐细密,图形条理清晰,没有大量时间可弄不出来。看不出来孙昊那么骄傲一个书生居然还能耐下'性'子来做这等水磨工夫,这个文人倒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如果他一开始就拿出来,这边对他的态度肯定大有不同。

    先前老解和庞雨都跟他冲突过,这时候不好开口,便由敖萨扬发言致谢:

    “有了这份资料,我们行动把握又大了几分,请代我们向孙主事致谢。”

    “另外……”

    解席想了一想还是开口:

    “我们琼海军的功勋体系和大明朝不太一样,官兵不会直接接收大明的封赏。不过你们和郑家军成员到时候肯定要从朝廷叙功的。孙主事拿来的图册用处很大,这份功劳,我们一定会给他记上。包括三位的从中斡旋之力,也不会忘记。”

    解席还真是熟悉公务员的心理——这句话果然让对面三人个个喜形于'色'。当官的最需要功业,而大明无论文武,皆以军功为重。能在这次的功劳簿子上记一笔,对他们未来的事业发展可是大有好处。

    周晟赵翼还好一些,廖勇'性'子粗犷,当即哈哈大笑,重重一抱拳:

    “好,那就预祝各位先生旗开得胜,走马取登州!”

    九月二十四日,凌晨,舰队抵达目标海域,登陆行动即将展开。

    晨雾尚未散去,即使透过望远镜片,看到的岸边景象也依然是模模糊糊。不过大致上已能辨明地形。选定区域是一块浅滩,粗岩砂石地貌,踩上去不易陷脚,正是最好的登陆点。

    岸边没什么人家,但在某处高坡上却有一座烽火烟墩,据先期登上岸去的侦查人员报告,那烽火台里驻扎了一支约三五十人的小部队。距离州府这么近,不可能是官军了,属于要先拔掉的钉子。

    北纬原打算带些人手,半夜'摸'进去把事情解决掉也就结了,但总指挥官解席,参谋庞雨和敖萨扬等人却都另有想法。他们虽然同意北纬率领侦查大队的特种兵们于夜间秘密登陆,却要他们别对烽火台动手,只远远监视着就行。

    “当初海阳和阿文他们在广州干得那一票可着实不坏,如今轮到咱们,岂能落后于人!”

    于是在解席等人的要求下,凌宁指挥公主号,总督号,以及伯爵号三艘大舰靠近海岸,同时用舷侧火炮瞄准了那座小小烟墩。

    “我们不需要偷偷'摸''摸'行动,既然到了地头,就给主人打一个足够响亮的招呼吧!”

    从望远镜中看到,那烽火台里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他们,正惊慌失措的'乱'作一团,解席高高抬起了手臂,随即猛然挥下:

    “开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