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七 军议(下)

    三五七 军议(下)

    之后,又有不少人提出了疑问,不过都没什么特别重要的。 毕竟这次行动策划已久,涉及到的人员兵力又非常多,相关人员有什么疑虑顾忌的早就交代清楚。到这时候才来提出问题的,多半都是一些先前事不关己,此时凑个热闹的酱油众而已,自也挑不出什么大错来。

    到会议差不多快要结束的时候,唐健照例请李明远老教授说几句话。其实先前制定作战计划时,老爷子全程都有参与,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拖到现在才说,只算是由委员会'主席'宣布结束的意思。

    却没想到老爷子接过话筒,先是咳嗽了两声,然后才慢条斯理道:

    “确实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再补充一下……庞雨,你们这次安排的医护人员力量好像薄弱了些?”

    “哦?”庞雨一愣,赶紧翻一翻手上计划书:“除了各连队自己的医护兵外,又从临高和琼州的医院里各自抽调一批人员组织了专业的医护队,都是老杰克和石大夫亲手教导出来的学徒,应该够用了。”

    ——这份后勤计划当初老爷子也是过目了的,怎么现在突然又提出异议?老教授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笑了笑:

    “我没其它意思,只是觉得光派学徒过去终究还是危险了一点。打仗要用到医生的话,十有**都是外伤,可迄今为止他们中间还没有能独立做外科手术的吧?万一你们中间有谁受伤,不能得到及时治疗的话,恐怕很危险啊。”

    “这个……”

    庞雨愕然,出兵打仗,配备的医生当然是希望越强越好,可在他们这个团体中间,能够熟练做外科手术的只有两个半——杰克?汉德森和石亦生两位专业大夫,外加一个当初医学院的实习生汪大林,都是现代人。可是老杰克现在远在菲律宾呢;主基地这边肯定要留一位优秀医生坐镇,石亦生责无旁贷;而汪大林当初的医学专业其实是传染病防治,这几年来虽然常常给老杰克或石大夫作助手,但他主攻方向本就不是外科,动手术方面只能说是二把刀。况且前段时间他正带着一支巡回诊疗队下乡送医送'药'顺带调查海南全岛的热带传染病防治情况,为将来大规模移民开发台湾作准备,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在临高了。

    这样一来出征部队能够调用的只有学徒生,医疗部门是最早大规模招收本地人充当学徒的单位之一,老杰克与石医生手把手教了那么那么久,这些学徒对于一般的创伤包扎,紧急救护之类倒也能拿得上手。但真正要说开刀划肚子动外科手术,这帮小学徒绝对没那胆子,就是他们敢动手,这边也没有谁敢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到他们手中。

    问题不仅仅出在技能的传授上,学习外科有一项基本训练——尸体解剖在这十七世纪的大明社会属于绝对禁忌。即使穿越众在这海南岛上已经是说一不二的绝对主宰,他们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剖开人体给学生做示范。

    而即使他们这边能够控制消息不走漏风声,也不能保证那些学生愿意接受此类教育,毕竟这年头鬼神之说深入人心,也许偶尔会冒出来一两个不信邪的先驱叛逆者,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指望那些学徒一下子都能摈弃传统,从心理上接受他们亵渎尸体的行为,显然不可能。

    所以只能慢慢观察,看学徒中谁胆子比较大,又不太在乎封建传统的,才挑出来旁敲侧击的询问他对于此方面态度,只是这种观察很容易看走眼。老成持重的固然往往思想保守,就是那些外表飞扬跳脱的,在其内心深处,对于传统观念的维护也未必不坚决。

    石医生曾经看中过一个小伙子,人很聪明,胆子很大,对于传统礼教不屑一顾,接受新事物也很快——应该说是最好的人选了。更妙则是当这边大致跟他介绍了关于尸体解剖的情况后,年轻人也很有兴趣的表示愿意尝试一下……然而当石大夫真正带他上了一堂解剖实习课,小伙子在抱着脸盆呕吐半晌之后,拔脚就跑县衙门首告去了。

    程叶高倒是没理会,直接一句“胡言'乱'语”就把人赶出来了,这边也没拿他怎么样,可小伙儿自己却疯了,整天叫嚷遭了报应,鬼神上身之类,在当地很是轰动了一番。后来不得不请军事组出马把人隔离起来,才没把事情进一步闹大。

    至此以后,石大夫那边愈发谨慎,轻易不敢再“慧眼识人”,倒不是怕惹麻烦,而是不想为这种事情再毁掉一棵好苗子——那小伙儿他本来还想重点培养呢,搞成现在这样子,他也很心痛的。他们又不是宗教机构,没兴趣去强行改变人家的信仰观念。

    “如果石大夫能一起过去的话,情况想必会好很多?”

    李老教授接下来的话让大家都吃了一惊,老石能参加出征部队当然最好,可那样一来海南本岛怎么办?光靠一帮子土著医生治病?就算老爷子本人愿意这样大力支持远征军,旁人却未必都这样想啊。

    不过还没等旁人提出异议,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

    “至于这边么,我想也该是把杰克医生调回来的时候了。”

    听到这句话,庞雨禁不住挑了挑眉'毛':

    “……这样当然最好了。不过,他们肯么?”

    庞雨有些不能肯定——杰克?汉德森的动向问题不仅仅关系到他一个人,而是代表着这个穿越众集团内的整个西洋人群体。如果说当初刚登陆时大家还可以忽略老杰克的美国人身份,而仅仅把他当作一位医术高超的外科大夫看待。那么等到公主号被俘,美第奇公主安娜塔茜娅及其部下们自愿或不自愿加入到这个集体中以后,在这个本就小团体多多的穿越众集团中自然而然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小团体:西洋人集团。而当琼州保卫战结束,大批西洋俘虏的加入,又使得这个群体进一步扩大……

    有些人为此感到不舒服,由此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不过团队主流始终保持着“海纳百川”的气度,而且包括安德鲁船长等人在内,这群西洋人也一样为穿越集团的发展扩张作出了很大贡献。

    等到老杰克奉调前往菲律宾时,包括安娜在内,大多数西洋人都自愿跟随,而当时驻守在那边的北纬等人也将当地各项权力尽数交托,这可以说是对他们先前所作贡献的褒奖。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某种形式的隔离——眼不见心不烦,既然团队里总有人叫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还是分开来比较好。

    所以当前在菲律宾那边,虽然所有歧视华人的政策都被取消;理论上收上来的税金也应该交到海南岛来——但这边从来没收过,都是让当地自行支配;而且华人也完全有权参与当地的行政管理——这条同样仅仅停留在理论上,当地的华人氏族只热衷于经商赚钱,对政治完全没兴趣。所以现在那边的大多数公共事务依然还是由西洋人管理,老杰克和他的伙伴们在那边肯定比在海南岛上滋润得多,至少不会经常被人用怀疑眼光看待。

    “他愿意放弃那边实权总督的地位,还回来做个医院院长?”

    老解说话总是那么直接,对此老教授只是笑了笑:

    “事实上正是杰克医生本人的意愿。”

    “噢……那就没问题。”

    解席耸耸肩,立马回头转向石医生:

    “哈哈,老石,这回你可推托不掉了,继续跟着俺吧,咱们到山东再开医院去!”

    石大夫嘿了一声,没说反对的话——在他而言,这就是同意了。

    “另外还有几句话,我想和这次出去的同志们谈谈,不仅是即将前往山东的人,也包括到其它地区的……”

    老李教授缓缓站起来,目光在周边那群即将出征的年轻人身上掠过:

    “这是我们大家回到明朝之后,真正踏上从前那块故乡的土地,更进一步去接触大明朝的核心内容。关于安全方面,参谋组和军事组都已经作出了妥善安排,这里也没必要再强调了。只是有一点,我想要提醒大家——武器再先进,最终仍是要人来使用;计划再完善,最终也还要人来执行的。”

    “你们这次登陆以后,将会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他们对待你们的态度各有不同,对于那些抱有恶意的人,唐队长想必已经告诉过你们该如何应付。但是,由于我们这个大集体所表现出的强势力量,我想,大多数情况下,别人向你们表'露'出的多半会是善意,或者说,看起来象是‘善意’……这时候集体为你们准备的防卫计划,安全措施,全都不会发挥作用。如果你们自己率先丧失了警惕,万一形势有变,反应不及的时候,恐怕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有。”

    旁边小胖子刘明强禁不住嘿嘿笑了两声:

    “不就是让咱们小心糖衣炮弹吗,老爷子,您也太小看咱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了,到时候咱把糖衣吃下,炮弹送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