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六 军议(中)

    三五六 军议(中)

    “此次山东攻略作战,第一目标,是在威海卫-刘公岛区域建立起一座兼具港口,商栈和要塞等多种功能的大型综合基地,今后以此处据点为核心,招募流民出海,尽可能为海南,台湾,以及吕宋等地增加拓殖人口。 同时在周边地区开展贸易活动,并逐步向京畿地区渗透。”

    “第二目标,则是完成我们对明帝国的承诺:平定登州'乱'军。不过在平'乱'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尽量保全登州城中被裹胁的大量平民,那些是我们开发海外所需要的壮丁。如果让明朝军队一同介入,在战后他们多半会被遣送回乡,所以希望能在明军抵达之前就把叛军解决掉。”

    “此外,海军兄弟们还有第三项任务,那就是顺道把几位想要前往大陆发展的同志送到他们的目的地去,以及沿途布设无线电转发站,确保山东与海南之间的通讯畅通。当然,今后咱们山东部队的给养,弹'药'……所有补给物资,也要由海军负责。”

    “关于部队安排,计划如下:出动六个步兵连;三个炮兵连,其中一个火箭炮连队;外加侦察大队全体人员,以及相关通讯,后勤,医疗和辅助人员……共计两千一百四十四人,以上为陆战部队。”

    “海军方面,以‘公主号’‘总督号’‘伯爵号’三艘西洋大帆船为核心,配以广字壹号到伍号,福字肆号到柒号,共十二艘大型船只组成第一运输船队,负责运载前往山东部队和辎重;由福字壹号到叁号组成第二运输船队,负责运送前往大陆沿海地区的同志;另外由‘雪风’‘时雨’‘野分’三艘快速纵帆船组成独立侦察舰队,提前至目标海域探查敌情……连同水手,陆战队和辅助人员,海军共将出动九百七十三人。”

    “关于人员职责:军事方面负责人为解席和北纬,所有军事行动均需经过你们俩人同意,并由你们具体指挥;参谋官为庞雨和敖萨扬,负责制定详细作战计划,确立我军在山东的行动方式;炮兵指挥官为马千山和吴季;后勤事务负责人为林峰;海军方面由凌宁总负责,第一运输船队以‘公主号’为旗舰,由黄晓东决定舰队内部事务;第二运输船队由文德嗣负责;侦查舰队则由黄星指挥——当北纬不在船上的时候。”

    “最后,如果指挥官因受伤,失踪或……死亡,无法履行职责时,部队指挥权按以下顺序依次移交:解席,北纬,庞雨,凌宁,敖萨扬。当指挥权移交到凌宁手中时,先前所有作战计划全部取消,唯一任务就是带人撤退回海南——希望不要落到那种下场。”

    ——军议会上,由庞雨代表参谋组向大集体汇报整体行动计划。虽然关于山东作战的策略先前已经讨论过多次,不过真正最后成文,还是在这几天。在这个团体中没有秘密,所有重大事务都必须拿出来交由大集体讨论。更何况这是穿越众成军以来首次真正进军大陆,又是这么大的规模,大家自然想法多多。

    庞雨介绍完方案后还没多久,便有人开口质疑了:

    “要带这么多兵去?我们的正规军现在全部兵力不过三千多吧?一下子拉走两千,可以说是倾巢出动啦。海军方面也差不多把大船都调走了,万一海南本岛遭遇什么危险如何是好?”

    面对这样的疑问,解席率先哈哈一笑:

    “确实,这次吸取了上回台湾攻略的教训,尽可能的集中了力量:不但三营全体出动,并且还将从一营二营抽调走大批兵力——不过大家别忘了,我们除了三个营的正规军以外还有大堆的准军事力量。琼州那边有城管队和新建的琼州卫,现在都装备上火枪了;临高这边则是各个单位的保卫处——我知道咱们这边差不多每个单位都私下里设置了小军火库,里面的家伙除了没有重炮以外可丝毫不比正规军差。就算这里不留一兵一卒,我想南海上恐怕也没什么势力能干得过。更何况,我们最强大的武力象征——琼海号可还在家里待着呢。有它在,哪家船队敢往琼州海峡里面钻?”

    一番话说下来,会议室里大多数人都在窃笑不已——解席讲的一点不错,这边的很多单位都秉承“大企业小社会”习惯,关起门来自成体系。单位里面小而全,什么部门都有,其中对保卫处的建设更是重中之重。

    因为这个穿越众团体从一开始组织就很松散,委员会根本无权阻止各单位武装自己,于是借着武器制造部门近在眼前的优势,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每当有一批新枪出来时就通过各种关系雁过拔'毛',到现在就连医院这等阴盛阳衰的场所,其枪库里都有四五支崭新的琼海步枪摆放着……更不用说农业,机械,矿山等人口大户。

    说起来这也是某种戒备心理,这群现代人对于'政府'和军队的独裁,以及来自其他人的威胁始终抱有戒心——哪怕委员会和军事组都是他们自己推选出来的。虽然不象美国人那样主张人人持枪以防暴政,以生产部门为单位的各个小集团也都各自保有武力,这样今后万一遭受到“'政府'”或者其它小团体的不公正待遇,对方好歹也要考虑考虑代价。

    当然了,这种自行武装不可能无限增长,毕竟他们还是一个大集体。在委员会和军事组的调节之下,各单位经过漫长和艰辛谈判后,终于就保有武器数量和质量等问题达成一份协议,有人戏言这是海南岛版本的“华盛顿《限制海军军备力量条约》”,虽说是玩笑口吻,但也确有几分相似之处。

    无论这种制度优缺点如何,至少在当前,它有一个好处是很明显的——各生产部门都完全有自保之力,而不必依赖军事组。这样一来参谋组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就要轻松许多,所有正规军都是机动野战力量,不用担心被定死在某处。

    解席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就没人再好意思说老窝空虚之类的话了。但只过了片刻,又有一个小伙子陈添举手,他是属于二营王海阳手下的连长,不过这次也被抽调,即将随同出征。

    “解大哥,庞参谋,有件事情我想问问明白——咱们这次调往山东,打完仗之后是还要回来,还是以后一直待在那儿了?”

    “将来三营计划是驻守山东的,不过二营和一营的抽调部队都会归建。包括火箭炮连队和侦察大队也将调回——扫平登州叛军后,山东那边就属于腹地了,要解决的大都是经济和民生问题,只要不跟明朝闹翻就不需要留太多兵。当然如果你想要留下也没问题,换换人就是。”

    这次是唐健主动'插'话:

    “而且在从山东得到人力资源补充之后,部队肯定是要扩编的。到时候会尽量用在大陆上有实战经验的士兵担任士官去带新兵。一营二营的抽调人员将来都会作为扩编骨干,所以你们在山东要尽量多积攒一些经验,准备好承担更加重大的责任。”

    “大明朝会这么好说话?让我们在山东优哉游哉占一块地盘而不来攻打?”

    下面又有人提出异议,这边庞雨和敖萨扬互相看看,都笑了:

    “所以才特地安排了两名参谋啊——关于如何与明帝国打交道,就是我们的责任了。具体做法到时候要随机应变,最终目标是希望能达到跟海南岛一样的效果,让大明承认我们在威海的基地。”

    “我什么时候出发?”

    举手的是张申岳,他现在已经是大明朝陕西某县的县太爷了,官凭牌票都由大明招抚使团一并带来,不过人家倒是好心劝他别太着急去上任——那地方正是反贼流寇非常猖獗的地区,“死于王事”的官吏已非止一人,好几个县里当官的都死绝了,有大量官缺可补,但朝中却没有任何生员愿意去送死,张申岳自愿去那边,对于大明吏部来说倒是求之不得。反倒是钱谦益的使团中间,因为对短'毛'群体印象很好,虽然带来了官牌,却都跟他说最好别去。

    不过张申岳内心早有主张,连解席都劝不住他,明朝人当然更不可能。庞雨已经领教过他的执拗,也不再多说,翻了翻纪录:

    “你也是和第二运输船队一起走,文德嗣负责运送你和你的卫队到福州,我们在那里联系了一家镖局子,名字叫做‘福威镖局’……大家别笑,那家老板不姓林,姓赵。他们以前有走镖去陕西的业务,这几年因为流寇太多才取消了,不过路径还算熟,会派向导带你过去,不过安全问题要自己负责。”

    “嗯,这就足够了。”

    张申岳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他的行李中间可没什么值钱东西,除了大炮就是弹'药',外加一个全副武装的加强排卫队,完全就是出兵打仗的态势,若真有哪家山贼不长眼敢劫他的道儿,那才叫倒了八辈子霉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