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三 要打硬仗?

    三四三 要打硬仗?

    对山东的这次侦察行动不能算完全成功,不过至少'摸'清了威海和登州两处主要目标地的现状,而且更加坚定了穿越众出兵山东的决心——北纬已经放出狠话,无论大明朝廷是否同意,或者参谋组这边另有打算,他都将带人杀回山东。 不为别的,就为把这次的事情作个了断。

    “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但也不喜欢别人欠我东西,无论是恩还是怨。”

    北纬虽然一直拒绝在委员会中担任职务,但他在整个团队中的发言权绝对不在唐健或者徐慧等人之下,在军队系统中更是属于大佬级人物——现在执掌具体军务的诸多“少壮派”年轻人大都把他视作精神偶像——特种兵无所不能的概念在他们脑海中一直根深蒂固,而北纬则更加深了这种印象。当初想要学着他干侦察兵的小伙子可着实不少,后来虽然大都吃不了那个辛苦而主动退出,但对强者的崇敬之情却愈发浓厚。

    故此北纬这么一放话,哪怕本来没这方面计划的,参谋组作也要作一个出来。哪怕是现有的计划,也因此而不得不略作更改……

    参谋组本来的打算是依据他们所了解的“历史走向”而制定——崇祯五年一月时山东叛军击溃'政府'军数路围剿部队,攻陷登州城,气势达到最高峰,随后就一直要到**月份,才会被从山海关抽调过来的关宁军主力骑兵打败,从而失去野战能力,退保城寨。

    虽说琼海军这边武器先进,战意高昂,但以参谋组那几个人的习惯秉'性',肯定不会拿自家嫡系去和锐气最盛时的叛军硬碰硬。故此原计划中进兵山东的时间虽然没有确定,但原则上肯定要摆在农历八月之后,叛军气焰被挫败之后再出手的。史书上记载即使在野战中打败了叛军主力,明'政府'军的进展依然缓慢。解围莱州时城内守军甚至不敢相信援军已至,还要传旨太监亲自出面才敢确认。后来反攻登州更是百日不克,一直拖到次年二月,孔有德等人主动坐船渡海前往辽东,才算是把这次叛'乱'给平息掉——仅仅在山东境内平息。东江镇明军残余遭孔有德部攻击而彻底覆灭,以及满洲人因此得到了火炮攻坚能力,这些都不在计算之内。

    不过攻城战对这个时代的人很困难,对琼海军却完全不成问题。用硝基炸'药'对付这个时代的城墙,大概跟后世用推土机搞强制拆迁也差不了多少,因此参谋组原打算等到双方打成胶着状态,谁也奈何不了对方时再以生力军面目高调出场,到时候随便啃下几处明军对付不了的硬骨头寨堡,想必就能在大明君臣心目中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了。再从海上阻止叛军的撤离,也就达到他们的预期战略目标了。

    本来这计划是得到军事组一致赞同的,北纬也没意见。但他在经历过那么一次“实地考察”之后,再返回来,想法却和原来大不一样:

    “参谋作业要尽量避免打硬仗,最好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思路可以理解。但对于我们的部队来说,这样一直光找软柿子捏是否过于保守了?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归根结底还要在实战中锻炼出来。装备再先进,训练再刻苦,都比不上一场苦战,恶战来得有效,像当年老蒋那样一味取巧,终究难成大器。”

    这番话若是换了旁人来说,肯定会被参谋组那帮秀才批驳个体无完肤,但对于刚刚深入敌境,出生入死过的侦察队长,向来只在后方出谋划策的参谋人员却都只有面'露'苦笑的份儿:

    “话虽如此,总不能为了锻炼部队去故意安排些苦战恶战来打吧。况且这次乃是跨海登陆作战,山东又远离根据地,陆上若有不测,从海路撤退风险很大。这两千多人又是全军主力精华之所在,一旦损失连海南本岛安全都成问题……这些因素加起来,由不得我们不谨慎啊。”

    “既然占领了整个海南岛,我们以后哪次作战不是跨海?”北纬笑'吟''吟'道,“一样是坐船行动的话,广东和山东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至于两千多人么——正是因为有这么大的规模,我才觉得咱们根本没必要跟在明军后面捡便宜啊。”

    说到这里时,北纬收敛笑容,脸上神情变得郑重起来:

    “作为缔造者之一,我很清楚咱们这支部队的战斗力。而这次在登州跟山东叛军周旋了那么一场,虽说差点丧命,却也因此而彻底'摸'清了对方实力。详细的侦察报告还在撰写之中,不过最终结论现在就可以得出——以我军此次出动的规模,就算不借助任何外部力量,也完全可以单独解决山东叛军。”

    见有些人显出不太相信的样子,北纬更加确定的点点头:

    “当时没空拍照摄像了,不过据我亲眼所见:别看对方号称十几万,那是连被他们掠入军营中,被迫一起行动的平民百姓一起计算在内,其中好多都是供其'淫'乐的'妇'人,青壮年男子其实并不太多。而其中真正能被称为士兵,可以拉出来对阵打仗的,我估计也就那么一两万人罢了——相信我,做为一个侦察员,这方面肯定不会弄错。”

    “差不多,史书上记载后来明军击败叛军主力时,所动用的军队也就在三万左右,能被他们打败的对手,其实际兵力肯定不会相差太大的。”

    一直在研究老李教授那本“历史攻略”的敖萨扬开口支持了北纬一句,但作战计划的主要制定人,庞雨和赵立德两人对望一眼,脸上神情依然是犹豫不定。

    “你的意思,我们提前出发,跑到山东去唱主角,不用考虑与明军的配合,而是独力直接把孔有德搞定?”

    “作为侦察员,我的职责是为参谋部门提供决策依据,现在我就告诉你们有这种可能'性',是否采纳当然还要你们参谋组来定。不过当初我们可是仅仅用一百多人就干掉五千明军,所以我想我的建议不能算离谱。”

    赵立德暗中撇了撇嘴——除了他北纬之外,别的侦察员可没资格让委员会,参谋组,以及军事组,后勤组等诸多部门抽调人员专门召开这样一次集体会议来讨论他的意见——这家伙在团队里的定位可从来不仅仅是一个武装人员而已。

    对于他的“建议”,参谋组肯定是要慎重对待,即使有不同想法,也必须要说出足够的理由来:

    “纵使我军除了人数以外,在其它任何方面都拥有巨大优势,这毕竟是两千对数万,超过了一比十的比率,还是远离本土,客场背水作战……先前那是无可奈何,不拼命就完蛋的局面,这次可没到这个地步。”

    阿德依然颇有疑虑,而庞雨也开口道:

    “除了军事方面,政治因素也应该加以考虑——若我军只是混在大堆明军之中跟着捞取战绩,纵使表现抢眼一点也不算太过。但如果完全抛开明军唱独角戏,完全以一家之力,不依靠其他力量援助就解决叛军的话……无论崇祯本人还是那帮文臣的疑心病可是重得很,到时候恐怕会平白无故生出许多变故来。”

    “不错,山东乃是腹心之地,叛'乱'虽然平息,却冒出来一支战斗力远在叛军之上,却又不听从朝廷命令的军队驻扎在当地,这绝对会让他们睡不着的。我们打得越好,恐怕将来麻烦反而越多。”

    连凌宁也在一旁附和笑道,谈及到这方面,就连北纬也只好保持沉默——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连发起人都不说话了,眼看这一场会议就要无果而终的时候,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解席却忽然挥了挥手:

    “等一等,北纬,你在报告中所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解席手中拿的正是北纬此次撰写的侦察报告,还没写完,只是初步记载了一些侦察队在目标区域的所见所闻,而解席所看到的正是这一部分——按他后来的说法,感觉就跟看末日小说差不多。

    虽然是自己亲手写就的文字,北纬却还是叹息一声:

    “是啊,绝对真实——无论被明军占领还是被叛军占领,一方控制的领地中总还有个秩序。但在双方互相攻战的地域,那真是成人间地狱了。我们经过的几处战场,不要说活人了,连囫囵尸首都找不出几具来。这时代的军队真他妈'操'蛋,正儿八经打仗都不咋样,杀起老百姓来效率可一点不比后世差。”

    会议室中有几个人开始暗中交头接耳——这位侦察兵大队长以前可没那么多愁善感的,最近却变得感'性'不少,不晓得是结婚的关系还是因为大陆上给他的冲击太大……不过解席并不关心这些,他只是拍了拍那份报告:

    “我不管你们什么政治因素军事考虑,'奶''奶'的,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那等到**月份双方拉锯起来以后,还不得把山东给杀空啰?到时候我们拉亡灵去开发台湾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