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二 北纬的经历(下)

    三四二 北纬的经历(下)

    也是叫一时大意,北纬还当在广州时一样,孤身一人乔装打扮成'乱'军形象,想要混进城去打探一些详情。 混倒是给他毫不费力混进去了,但在城里只呆了不到半天就被人发现——人类很难和野兽为伍的。无论是相貌谈吐上的差异;还是面对无辜百姓时的态度;以及身上没有那种长期混迹于死人堆中的血腥和腐臭味……所有这一切加起来,北纬这个现代优秀侦察员头一回在明人面前'露'了馅。

    起初时北纬也没太在意,连枪都没用,随手撂倒那个盘问他的高级军官,找条小巷子钻进去心想躲一会儿也就结了。没想到对方却是不依不饶,竟然出动大队人马全城搜捕,甚至还动用了猎犬……北纬后来才知道被他打伤的那个军官不是普通人,乃是叛军首脑之一的李九成。山东之'乱'虽然是孔有德掀起,主要也是孔有德在指挥,但名义上却是奉李九成为主帅。北纬用的军中格斗术简捷高效,出手就是伤筋断骨,普通小兵打伤一两个也就罢了,伤了对方主帅,当即被认为是朝廷专门派来刺杀叛逆首脑的“大内高手”,城中大将人人自危,各自派出部下精锐家丁,非要将“刺客”诛除方才心安。

    之后便是一场惊险的城市追逐战,那感觉就像是置身于生化危机中的浣熊镇。但有理智的叛军可比丧尸难对付多了——孔有德手下本来属于大明朝精锐火器部队序列,叛军中装备三眼铳鸟铳之类热兵器的不在少数,虽说质量低劣,但在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面前,北纬仅靠手上两支山寨版五四手枪外加十几枚手榴弹也只能做到连打带逃勉强自保。但他展示出的武器越先进,战斗力越强,反而越发令叛军感到紧张,被派出来围剿他的部队越来越多,恶斗中腿部不慎受伤,行动受到影响,局面愈加险恶……

    “嘿嘿……当时真以为自己要挂在那儿了。想想看真不甘心哪,居然死在一堆明朝杂兵手里……以前部队里上级总是反复强调要谨慎,一开始还注意,这几年行事无往不利,慢慢就大意了。这回算是得到教训——孤胆英雄决不能做。”

    北纬摇头感慨了几声,旁边有耐不住'性'子的小伙儿忍不住询问:

    “后来呢?”

    “后来,后来被人救了呗,要不我现在还能站这儿?”

    北纬苦笑一下,他向来以身手高明自诩,即使在现代人同伴中间也一直很有几分傲气。但这回却反被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明朝百姓救下,心头难免郁郁。

    而且更让北纬感到难堪的是,当初他在马尼拉时曾经对信奉天主教的西洋人大开杀戒,可这次藏匿他的那些好心人竟然也都是信奉耶稣的——由于登州巡抚孙元化的带头作用,当地上层人士中间受葡萄牙耶稣会影响很深,许多富户都是全家信教。救下北纬的那对好心夫'妇'便是如此,虽是汉人,却日日虔诚祈祷不已。在这次登州之'乱'中,他们夫妻俩人更是散尽家财,收留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儿童和老人,在这仿佛漫漫长夜的崇祯年,实在是不可多见的一抹亮'色'。

    然而好人没好报,一辈子行善积德,到头来却依然逃脱不了破家之厄——叛军大举搜查刺客,虽然北纬隐藏得很好,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可人家根本不用找——刺客消失在这一带是吧?找不出来是吧?那必定是有人藏匿了,方圆数里之内,无论是否通敌,尽行诛杀!

    就算北纬身手再高,装备再好,碰上这群疯狂而毫无顾忌的叛军也没办法,只能赶紧逃回海边接应点,汇合了整个侦察排以后再返回来,不是为了报复,仅仅想要把那些帮助过他的那些好心人接走而已。

    只是当他带着援军赶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曾经的富商大宅院中满地鲜血,横七竖八躺着几十口没了头颅的尸身,以及百余个惊慌失措号啕大哭的十岁以下小孩子……这就是那两船儿童的来历。

    “我唯一可做的,就只有尽量把这些迭遭战'乱'的孩子带回来,还给他们一个正常安定的成长环境,这是我欠他们的……当然,还有报复。不过这需要大部队出马,否则那群疯子会把登州城里的老百姓全都杀光。”

    北纬最后咬牙切齿道——以他的强势'性'格,这次吃了那么大的亏,却还憋在心里不敢反击,这心情着实郁闷。而在听完他这段经历之后,在座众人脸'色'也都很沉重,虽然早就从史书中知道明末'乱'世人命如草,但北纬所讲述的一切依然让他们感到心惊。

    “'奶''奶'的,还以为只有满洲人或者蒙古人才会那么残暴,没想到这汉人'乱'军也是那么疯狂……说起来好歹还是原先的驻地,那帮人还真能下得去手啊。”

    解席皱眉道,来到明朝这么久,和张陵等人打交道多了,他对于明军的状况也算比较熟悉——和现代部队参军后异地服役的习惯不同,明军因为是世袭军户制度,当兵往往就在家乡附近。因此大明的军队在外地军纪虽差,在驻地附近总还是能够保持一二的。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知根知底的,干起坏事来不至于太过份。

    史书上记载孔有德正是以“回乡”名义杀回山东,在拿下登州,俘虏了他的老上司巡抚孙元化和总兵官张焘以后对其也还算客气。引诱招降不成便将其释放。上官都如此,下面小兵难道就没个顾忌?

    但旁边凌宁则冷笑一声:

    “张献忠,李成栋,哪个不是汉人。一个屠四川一个屠嘉定,干得可不比满洲人差劲。”

    众皆默然,过了片刻,才听老李教授说道:

    “孔有德手下主力是辽东兵,在东江镇'毛'文龙被杀以后被孙元化收留的,并非山东本地人士。他们造反成功之后并没有马上想着要去投奔满洲,而是野心很大的联络以前东江旧部,想要建立一个辽西武人的割据集团,因此一开始行事还算克制。不过随着局面的窘迫,割据自立的可能'性'越来越低,知道迟早要放弃山东,那行事想必就没什么顾忌了。”

    见北纬依然满脸自责之'色',老李教授安慰道:

    “就算没有你这件事情,他们在渡海投奔满清以前,肯定也会再次大掠全城,收集军资以备逃跑之用。在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原本是'插'不上手的,现在能救回一批孩子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不必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北纬苦笑一下,虽然没怎么听进去,但还是对老教授的开解表示感谢。唐健见他已经很疲倦,便早早让他回去休息了。

    北纬走后这边众人又继续谈论了一会儿,前往山东的计划并不因此而稍有变更,但在听说了大陆上是如此凶险之后,唐健再次专门询问那几个想要单枪匹马闯大陆的小伙子,是不是仍坚持自己的想法?——为了加强直观印象,他们都被喊来旁听了。

    不过那帮人固执得很,竟没一个改变主意的,解席为此还差点又跟张申岳吵起来,众人好不容易才劝开,眼见劝说没起到什么效果,大伙儿便各自散去。

    另外一边,北纬向手下队员交待完各项事务,返回自己家中,却见小妻子林程程早早就守候在大门外面,一见他回来便匆匆靠近,走到近前时却忽然忸怩起来,支支吾吾半天,似乎想要问什么,却又不太敢的样子。

    这幅羞怯样子反把北纬逗笑了,两人虽是夫妻名义,但在北纬这个现代人观念里,林程程根本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历经生死之后,陪这个可爱的小丫头说说话,倒是一种极好放松。

    “怎么?见到老公回家不高兴么?”

    被逗弄了的小主'妇'脸儿一红,总算像往常一样抱住了丈夫的胳膊,当作秋千一般左摇右晃的,但一双眼睛依然滴溜溜在东张西望。

    “听说相公带回来一个小娃娃?”

    北纬哈哈一笑:

    “嗯,打算等长大一些了收作徒弟……本来想直接收养下来的,不过考虑到你这边未必愿意,就没带回家,先放到收容所那边了。”

    小女孩果然不善于掩藏自己的想法,林程程一听就大叫起来。

    “不要,我才不要收养孩子!”

    看看周围没人,林程程又趴到北纬耳朵边上,红着脸儿低声道:

    “我们自己可以生的,为什么要收养别人家的孩子。只要相公愿意,我能生好多好多……”

    每次看到她这么一本正经做出小主'妇'模样,北纬就忍不住会发笑。伸出手去捏了捏对方的小翘鼻子,笑问道:

    “比你屋子里的布娃娃还要多吗?”

    只是一句玩笑话,然而林程程却认真地考虑了好一阵子,方才郑重点头道:

    “可以的,比那还要多,我保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