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一 北纬的经历(上)

    三四一 北纬的经历(上)

    这次过来,除了亲自向解席说明他已按照要求完成护送,并试探短'毛'接受招安的“真相”以外,郑芝虎原还打算向短'毛'介绍一下山东地区最新局势。 他在经过那里时专门派人上岸探看过,虽然不是很深入,却也至少有个印象。如果能够以此换到一些消息,那也不错。

    不过短'毛'对这些情报似乎并不感兴趣,郑芝虎几次主动把话题拉到这方面,他们却都轻轻跳开,郑家二爷也是个傲气的人,见状也就闭口不提,反正是你们的事情。

    然而就在郑芝虎坐船离开临高的那天,他看见几艘船身狭长,线条优美的多桅帆船正在进入港口。郑家的人对于海船素来最是敏感,郑芝虎一看那船型就想起来——自己似乎在山东附近海域也看到过这几条船?

    只是当时距离很远,那船速度又极快,稍一分神就不见了踪影。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快的船。然而此刻再次遇见,才知道当时并没有眼花。世上确实有这种快船了——不用说,这又是短'毛'的大手笔,真想不通,他们哪儿来那么多好东西?

    当郑芝虎的坐船与对方在港口航道相会时,他几乎把整个身体都探出去,贪婪注视着那几条快船——真是快,虽说进港之时显不出速度,但仅仅从那如同尖刀一般轻松劈开海浪的船首,以及宛如在水面上滑行般轻盈姿态,就能想象到这船在海上乘风破浪时是如何的惬意。

    郑芝虎当即捉'摸'着是不是要马上停船登陆,去跟短'毛'谈谈,问能不能向他们买这种快船。不过看看红牌港周边,短'毛'用的其它船只也都是普通广船,当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短'毛'行事谨慎,卖出来的东西虽然千奇百怪,但有可能威胁到他们自身的产品是绝对不会卖的,这一点在武器方面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既然这种快船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大量装备,那就肯定不会卖给外人——短'毛'又不缺钱。

    最后郑芝虎还是决定尽快返回安平,向老大报告这一情况,等待大哥的决断。

    “'奶''奶'的,有刀枪不入的大铁船,再加上这种快飞船,今后海上哪还有咱们的活路哦。”

    离开海南的时候,郑芝虎望着那愈来愈显得繁华的港口,心头却感到沉甸甸的。他又转回头来看看前路,天还是那么蓝,海仍是那么宽,可在郑芝虎眼里,面前的道路却是越来越窄小了……

    郑氏二当家心情沉重的离去,临高这边却是一片热热闹闹——前往山东的侦察团队回来了。本来光是侦察队返回,也引不起多大波澜,但这回那几艘船没法子不引人注意——当初北纬带出去的人并不多,一个精简后的侦察排才三十人不到。分散到三条船上后几乎就看不见人影,然而当这三条侦察船重新进港时,那小赛艇雪风号也就罢了,较大一点的时雨和野分两舰甲板上却都东一堆西一簇的挤满了小萝卜头——全是些十来岁甚至更小的孩子,虽然海风凛冽,却依然睁大乌溜溜的眼睛挤在外面,好奇注视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海港。

    “咦,侦察大队改行干儿童收容所了?”

    军事组和参谋组的同仁们来到码头上接人,但大家却看见不止甲板上那些,从船舱里还不断有孩子一个接一个钻出来……而当侦察队长北纬踏出船舱时更是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位一向给人以冷酷感觉的职业军人怀里居然抱了个还在吸吮手指头的小'奶'娃子!

    无视旁人的诧异目光,北纬上岸后不慌不忙先张罗手下队员把那一百多小孩子都带到隔壁医务处去做体检,安排他们洗澡换衣服同时履行外来者消毒防疫那套程序,又特别叮嘱厨房午餐务必要准备红烧肉,随后才笑'吟''吟'回过头来:

    “怎么,我的样子很不正常吗?”

    众皆无言,穿越众公认的第一高手,超级酷哥怀里抱着一个'奶'娃娃,然后问他们自己正不正常……这实在让人很难回答啊。

    “这孩子咋回事?”

    还是王海阳比较直爽,指着他怀里直接开口询问,北纬低头看了一眼,脸上却显出一丝黯然:

    “算是我的……徒弟吧,他的父母死在我面前,我向他们保证,一定让这孩子平安长大。”

    看来又是一桩憾事,码头上人多眼杂,众人也不好多问。让北纬先去冲洗休整一番,之后才来到港口的接待室与大家会面详谈。

    然而等北纬来到接待室的时候,却见不仅仅是码头上迎接他的那些人,就连本在主基地的老李教授,甚至很少管政务的工程师徐慧都来了,看来消息流传还真快。

    “说说吧,那边什么个情况?”

    唐健对于那一船孩子也很好奇,但终究还是先问正事。稍后北纬应该会递交详细的书面侦察报告,不过听他本人述说显然要有意思的多。

    谈及北地情况,向来被认为是面冷心硬的北纬竟然叹了一口气:

    “我这回算是理解大明朝为什么会灭亡了,比起遭受了兵灾的山东,两广福建这一带还真称得上是安居乐业。真不知道更加混'乱'的山西,辽东一带会是个什么样子!”

    以这句话开场,北纬向大家详细介绍了他们侦察小队所观察到的一切……

    按照参谋组要求,侦察船队首先前往的目标是威海,刘公岛一带——未来穿越众山东基地的第一选择区域。山东可不同于海南岛这等荒僻边疆,作为大明朝的腹心之地,又是通往京津的门户,防备倭寇的最前沿,那里守备原本非常严密。仅仅在威海附近,就设置有靖海,成山,威海三大屯兵卫,四处千户所和巡检司,以及大大小小百余座军寨和烟墩。正常情况下,海上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马上就能通过烟墩传讯——相当于报警的烽火台,形成一峰燃火,十里呼应的壮观场面。通过如此严密的监测手段,理论上任何企图在山东半岛登陆的非友方势力都很快会被发现,并且迅速遭受到来周边明军的打击。

    而孔有德的叛'乱'还未波及这一地区——吴桥兵变是发生在河北沧州一带,孔有德反叛后率军打回山东,但攻下登州以后便停止前进了,所以这时候位于登州以东的威海应该仍在大明朝军队控制之下。

    然而当北纬他们的侦察船队在海边靠岸的时候,却并没看到大明朝的一兵一卒——人都跑光了。只留下若干非常完整的哨所,军寨,以及烽火烟墩。最后他们一直'摸'到威海卫,发现连这座军事要塞竟然也被主动放弃,城堡中甚至还留存着一些军用物资,但人却一个不见。

    “老解你们有福了,那威海卫城保存还相当完好,是一座用砖石砌筑的四四方方大城堡,甚至不需要怎么大动土木,就是一处非常好的军事基地。”

    北纬拿出拍摄的影像资料放映给大家看,到现在也只有他们侦察部队被允许使用现代摄影器材了。画面中的明代古城果然巍峨雄壮,虽然只是一座寨堡,却丝毫不比那些名城大邑稍差——拜朱元璋那严格的“砖上留名”制度之赐,明代的筑城工匠从来不敢搞豆腐渣工程,造出来的城堡可以说是历朝历代中最为坚固的。只可惜使用它们的人不行——城堡虽然坚固,大门却赫然洞开,谁想进去都行。

    在威海卫周边,倒是剩下几座军寨烟墩还有人在把守,但也都是惊弓之鸟,大白天也紧闭寨门不敢出来。由于大部分堡寨都被放弃,那一带的海岸线基本无人防守,北纬他们对威海一带的侦察相当顺利,只几天工夫就把该了解的资料搜集齐全了。

    接下来,他们便打算去这次山东攻略预定的第二目标地——登州去看看。作为被叛军占据了好几个月的匪窝,北纬他们原本已经猜想那地方会很混'乱',但就算是最坏的预想,也没亲眼看到的事实来得震撼。

    “……船刚刚靠近登州海域,就看到海面上漂着一层厚厚油脂,丢个火把下去都能烧起来。再靠近一点,就是白花花一片的死人尸体,大部分是女'性'和儿童残骸,赤身'裸'体的,尸体大都不完整,上面的虐杀痕迹……”

    北纬最终只是摇摇头,摆手道:

    “算了,没必要多说,反正挺恶心就是。”

    对登州的侦察比威海要困难得多,因为那里实在太混'乱'了。一般来说侦察兵是不怕'乱'的,越'乱'的地方越容易浑水'摸'鱼。但北纬却没料到登州那地方已经不能说是“水”了,整一个放'射''性'酸'液'池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