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十 试探

    三四十 试探

    “倒是庞军师您……金陵可是好地方,盐务也历来都是肥差,这么个好缺,说推就推了,挺可惜啊。 ”

    几人随便闲聊,郑芝虎这一路上虽说不太能适应钱谦益的说话方式,但终究也从他那里把此次招安的细节给打听清楚了,这时候谈论起来,竟似比这边还要熟悉些。

    “呵呵,肥缺什么的,对我们有意义吗?”

    庞雨随口回应,让郑芝虎为之一愣,随即'摸'着脑袋哈哈大笑:

    “说得是,你们又不用指望靠那捞钱……对了,听说解大哥这回也要捞个登州守备干干?那可是正品职衔,当初咱家老大受招安时也差不多就这官阶了,如此可要恭喜解大哥啦,鹏程万里啊。”

    郑二虽然莽点,对于人情世故什么其实并不缺乏,一番贺词说出来顺顺溜溜,就算解席本来对那官位一点不在乎的,也禁不住笑起来:

    “哈,多谢多谢。不过你自己也说了——这大明的官儿其实没什么做头。若不是为了集体需要,到山东有个名义,我也懒得担这虚名儿……”

    “嘿嘿,我就说呢,你们这边明明兵强马壮,朝廷压根儿奈何不得,岂会平白无故的招安,去受朝廷那一帮子轻薄文人约束……解大哥,庞军师,赵军师,咱们也算老交情了,别嫌我蟒二说冒昧话啊——这图谋山东不是什么好主意,那地方距离京师太近啦。虽然现在'乱'得厉害,可朝廷迟早能回过手来,扫灭叛逆只在早晚之间。到时候一举一动都在京城大员的眼皮子底下,时时刻刻都会被人惦记,那滋味儿可不好受哪。”

    赵立德原本不怎么'插'口,只抬头看风景的,此时却掉过头来,有些吃惊看了看郑芝虎——这番话可不像是他郑家老二所能说出来的。不过还没等他想更多,郑芝虎就已经'摸''摸'脑袋,哈哈一笑,自己主动揭开了盖子:

    “可别笑话咱,这也是听了大哥的一些议论才有感而发,否则就我这猪脑子,哪儿能想到这些。”

    “噢?那么以飞黄将军之见,我们该当如何是好?”

    赵立德笑问道,而郑芝虎则一脸真诚道:

    “按大哥的说法,像咱们这种海上势力,以海为田,以舟为犁,要想安身立命,还是两广福建这一带最合适——天高皇帝远,只要控制住倭国与西洋的贸易,收获何止千万。北边满鞑子一日不灭,朝廷一日就顾不上南边。我们趁此机会发展壮大,即使将来风云变幻,朝廷有意经略东南,容不下咱们了,我们也可以泛舟海外,仍不失王侯之富。”

    几句话说完,郑芝虎便不再开口,甚至也不看这边几人,直接抬头看天边,似乎并不在意这边的反应。但耳朵却直愣愣竖起,唯恐漏过这边回应的一个字。

    而庞雨解席赵立德三人却都默不作声,各自若有所思——郑芝虎这次过来,从一开始他们就估计肯定不单单是为了道一声好那么简单。现在看来,应该是奉了郑芝龙的指令,前来试探的。

    琼海军接受大明朝廷招安,这可是件大事,不但关系到短'毛'自己的未来,对于南海上其他势力的前途命运也是息息相关。如果琼海号没有穿越历史,来到一六二九年的海南岛,那么眼下的中国沿海,应该是郑氏与西洋人这几家为大。

    不过他们短'毛'的到来已经改变了一切,现在南海一带,洋人势力已经尽被逐出,郑家虽然采取合作态度,保留了原有地盘和舰队,甚至还有所扩大,但整体发展前途已经受阻,只要有他们短'毛'在南海一天,他们再也不可能成为历史上那独霸南海的庞然大物了。

    当然这时候的郑芝龙还不到三十,他自己也未必能想到郑家日后会有这么大的前途。能做到象嘉靖年间王直那样纵横倭国的大海商,恐怕已经是他想象中的极限。王直到最后还是被大明朝廷搞掉了,而这正是他和穿越众看待大明朝的最大不同之处——在现代人眼中,这时候的明帝国已经是苟延残喘,快要完蛋了。但在郑芝龙心目中,大明朝威势仍在,即使遇到诸多麻烦,多半也会像以前几次那样熬过来,并且重新腾出手,收拾他们这些游离于体制之外,亦商亦盗的海上势力。

    ……沉'吟'片刻,庞雨哈哈一笑:

    “我想我明白飞黄将军的意思了,他是希望我们能低调些,别过早引来京师诸位大佬的注意力,是这样的么?”

    ——琼海军势力强劲,俨然已经成为明末诸多海上势力的代表。琼海军这次强力介入山东'乱'局,无论成败,都必然会引起朝廷对于海商势力的重视。到时候同样'性'质的郑氏家族肯定也会被特别“关照”,郑芝龙会因此而感到紧张,倒也不奇怪。

    不过庞雨依然奇怪,郑芝龙和短'毛'打交道也不少了,难道还指望让自家老二来说这一番话,就取消他们计划了很久的战略?

    果然,郑芝虎立即摇手:

    “不不不,庞军师莫要误会,大哥可从来没要我说这些,不过咱蟒二自己揣测而已,嘿嘿,这不都熟人,随便唠嗑吗。”

    庞雨笑笑,交往到现在,他对于这位郑二当家也是颇为了解了。别看郑芝虎相貌粗豪,开口闭口就说自己是个粗人,其实头脑心计都属上乘,否则也不会深受其兄长的信任与重用。成为郑氏家族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郑芝虎说这些话肯定是有其目的,既然他不跟直说,这边也不跟他兜圈子了,三人只是笑'吟''吟'看着他,都不说话。过了片刻,郑芝虎果然还忍不住,小心翼翼看着解席道:

    “这个……听说当初解大哥曾有一句箴言,说这大明崇祯天下只有十七年,不知道诸位此去山东,可是与此有关?”

    ……

    “倒霉呢,没想到那时候随口一句话,竟然会流传那么广!”

    郑芝虎的疑问当然没有得到正面回答,用“天机不可泄漏”一类言辞打发走了郑芝虎,解席脸上却显出懊恼之'色',当初只是一时激动,在程叶高和李长迁二人面前漏了一句嘴。程李二人当时也是糊涂,居然将其写进了给上头的奏报,结果就闹得天下皆闻。

    估计现在都已经传到北京城去了,眼下虽然没人敢来找他们,终究不大不小,又是一场麻烦。若是一般老百姓,这种“妖言'惑'众”罪名压下来,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他们短'毛'从来天不怕地不怕,解席为此颇为懊恼,但也只是懊恼一番便罢。

    然而在这个时代的人心目中,这种预言却最是让人着'迷',尤其是那些有点野心的——比如郑芝龙这类人。短'毛'的说话行事素来肆无忌惮,不过双方接触到现在,郑芝龙已经注意到一点——短'毛'说出的话语,做出的事情,其实很少有不靠谱的。很多听起来不可思议,想想看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往往却能做到!

    那么关于这个“崇祯十七年”的预言……身为南海大豪,郑芝龙当然比普通人更加能觉察到大明帝国的衰弱,虽然在理智上他觉得这不太可能,毕竟眼下的大明还是一幅中气十足模样。历史上显示出衰败之气,也是到崇祯朝中期满洲军多次入关掳掠,农民军又降而复叛,朝廷皆无力应对,这才打破了大明朝最后的尊严。

    不过解席的预言仍然让他心情复杂,自家经营南海,退步亦不失公侯之富,但如果能更进一步呢?短'毛'做事情历来谋划深远,在南海事务上就处处给人以做一步算十步的感觉,虽然眼下才刚刚崇祯五年,但天下大事么,提前个十几年作出谋划,也算不得惊世骇俗。

    郑芝龙自己当然不会公开表现出在这一方面的关心,但他却有个好弟弟可以代劳——郑芝虎这家伙一天到晚摆出个愣头青样子,以此为挡箭牌,即使在哪儿碰了钉子,也丝毫不见气馁,隔两天照样没事儿人似的,依旧照样言谈无忌。

    可惜这回,无论郑芝虎怎样多方打探,他都得不到正面的回答——因为这边根本答不出来。历史上的大明崇祯朝是只有十七年,可这个时空早被穿越众闹腾得面目全非,大明朝是否还会像历史上那样灭于李自成之手,崇祯是能够摆脱煤山上吊的命运还是会提前?谁也不知道。

    不过在郑家人眼里,短'毛'越是遮遮掩掩,反而越是显得肚里有货,只不肯轻易泄漏罢了。郑芝虎在临高盘桓数日,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他却亲眼看到这边聚集精锐,整军经武,全军练兵备战架势……他们郑家人绝对不相信短'毛'会真心去帮朝廷平叛,可山东那边究竟有什么好处,能让短'毛'如此重视?放着大员,吕宋等日进斗金的宝地不去经营,反倒将重要头领与精兵都投入到那个战'乱'之地?

    这个疑问,一直到郑芝虎离开临高时,都始终在他心里盘旋不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