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七 路遇

    二零七路遇

    “真是郁闷啊……”

    坐在船尾一堆破箱子上,庞雨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继续仔细擦拭着手头那支琼海步枪——尽管他已经从里到外擦过好几遍了。 旁边徐磊则'迷''迷'糊糊抬起头,看了看是谁在说话,然后又垂下脑袋睡着了。

    ——此时此刻,他们正停泊在厦门某海湾外的一处洋面上,距离陆地大约有四五百米远。不过根据北纬的要求,他们这些接应人员只能在这里等待,压根儿不允许上岸。

    针对明帝国沿海设施的袭扰行动已经陆续展开了好几次,北纬率领的突击小队成功摧毁或破坏了好几个隶属于明朝军队的物资仓库,还搞掉了一处码头。行动本身应该说是很成功,不过,对于后方接应人员来说,这种行动却远没有开头想象得那么浪漫有趣。

    当胡凯他们第一批兴兜兜扛着长枪短炮登上渡船的时候,肯定没想到北纬对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安排:

    “你们这一个个持枪持炮的,要给人看见还冒充个屁的倭寇……安心在船上待着吧。若有麻烦自会召唤你们。”

    然后北纬就带着不超过十个人的行动小组乘坐一条橡皮小艇上岸“干活儿”去了,留下一大帮全副武装的汉子们傻坐在船舱里干等,只能从对讲机里头偶尔听到几声简短口令。偏偏侦查大队用的还都是内部密语,连情况是好是坏都听不出来……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目标所在位置忽然升腾起大片火光,一片喧闹之声。然而北纬他们却轻轻松松返回来了,没有战斗,更没有追兵,接应人员完全没派上用场。在海上白白漂了两天,船都没下就给原路拉回来了,回来后一帮人个个大叫上当。

    后来据北纬说,大陆上明军的守备极其松懈,要不是为了让明军看到是“倭寇”干的坏事,他们甚至可以连一个哨兵都不惊动,直接溜进仓库去放火。不过就算在故意惊动哨兵后也没遇上什么麻烦——那些明军一看到他们剃光的前额与假发髻,再加上亮闪闪的倭刀,马上狂喊着“真倭来啦!”,眨眼间跑了个精光。

    这样也好,免得多杀人造孽了。之后行动小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在放了几把火头之后,那些明军倒是'操'着锅碗瓢盆想来救火,不过见这群倭寇尚在,都只是远远逡巡,竟然不敢靠上来。直到北纬他们离开后才一拥而上忙着抢救……可那时火势早就不可收拾了。

    “这哪像军队啊,整一群善良守法的老农民哪!”

    北纬在谈到这里时还连连叹息,虽然早知道这些负责后方守备的不可能是什么精兵,但废成这个样子,真是连与之为敌的对手都看不过去了。

    “他们恐怕还真只是些农民——这些应该是卫所兵。而按照明帝国的军户制度,卫所兵平时就是以种田为生的。从明代中叶以后,打仗就不以卫所兵为主力了。”

    老李教授的话总算给了北纬一点安慰,明王朝还不是完全没希望。如果这大明朝的军队全都是烂成了这个样子,那他北纬还真要仔细想想:是继续赞同委员会一直主张的招抚投靠政策呢?还是该考虑下某些年轻人所私下宣扬的“取而代之”路线了。

    之后的几次行动也都类似,顺利到令人难以置信。当然这也和北纬每次行动前都要精心策划有关——首先从广州那里的谍报处了解消息:哪儿有倭寇或其他山贼海匪等武装团伙出没,然后再对照预定需要破坏的目标表格,从中选择一个最接近,最不会引起怀疑的去攻击。

    他们所冒充的势力也多种多样,除了倭寇之外,什么海盗团伙、少数民族势力,乃至于西洋红'毛'人……统统都扮演过。以至于最近广州城里警报连连,两广总督王尊德在向上头送去的塘报文告中如此写道:“近来两广路颇不安宁,山贼海寇,此起彼伏,非独髨匪一家之祸也……”

    一切都很成功,除了那些被安排担任接应人员的倒霉蛋——每次行动少则两天多则半月,部队从白沙码头登船,然后还是从白沙码头下船。上船后要么发呆要么睡觉,除此之外别无它事。虽然每次配备的部队还是那么多,携带的武器还是那么强力,但大家都从踊跃报名变成了能躲则躲,到最后不得不仍然以投硬币来决定人选——现在是输的人出门。

    庞雨的运气向来不好,以前玩游戏roll点数就少有赢的时候,现在投硬币也是一样。猜正面总是出反,猜反则必然为正。于是很荣幸的获得了几次出海旅游机会。

    “如果不考虑晕船,风浪,以及船舱窄小气味难闻等因素,难得有空,闲下来钓钓鱼,发发呆什么,倒也是不错的享受。”

    这是阿德在临出发前给庞雨的安慰,后者为此还专门带了根钓鱼竿上船,结果等船停泊下来一看,沿船舷边上早就伸出了一排鱼竿,想想有哪条鱼能逃过这阵势也算不容易,还是发呆算了。

    “那边就是鼓浪屿了吧?”

    徐磊总算睡醒,打了个呵欠,爬起来'摸'出望远镜四下张望,此时天'色'已经微明,远处大陆上群山起伏的轮廓已经隐约可见,过一会儿太阳就会“突”的一下从海平面下跳出来,披着漫天朝霞,那将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

    “是的,但是那个郑成功的雕像轮廓不在了,看起来还有点怪怪的……”

    庞雨以前曾在鼓浪屿上住过一段时间,对这个岛子还是挺熟悉的。只不过现在岛上肯定没有了他最喜欢的那家海鲜面馆,黄昏时也再听不见悠扬的钢琴声。

    “以后咱们再立一尊好了,当然不可能再立郑成功了——收复台湾的好事儿轮不到他啦,庞哥你觉得到时候会立谁的?我有没有希望啊?”

    徐磊两眼亮闪闪的憧憬着,庞雨则哈哈一笑:

    “多半是唐队长吧,他最看重这个……还是你们谁打算跟他抢?”

    “呃……大不了到时候多立两尊好了,把追随者也算进去。”

    两人随便掰扯了一会儿闲话,之后便看到大陆上某个方向忽然冒出冲天火光,风中隐隐夹杂着嘈杂人声。

    “突击小队开始动手了,准备接应吧,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北纬他们每次都是选择半夜出动,在人最为困倦的黎明时分下手,然后迅速撤离。虽然前几次都没出什么意外,但徐磊还是组织好一队火枪手,等侯在船舷边上,随时准备登上橡皮小艇,冲上海滩去,协助突击队打退敌人的追兵——如果有的话。

    目标沙滩上开始出现憧憧人影,是北纬及其手下的突击队成员们。光从他们不慌不忙的步伐上看,这一次屁股后面还是没人追。

    这帮人居然还不是空手,差不多个个手里都拎着老母鸡,大白鹅之类家禽,北纬则干脆扛着一头小猪崽子登上了船,上船之后就连连苦笑:

    “厦门是郑家水师的重地,原以为这里的防御会严密些,没想到还是一样松懈……'奶''奶'的,搞得我们装海贼都装不象,只好随便抓两只鸡走。”

    “这样最好,本来大老远的跑来搞福建水师只是点缀点缀,避免两广那边王尊德起疑心罢了,郑家是知道我们火力强度的,真打起来容易'露'馅。”

    庞雨对这样的结果倒很满意,虽说有些无聊,他们这群人却终究不想跟大明官兵打生打死的,毕竟是自己同胞么。无意义的杀戮还是尽量避免得好。

    “又是一次无聊的行动……尽快启航,回家。”

    从厦门至海南岛还是挺远的,即使顺风,以这两艘大福船慢吞吞的航速,少说也要十天左右才能返航。这是他们袭扰部队开展行动以来跑最远的一次。要不是前几次都非常顺利,刘铁鳄又拍胸脯保证这条路线他以前走过很多次,这个时候肯定没台风。在没有琼海号护送的前提下,委员会本是不想搞这种长距离奔袭的——能到厦门,也差不多就能到台湾了。

    因为拥有完整海图,以及先进的测速和定位工具,这两条大船并没有走明代传统的近海航线,而是基本上沿着远洋航线行进,这样速度可以快些。也不用担心暗礁,可以日夜不停的行驶。

    前两天平安无事,到了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船老大刘铁鳄神情紧张的走进了船舱:

    “庞军师,好像有麻烦找上门了……两条黑船,从天亮时就看见,到现在很长时间了,还远远辍在后头。”

    “嗯?”

    庞雨一下子从床铺上跳起——这年头航海图对于每个船老大来说都是传家宝一般的存在。一条航线往往是要用好几代人的生命去探出来。敢于远离海岸,不需要陆地参照而进入深海航行的,都不是普通人士。这条远洋航线虽然不是什么秘密,却也远远称不上繁华。

    连同先前过来的时候,这一路上他们只远远看到过几次帆影,不过这年头在海上看到其它船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双方都没有兴趣碰个面聊聊天什么,所以全都是分道扬镳,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像这样长时间跟着的,肯定不怀好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