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六 强力党

    二零六强力党

    大约半个月之后,袭扰部队终于做好一切准备,可以出发了。

    北纬原来的打算是快去快回,他预计只需要一个班,带十来个人展开行动足矣。谨慎点的话后面再准备一个排,埋伏上三十多条人枪,万一前方行动失败,可以用来掩护侦察员们撤退,在他想来这样的规模已经是绰绰有余。

    可这个方案在经委员会参谋组讨论时却遭到众人一致反对。大家举出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什么船行半途可能遇上逆风,或是碰上海盗,又或者在陆地上运气不佳,行动时遭遇明军大部队之类……总而言之一句话:太冒险。

    北纬开头还耐着'性'子回答了几个问题,但很快就受不了,把笔一丢:

    “靠,这也顾忌那也顾忌还干个鸟活啊,我不管了,你们来做计划好了。具体怎么行动通知我就行。”

    丢下这句话后北纬自顾自睡觉去了,不过这并没有能影响其他人的情绪,会议室里依然热情高涨……

    “这是我们第一次派人到大陆上去执行任务,那里和海南岛大不一样,乃是明王朝的根基之所在,很容易调动大批军队上来形成包围,所以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先是李老教授为整个计划定了调子,要求必须确保稳妥,行动成不成功不要紧,派出去的人一定要能安全返回,在此基础上,大家进行了热烈的探讨……最终确实拿出了一个绝对“稳妥”的方案,连李教授自己看了后都吓了一跳。

    ——前方破坏作战是北纬说了算,这个大家'插'不进手去。但是后方的支援力量,他们却竭尽所能,派出了整整一个正规连,一百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外加一个炮兵排,配备两门用氧气瓶改装的 9mm大口径迫击炮,携带有四个基数的炮弹……这还不算,最新研制出的“雷神”火箭弹也带了二十枚,用一具金属焊接的单发简易发'射'架发'射'。

    “我晕,你们这是要攻打雷州府吗?”

    当北纬于第二天看到这份计划后失声大叫,而作战计划的主要倡议者解席却嘿嘿一笑:

    “只是考虑到最坏情况:万一你们不能及时撤离,被明军大部队给围上了。只要随便找个据点窝下来,凭这支部队的火力,守上个十天半月的绝对没问题——这样我们就有足够时间组织援兵了。”

    “到时候是谁需要援兵啊……?”

    北纬叹了一口气,但大家毕竟是一番好意,他也只能接受。

    至于这支部队的带兵人选,本来解席也兴兜兜自告奋勇要求亲自出马的,不过很快被人指出:他先前拟定计划时过于热心,又做了个这么大规模的方案,很有点动机不良的嫌疑——让老解率领这支部队的话,他有可能当真跑去攻打雷州府的。

    所以大家一致排除了让解席统军的可能'性',后来又是老教授说了一句:要让年轻人多锻炼锻炼,于是决定在胡凯和徐磊之间挑一个。

    两个年轻人很都想去,争抢一番之后,最终是用丢硬币的方式决出了人选——胡凯胜出。而庞雨和赵立德也用同样方式决定了出动次序,阿德猜中硬币正面,首先获得了这次“开荒”机会。

    “哎,简直相当于用八十级的装备去刷三十级的副本……强力党啊!”

    在码头上送别的时候,庞雨很有点酸溜溜的评价道,而心情正好的阿德当然不会同他计较,很大度的哈哈一笑:

    “怕死又不是什么丢脸事,咱们既没有复活技能也不能变灵魂跑尸体,不强力不安心哪。”

    人一多,渡船安排也成了问题。好在电话联系方便,黄晓东很快从临高红牌港直接开来了两条大福船,每一条单独都可以容纳两百人以上,这样即使有一条在海上出了故障,仅靠另外一条船也能单独完成运输任务。

    “这些船都是从商人手里买来的旧货,速度很慢。所以遇上海盗之类千万别跑,跑不掉的。”

    黄晓东因为还要协助琼海号的改装,不能亲自驾船送人了,所以他拉着海员组的刘铁鳄反复叮嘱——后者就是那个外号“老铁鳄”的前海贼头儿,这时候已经在海员组内混得风生水起,都可以带一帮子人独立跑船了。

    “明白,赵军师早有吩咐:海上若碰到抢劫的,就放他们上船,然后来个黑吃黑……”

    黄晓东嘴角抽了抽,即使跟着他们这么久,忠诚方面已经没有问题,把全家人也都接来了,可这家伙看来是一辈子改不掉海贼习'性'了。

    不过看看他周围那一帮子人,黄晓东觉得还是他们海员组的人最象良民——军事组那群小伙子个个都用炭条涂黑了脸,有些人甚至还没出海呢就已经把'毛'茸茸的吉利伪装服给披上了身,乍一看活像一窝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山精树怪,走街上绝对能吓倒一片。

    倒是身为连长的胡凯这时候却衣装整齐——军事组为士兵配备的军服是模仿了当初唐健他们身上穿的87式'迷'彩作训服,粗棉布材质的夹克式上衣配散腿马裤,另外要求打绑腿。这套衣服在隐蔽'性'和方便动作上都很不错,但视觉效果就不怎么出众了。特别是当地老百姓还不怎么能接受'迷'彩造型,每次训练时都有一帮小孩子追在屁股后面喊花狗子。

    为此已经有人提出要给士兵配发军常服或者军礼服,不过考虑到成本问题,以及众人对军服式样争论不下,暂时还未实行,士兵们无论平时战时都只能穿'迷'彩。

    大部分士兵对这个其实并不介意,能有统一军服就很满足了,何况这衣服耐磨而且方便实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类似式样的夹克成衣,但都是单'色',没有'迷'彩——短'毛'不允许。

    胡凯的军衣也是配发的同类产品,本来这种按尺码发放的大小都一样,穿到各人身上往往会有些偏大或偏小。但胡凯这套却被人精心修改过了。在肩部,袖口,裤腰等部位都被仔细裁减过,使之更加贴合身材。收紧的腰部使这个身高本来就达到一米八五的小伙子看起来更加挺拔,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勃勃,男人味十足。

    而这时还有一位女'性'正踩着个小板凳,爬在胡凯身上忙上忙下,口中咬着针线,在替他作最后的纳补。胡凯像个衣裳架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得意洋洋面对着大家的目光,脸上却充满了骄傲的笑容。

    “这就是他的女朋友?做娱乐行业的那位?……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么?”

    阿德还是头一次见到胡凯这位传言中的本地女友,据说是个帮他开了苞的老鸨儿,都说胡凯这头小肥牛让一丛老杂草给啃了,现在看起来两人倒也不是那么不般配——当然除了个头以外。本地居民平均身高一米五几,这妞儿刚刚勉强达到平均线。

    “还好啦,就比他大三岁而已——女大三抱金砖么。听说那妞儿现在收山不干了,安心在家里等着胡凯娶她过门,相夫教子过一辈子……”

    “那是,这么好一张长期饭票,肯定要抓住的。”

    大概是因为以前的职业相关,阿德语气中带了很浓厚的蔑视之意,但庞雨却是呵呵一笑:

    “人家可是自带豪宅,有几大箱子的积蓄作嫁妆,仆役丫环一套都齐全的,还外加一家夜总会的产业——换了咱们那儿可是个单身富婆啊,一般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胡凯这小子要不是被军规约束住,早倒'插'门住人家里去了。”

    阿德哼了一声,他们这群人流落到这个时代已经超过两年,又不是清教徒,肯定会产生感情上和生理上的需要。现代人对这个看得很开,只要是双方自愿,就没什么限制——当然军事组内部另有规定的除外。

    解席,黄晓东等人是找了同为穿越众的女朋友,自己内部消化,这没什么麻烦。而象胡凯这样选择了本地女郎作为配偶的穿越众也有一些。一般来说经过安全审查后是允许让女方跟随住进绿区的,无非和夫'妇'穿越众同等待遇,单独分配给他们一间宿舍而已。

    但大部分明代女'性'都无法接受婚前同居这种方式,而要正式结婚的话,明代的家庭概念可远远不止夫妻两个人,要把仆役之类一起塞进来,绿区范围远远不够,安全方面也不能保证。

    先前已经有人打了申请报告,要求离开绿区自行购置产业居住,但委员会对此一直抱以谨慎态度,唐健更是严令军人不准住到营房之外。可怜的胡凯就是被这一条限制住,暂时扮演着牛郎的角'色'——传统涵义上那种。

    幸亏现在这样的人尚不算多,大多数现代男'性'还是看不上本地女郎的。女生组更是如此,还没听说有哪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愿意和明代男人谈恋爱……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关于在绿区集中居住的约束迟早会放开,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方面也是个问题啊,要尽快拿个政策出来……等局面稳定之后再商议吧。”

    阿德匆匆结束对话——启航的号角声响起了,行动队员们依次登船,解席庞雨等人站在跳板边上,向每一个出征的战士敬礼。

    “一定要把他们活着带回来!”

    李明远教授向北纬和赵立德两人反复叮嘱,两人皆郑重应诺。在众人的殷切目光中,两艘大福船缓缓驶离码头,开向海峡对面的大明领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