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三 猎物?

    二零三猎物?

    在正式答复了西班牙人带来的信件后,这边并没有急于把这位信使打发走,而是杂七杂八的询问起其它问题来——主要是关于这个皮革商本人的。 短'毛'们对于这位信使的兴趣显然要大于荷兰人。

    先前的那段小黑屋经历虽然没能让迪亚戈精神崩溃,却也让他深感敬畏,对于这边的问题,他基本上是问什么答什么,老实的很。

    “……照这么说,你加入西班牙国籍的目的,仅仅是外出做生意时能方便些?”

    “噢,是的,在欧洲的各个商港,由西班牙王国出具的身份证件更有效一些。”

    “可是西班牙和葡萄牙不是敌对方么,你这么干,亲戚和朋友难道不会觉得你……背弃了祖国?”

    面对庞雨的问题,迪亚戈脸上却显出难以理解的神情:

    “很抱歉,先生,您恐怕不太了解……西班牙和葡萄牙眼下从法律上说应该算是同一个国家,都是在伟大的菲利普四世国王领导之下。”

    半吊子的历史知识果然不可靠啊……庞雨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他对于十七世纪欧洲历史的了解多半是来自于光荣公司的《大航海时代》,本就不是什么正规历史。糊弄糊弄外行还凑合,碰上了真正的欧洲人,难免出篓子。

    不过接下去那迪亚戈却又续道:

    “只是这些年来,在里斯本一带确实有很高的呼声要求独立。菲利普国王执意'插'手德意志宗教战争,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太高的负担……但差不多都是些贵族在闹腾,我们平民是不怎么关注这些的。”

    “……哦,是这样吗……”

    庞雨舒了一口气,还好没太出丑。之后阿德接过话题,又问了一些其它话题。迪亚戈小心翼翼逐一作答,心头的疑'惑'却也在渐渐加深。

    ——短'毛'试图通过提问来了解他,他又何尝不是通过这些问题在反过来了解短'毛'。这些人对于欧洲的认识似乎很深入,但对于某些非常普通的常识却又完全没印象。他们好像知道很多在王室贵族间都不怎么流传的秘闻,却对市场上最普通的商品价格毫无概念……

    “真奇怪,这些东方人是从哪儿了解的欧洲知识?宫廷纪录的书籍中吗?”

    迪亚戈心头疑问重重,可惜他只能被动的接受提问,而无权主动提出问题。而那些短'毛'的提问随意'性'又相当大,往往一句话就跳跃到完全不相干的方面去,让迪亚戈绞尽脑汁才能应付,自然无暇多作思考。

    好在这帮人看起来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既然让他带话回去,肯定是要放他走的。在这一点上,迪亚戈还是比较安心。

    到了最后,当短'毛'终于决定放他离开的时候,他们又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迪亚戈先生,你平时喜欢玩皮球吗?”

    “皮球?”

    迪亚戈莫名其妙,他是个皮革商,卖皮球倒是卖过,可忽然问他是否喜欢玩……难道有什么特殊涵义在内么?

    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自己该选择哪一种回答更有利,那短'毛'就笑着挥了挥手:

    “呵呵,闲话而已,不必在意。”

    看着卫兵把这个颇有意思的信使送走,庞雨才回头笑道:

    “怎么,到现在你还觉得他跟那个葡萄牙队的著名球星有亲戚关系?”

    “姓名一模一样,关键是连眉眼长得也有几分像……嘿嘿,我以前可是意甲球'迷',又经常研究通缉犯的头像特征,不会看走眼的。”

    “……也许真是吧,欧洲人取名字懒的很,爷爷的名字经常直接给孙子辈用……不过,他肯定不会踢足球。”

    “呵呵,你觉得如果我们在这儿把他扣留或者干掉,咱们那个世界里的葡萄牙队会不会突然少掉一名最优秀的防守型中场?让意甲联赛少掉一个主力明星?”

    阿德脸上忽然显出某种恶作剧般的神情,庞雨则是哑然失笑:

    “蝴蝶效应可不是这么体现的……如果真要说改变历史的话,我们已经改变了太多东西啦。”

    望着熙熙攘攘,往来客商络绎不绝的港口码头,庞雨忽然又喟然一叹:

    “只是不知道,我们所努力建设出的一切,有多少能在历史上流传下去,而不仅仅是昙花一现?”

    琼海贸易公司拒绝了东印度公司的最后通牒,同时也拒绝了那位西班牙船长关于通商的请求,只允许他们补充些粮食和饮水。在把作为信使的皮革商押送上船之后,就要求他们立刻启程离去。

    对于短'毛'的决定,那个西班牙船长自是很不高兴,在启航之前骂骂咧咧,一直在抱怨迪亚戈太过愚蠢,平白无故得罪了这边的人,害他失去通商机会,白白跑了这一趟。

    不过当船只一开出码头,不用再担心被港口中人看到他们的行为之后,那个西班牙船长立即跑下船舱,'摸'出一只单筒望远镜,通过一处舷窗向外观察白沙码头的各处情况。同时又安排水手去测量港口水深,记录安全航线,特别是对码头外围可能布置了炮台的几处位置,更是仔细搜寻……

    迪亚戈在稍后也来到了这间舱室中,看着那船长忙碌的样子,皮革商脸上显出一丝不以为然:

    “托雷斯船长,如果我是您的话,就不会做这些无益的打算。您也应该看到了——这些华人士兵同样装备着火枪,他们的文明程度应该不在我们之下,远不是大陆上那些明国土著所能比拟的。”

    “闭嘴,小子,别以为攀上了荷兰总督的关系就可以对我指手划脚了,等你有了自己的船再去向人发号施令吧!”

    名为托雷斯的西班牙船长满脸贪婪之'色',死死盯着大市场方向:

    “虽然不允许我们进入,但光从出入的船只和人员就能推断出来:这个市场规模很大。难怪郑氏家族一次就运来了不少于四十万比索的白银……而且你能相信吗,这么重要的港口居然没有一处炮台保卫?东方可真是个富裕的地方,若是在北非那里,恐怕早就被海盗光顾过几十次了!”

    “但是他们对于汉斯总督所发出的战争威胁毫不在意——是真正的不在乎,我甚至能感觉出,他们只把那看作一个笑话。”

    “那只是华人所特有的自大而已,在大陆上那些明国人表现得更加明显呢。只有等他们看到装载着四十门火炮的大战船所发出的怒吼时,才会知道什么才叫文明!”

    西班牙船长托雷斯转过头来,眼中目光炯炯:

    “就算荷兰人已经下了战书,我们也有分一杯羹的权利。有必要尽快通知吕宋方面……如果动作快些,我们也许还可以抢在荷兰人前头,得到这猎物身上最肥美的那部分也说不定。”

    迪亚戈沉默不语——遇到比自己强的,就要求做生意;遇到比自己弱的,就直接动手抢——货物、船只、人口、土地……什么都能抢,这就是大航海时代的海上伦理。在这些西方冒险者眼中,也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但迪亚戈却很难做出判断:那群剃着短头发,穿着利落短衫的华人究竟是强还是弱。他们确实很骄傲,但却绝不是明国官员那种毫无理由的自高自大。从他们先前那些针对'性'极强的问题来看,这些被称为“短'毛'”的华人对于欧洲,乃至于整个西方世界,似乎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

    清楚欧洲的情况,却还能如此自信,唯一解释就是他们拥有比欧洲更加先进的文明,所以才能像这样完全无惧……西班牙的皮革商心头忽然升起一种荒谬预感——这怎么可能?

    “不,不会的,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力量,唯一受到上帝眷顾的子民……这个是上帝赐予虔诚者的礼物!”

    迪亚戈低下头去,亲吻着悬挂在颈项中的银十字架,虔诚作出祈祷。

    目送着那艘西班牙大帆船缓缓离去,这边码头上,以老李教授为首,包括茱莉,林峰等人脸上都显出几分复杂的神'色'。

    虽说这边只有庞雨和阿德两个出面应付那使者,但实际上,这个自称为东印度公司特使人员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委员会全体成员的密切关注之下。面对荷兰东印度公司这个在历史书上赫赫有名的庞然大物所发出的正式挑战,这边众人心中还是难免抱有几分紧张的。

    “你们能确定,一定可以打赢吗?”

    茱莉又一次向解席问道,也唯有老解才能忍受她的一再追问了——别看先前庞雨答复那荷兰使者的时候干净利落,这背后可还是经过一番争执的,还为此专程打电话回去跟唐健商议……身为贸易公司的总经理,茱莉不希望刚刚起步的公司遭受到任何意外,这一点不难理解,但她似乎有点紧张过度了。

    不敢冲老婆发火,解席对此只能连连苦笑:

    “亲爱的,要不要我给你写份保证书?现在府城这边光正规军就一个整编营,六百多人;八门火炮,其中两门还是超级火箭炮;再加上城管大队和投诚明军……驻军总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二!”

    说到激动处,老解满面红光:

    “——想当初咱们可是凭七十多人就拿下的琼州府,仅靠三十多人就守住的!现在有这么强的军事力量,要能得到海军配合,我都在想要不要主动出击,拿下台湾了,还怕他娘的荷兰人打上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