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 梦幻级武器

    二零一梦幻级武器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解席轻轻哼着这首在前苏联卫国战争时期著名的歌曲,而在他面前,大约一百米开外的实验发'射'场上,数十只大型火箭同时齐'射'时那“呜呜”的声音则成为最好的伴奏。

    徐慧拿出来的这款火箭炮和原版的喀秋莎其实还有很大不同,无论'射'程,口径,还是一次'性'可同时发'射'的数量,都有较大差异。不过有一点上较为类似——发'射'器依然采用的导轨型制,而不是后期比较成熟的发'射'管。徐慧解释说这是受技术限制,火箭弹采用了比较简单的固定尾翼式稳定结构,这样就不能再用管子去发'射'了。

    整套系统共有十条发'射'导轨,一次齐'射'可发'射'直径为107毫米的火箭弹 发,既可单'射',也可部分连'射',或者一次齐'射'。发'射'架本身可以拆卸开来,作战时再临时组装。也可以装上轮子用骡马拖行,这样武器整体就比较轻便灵活,便于部队运输和携带。

    这款火箭炮的理论最大'射'程可以达到八千四百米,但马千山等炮兵组成员都认为:在没有雷达和计算机辅助弹道计算系统的前提下,拥有太长的'射'程并无意义。相对于这个时代还要靠肉搏战决定战争胜负的对手,三千米范围的攻击距离已经足够逆天了,炮兵通常不会再做超视距'射'击。

    “因此我们设计了两种火箭弹。一种是长程的,八千米'射'程,配备燃烧弹头,用来攻击城市或者敌军营寨等大型固定目标。而另一种则大大减少了燃料仓部分,'射'程只有三千三百米左右,基本只能用来做视距内攻击。但多出来的体积都用来加强了战斗部,所以爆炸威力有了极大增加,破坏能力更强,专门用来打击近距离内的活动目标,特别是密集阵形的敌军。”

    ——后一种弹'药'是应军事组强烈要求而专门设计的,为了测试弹'药'杀伤范围,试验小组在火箭弹预定的目标覆盖区域放置了许多草人靶子,完全按照明军作战时的阵列排布,足足放了三四千个草人靶。同时还往里面栓了几百只羊——用来测试杀伤效果。

    当铺天盖地的轰鸣声终于结束,众人来到靶场观察效果时,他们惊讶的发现:只用一门炮,一轮齐'射',二十支火箭弹的覆盖面积几乎达到了一个足球场大小!而且杀伤效果也很惊人——炮火覆盖区内的羊几乎都被杀死了,只有很少一些幸存下来。

    “如果这下面是一只军队……”

    看着那片坑坑洼洼宛如同月球表面的弹头覆盖地,所有试验者都相顾骇然。这个时代的军队作战,还是以密集阵形为主。如果在实战中,炮兵能准确把这一轮火力都倾泻到敌军头上的话,光是这一次炮击,恐怕就能报销掉至少两三千人!

    “绝对的大杀器啊……有了这种武器,我们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天下无敌!”

    解席一开始还颇为激动的欢呼起来,不过随后,设计师徐慧告诉他几个数据,让老解那兴奋过度的心情又重新冷静下来。

    ——任何武器都是有缺点的,这种也不例外。徐慧设计的这种新型火箭炮在各方面都很完美,唯一的一个缺点是——成本太高。

    火箭炮本身倒不怎么贵,虽然名为火炮,实际上就是一个带有精确角度调节功能的大型金属发'射'支架。结构和功能都不算太复杂,造起来也不费多大事,贵就贵在弹'药'上。

    新型火箭弹体现了穿越众当前的最高技术水平——冶金组向他们提供了最好的钢铁;化学组为满足炸'药'和燃料需求试验了无数次新配方;工业组为了解决引信问题专门成立一个攻关小组,某些关键部位的早期构件甚至还动用了现代机床来加工……经过众人联合努力之后才终于拿出这款梦幻级武器,但其造价成本也很梦幻了。

    ——每一枚火箭弹的造价,如果用“朱大头”银元计算的话,大概要三百元左右,折合一百五十两白银,几乎和一支琼海步枪的造价相当了——但这可是消耗品!

    而且这种武器还必须要求集群发'射',单发的火箭弹不容易取得准头,一支两支出去很容易偏离目标的,故要以覆盖方式来进行大面积杀伤——要么不打,要打就是齐'射',甚至是几门炮的同时齐'射'……

    虽说在设计上也允许作单发'射'击,但那只是用来校准之用。在实战中,只要火箭弹一发'射'出去,炮架所在位置马上会被大片烟尘彻底淹没,没有个十几二十分钟休想散去。因此这种火箭炮完全不可能连续发'射',要么一次'性'全打出去,要么就每隔十五分钟才放一炮——那还不如十二磅青铜炮呢。

    “我靠!这一轮齐'射'就是三千两白银?六千大洋?”

    当解席听到这些数据的时候,饶是他自己小老板出身,又找了个做惯大生意的香港太太,对于金钱向来不怎么敏感的,此时却也不由得两眼发直。

    “这不就相当于直接拿钱去砸人吗,还是一掷千金的……靠,难怪你们这么好心,让我们三营优先装备这种武器。”

    徐慧笑了笑:

    “是啊,这一炮就打掉一个班的装备费用,实在是太昂贵了些。要不是你们在琼州府发展顺利,又建立起了贸易公司,我们这边还负担不起新式武器的研究成本呢。所以新武器出来后优先给你们装备,也算是一种回报吧。”

    “更进一步的研究和测试费用也要着落在你们身上了,我们接下来还要计算火箭炮的发'射'诸元,制定计算手册,需要进行大量试'射'……老解啊,回去以后跟你太太打个招呼,让她努力多赚些钱,要不咱可装备不起啊。”

    炮兵总监马千山也笑眯眯走过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解席微笑点头,心中却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

    ——当初若不是他一力主张出兵琼州府,哪儿会有今天的成就?

    三月底,解席和敖萨扬返回了琼州府,与他们一同返回的有军事组配属给第三营的新部队,包括两个步兵连,一个十二磅炮兵连,以及由马千山亲自率领的一个“雷神i型”火箭炮兵试验连。

    其实按照主设计师徐慧的愿望,他原想仍然以“喀秋莎”作为新型火箭炮的代号。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前苏联抱有怀念情节的,在遭到一部分同志强烈反对之后,又考虑到将来本地人部队的接受程度,最终还是决定用一个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名词来作为新武器称号。

    庞雨等人对于这件新武器都持欢迎态度,贵虽然贵了点,但有效就行。至于钱么,总是源源不绝可以赚来的——继郑家船队之后,明朝大陆沿海地区的其他一些商家势力也都先后前来交易。在这些商户的口碑中,海南白沙正在逐渐成长为和广州,澳门,月港等同样重要的贸易港口。

    不过除了中国商船外,还有一些不那么受欢迎的客户也过来了——四月初的某一天,有一艘外国商船出现在白沙港外的海面上,并且请求入港。

    因为它悬挂着西班牙旗帜,与这边并无仇怨,所以经过商议后,李老教授还是同意放它入港补给。然而在船只靠岸之后,除了船长,大副等几个高级船员外,还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穿着商人服'色'的白人男子,他通过翻译用很谦恭的语气告知码头管理员,自称是受荷兰东印度公司委托,来此向海南岛上的“短'毛'”华人武装递交国书。

    “国书?区区一家贸易公司,有什么资格送这东西?况且连荷兰本身都还在西班牙统治之下呢。”

    当这边收到那个自称迪亚戈的西班牙商人请求之后,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感到荒谬。他们这里可不是大明朝,对欧洲局势一窍不通,这帮老外想要糊弄他们?没门儿!

    于是可怜的迪亚戈先生很快又被全副武装的短'毛'士兵重新押解回了船上。他被告知两条:第一,东印度公司作为一家贸易实体,不具备递交国书的资格;第二,目前荷兰与海南岛上华人处在战争状态,作为荷兰使者他不被允许踏上海南岛的土地。

    而那个倒霉的西班牙船长也没能离开码头,因为他的船上携带了为敌国效力的人员,所以他的船员都拿不到签证,不允许出海关……当那个西班牙船长听到这边的理由时,当即破口大骂——不是骂短'毛',而是骂那个叫迪亚戈的白痴。送信就送信,非要扯什么外交辞令啊?结果人家玩这套比他们娴熟多了。

    吃了个闭门羹的西班牙商人果然很快变了说法,改口声称他仅仅是一名信使,替荷兰驻大员总督汉斯先生送来一封私信……只是个人信件,不代表任何势力。

    虽然他本人依然被拒绝登陆,但这次码头官员总算是收下了那封书信。书信是一式两份,一份是德文版本原件。而另一份则是中文版本——发出书信的人考虑还挺细。

    这边大部分人都只能看懂中文版,上面说双方曾经发生过一些误会,希望能妥善解决,如果可能希望这边能释放俘虏,并考虑通商贸易之类……总体来说还算客气。但茱莉却是会德文的,她拿过那份原版信件只看了一眼,立即皱起眉头:

    “这口气怎么和中文版不一样啊?这是一份通牒。”

    “通牒?什么意思?”

    众人自是奇怪,而茱莉在读了几句之后,眉头愈发的皱紧:

    “是台湾总督汉斯.普特斯曼,以东印度公司的名义,下达给我们的最后通牒:如果不能令他所提出的要求得到满足,他将要发动战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