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五 陈涛的婚事(六)

    在这场小小的插曲之后,天主堂的仪式算是正式结束了。如果按照西洋习俗来看,婚礼的步骤其实都已经完成。

    但这毕竟是一场在大明朝举办的婚礼,陈玥儿虽然虔诚信奉着天主教,但终究还是个地道汉家姑娘。陈涛和她在商量婚礼流程时,其实也更多是依据他们现代人所习惯的方式来操办。所以这场婚礼还有下半场——中国人的传统项目:宴席。

    其实这场宴席从中午就开始了,毕竟已经把客人们请来了,总不见得说您老先回家吃个午饭晚上再来赴宴不是?所以在天主堂举行过宣誓仪式后,客人们便三三两两,或坐车或乘轿,当然也有步行的,向着明光堂那边进发——席面开在那里。

    比起稀奇古怪,没几个人看得懂的西洋仪式,还是喜宴流水席比较符合广大街坊邻居的习惯和爱好。所以当那对新人以及主要观礼人员还在天主堂那儿瞎折腾的时候,明光堂这里已经是熙熙攘攘,简直比琼市坊还要热闹些。

    当然来的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大都就是冲着吃好喝好来的——比如某位街坊一大早就兴冲冲带着婆娘和大大小小三个娃子跑过来,到门口说上两句吉祥话儿,便兴高采烈去旁边毛毡棚帐里排队去了——凑足十个人就开一桌席面。吃完了只要你肚子里还能撑得下可以继续去排另一队,反正大鱼大肉,蔬果酒水管够!

    于是当天主堂的大部队来到现场时,他们所看到的便是一幕欢乐景象——除了流水席大吃大喝外,居然还请来不少戏班子杂耍艺人在现场助兴……简直就是一场类似于庙会的狂欢节日。

    “哈,那边何其太雅,此地又未免过俗。”

    陈在竹和钱养先两位这回搭上了顺风车,还是某位短毛老爷的座驾——因为其本人帮着去招待客人,车子就让出来载朋友了。这两位舒舒服服坐在皮质沙发椅上,不用再象刚才过来时那样小心翼翼避开路上的泥坑,也有闲心思扯些闲话了。

    车上还有几位客人,也大都是跟他俩差不多身份,其中一位老者乃是陈大雷的帐房,这回也全程参与了婚事操办的,闻言便笑道:

    “这是我家陈老爷的主张,姑爷小姐爱玩那些花里胡哨的西洋仪式,那也由得他们。可在咱们老辈儿眼里,终究还是不如这流水席容易积福纳德啊,这人来人往的,每人道一声吉祥,众生之愿护佑,岂不比什么西洋神仙管用得多。”

    “只恐花费高了些……我看那席面档次不低啊,八珍俱全,去四喜楼里叫的话,差不多也要二两一桌了吧?瞧这架势,一天下来百来桌总要有的。这还是第一天,”

    “嘿嘿,我们陈老爷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从小信了那西洋教,拖到如今方才出阁,这等大喜之事,花费点怕什么——十天流水席,一天不能少!”

    车厢中几位客人都是清客幕僚之类身份,在待人接物方面当然都是极熟络的,包括陈钱二人在内,闻言均是点头感叹,大赞陈老爷的爱女之心。

    说话间马车已驶入后院,他们这些高档客人当然不会去坐大棚——说穿了双方的目标也不一样。人家来只为了混上几顿好的,你把酒席安排好就啥事不管才是最妙,主人家若摆出的气派若太隆重反而会让他们不自在。

    但这边坐车的可全都是正儿八经为了人脉关系而来,肯定不能跟那些街坊邻居混作一路。这些客人们在乎的也不是一两顿饭,所以都是直接去了明光堂的内院中,在那里自有更好的安排。

    不久之后,陈在竹和钱养先二人便一人端着一只托盘,四下转悠着寻找吃饭地方。托盘里东西不多,也就是一盘子一杯子,分别乘放着一些他们爱吃的东西和饮品——在长条桌那儿自己选的。如果在其它地方,这种让客人自己拣选食物还要自己找地方才能坐下来吃饭会被认为是不尊重,不礼貌的表示。但在短毛这里却很寻常——陈钱二人曾经多次参加过短毛的聚会,知道他们特别喜欢这种被称为“自助餐”的形式,确实也自在随意,没什么繁文缛节,正符合短毛一贯以来的行为习惯。

    当然在善于引经据典的老夫子们眼中,这一切都是有依据的:

    “无非分餐而食的魏晋古风……短毛不过稍作变化而已。”

    当那二位找到个好位置坐下来后,遍观四周,这里的客人似乎都比较适应这种用餐方式——这些大中午就赶过来,并且愿意在这里耗上个一天半天的贺客多半是来自京城商界,和陈大雷或琼市坊有生意上的联系,以及其它一些三教九流,希望能与琼海军拉上关系的人。以前多半都是打过交道,也接受过短毛的款待。

    他们按照各自的爱好三三两两聚在一处,有和钱陈二人一样,两三好友浅酌小聚的,也有十余人坐在一起高谈阔论……总之都是随性得很。彼此间谈论的内容也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

    比如围在女方家长陈大雷身边的那一圈子,多半都是北京城商圈的人,此时除了一些恭贺话语外,更多就是类似于生意经,商贸交流之类的话题。而另外一边,在上午主持仪式的汤神父四周,则是京师里为数不多的几位西洋夷人聚拢在那里,叽里咕噜说着一些外洋话语。本来也没几个人能听懂,更不会吸引人的,却因为此刻那位“西洋短毛”杰大夫及其夫人坐在那边,却也引了不少人希望与其结交者围拢过去,不管是否对那西洋教感兴趣,都做出一副虔诚好奇的样子,听那位汤神父讲道。

    至于其他几位“真髡”周围,自然更是围满了人,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那几位正跟某小姐坐一块儿的,就很有眼色的无人前去打扰,就连女方的贴身丫鬟和婆子也都自觉坐开些,以便让他们享受这小小的二人世界。

    “给……哈,别害臊了,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刚才盯着看了半天。”

    郭逸笑吟吟将一盘子奶油裱花小蛋糕放到桌子上,并稍稍朝陈金娘那边推了推。后者脸色晕红的瞪了他一眼,却默默将盘子拉到自己面前。

    ——类似于奶油蛋糕这类精致甜食哪个女孩不喜欢,只是她先前已经夹过几块,终究不好意思往盘子里堆太多。要不回头肯定给那帮女伴笑话——她们这些小姑娘相互之间都紧盯着呢。

    说起来一个未婚姑娘和男人同桌吃饭,本身便属于大大违反了礼仪的事情,不过在当前这种气氛之下,而且她们这帮来参加婚礼的女孩子都是如此,最主要是家里都默许了,那倒没什么忌讳。但如果在这些小地方被抓住辫子,闺中调笑起来却也难堪。

    当然这也要看各人的,如果是刘缳缳那种性子,多半就不会在乎周围的眼光。可惜刚刚才出了那么一个大风头,就算刘缳缳再怎么胆大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只能先回家了,不过听说到了晚上还会过来——毕竟她仍舍不得错过这场大热闹。关键还能从中看到自家婚事的预演,那可是最重要的。

    ——接受对方的戒指,接下来毫无疑问就要开始“走程序”了,刘缳缳这下可算是吃了定心丸啦。其实自己也是……想到这里,陈金娘小心转动了一下手上戒指,将那鲜艳的红宝石戒面更加转向手心一侧,免得引来别人注目。

    之后,正当她专心致志对付那些小蛋糕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一张桌子上传来了小小一声惊呼——虽然在这里不讲究什么“不见外男”的规矩了,可她们这些闺阁千金毕竟不可能去跟那些三教九流陌生人挤在一起。所以在各家丫鬟婆子有意无意的引导和隔离之下,这边一块便是她们的专用区域,这些“二人组”都是差不多坐在一块儿的。

    此时传出声音的正是旁边一桌男女,女方是永康侯家的千金。陈金娘立刻转过头去,却看见那位徐家小姐正飞快把手缩进袖子里,但哪怕仅仅只是惊鸿一瞥,却也让她看对方手指缝间露出的一缕红光。

    “哈,看来今天成功的并不是只有咱们两对啊。”

    旁边郭逸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同样也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几个人准备的红宝石戒指本就是同一批,色泽光彩都差不多。于是他举起杯子,朝那一桌上的伙计遥遥虚敬一下,两人脸上都显出某种得逞大灰狼般的奸诈笑容。

    除了郭逸这边,王晨和他的女友……现在又恢复为成国公府待嫁千金的那位朱家小姐也看到了这一幕。这主要是因为女方一直比较在意她的“前”小姑子,毕竟之前是姑嫂,如今忽然要变成类似于妯娌的关系,多少有些尴尬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