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二 陈涛的婚事(三)

    院落里,原本三三两两分散在各处,各自聊天的客人们纷纷聚在了一起,而且很有默契的沿着那条红地毯,分站成两列。而此时短毛们的婚车也已经到了门口,那些有身份的观礼客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在院落中。

    陈钱二人颇为惊异的发现:那些客人中有不少是女性。而且是明显尚未成婚,身份也十分尊贵的年轻女孩子。这可让他们吃惊不小——要知道大明朝最重礼法,一般富贵人家的未婚女孩通常都不会出现在有外男的场合,更不用说那些顶级勋贵家族。

    按以往习惯,这些女孩子几乎都不出家门的,哪怕偶尔出门上个香拜个佛,也都要提前包下整个场子,出入皆用布幔遮掩,唯恐被外人看了去,以此来表现出自家的尊贵与矜持——说起来勋贵世家都是武人出身,可偏偏在这些方面规矩比那些文官家族还要大。

    当然这主要一个原因是大明朝的文官集团大都通过科举窜起来,发家很快,可往往败落得也快,一两代人之内没有人再中科举,就难以维系家族权势了。所以文官家族往往是“富而不贵”,并不象勋贵家族那样动不动传承几代,甚至十几代人,有足够的时间支撑起所谓“世家大族”的气派。

    陈在竹和钱养先都是小户出身,以往和那些真正高门大族打交道并不多。也就是最近,借着给短毛保媒的关系,跟那些勋贵家族接触的才频繁一些。平时和钱谦益议论起来,也觉得他们在这方面过于苛刻,都有点近乎于禁锢了。纵使再怎么娇贵,一点不经历外面风雨,将来怎么过日子?

    可问题是这种生活方式似乎已经成为了那些勋贵人家彼此间竞争的战场,哪一家在这方面做得不够细致,就会被人说成是“家风不好”,“坏了名声”,进而影响到这户人家女孩在婚姻市场的行情……这攀比起来,那可就没个底了。

    而今天她们居然集体转性了?还是因为短毛的要求?——看起来更像是后者,因为陈钱二人很快便注意到,几乎在每一个穿着华贵的年轻女孩子身边,都有一个衣冠楚楚,打扮非常正式的短毛男人在陪着。

    作为“特聘顾问”,琼海军这一批入京的十几个人跟陈钱二人都打过交道,此时一看——不多不少,正好是那九位,心里面顿时便有数了,看来那位胡女士终于确定好了鸳鸯谱。而女方家里能允许自家闺女这样公然与男方一起出游,显然也是认可了这边的选择——反正已经“预定”出去,再也不怕坏了名声没人要。甚至想得更深一点:有过这么一次“公开亮相”,就相当于盖了你们短毛的戳儿,货物出门概不退换啦。

    ——今天这一场婚礼之后,下面恐怕还会有不少热闹可瞧。

    虽然内心中转过这许多念头,不过陈钱二人面子上可都是懂规矩,通人情的守礼之士,见到那几位琼镇朋友过来时,脸上都毫无异色,只是照常行礼问好。而对于他们旁边站着的年轻女孩子,也只简简单单点点头,打个招呼,仿佛他们这样成双成对出现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那几位琼镇短毛似乎当真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个笑容满面得意得很。但他们身边的女伴显然还一时不太能适应。有带着轻纱帷帽的,也有用团扇儿半遮住脸的。偶尔露出的半张小脸上也满是羞涩表情。在她们身边自然还有一大群丫头婆子跟着的。不过这类下人往往都有一种本事——总能让人不自觉就把她们忽略掉。

    所以能够让她们鼓起勇气的,主要还是在前排站着的那几对——短毛自己的夫妻档。王娇娇和李启含这一对是许多人都认识的。以王娇娇的强大气场,在这种场合下总是能显示出十足的女王范儿。一身大红裙袄简直让人怀疑她今天是不是想夺新娘子的风头。而那经过精心修饰的美貌面容更是没有任何掩饰的暴露于众人面前,脸上那从容的表情,说明她对自己的魅力有着充分的自信。周边人士的毁誉,根本就影响不了她的心情。

    然而王娇娇还不是短毛中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一个,另外一对白人夫妇——陈钱二人都认识那位名叫安娜的西洋美人,虽然不是“真髡”,但平时出入起居,各项待遇都与那些“真短毛”毫无二致,甚至连其手中掌握的权力也是——以琼市坊如今在京师的地位,对于这位代表琼市坊大总裁前来视察的“钦差大人”,京城商圈里想要结交讨好于她的可不在少数。只是稍一打听,什么是个女人?什么还是个西洋婆子?那要怎么投其所好?这才不得不绝了心思。

    但此时的安娜却完全没有那种商界女强人的味道,而是展现出十足的女性柔媚之态,正紧紧倚靠在一个高大西洋男子身旁,脸上的幸福与依恋表情几乎快要满溢出来——小别胜新婚么,老杰克是前两天才从天津赶过来的,继续陪爱妻完成这趟“旅游”。

    周边众人还不太在意,最多只觉得这个西洋人个子真高。但陈钱二人却是知道的——这位“杰大夫”据说是琼海镇的第一神医,本来早就要来京师,却因为辽东之役被临时急召往旅顺口。就是靠他剖开了那位肖将军的肚子,取出了其中的毒物并又将其缝合如初,方才保住那位琼海镇大将的性命。

    听起来仿佛是神话,但中原因为早有三国华佗的记录,故在读书人心目中反而更为可信。此时终于得见真人,陈钱二人心中都满是钦慕之情,琢磨着一定要好好结交下——跟神医打好关系肯定是没错的,说不准哪天就要求他救命呢。

    当然象他们这样熟悉短毛内情的人可不多,大多数旁观者还是盯着美女看——王娇娇和安娜,这两人也吸引了大多数人的视线,使得旁人对那些勋贵女不太在意。她俩一穿大红一穿宝蓝,都是颜色丰满,最能吸人目光的好料子。而衣裳的式样更是与民间女装大不相同——倒不是说如何暴露,穿越女虽然思想开放也没到愿意露肉给土著看的地步,安娜更是保守得很。

    只是那些吸收了后世时装风格的“髡式女装”对于人体曲线和身材的衬托,以及在各种小地方,小细节的处理,在这个时代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不要说男人们看的目眩迷离,就是那些精通女红之道的富家女们,也一个个乍舌不已,暗暗在心底描画着图样。

    而这两位一左一右,也恰好站在了欢迎人群的最顶端,距离天主堂正厅最近的地方。旁边人看到这幕难免有些疑惑——这两位仿佛门神似的站在这儿,还打扮得这么引人注目,待会儿新娘子过来了岂不是都要被比下去?

    ——包括陈钱二人,起初也是这么想得,不过,片刻之后,当那辆运送新人的马车准确停在了地毯末端,车门缓缓打开,今天的女主角缓步跨下阶梯时,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咦……

    “新娘子竟然穿了孝服?”

    不止一个人脱口而出,但他们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概念错误——孝服绝对不可能做得那么繁复精美——那些重重叠叠,犹如白云一般铺散在新娘身侧的轻纱;那些用软缎蜀锦扎就,用闪亮钻石拼镶出花心花蕊,垂挂在裙裾四边的白玫瑰;以及精美的流苏,蓬松的花边……无一不是撩拨着在场每一个女人心底那最温暖,最柔情的一面。

    即使她们从来没见过婚纱,也从没想象过衣裳竟然可以这么穿,但是对爱情的期盼,对幸福的憧憬,依然把她们蛰伏在心底的梦想吹得心旌摇曳。

    在庄重的婚乐声中,陈玥儿手捧花束,慢慢走上了红地毯,八个穿着小西装和泡泡裙的童男童女——四个男孩四个女孩,分别位于红毯两侧,帮忙捧着陈玥儿身后那长长的裙裾,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更衬托了女孩子的尊贵。

    “这……恐怕有些僭越了吧?”

    虽然大明朝并无此项习俗,但许多人还是一眼看出——这分明是在把新娘子当公主在打扮啊。而且就算是大明朝真正的公主,恐怕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但即使是那些提出疑问的人,在最初的疑惑之后,自己也很快就释然了——今天这种日子,又是女子,打扮的出格些又如何呢,毕竟,这是一辈子才有一次的机会啊!

    于是,当陈玥儿拖着长长裙裾,缓缓行走在红毯上时,两边站着的人,无论是否对这种婚俗有所了解的,都真心实意的,学着短毛的样子,用轻轻拍手的方式,向她发出了最真诚的祝福。

    但陈玥儿本人,此刻却只是微微低着头,根本不敢向两边看上一眼——这套衣裳再怎么保守谨慎,毕竟是婚纱,不可能像普通衣服那样,完全遮挡严严实实的。哪怕她戴着头纱,稍稍遮挡住了面容,却依然十分窘迫。其脸颊红晕的仿佛要烧起来一般,然而在轻纱遮掩之下,却反而更增丽色。

    --------------------------------

    三月份最后几天了,朋友们,再次请求,请把你们的月票,推荐票,都投给我的新书《仙路桃花传》,如果可能的话,还请订阅一下。一章两章都行,那本书正在参加仙侠十星证道大赛,还剩最后几天的决赛期,亟需各种支持。

    在此向各位老朋友们求助,请帮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