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六 解席的复仇之战(中)

    加更加更啦!大家给《仙路桃花传》投票啊!

    ----------------------------------------------

    听到解席的这句话,尚可喜抬起了头,只稍稍沉吟了一下,目光中便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了灼热之色:

    “当然!这几年来若非黄龙无能,诸将人心离散,咱们老东江岂能落得个如此地步!若是在下坐了那个位置,别的不敢说,恢复到当初毛大帅时的旧观,倒也不难。”

    如果换了个人这么说,多半会被认为是吹牛。但偏偏在这营帐里的几人,个个都知道这位尚将军日后的“丰功伟绩”,所以倒没人小看他。众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反而对他的果断和直率颇为赞赏。

    但解席的脸上却毫无表情,反而用更加严厉的目光审视着他,忽然间冷笑一声:

    “恢复到毛大帅时的旧观?包括他写给洪泰的八封降书,还有用两万老弱诈称四十万精兵向朝廷要粮饷的把戏,是不是也要恢复啊?”

    尚可喜一愣,随即脸上便显出愤愤之色:

    “军门要这么说,尚某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禀了。昔日毛帅秉政之时,尚某不过帐下一小校尔,上峰所为,下卒岂能知晓!况且吾等东江军将士,大都是昔日沈阳,辽阳,广宁之败后,从鞑子屠刀下逃生出来的军民之余烬所建。但凡有一丝可能,谁又愿意去向狗鞑子屈膝!”

    动情之时,尚可喜忽然翻起衣襟,让众人看到他破破烂烂,缝补过许多次的旧衣袍:

    “至于说向朝廷虚报粮饷……就是不虚报朝廷也不给啊!这些年来,拿到手的米粮都不敢嫌它霉烂,只要里面不搀砂石就该谢天谢地!银两铜钱成色都是最差的,就这还从没给足过!布匹一扯就烂;刀甲薄脆如纸!解军门,你说句良心话:就这样的供给,让我们怎么打?同样是大明的军队,同样在辽东和鞑子拼命,我们比辽镇的关宁,锦州诸军差了什么?凭什么他们那边每年就有上百万的边饷拿着,我们却只能这样苦熬?”

    说到这里,尚可喜忽然又自失一笑:

    “以前一直以为辽镇便是大明最强最富的军队了,现在才知道原来天外有天。尚某自幼随父兄从军,这辈子吃过最好的军粮,还就是这几天,在和贵军一起行动之时。倘若不是亲身在你们琼海军中待了这段日子,真不敢相信天下还有你们这么养军的……听闻琼镇之设,亦未得朝廷一分一毫的接济,贵军所有花费,皆为自行筹措。尚某在军门面前说这些话,倒是显得无知了……望军门海涵。”

    说着,尚可喜还正儿八经站起来拱拱手以示抱歉,解席则摆了摆手,虽然没说话,脸上倒也不复先前的严厉。他注目盯着尚可喜看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道:

    “拿东江军跟我们比是没有意义的,但尚将军你能意识到不能光靠朝廷补给,倒也比大多数武将要强得多了。其实辽东这地方,遍地都是宝贝,只要思路稍微开阔些,养一支东江军绰绰有余,百万银饷亦是唾手可得。”

    见尚可喜满脸“你逗我?”的懵逼表情,解席也不卖关子,直接点了点营帐外头:

    “就这外面,辽东大地上到处生长的,超过百年以上的大树,是不是比比皆是?”

    尚可喜若有所悟,不过解席也懒得等他慢慢想通,他又没庞雨那种好为人师的劲头,直截了当道:

    “这样一棵大木,只要有合适的钢锯铁斧,两三个人就能伐倒,但拖到海边通常要十个人,花费一两天左右。在那里就地卖给商人,差一点的五两,好一点的十两,平均下来大约七八两银子一根。”

    “这些大木料会被编制成木排,用海船拖带,在海上漂浮数日,抵达津门港口,在那里的价格立马就会翻倍,变成十五到二十两……之后若是再被拖到京师去,则又要翻上几个跟斗。京城之中,百物腾贵,一根产自辽东的百年大木,至少要五十到一百两银子才能买到。而若是能够作为梁柱,寿材之类的大料,好料,那两三百的也不稀奇。”

    “当然这些好处不可能是哪一家独吞,没有海船就赚不了这运费差价,而若是背后没有强力的靠山,货物也根本不可能进入北京城……但无论如何,作为这条产业链的起始点,东江军在辽东这里组织上一两万人,每年多了不敢说,砍伐十万根大木料应该不难吧?就算百万银饷达不到,七八十万总是有的。若是顺带着再贩些皮货,参茸之类东北特产……到时候就该辽镇羡慕你们了。”

    解席轻飘飘一番话,只听得尚可喜两眼发红,呼吸粗重,但却又连连摇头:

    “不可能的,如果真这么容易,以前怎么没人干过……”

    “那是因为你们以前太蠢,总把外来商人当肥羊抢,信誉坏掉了,当然没人敢来。你们自己又没能耐,扶植不起上规模的商队……活该守着金饭碗捱穷。”

    说了这许多,难免口干舌燥。解席拿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又叹息道:

    “其实商人的胆子最大,只要有足够的利润,哪怕杀头风险也会有人冒……就连后金鞑子都能从大明商人手中弄到物资,你们东江军好歹挂着日月金龙旗号呢,这么多年下来却越混越差,堂堂国家经制之军,居然搞得跟叫花子一样。连自己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施施然放下茶杯,解席很随意的看了尚可喜一眼:

    “我正是因此才对黄龙不抱指望的,尚将军,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让我们失望呢?”

    尚可喜先是一愣,随即大喜,当即翻身跪地,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重重行下来:

    “若是军门肯提携末将一把,我东江军日后必定唯琼镇诸公马首是瞻!”

    解席不说话,也不喊他起来,就这样居高临下的静静看着对方,而尚可喜磕完头以后亦坦然跪在那里,毫不畏惧的抬头与解席对视。两人目光交击,彼此间显然是在进行一种心理层面上的交锋。

    过了片刻,却是解席主动移开目光,站起身来,指了指墙上地图:

    “大约四五天之后,我军将进攻复州,估计拿下来是没什么问题的,顺带着大概还能干掉个几百鞑子兵。但是尚将军你想必已经知道,咱们琼海军并不打算常驻这里,不久之后我们连旅顺那一摊子都要撤走,返回南方去。所以这份功绩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

    尚可喜立即挺直身躯,拱手道:

    “倘若军门允许,末将可以从广鹿岛召来两千人……不,再加上旅顺那边还能有一千,共三千精兵,全为青壮,绝无老弱。就算不能为贵军前驱,干些羸粮担土,修筑营垒,巡夜值守之类杂活,总是可以的。”

    ——看来尚可喜这几天虽然跟着他们一起行军,但对于琼海军作战的方式还是没有概念。一听到攻城,以为肯定还是要先挖营垒,设长围,做长久之计。对此解席也不多加解释,只淡然道:

    “我们在复州最多停留个十几天,然后便会直接乘船返回南方去。你从广鹿岛调兵过来,路程还是有点远的。你若能及时赶到,那我们便会将复州以及城中缴获的物资俘虏统统移交给你,对外也不会宣扬此事。该怎么上报,你自己看着办。凭此功绩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可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

    解席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看着尚可喜冷冷道:

    “那我们也没必要扶植一个废物,不是么?”

    尚可喜一言不发,再次朝解席磕了个头,然后便站起来,向周围众人团团一礼,道一声“末将告退”,便掀帘子匆匆出去了。

    过了片刻,外面卫兵进来报告,说尚可喜带着他的护卫请求连夜离营,说是要去调兵,询问是否放行。解席这边批了个准许,于是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急促马蹄声,那几人居然就这么黑灯瞎火的骑马冲出去了。

    …………

    营帐中依旧保持着寂静,刚才解席在敲打,诱导,以及拿捏那位未来的“大清平南王”之时,包括北纬在内,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只是用沉默目光一起向尚可喜施加精神压力,算是帮老解撑足了面子。

    但到这时候,魏艾文却终于忍耐不住道:

    “还是决定要扶植尚可喜么?他的可靠性很成问题啊。”

    “是啊是啊,这家伙可是史上留名的大汉奸,解哥你把东江军交到他手里,就不怕将来反噬么?”

    叶孟言也提出了质疑,包括解席的两名直属部下:徐磊和胡凯,虽然没有开口,但从他们看向老解的表情上,显然也是在等一个解释。

    对于众人的疑虑,解席却是轻轻一晒:

    “是啊,要论起对咱们的恭顺,还有民族气节,对大明的忠诚这些……他确实不能跟黄龙相比。可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辽东了。在咱们琼海军无法再亲身干涉辽东事务的前提下,大伙儿觉得我们是该在这里留下一头猪,还是一匹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