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八 进贡(中)

    宫廷方面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之后便轮到短毛方面提出他们的要求了,准确说是提出了他们对此事的通盘计划:考虑到果蔬长途运输容易腐烂,我们会多运一些。而且那么多蔬菜瓜果,若是一次性送入宫中,吃不掉也容易腐坏,所以我们会在京城里建个大仓库把东西储存起来,以后宫里有需要,可以随时到仓库这边来取,细水长流,保证每次都能拿到最新鲜的。

    除此之外,考虑到宫廷里到时候多半会有些原本不在目录上的额外需求,琼镇方面还特地给他们预留了一个“机动配额”:以银钱作为单位,每个月有一千两的免费配额,也就是说除了名册上固定赠送的那些东西,宫廷里还需要什么,只要是价值一千两之内的货品,都可以从这里自由选取。而且在文件上特别注明:这一千两银子是按货品在海南本地的价格,也就是所谓“平价”,而非运到了京城以后的市价——这两者相差可足足有数倍之多。

    ——听听,多好的计划,饶是王承恩在宫廷里当差多年,早就锻炼的面冷心硬,在看到这份计划书时也不由得颇为感动,心想谁说短毛对大明不忠的?光是这份进贡计划,普天下那么多州府官员,谁能考虑得像他们这样细致周到?

    “……至于多出来的部分,我们会分赠一些给京城中朋友们,让朋友们一起分享。再有多的,就卖给京城里的酒楼,饭馆,赚些差价,也好补贴一下,总不能老做亏本买卖不是么?从海南到天津走海路,我们自己能负责,但是在天津港口的储存。转运,以及到北京城这一路上的行程,就要请王公公费心照应些了。当然运输还是我们自己负责,沿途若有正常的税费也会缴纳,只是不希望被沿途官吏当冤大头宰。”

    ——前面给了这么多好处,最后当王承恩听到陈涛说出这番话时,心头还暗想你们总算是提出点实际要求了,若是一点要求都不提,却白白给那么多东西,我还真得琢磨琢磨这其中有没有什么猫腻。

    当时他便满口答应。说只要货物到了天津卫,就保证一切方便,绝不会有人来找麻烦。至于缴税什么更不用提——大明的商业税本来就直接进的皇家内库,如今既是给皇室进贡,自然可以减免的——王承恩先前已经想到短毛可能借此多运些货物来京中贩售,只是绝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直到此时亲眼看见了短毛这片仓库区的规模,王承恩才真正体会到一个先前旁人早就反复提醒过他的事实——短毛从来不做吃亏的事情。或者说,很多时候他们看起来先是吃了亏,但随即必然会十倍百倍的赚回来。正如他现在所看到的——整整一大片里坊区域啊!居然全都被建成了一排一排的仓库。每一排库房都被分割成若干间,每一间中都分门别类堆放着一种从南方运来的货品。不仅仅是蔬菜水果,还包括了白糖,布匹。玻璃器皿,铁器以及其它种种。有些已经塞满了,有些还只是半满,或者曾经塞满过又被搬空了——仅仅是王承恩在这里参观的小半天时间内。便看见至少有两间大库房被搬空。运货的四轮小平板车来来回回川流不息,他在宫廷里过年时操办祭天事物的时候也没见过这么繁忙的景象。

    “这些……都是你们从南方运来的?”

    王承恩似乎问了一句废话,但陈涛却感受到了他的复杂心境。不无自豪的笑道:

    “是啊,趁着最近一段时间船队还有空闲,物流比较顺畅,赶紧多运些货物过来。过段时间若是北方战事紧了,船队要优先解决北方军需,就不象现在这么方便了。”

    ——其实琼海贸易公司一直想要把海南大市场模式扩张到北方来,而且早就为此做了大量准备——这里很多货物是早就运到威海基地储存起来的,就等着进入北方市场。这次借着向大明皇家进贡的东风,极善于捕捉机会的茱莉立即开始真正着手操作此事。即使挺了个大肚子也不能阻挡她的工作热情。

    而既然要在大明京师建立琼海大市场的北方版本,又是茱莉亲自做的商业计划,其规模当然远比陈涛原先那个“明光堂计划”要宏大的多。茱莉精心设计了一个非常拉风,非常豪华的开业典礼,她打算让整个北京城都震动一下,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一个首要条件就是要准备好足够的货源,到时候有大批真材实料的优秀商品拿出来,才能与豪华典礼相配合。

    眼下正是在囤货阶段,还仅仅是初期,却已经把王承恩,钱谦益等人给“震”的不轻,他们在大明朝已经算是最见多识广的了,但在这种大商业时代的物流规模面前所表露出的诧异和惊讶之色,依然和一般乡巴佬没啥两样。

    一路走,一路谈谈说说的,陈涛带着他们在库区里好好参观了一番,虽然为了不丢面子,那两位到后来几乎就没怎么说话,连提问都很少,但哪怕以陈涛那不怎么机敏的观察能力,也明显能看出对方脸上的震惊之色。不过陈涛当然不会肤浅到表露出轻蔑或嘲笑之色,在京师里混了这几年,这点长进还是有的。而且在参观结束时,他还从旁边伙计端上的托盘里拿过来一叠小纸片,恭恭敬敬递送到王太监手里。

    “这是什么?”

    王承恩颇为好奇的看着那堆东西,那上面花花绿绿的,上面绘制着若干花纹图形,但除了颜色各有不同外,便是上面标注有不同面值:拾元,贰拾元,伍拾元等等。除此之外大致形式都差不多。

    王太监立即有些领悟,但却只是矜持袖手,并未马上接过——钱谦益就在旁边呢,就算送礼也没这么公开的,这姓陈的小子可真不会办事。

    不过陈涛却完全没有被鄙视的自觉,而是理所当然笑道:

    “这是咱们马上要推出的购物卡,打算在这大市场中当作流通凭证使用的。只是初次施行,还不知道实际效果怎样。王公公您拿一些回去,散给下面办事人员,也帮咱们一起测试一下,看看还有哪些不妥当的地方,好及时改正。”

    王承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这小子办事不漂亮,说的话倒还好听。虽说陈涛所说的新名词有些晦涩,但以他的智商,当然马上就能理解——这些所谓“购物卡”,在这个市场里是可以当银钱使的——不就是送钱么,咱能理解。用的理由倒还不错。这个忙咱家可以帮!

    于是王公公正大光明的,颇为严肃的接过了那叠纸片,还随手掂了掂,可惜因为初次接触,没经验,估摸不出大致数量来,但想来敢直接送到自己手里,终归不会是个小数目。

    参观顺利完成,王承恩带着他的心腹小太监心满意足离去。旁边钱谦益也打算走了——通过刚才的交谈,他已经了解到琼海镇近期打算在京师中开一个类似于海南琼州那样的大市场,这样他们那些上京人员的行程就必然不会耽搁,自己也没必要摆出一副急吼吼模样追着问了。

    但陈涛却请他稍等。转头又从陈大雷手中拿过另外一叠子购物卡塞给他:

    “啊,钱大人,马上要过年了,这些您拿着。回去送人什么都方便。”

    刚才陈涛给王太监送礼时,钱谦益一直笑眯眯在旁边看着,虽然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心底总是有那么一丝不快的——文人么,总好个面子,觉得自己被无视了。但此时陈涛真找上他了,他却又立刻举手推辞,连说不必不必——我家老仆已经在这里拿了很多东西啦。而且你们给的那个“免费配额”,实在是太大方了。

    ——作为一个清高文人,又是堂堂阁老,钱谦益平时严格秉持“君子远庖厨”的圣人之训,从来不管家中日常经营的,反正自己回家有得吃有得用就行。外面有什么开销通常都是记账,等年节时统一由家里结算,这回在市场中遇到自家仆役,倒是颇为意外。

    后来仆人悄悄上来把情况一说,他才明白——原来短毛给宫里提供的所谓“免费配额”,他老钱家也有。而且是被列在了“顶级客户”的名单中,当然跟宫里不能比,但每月也有两百元,一百两的配额,也就是说他们家无论在这大市场中选购了什么东西,只要价值一百两银子之内的全都免费——是每月一百!一年一千二。

    这个年代的白银购买力可并不低,后世某些小说中动不动掏出成千上万两银子消费送礼,那纯属胡扯。真正比较靠谱的记录:比如《红楼梦》中,处在贾府最顶端位置的那位史老太太,每月月例银子才不过四十两,到下面刑王两位夫人就马上减半,降到了二十。钱谦益钱阁老如今也算是大明朝最顶尖的官僚了,但他家中排场跟全盛时期的江宁织造府相比却仍然差得远,一年消费,如果不算人情走礼的话,衣食住行也就在两三千银子上下,折合到每个月,不过两三百的样子。有了短毛送他这一百配额,钱家太太每月账本上至少能省下一半开销——为啥比例这么高?别忘了短毛这一百配额可是所谓“平价”,真要按本地价格购物,花费必定远远超出。

    钱谦益为人非常好面子,但却不算太贪婪,在听了那家仆的汇报之后心中本就有些不安,心说家里太太收了这么重的礼怎么也不跟我这个家主说一声——要知道京师的规矩,走礼数额都是有一定标准的,超过一千两以上绝对算是非常重的礼了。虽然以他跟琼海军的亲密关系,这种程度的经济往来已经不算犯忌,但当家太太陈氏居然没跟自己打个招呼便直接派了家仆过来搬东西,未免有些过于轻率。

    他心里还想着要回去跟夫人谈一谈呢,此刻当然更不会轻易接受了,便表现出颇为坚决的推拒态度,不过陈涛却也很坚持:

    “诶,钱大人,您是咱们真正的自己人,关于这些购物卡,我们真是想请您帮个忙的……我们想要如此……这般……”

    陈涛凑到钱谦益旁边,放低声音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而后者随着陈涛的劝说,也终于点头表示允准,收下了那堆卡片。

    “……是这样啊,好,那老夫可以出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