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7章:战龙雇佣军中的毒王

    这也是为何毒蛇虽然属于战龙雇佣军成员,可林天却没有一次主动让他去做过什么任务,一是因为他长年待在热带雨林研制各种毒物,二是毒蛇之所以在战龙雇佣军而没有离开,都是因为当初自己救过他一名,他为了报恩,才加入得战龙雇佣军,当时他身中剧毒,躺在热带雨林的一块岩石上,命不久矣,而当时自己正在出任务,侥幸看到了他,这才救了他一命,否则的话现在世界上恐怕根本没有毒蛇之名。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毒蛇才会加入战龙雇佣军,不过对于毒蛇,林天也没有特意指派他做过什么任务,唯一的一次任务还是他主动要求的,那次是在东南亚雨林中和一伙毒贩的任务,当时那伙毒贩占据着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庄在山上易守难攻,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当时前前后后损失了十几名兄弟,都没有攻下毒贩所在的这个村庄。

    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还未这件事,急得团团转,后来不知道毒蛇从哪里知道了这个任务,竟然主动找上自己要求独自一人去做这个任务。

    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无奈之下才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他,原本林天还特意叮嘱毒蛇,哪怕任务完不成,也要活着回来。

    结果,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当毒蛇那天下午去的那个村庄,当晚就回来了,还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着,明天一早去村庄。

    当时几乎所有在执行这个任务的人都觉得毒蛇在开玩笑,没有一个人相信,就连自己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可是当第二天早晨,潜伏到毒贩所在的村庄后,只见整个村庄内没有一个是站着的人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当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才相信了,知道现在林天还隐约记得当时众人看向毒蛇的目光带着一丝丝敬畏和胆怯。

    而对于毒蛇是如何做到的,林天后来也问过,他的解释也很清楚,毒,只有这么一个字,从那以后,毒蛇之名则是在战龙雇佣军中传开了,他也是当之无愧的战龙雇佣军中的毒王。

    只是从那以后,就没有见过毒蛇在去执行什么任务,而他至此也专心的研制起各种毒物。

    可以说毒蛇,这两个字就代表了一个字,那就是毒。

    “可能是听说老大这次险些在华夏丧命,所以他才要过来,我已经将老大的意思说给他听了,可他还是执意要来!”鬼狐解释的说道,因为有林天之前的命令在先,那就是所有战龙雇佣军的人暂时都原地待命,暂且不要来华夏。

    “算了,既然他想来就让他过来吧,或许这一次对付林家毒蛇会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惊喜!”想起毒蛇的手段,林天阴狠的说道,虎头的死可不是白白送死,既然你林家杀我一个人,那我就让你十倍奉还。

    “他已经过来了,等到了华夏会联络我的,到时候我会去亲自接他!”鬼狐沉声说道。

    “那就好,毒蛇这家伙长年在热带雨林和那些毒物为伴突然来到华夏这个人口大国,我怕他会不适应,到时候你先带他在燕京玩几圈,也好让他先熟悉一下城市的感觉!”林天十分为毒蛇着想的说道。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带毒蛇玩好,不行给他找两个小妞败败火!”鬼狐说完,嘴角浮起一抹是男人都懂的坏笑。

    “呵呵!”林天见状,无奈的笑了笑,男人的话题果然什么时候都离不开女人。

    就当林天和鬼狐谈话的时候,只见病房的房间门被人推开,原以为来人会是医院的医生,可看到李泰斗和林峰两人气喘吁吁的站在房门前后,林天的眉头紧紧皱成一团,心道:“怎么这两个人刚刚离开,现在又返回来了?”

    “李老,你这是?”眼见李泰斗率先走进病房,林天诧异的问道。

    “过来有事找你!”李泰斗将两人再度返回来的目的说完,则是站在一旁,等待着林峰和林天两人交谈。

    随即,林峰快步来到林天窗前,十分亲切的问道:“孩子,你脖子上的龙形玉佩究竟是谁给你的?”

    “我已经说了我不知道!”一听到林峰亲切的说话声,再想到他之前言而无信的样子,林天就十分恶心。

    “这枚龙形玉佩对我很重要,求求你告诉我!”林峰央求的说道。

    面对林峰竟然会求自己的语气,林天是越来越搞不懂林峰这老家伙究竟在再玩什么把戏,不过是一枚玉佩而已,怎么他老是问来问去?

    “别让我再重复第三遍,我说了,我不知道!”面对一个人一再重复问你同一个问题,林天强压心中怒火的说道,而且加上两人之间有矛盾,话音落去,林天则是将头扭向一旁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

    “林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林峰眼见林天扭过头不愿与自己多对视一眼的样子后,莫名的心痛的说道。

    “老林啊,我说你就别废话了,直接告诉他吧!”站在一旁的李泰斗自然看到两人的样子,再加上林峰守在林天的病床前甚至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忍心再看下去,提醒的说道。

    扭过头的林天听到李泰斗的话后,忍不住诧异起来,难不成两人又回来的原因是林峰想要给自己认错?

    就在林天脑海中胡思乱猜的时候,只听到耳边传来林峰的叹息声:“刚刚有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过来给你采集血液,其实这名医生是听从了我的安排用你的血液去做DNA亲子鉴定!”

    林天闻言,猛得一惊,刚刚的确有医生过来采集自己的血液,只是当时那名医生说得是化验,为此自己还疑惑过,没想到确是林峰指使的…

    “你肯定好奇我为什么一直关心你脖子上那块龙形玉佩吧?其实那块龙形玉佩还有一块!”林峰说罢,伸手掏了掏兜,只见他手中按着一块龙形玉佩。

    林天看着林峰手中的龙形玉佩,整个人愣住了,对于自己脖颈带着的龙形玉佩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自他记事起这块龙形玉佩就一直陪伴着他,可是林峰手中的这块龙形玉佩竟然和自己脖子上的那块一模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两块龙形玉佩是一体的,是林家的家传之物,一块在我的身上,至于另一块我给了我的大儿子!”

    林天听到林峰的话后,愣在病床上,双眼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一瞬间只觉得林峰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之后又觉得林峰是不是认错自己佩戴的玉佩了,毕竟世界之大,重复的东西和事情太多了,就连人还有双胞胎呢,别说一个脖子中佩戴的龙型玉佩了。

    “你是不是搞错了?”林天说完,顿了顿,眉头一皱,忍不住讥讽的说道:“我说你不会是想到这么一个办法想要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吧?”

    “绝对没有搞错!”林峰一脸认真的说道,至于林天之后说得那句话他则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也知道此时此刻林天一定恨死了自己,在为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争吵是毫无任何意义的,当务之急那就是让林天接受自己。

    “继续说下去!”见林峰认真的模样,林天心理微微的触动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太多的情感流露在脸上。

    “后来我的大儿子因为婚约的事情被我逼走出家门,后来…”后面的话林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后来怎么样了?”林天闻言,立刻问道,自己自幼是个孤儿,若不是后来跟随一个神秘人出国做了雇佣军,恐怕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没有后来了!”林峰失落的说道,对于自己的大儿子,也正是因为当日自己将他驱赶出林家,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再也没有了后来。

    “呵呵,你以为你在我面前随便编造个故事我就会相信你?”林天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戏虐的说道,在他看来此时的林峰倒是犹如演员一般,在自己面前演着生动的感情戏,在联想一下之前他同意是在自己面前演戏骗自己离开华夏去F国从金魔雇佣军手中解救李梦,可最后的结果呢?还不是自己被耍的团团转,这种事情只要发生过一次就好,林天是绝对不会允许再发生第二次,正所谓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吃过一次亏,就绝对不再上当。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林峰膝下有三个儿子,现在留在身边的只有林雷和林豹,林雷一直膝下无子无女,只有林豹膝下有林动这么一个孙子,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要相信科学,相信这份报告!”林峰说完,右手抬起,伸出怀中,接着就看到右手拿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随即递给了躺在病床上的林天。

    抱着好奇的想法,林天终究还是从林峰手中接了过来,将折叠的纸张打开,只见白纸黑字上面确实是医院的DNA亲子鉴定报告。

    一份鉴定报告,林天看了很久,站在他周围的人都直愣愣的看着他,想要看清楚此时林天心中想什么。

    林峰和李泰斗的眉头都紧紧皱在一起,彼此猜测着林天此时内心的想法。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