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4章:龙形玉佩

    “李老,这件事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办?你也别光劝我,我的战友就是死在你刚刚说得那个鲁莽冲动的林豹手下,试问若是林豹死在我鲁莽冲动之下,林家又会怎么样对我?现在事情只是没有落在你头上,试想李梦若是当初被金魔雇佣军的人杀死的话,你恐怕和金魔雇佣军的人也会来一个鱼死网破,为李梦报仇的吧,所以这件事你也不用劝我,我已经下了决心,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林天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一脸认真的模样似乎在想着屋内的众人诉说着这件事没有任何悔改的余地了。

    “可是…”李泰斗还想要继续劝下去,虽然林天说得都在理儿,就如他说得那样,若是李梦这一次没有回来,死在金魔雇佣军的手中,那么自己也一定会和金魔雇佣军来个不死不休的,只是一旁还站着林峰,就算明知道林天下定了决心,他也得徒劳的劝说。

    “老李你别再说了!”正当李泰斗还想要劝慰林天的时候,一旁的林峰突然阻止的说道。

    李泰斗见状,将已经到嘴边的话语收了起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看林峰,又看了看林天,只得无奈叹气的同时连连摇头。

    “林天,这件事是林家不对…”林峰神色凝重,沉声说道,只话刚刚说到一半,林天则是插嘴说道:“不止是这件事不对,当初你可是答应过我的,我去F国从金魔雇佣军的手中救李梦,你推迟林动和陈倾颜的婚约,这是我们两人当初的约定,可是结果呢?人我救回来了,你却言而无信,耍了我,试问我若是和你一样言而无信,那么现在李梦是不是已经死在F国了?”

    林天这一席话,说得在一旁站着的李泰斗那张老脸十分震惊,毕竟这些事情刚刚林峰一直没有给自己说过,而他也是刚刚听说,原来两人之间还有这么一场交易。

    本来因为和林峰是老战友的缘故,他在林天和林峰之间还多多少少偏向林峰多一点,可是现在一听林天说得这话,顿时对林天的好感多了许多,也难怪林天会去林峰家出了这档子事,原来都是因为两人之间有过这么一个约定!

    这么一想,李泰斗瞬间想明白了当初林天为何会问自己林动和陈倾颜的婚礼,又为什么一回华夏都顾不上见自己一面就离开机场,让李梦独自一人在机场正门口等自己,一瞬间,所有的事情仿佛连贯在了一起,全都明白了。

    “老林啊,你让我怎么说你!”李泰斗看了一眼被林天说得哑口无言站在原地的林峰,没好气的说道。

    “老李你别说了,我知道我言而无信在先,只是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林家,我岁数不小了,我要为林家下一任的继承者着急,我也是由我的苦衷!”林峰拍着自己的胸脯无奈的说道,若不是自己身为林家家主,又何必为这么多事情操劳,结果还闹得这种地步。

    “这不是你言而无信的理由!”林峰的话音刚刚落去,林天反驳的说道。

    “看来你我之间的恩怨已经无法用言语解决了!”林峰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你我之间的恩怨,换句话说是林家和我的恩怨只能用无力解决了!”林天无所畏惧的说道,纵然现在自己身处华夏的病房,身处燕京,身处林峰的燕京军区,可是他连死都不怕了,害怕林峰玩什么手段?

    就算自己死了,相信自己在战龙的那群兄弟们也会前赴后继的来到华夏,了解自己的心愿。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件事我们不再谈了,你想怎么用武力解决尽管找我就好了,希望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林峰十分淡然的说道,事由自己起,就应该由自己了解,只是他现在心中还有一个大大的疑问,想要问问林天,这件事甚至比如何解决两人之间的恩怨还要着急。

    “甄姬,送客!”见林峰这么说了,林天直接闭上了双眼,对着甄姬吩咐的说道。

    “慢着!”当林天刚刚闭上双眼,确听到林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林峰,没好气的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难不成想在这里对我动手?”

    林天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林峰和李泰斗身后站着的两名警卫员,而守在林天病床旁的甄姬听到林天的话后,右手则是十分小心的拿起桌上的一双一次性筷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以准备应对随时发生的突然情况。

    “别紧张,我没有那个意思!”林峰眼见甄姬和林天小心翼翼提防自己的神情后,连连挥手说道,随即带着质问的语气问道:“你能告诉我你脖子上那块龙形玉佩的来历吗?”

    此话一出,反倒轮到林天诧异了,这林峰今天是不是中邪了,怎么突然问起自己脖子上的龙形玉佩了?

    好像这块龙形玉佩佩戴了这么多年,他是第一个问起自己的人?难不成说他知道这块龙形玉佩?

    “你问这个干什么?”搞不清楚林峰问这个龙形玉佩的目的,林天一脸谨慎的反问道。

    “觉得你脖子上带得那块龙形玉佩很眼熟,所以想问问它的来历!”林峰再次问道。

    害怕林天因为和自己的矛盾不告诉自己这块龙形玉佩的来历亦或者随便编造个理由搪塞自己,林峰又叮嘱的说道:“不管你我之间有什么矛盾,请你如实告诉我你脖子上那块玉佩的来历!”

    原本林天还真想随便找个理由说给林峰听,不过见他面色凝重,再加上这块玉佩的来历林天自己也不清楚,便是如实说道:“我脖子上这块龙形玉佩的来历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我年幼的时候就带在脖子上,自我记事起就戴在脖子上,至于是谁给我戴上的,不清楚!”说完,林天又催促的说道:“现在你可以从这个房间离开了吗?”

    林峰眼见林天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原本他心中还对那块龙形玉佩抱有一丝期望,可是听到这句话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心中刚刚有了一丝那么希望,再次给破灭了。

    “你好好养伤,你若是对我恨之入骨想要杀我,等我将功法传授给林动,将林家所有事情安排好以后,会亲自去找你,到时候在了解你的心愿!”林天淡淡的说完,则是在李泰斗的陪同下离开了病房。

    而林天则是在李泰斗和林峰离开病房的瞬间,再度闭上了双眼,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林峰刚刚说得一席话…

    出了病房的林峰并未直接离开医院,则是驻足在走廊通风口处,从怀中掏出一根香烟在递给李泰斗一根后,则是自己也叼上一根,随即跟在身后的一名警卫员立刻掏出打火机为二老点上。

    “老李啊,看来这小子是对我恨之入骨啊!”抽了一口烟的林峰感慨的说道。

    同意李泰斗抽了一口烟后,啧了啧嘴,无奈的说道:“老林啊,其实这件事是你做得不对,就算家里再有什么事情,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做到,还记得我们刚入伍那年,老班长教育我们,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哎…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李泰斗感慨的说道,随即想到刚刚林天脖子中带得那块龙形玉佩,便是不解的说道:“说也奇怪,林天那小子脖子上带着的那块龙形玉佩很像我们林家的家传玉佩!”

    “哦?”李泰斗一听林峰这话,想起刚刚在病房中林峰问林天有关脖子上玉佩来历的问题,当时还不知道林峰为什么会这么问,此时林峰一说,他一瞬间就明白了。

    “你们两个都姓林,没准还真是一家人呢!”李泰斗开玩笑的说道,毕竟天下一个姓字是一家,都姓林,上辈子没准还真得都是一家呢。

    “怎么可能是一家人,我们家的那块龙形玉佩一直在我大儿子身上,可是他都…怎么可能!”面对李泰斗开得玩笑话,林峰直接说道。

    不过说完,他则是愣了愣,自己姓林,林天也姓林,若是那块玉佩真得是自己家族的龙形玉佩,那么按照自己大儿子当时的情况,若是他有个儿子,按照岁数,也就是林天这个年龄段的人,没准李泰斗的话…

    想到这里,李泰斗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再想下去,整个人的脸色转瞬间变得铁青。

    “老李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李泰斗肉眼可见林峰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还以为自己刚刚开得玩笑气到了他,让他身体不舒服了,赶忙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老李,跟我去办件事!”林峰说完,猛抽一口烟,将烟头扔进了垃圾桶中,随即再度朝着走廊走去,只是他并未去林天所在的病房,而是朝着医生所在的地方走去。

    当来到主任医师所在的屋子,林峰拉着李泰斗推门而入,只见屋内坐着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两人都身穿白大褂,似乎正在桌子上翻看病例,看到李泰斗和林峰不敲门就贸然进来,率先抬起头的中年人还想教训一下,可当看到两人身后跟着身穿绿色军装的人后,则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两位老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中年医生抬头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知道重症监护病房是哪位医生负责!”林峰问道。

    “是我,这位是我的老师也是重症监护病房的主任,有什么事,你们尽管说就好了!”中年人指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老者,沉声说道,只是那名老者十分敬业,依旧翻看着面前的病历本,期间一次都没有抬头。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