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66章:吞噬

    就在林天祈祷的时候,只见那白袍女人终于是站了起来,原以为她那身白袍会是到达脚脖子处的长袍,可是等到她站起来,林天才发现这女人的长袍就好似连衣裙一般正好到膝盖处,再加上他是趴在地上,眼珠子轻轻上挑,刚好敲到了白袍女人的袍底风光,一缕黑色的布料正好夹在了两腿间,顿时林天只觉得身下的小帐篷支了起来,再加上他现在的姿势是趴在地上的,所以臀部不自觉的朝着上方山移动了一两寸,似乎缓解身体的坚硬处与地面硬碰硬的感觉。

    当然这一切都被称为“虫王”的白袍女人看在眼里,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接着似乎不管林天那色迷迷的眼神,直接对着老神棍说道:“师兄,请你先行离开,我要和他谈些事情!”

    老神棍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自己师妹的念头,只是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接着点点头,整个人退出了“虫王”的房间。

    在他看来,自己和师妹两人救林天那是完全划得来的一场交易,他帮林天,皆是因为命中注定了两人有这一次缘分,像他这种算命的,本身就在违背天机不可泄露这样的毁掉自己命格的事情,这一点可以去看看那些算命先生的晚年,要不就是疾病缠身,要不就是妻离子散,或者是疯疯傻傻,总之他们的下场都很惨很惨,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正常人,这皆是因为他们泄露了天机,用一句最贴切的话算命先生那都是在用命赚钱,而他与林天则是一场命中注意的缘分,如果能帮助林天,那么他的命格会有补救,以至于老了之后下场不会太凄惨,或者正因为看透了这一点,老神棍这一辈子未娶妻生子,怕的就是把报应带给身边的人。

    而“虫王”救治林天则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林天什么都不能带给“虫王”,那么“虫王”也不会白白救治林天,就像她养虫一样,这些虫子拼杀至最后将会有一只虫王诞生,可是一只虫王要靠血肉精华以及身体阳气的喂养,方可成为成虫,到时候便能杀人于无形。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虽然自己的师妹手下有无数虫王,但是人身上的阳气是有限的,所以林天那充足的阳气对于自己的师妹来说无异于就是一种补品,而老神棍有信心自己的师妹会救林天也是因为林天身上的阳气充足的缘故,不然就算他厚着老脸请自己的师妹出手,或许她都不会念在师兄妹的情面上出手,可是现在看来,她似乎已经决定了出手,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自己离开屋子了。

    想到这里,老神棍优哉游哉的下了吊脚楼,直接坐在楼下的台阶上横着一躺,双眼微眯,开始晒着太阳,打着瞌睡。

    老神棍是爽了,可林天现在可是非常的不爽,在那么一群虫子的注视下如果爽了那才叫见鬼呢!

    白袍女人并未出声,而是直接走到林天的身边,蹲下身子,白皙的右手拨弄林天背部的伤口,并检查他体内的伤势,片刻后,喃喃自语的说道:“雾天狗?你去过岛国?”

    林天压根不知道什么叫雾天狗,但是他的的确确去过岛国,当下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去岛国的事情讲了一遍,但是去干什么了,他是只字未提,只是说自己去岛国将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雾天狗是一种岛国阴阳师的诅咒术,基本上施术者只要得到你的血液,就可以在千里之外杀掉你!”白袍女人淡淡的解释道什么叫雾天狗的同时,右手一挥,只见一只金色长相类似毛毛虫一样的虫子出现在她的右手中,接着在林天浑身的颤抖中,她将那只金色的毛毛虫放于林天的背部。

    金色的毛毛虫被放在林天的背部后,对于那腥臭的气味似乎极为熟悉一般,立刻蠕动着那肥硕的身体爬向了林天那腐烂的伤口,并且小嘴微张,不断的吸食着那黑红的液体。

    屋内的其他虫子见到金色毛毛虫的出现都是纷纷向后退去,可是看到了金色毛毛虫爬向林天背部的伤口时,这些个虫子们立刻不安起来,似乎有一种无所顾忌那鼎炉中的香味,毅然决然朝林天爬去的意思…

    林天可是被这一幕吓得不轻,整个人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害怕不已的他就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却被一只纤细的手指按在了脑袋上,这让准备起身的林天不禁抬头看去,只见白袍女人绝美的容颜出现在自己眼前,右手食指放在唇间,示意林天稍安勿躁,而她的秀眸则是不断在房间中的那些虫子身上看去。

    之所以房间中会有这么多虫子,也许林天不清楚是为什么,可是身为“虫王”的白袍女人可是心中再清楚不过了,这些千奇百怪,颜色各异的虫子在这一间屋子中徘徊,目的就是决一死战,为何称之为死战,这数量足有一百多只的虫子会不断的蚕食异已,强大自己,这样会随着蚕食死战的开始,虫子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少,等到最后胜出的王者也就是所谓的虫王,这只虫子吸收百虫精血,可谓异常强大,如果在以人的精血饲养百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方能成为蛊虫,有了蛊虫,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杀人于无形中…

    这也是女人为何会来到苗寨的原因,因为这里的地域环境造成了各种毒虫奇虫颇多,对于她塑造出蛊虫可谓是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一点是其他任何地域都比不少这里的原因。

    而林天和老神棍前来拜访之前,这白袍女人正在屋中塑造新的蛊虫,而房间那种奇异的香味名为虫香,有号令百虫之功效,这香也是白袍女人不外传的秘密。

    毒虫奇虫本身就带有毒性和邪性,不然也不会用来当蛊虫,当林天背后伤口封印的桃木剑解开封印的刹那,邪气立刻从那腐烂的伤口透过空气传播到了房间中的各个角落,这对于毒虫奇虫来说就是天生的美食,也难怪林天会吸引了房间中所有虫子的目光。

    可当白袍女人将手中的蛊虫金蚕王放入到林天背部的时候,无疑于是让金蚕王独享美食,这就让房间中的虫子开始有些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想要靠近林天,虫子就和人一样,凭什么你能吃我不能吃?在没有打过架之前那是谁也不服谁,只有打过才知道谁厉害,这个道理在虫子的世界同样适用,只不过与人类打架不同,虫子输了就是连命也就输了。

    白袍女人见屋内群虫有伺机而动的意思,不由得紧皱眉头,算算时间,百虫在房间中也已经憋了三天三夜,再加上自己阳气的喂养,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于是在金蚕王贪婪的趴在林天背上腐烂的伤口上拼命的允吸着黑红的液体时,白袍女人走到香炉面前,将原本插在香炉上那根号令百虫的香灭掉,接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筷子长短的木桶,又从里面取出一根红色的香,点燃,插在香炉上,接着一股浓重的香气开始回荡在屋内。

    林天嗅了嗅鼻子,觉得此时房间的味道有些太过于香了,就好像喷了很浓重的香水结果一闻让人很厌恶的感觉是一样的,可是不等林天厌恶,他却是惊奇的发现,周围那些正在朝自己靠近的百虫似乎被屋内的香味刺激的一个个不断地狰狞着身体,接着让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将近一百多只虫子开始撕扯扭打在一起,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爬的亦或者一蹦一跳的虫子都毫无例外的与身边最近的一只虫子开始纠缠撕打在一起。

    “这…!”林天哪里见过这样神奇的场面,不由得吓得目瞪口呆,甚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虫群,刚刚这些虫子还动作一致的朝着自己走来,怎么转眼的功夫儿就打起来了。

    “别说话,慢慢看!”与林天的不淡定不同,白袍女人异常淡定的看着周围的虫子撕咬在一起,就好像平常看电视一样习以为常,丝毫没有任何过多的表情。

    听到白袍女人的话,林天便是不再出声,整个人趴在地上,感受着背部不时传来麻痒的感觉,目光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不多时,房间中的群虫少了一半之多,而且这些战死的虫子尸体大多被他的对手吞食了,在一场大规模的战斗之后,幸存下来的虫子要不就是吞食着对手的尸体,要不就是在寻找下一个对手,亦或者有些已经觉得自己无力再战下去的虫子已经趴在地上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这时,少了一半之多的群虫在经过小歇片刻后又开始撕咬在一起,这一次的撕咬想必刚刚开始的战斗要惨烈的多,似乎这些虫子们也知道如果在不努力,那么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为了活着,他们如同人一样不肯停歇…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