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60章:必死无疑

    合手印,阴阳师的阴阳秘书之一,手摆出特定的各种动作同时发动诅咒,修炼此术的阴阳师双手在发动此术的一瞬间将会变得犹如火焰般赤红,并且呈现出奇异的银色花纹,而指甲则是漆黑如墨,可谓诡异之极,因为合手印的这一特性,又被风水界称之为血手印,可与苗族蛊虫相提并论,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一个标准的合手印之后,这位佐藤大师掌心之中的血液彻底凝固成赤红的颗粒,接着只见他双手分开,右手掌心托着这可赤红色的颗粒缓缓的朝前伸过去,这是那只飘荡在半空中的雾天狗像是闻道了腥气一般开始有些发狂的躁动起来。

    “天狗大人!”佐藤大师双膝跪在在地上,高高举起右手,像是祭拜高高在上的神仙一般,诚恳的说道,而他手中那颗赤红色的颗粒则更像是贡品,贡献给天狗大人。

    见到佐藤大师已经开始献祭血珠,站在他身后的两人则是双手张开,而他们手心之中的血渍此时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两道红芒,这两道红芒在两人张开双手的一瞬间,飞快的朝着眼前的雾天狗飞去,直接钻进了它的嘴巴中。

    得到两道红光的雾天狗此时像是解除了之前的束缚,贪婪的朝着佐藤大师缓慢的移动,不多时,只见那模糊的狗头已经凑到了佐藤大师的右手掌附近,不断的围绕着他掌心的那刻血珠盘旋,接着黑雾一闪,那刻血珠便是消失在了佐藤大师的右手掌心处,而那块黑气聚集的雾天狗在得到了血珠之后,变得无比通红,好似火山将要喷发一般,不过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了多长时间,只见那红色的光芒渐渐的退去,房间中的黑气也缓慢的消散一空,那种让人汗毛直立的阴冷气息也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的佐藤大师也终于是缓缓站了起来,只见他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用袖袍擦拭了一下额头,不由得深深喘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天狗仪式完成,这次他必死无疑!”

    而他身后的两人则是在佐藤大师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两人一翻白眼,直接晕了过去,可见召唤天狗耗费了两人极大的体力和精神力。

    至于林天,则并不知晓此事远在燕京某处酒店的套房中这次针对自己的仪式,而他还坐在医院特护病房的座椅上,等着姜漫漫的消息。

    在这样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是看到了姜漫漫那曼妙的身子从特护病房的科室中走了出来,虽然是远远的看去,但是林天可是清晰的看到了她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纸张,看来她应该完成了自己交待的事情。

    果然,姜漫漫飞快的走到了林天面前,将手上的白纸递到了林天面前的同时,柔声说道:“这就是拐角处几间病房入住病人的信息!”

    听到姜漫漫的话,林天想也没想的从她手中接过那张单子,看着上面的人名单,以及他们的病历:“张三,李四,林动,王五…”

    只看了前四个人名单,林天便没有继续看下去,因为他已经不用在看下去了,当看到第三个人名林动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是谁在针对自己了,因为自己在燕京的敌人可谓少之又少,虽然以前有不少和自己作对的人,但是基本上都被自己摆平了,再加上自己刚刚从岛国会俩,近期也没有在燕京得罪什么人,可是这个林动,如果真要算起来,自己也是在这两天得罪的他,但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人如此记仇,这才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有人打自己的主意了,可见昨天晚上他就在密谋着想要报复自己了。

    “谢谢你了!”因为姜漫漫在场,林天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反而是感谢姜漫漫肯帮助自己。

    “客气什么,你当初还帮过我呢!”姜漫漫似乎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并不接受林天的谢意。

    对此,林天则是默默的一笑,不得不说这个小护士还是很有意思的,最起码人家的心里是好的,不像有些女人人皮蛇心,看着脸蛋很漂亮,心理其实恶毒到家了。

    既然姜漫漫不接受自己的谢意,林天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感谢一下她,毕竟有了她的帮忙省下了自己不少麻烦,还知道了自己潜藏在暗中的敌人,便是有心请他吃个饭,可是林天刚刚想要张嘴,就觉得一阵眩晕感充斥在脑海中,接着整个人一昏,直接朝着姜漫漫的所站的方向倒去。

    “啊…”姜漫漫似乎没有料到林天会突然晕倒,吓得她连忙用双手怀抱着林天的身子,还好她反应及时,林天的身子准确无误的砸到了她的胸部上,让她不由得骄嗔一声的同时,立刻朝着特护病房的科室大喊一声…

    昏迷中的林天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一个阴暗的地方,这里有无数只双手在不停的朝着他伸来,吓得他浑身一阵冷汗,急忙选择逃跑,而无数只双手则是拼命的在其身后抓挠,奔跑中的林天只觉得背部的地方被这些双手不停的抓挠,好像要穿透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内脏都要抓出来一样。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林天发现好像已经到了黑暗的劲头,因为前面有一道红光出现了,这让处于恐惧中的林天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腿上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许多,可是等到到了红光近处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一道红光,而是一只凶戾的恶狗,而那红光则正是恶狗口中散发出来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林天在黑暗之中惊恐的说道。

    可就在林天惊恐的时候,那只口含红光的恶狗猛然间张开了狗嘴,接着林天就感觉自己被巨大的吸扯力向前拉扯,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飞去,而眼前则正是那大张的狗嘴。

    “不要!”林天拼命的喊出了声,接着整个人猛然惊醒过来,入眼是一片白茫茫的病房,而自己则正是躺在一间病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冷汗给湿透了。

    “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天心有余悸的想到,现在他已经确定刚刚是个梦,可是这个梦做的也未免有些太恐怖了,而且一把他是很少做噩梦的,可刚刚那个噩梦确好像身临其境一般。

    咽了咽口水的林天,突然觉得背部有些隐隐作痛,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并非是躺在病床上,而是趴在病床上,而且他还发现自己的背部似乎有一种犹如梦境一般的痛痒感,那种感觉真的和刚刚噩梦中无数双手在自己背部抓挠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让林天感觉非常不爽,旋即准备起身去看自己的背部伤势如何,可是刚刚一使劲,就觉得背部好像有水一样的东西流了出来,而且伴随着水流出来的同时,一股麻痒酥痛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让他忍不住痛呼一声。

    曾经的林天被子弹穿过胳膊,被刀子捅进了身体,他都咬牙坚持住了,像个男人一样没有喊出一声,可是这一次被人用砍刀微微砍了一刀,为什么会如此痛呢?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纤细的小手在其背上划过,好像在用什么东西擦拭着背上伤口流出来的东西,伴随着小手的擦拭,一道熟悉且温柔的声响在林天耳边响起:“趴着别动,你背后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了,千万别乱动!”

    因为是趴在病床,林天刚刚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并未注意到病房中有没有人,这时,林天才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为自己擦拭背上伤口的人是姜漫漫。

    “我这是怎么了?”林天的直觉觉得自己这次受伤好像很奇怪,貌似只不过被人用砍刀在背上划破了一道伤口,可是自己之前昏倒,做恶梦,刚刚好像还听到了姜漫漫说别动,背后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了。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刀伤吗?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林天心中郁闷的想到,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背部的伤口已经完全撕裂开来,已经越来越肿大,里面还不时冒出浓稠的鲜血,而且这些血液完全是黝黑色的,就好像整个人中毒一般。

    “刚刚医生来过了,说你背上的伤口很诡异,好像是刀伤,而且刀身上应该有剧毒,但是刚刚也为你做过检查了,你体内并没有毒素,所以才说你的伤口很诡异,再加上伤口已经腐烂,根本无法缝合,通过其他手段止血也没有效果,如果任由鲜血这么流下去的话,恐怕你最后…”后面的话姜漫漫没有说下去,身为医院的护士她见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而且一些病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如果说的太详细,害怕病人想不开…

    “有这么严重?”被姜漫漫的一席话说得有些慎人,林天不由得微微测过闹到,这时才发现头顶上掉着一袋红色的血浆,而这血浆上插得输液管正好连接着自己的手臂,这便让他意识到了姜漫漫似乎没有在说谎。

    “很严重,如果恶化下去,恐怕你要转院了,因为我们医院的医生对你背上的伤口束手无策!”姜漫漫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因为只有她能看到林天背上的伤口,那道伤口就好像一个腐烂的嘴巴,正在不断的吐出黑色的血液,让人看上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