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89章:偷窥伊贺流的母亲

    女人听到林天的话,沉默片刻,自我介绍的说道:“我是伊贺流的母亲,木下若菜,有事情可以去一楼找我!”

    说完,这个叫木下若菜的女人缓缓的走向楼梯,消失在林天的视线中,虽然她早已经消失,可林天依旧看着楼梯的方向发呆,这女人真的是伊贺流的母亲,真是太年轻了,年轻的都让人觉得这女人不是伊贺流的母亲。

    不过事实摆在面前,林天还是选择接受了,毕竟人家都亲口承认了,这还有假不成?

    很快,不在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的林天走进房间没一会儿,便是有一位年龄二十左右上下的女仆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将饭菜摆放在林天面前后便是转身离开。

    林天看着那寿司,饭团,芥末,鲜鱼片,啧啧嘴,来岛国的时间不短了,一直没有吃到过正宗的岛国料理,今天可是要好好品尝一番。

    华夏料理讲究色香味俱全,意思很简单,那就是看着有食欲,闻着有食欲,吃着更有食欲,只有这样,才算是一道好料理,可岛国料理与华夏料理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个鲜字,何谓鲜,已经在岛国料理中演绎到了极致,就拿着生鱼片来说,去骨头,去血丝,浸泡过后,便可食用,在华夏人看来这完全是没有熟的鱼片怎么可以用来食用?

    可岛国人不同,他们对此津津乐道,鲜美多汁的生鱼片也由此而来,也许这便是地理差异造成的饮食特色的不同。

    最起码,林天在吃了第一片生鱼片过后,便有点反胃的感觉,那种鱼腥味十足的鱼片,真不知道岛国人是如何下口的,不过第二片,林天选择了蘸了一下芥末,这样吃起来的感觉倒是很爽,那种解气的芥末感觉加上生鱼片鲜美的味道倒是一下出来了。

    或许,这就和吃狗肉一定要食用花椒的道理是一样的,而花椒只和狗肉在一起才没有那种麻麻的味道。

    吃过晚餐,林天知道明天就要开始伊贺家族的武术大会,索性也不再与鬼脸和鬼灭商量什么,在伊贺家族的地盘,难保没有什么隐藏在暗处的人监视,与此这样,不如躺下睡觉,养足精神,反正依照自己的实力和鬼灭,鬼脸的实力,这所谓的岛国武林高手应该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林天吃完晚饭便没有去找鬼脸和鬼灭,倒下便呼呼大睡,睡着睡着,便被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嗯……嗯……”断断续续的声音,时大时小,高低起伏。

    “这是……?”林天看着眼前漆黑一片,并没有打开灯,因为不断传来的细微声音让他好奇,怕一旦开灯会打草惊蛇。

    原以为是伊贺流这小子玩阴招派人想对自己不利,可是听了一会儿这奇怪声音的林天觉得不像是伊贺流这家伙派来的杀手。

    因为这声音的来源方向明显是楼下,一直未曾伴随着声音来到楼上,而楼下住着的人则是木下若菜,而这声音在细微的辨别后,林天死死的认定这声音的主人是只有女人才能发出来的。

    “难道说是木下若菜发出来的?”林天不确定的想道,如果真的是伊贺流母亲发出来的,那是不是证明现在伊贺流的父亲正在和他的母亲做着某些天黑关灯后的运动?

    这间屋子除了自己和伊贺流的母亲难道还有别人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发出这奇怪声音的肯定是伊贺流的母亲木下若菜了,林天暗自点了点头,应该不会错的,因为除了她之外,还真想不出来会有谁会发出这样时高时低的低吟声。

    这声音就好像勾魂的魔音一般,让林天睡意全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直到忍不可忍的地步,实在睡不着的林天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来,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间门,探出头,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整个二层异常安静,除了有外面的昏暗的月光透射进房间外没有其他的任何异常。

    因为岛国的习俗,所有人进屋都要光脚走在地板上,没有了拖鞋的束缚,发出的声响直接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林天小心翼翼的走路,所以楼下传来的声音依旧在继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借助昏暗月光的照射,林天偷偷摸摸走下楼梯,定睛在一楼扫了一眼,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发现有其他人,顿时胆子大了许多的林天朝着声音来源的房间偷偷摸摸的走去。

    可就在这时,房间中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分贝不由得加高了几分,这让林天的动作有些快,恨不得立刻趴在门前看看房间中发出这种声音的人究竟在干什么。

    终于,在没有惊动屋内人的情况下,林天来到了房门前,小心翼翼的用食指推了一下房门。

    “没锁!”得到这个答案的林天,便是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推开,直至露出一个肉眼可以看到屋内情景的小缝隙后,方才收回食指,靠近门前,睁大眼睛想看看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不看还好,一看,让林天大吃一惊,甚至差点叫出声来,不过还在他处事不惊的性格让他下意识的捂住嘴,并未喊出声,惊扰屋内的人。

    毕竟伊贺流将自己安排到她母亲的房间意欲何为,林天不清楚,但是在没有搞清楚对方是什么目的之前,自己还是不要被色心迷惑。

    谁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一个陷阱?是不是现在门外早已经由大批警察或者是伊贺家族的人等待着自己推开房门,好直接将自己带走或者是杀掉。

    想到这里,林天顿时一身冷汗,刚刚的热血沸腾和不理智瞬间被冷静而取代,心道:幸亏自己刚刚没有冲进屋子。

    虽然说这伊贺流的母亲木下若菜不管是长相还是身上那股熟透了的味道都让林天极为动心,可当务之急还是老老实实回到房间吧。

    正在全身心欣赏的林天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此时此刻他有点欲罢不能,不过冷静的理智还是告诉他要赶紧去上楼,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不能在这里多做停留了,不然如果这真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话,自己将会陷入对方的控制。

    终于是下定决心的林天,则是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可能因为刚刚看得热血沸腾的缘故,疏忽大意的林天则是很不小心的在转身时碰到了木下若菜门口摆放的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发出了轻微的异响声。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这异常安静的夜里,就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相信在屋内的木下若菜也能听到。

    果然,在林天碰到那不知名的东西后,迅速用手将其稳住,然后在保持安静的声音同时,整个人飞也似得朝着楼上疾奔,而这时,他也听到了身后有人走路的声音,这更让林天心惊的同时,脚下的步伐快了许多。

    上了二楼,没有犹豫,林天直接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间门,顾不得擦脑门上因为紧张冒出来的细细密密的汗珠,像是头死猪一样直接躺在床上,立刻佯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而他的耳朵则是竖起来,不断的听着屋外的声音。

    “蹬蹬……”有人走上楼梯的声音,这让躺在床上的林天有点不安,都怪刚刚自己太不小心,怎么就碰到了东西惊扰了她。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在埋怨自己也是无用之举,索性便是躺在这里装睡,相信伊贺流的母亲木下若菜也不会厚着脸皮跑过来质问自己吧,毕竟那种事情见不得人吧!

    就如林天猜测的那样,木下若菜原本躺在屋里休息,回味着刚刚失神且让人意犹未尽的感觉时,突然被一声异响惊扰,便是急急忙忙从房间走出来,可是却发现屋外空无一人,比不过想到这间屋子只有自己和楼下的林天后,她还是决定上来看看究竟是不是刚刚有人在偷窥自己。

    不过让人庆幸的是,在木下若菜蹑手蹑脚推开林天房间门后,发现他在熟睡,甚至呼噜声都打得很酣后,便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放心了,还好他在睡觉没有偷窥自己,想到刚刚的那一幕,不由得木下若菜丝毫看不出年纪的脸蛋在月光下微微泛红。

    “也许……刚刚是自己听错了!”木下若菜自我安慰的想到,便是轻手轻脚的将林天房间的门关上,在黑暗中很小心的走下楼,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一直在房间中装睡的林天,听到木下若菜的脚步声由近到远直到消失后,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刚刚还真是有惊无险啊,险些就被她发现,如果这件事要真被她发现,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木下若菜的目光。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