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39章:用绳子捆住她

    察觉出异样的褒妃急忙扭头看去,只见原本守候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保镖此时都已经躺在地上,而一个笑容猥琐的男子正饥渴的盯着自己。

    “你是?”褒妃紧张的咽了咽唾液,向后退了一步,问道。

    “暗杀虎,胡灵!”胡灵说完,用舌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来人啊!”褒妃见对方没有第一时间上来控制自己,立刻大喊一声,想要试图将自己的保镖呼喊过来。

    可是让她心寒的却是,一连喊了两声,却没有任何动静,相反,只见胡灵像是在看戏一样,戏谑的盯着,嘴中笑着说道:“喊吧,你就是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整个别墅的保镖都被我杀了!”

    “你!”褒妃听到所有的保镖都被他杀了,再加上之前一连两声的印证,可见此人没有说谎,急忙颤抖的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胡灵摇了摇头脖颈,发出“嘎嘣”的清脆声响,怪异的笑道:“我们老大让我杀了你,不过你这个整个东北男人都想上的女人就这么被杀掉了,岂不是有点可惜,如果能享受一番岂不是更好?”

    “你休想!”褒妃自知难逃一死,心中一狠,就要朝着身后的墙壁撞去,可是胡灵比她快了一步,伸手将她拦在怀中,在褒妃挣扎中,胡灵猛给了褒妃小腹一拳,只见褒妃立刻痛苦的蹲下了身子。

    “老实点!”胡灵害怕褒妃在寻死,立刻从身上掏出一根绳子将褒妃整个人五花大绑起来,而且这绑法熟悉的人一看就会忍不住大呼,这不是岛国某些片子的捆绑绳艺吗?

    将褒妃整个人彻底绑住后,见她不能动弹丝毫,胡灵便是猥琐的盯着她的身体看来看去,嘴中不住的啧啧嘴,显然是贪婪之际。

    “我奉劝你休想,就算死,我也不会如你所愿!”褒妃决绝的说道,大不了她就咬舌自尽。

    不过很快,胡灵便是伸手掐住的她的脸颊两侧,这可让褒妃想要咬舌自尽的念头打消了,只见胡灵看着褒妃微张的红润小嘴,舔了舔舌头,猥琐的说道:“想要咬舌自尽吗?不过我不会如你所愿的!”说完,胡灵用另一只左手,在兜里摸来摸去,直到摸出一个小瓶子后,才用嘴将瓶盖咬开,不理会褒妃无用的挣扎,直接将小瓶子中的水尽数倒入了褒妃的口中。

    褒妃想要闭上嘴,可是被胡灵掐住脸蛋两侧,根本不能闭上,而且嘴唇大张,这水轻而易举的顺着食道流进了胃里。

    褒妃不知道胡灵给她究竟喂的是什么,但是以褒妃来看,这水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见褒妃小瓶子里的水全部喝掉后,胡灵眼中的火焰越来越旺,随手抄起茶几上的盛放水果的果盘,掰了两根香蕉,直接塞进了褒妃的嘴中,然后才将右手松开褒妃的脸颊两侧,紧接着笑呵呵的说道:“啧啧,褒妃啊,今晚就让你这个小寡妇尝尝什么叫男人的味道。”说完,便是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

    因为褒妃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女强人的味道,长靴,黑色的打底裤,上身是一个柔软的黄色毛衫,因为被绳子禁锢住,黑色打底裤紧紧包裹着的臀部正好直直的冲着胡灵,在加上褒妃不断的反抗,扭来扭曲,那诱人的臀部也是不断的扭来扭曲,好像在对着胡灵说,快点来,快点来。

    一个男人,不论身手多厉害,不论反应多敏捷,在面对美色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会在女人身上,虽然胡灵以暗杀手段闻名,反应自然很是机敏,可是他却只顾着脱掉裤子,享受褒妃那打底裤紧紧包裹的臀部,根本没有想到已经有人对他散发出来了杀机。

    胡灵脱光了衣服,只见两腿中间矗立一个松软的小木棍,然后像是一只饥渴的禽兽,猛得扑向了被捆绑住的褒妃,可见此时此刻,他有多么迫不及待。

    褒妃看到扑向自己的胡灵,紧闭双眼,一滴晶莹的泪水缓缓在白皙的脸皮上滑落,她已经放弃了反抗,放弃了挣扎,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而现在却又要在她身上重演一次,老天,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就在褒妃流下不甘屈辱的泪水时,感受到一个坚硬的东西盯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上时,只听到一声暴喝突然响起,顿时让紧闭双眼的褒妃猛得睁开,而这一声暴喝因为力道十足,响起的时候又毫无征兆,原本正沉浸在褒妃身上的胡灵,被吓得一个激灵,两腿中间那只愤怒的小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变成了一只半死不活的小鸟。

    胡灵也顾不上穿衣服,只见鬼灭凶猛的一脚踹来,便是想要闪躲,可是被捆绑住的褒妃双脚还是能活动的,长靴一夹,凑巧夹住了胡灵的大腿,丝毫没有料到褒妃这一出的胡灵一个闪身,被褒妃这么一夹,愣是没有躲开,等到他猛得一用力,想要在闪躲时,鬼灭急速助跑的一脚狠狠的朝他踹来,这时候的胡灵想要再躲开,却已经为时已晚。

    不知道鬼灭是否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那带着助跑的一脚,当不当正不正,正好踹在了胡灵两腿之间。

    只见胡灵惨叫一声,直接疼得晕厥过去,而鬼灭听到那一声惨叫,不自觉的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毕竟两腿之间是每一个男人的要害,因为好奇,鬼灭很想看看被那么用力一脚踹上要害部位,小鸟会变成什么样子,可这一看不要紧,顿时鬼灭心理哇凉哇凉,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用力踹人两腿之间了。

    褒妃这时候也扬起脖子,看着躺在地上的晕厥过去的胡灵,只见他两腿之间,血肉模糊一片,一颗血红色的球状物体已经露了出来,至于那个半死不活的小鸟则是已经被压扁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惨不忍睹了。

    出人意料的一脚解决了胡灵,鬼灭赶紧上前想要解开捆绑在褒妃身上的身子,却被褒妃不停扭动的身子给拒绝了。

    鬼灭见褒妃的样子,好像不让人解开绳子,心道,难不成这女人又被虐待的迹象,不过听着褒妃口中呜呜的声音,鬼灭还是先将塞在她口中的两根大香蕉取了出来。

    “褒老板,这绳子不解开?”鬼灭将两个粘着口水的香蕉顺手扔在了茶几上,试探性的问道,万一自己会错意了岂不是闹了笑话?

    “不要解开!”褒妃喘着粗气喊道,至于为什么不要解开的原因,怕是只有她心中才清楚,她现在只觉得浑身发烫,烫得她想扭动身体,那种感觉就像是万千只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说痒不痒,说疼不疼,异常难受,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深,越来越渗透进骨子里,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如果没猜错,胡灵刚刚喂自己喝得水应该是一种类似一种催情水的效果,而之所以不让鬼灭解开绳子便是因为她怕一旦解开绳子,她会控制不了自己,毕竟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而一个成熟的女性对于某些方面的需求来说自然是非常巨大的,可褒妃将所有的心思沉浸在工作中,彻底断绝了那方面的需求想法,偶尔有了,也是自己偷偷摸摸解决一下,可是今天被胡灵的一小瓶神秘的水彻底勾引起了压抑在心中的火苗,燃烧了整个身体。

    “是是!”鬼灭连忙点头,虽然他看着褒妃的目光有些异样,不过毕竟是她的要求,还是不解开为妙,不过心中,鬼灭已经将褒妃列为喜爱另类型的成熟女人了。

    “你先出去吧!”褒妃一边强忍着体内越烧越旺盛的欲火,一边让鬼灭离开,现在她正是难受之际,身旁还守着一个男人,这可真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殊不知是越望越渴,越画越饥。

    “知道了!”鬼灭也不敢违背褒妃的话,毕竟林天和褒妃是盟友,便是按照褒妃的话乖乖退了下去,不过转身钱鬼灭还是不确定的问道:“褒老板,你确定你真的没事?”

    “我没事,你先下去吧!”褒妃十分费力的抬起软绵绵的手掌,示意鬼灭离开。

    鬼灭没有在继续废话下去,既然是她的吩咐,出了事也是她的事,不过想到躺在地上蛋碎的胡灵,鬼灭再度大步返回,拖着胡灵的身体,离开了别墅。

    当别墅大门被关上响起“砰”的声音落在了褒妃的耳边时,这个女人才深深的喘了一口气,被捆绑的右手不自觉的移动到了下腹部,想要伸入两腿间,可是因为被束缚的原因,手指只能碰到小腹部,无法在向下挪动分毫。

    至于鬼灭出了别墅,整个别墅外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了,跑得跑,伤得伤,最后的结果和齐河别墅一样,伤亡了不少人,而星帮的精英们无愧于精英的称号,在三方混战中虽然受到了极大的伤亡,可最终也取得了胜利,至于第三战场,胜利的天平也倾斜到了褒妃一方。

    林天从齐河的别墅带着些许人手火速的回撤到褒妃的别墅,下了出租车,入眼,一地的伤亡,林天马不停蹄的走向别墅,正在负责处理伤员的鬼灭见到林天回来,举步上前,仓促的说道:“老大不好了,你去看看褒妃吧,她被人用绳子捆住,我要给她解开,可她不让。”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