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美腿军团

第71章:我是真小人

    符月微微的愣了一下,显然林天的问题她不是没有思考过,点头赞同的说道:“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这个案件的细节看起来很牵强甚至可以说漏洞百出,可是局长亲自下令拘捕你,还特意嘱咐,如果你反抗的话,可以当场击毙,虽然他说的话含糊不清,但是意思我们都懂,肯定是上头有人下了命令,否则局长绝对不会下这样的命令,换句话说,这就是一场精心设计好的陷害,而且对方的势力很大,竟然直接可以命令市公安局长。”

    虽然符月没有直接说明白,但是她话里的意思却很清楚的告诉林天,相信他是无辜的。

    见符月关心自己,林天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给我带上手铐吧,我现在倒是来了兴致,对方既然想出了这么好玩的游戏,看在他这么费心费力的份上,我也要送上一份厚礼给他!”

    听着林天报复的话语,符月惊讶的看了林天一眼,问道:“对方势力那么大,难道你就一点不害怕吗?”

    “害怕?有些事不是害怕就有用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是个有仇必报的小人!”林天阴笑着说道。

    审讯室里一阵沉默了,符月紧咬嘴唇,以为林天是在强作镇定,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没杀人,我一定会帮你出去的!”

    林天惊讶的盯着符月,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这个丫头还真是可爱啊,关键时刻知道站出来帮自己,看来以后要知恩图报,少欺负她了!

    “你盯着我干嘛?”被林天注视良久,符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会让我爱上你的!”林天暧昧的说道。

    “什么跟什么啊,你可不要多想,这只是我的职责所在,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符月眨巴眨巴眼睛叮嘱道:“好了,今天的口供就到这里吧,你暂时不可以离开警局,一会有人带你去看守所的拘留室!”说完,头也不抬的转身就跑,像是被揭穿心事一样,结果因为太紧张的关系,出门的时候忘了推门,结果整个人直接和大铁门来了个亲密接触。

    “扑哧!”林天看到符月的囧样儿,忍不住捧腹大笑,没想到漂亮的警花紧张起来会这么可爱。

    出了审讯室,符月顾不得换掉工作服,就急匆匆赶回家,林天这起凶杀案件有太多的疑点和漏洞了,她绝对不会允许栽赃陷害的事情发生,更不希望林天被人白白冤枉,所以她要寻求可以和对手抗衡的力量。

    “小月,回来了?”符月刚一进门,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的符泽关爱的问道。

    “爸,今天累死我了,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案子!”符月脱掉黑色的高跟鞋,露出洁白修长的脚趾,顽皮的小脚丫暴露在空气中,让人心生涟漪。

    “哦,什么案子,能把我家的月月累着?”符泽慈祥的笑了一下,关心的问道。

    符月换好鞋,调皮的坐在符泽身边说道:“是这样,今天局子里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案子,我抓捕一名杀人嫌疑犯之前,市公安局长竟然一反常态的通知我,如果嫌疑犯反抗的话可以当场击毙,以正常抓捕程序来说,他是不会下这样的命令,所以我觉得一定是上面有人命令,或者给了我们局长什么好处,老爸,这件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哦~还有这种事情?”符泽眉头皱了起来,思索一番,问道:“嫌疑犯叫什么名字?”

    “林天!”符月想了想补充道:“一个普通人。”

    王平点了点,继续问道:“那死者是谁?证据如何?”

    “吴根人,死者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认证是吴根人的女朋友关瑞,她亲眼见到林天杀人。根据我们的摸排调查,几天前在一个叫落日余晖的酒吧里,林天曾经和死者发生过打斗,而且更重要的是当时在场的还有司徒马和其他几个官二代,林天冲突的对象也并非是吴根人本人,而是司徒马,当晚除了司徒马之外,他身边的人都被林天打了。”

    “有胆量!”就算符泽到了处事不惊的年龄,听到符月的话,也忍不住赞叹了一番,司徒马什么德性,他自然很清楚,那可是自己头号政敌的儿子,不下功夫了解,又如何踩着政敌的脑袋平布高升呢?

    在燕京,敢动司徒马的人还真不多,司徒马这个人睚眦必报,得罪他的人通常都没有好下场。,符泽隐隐感觉到这件案子和司徒马脱不了关系,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司徒马在幕后操作,也许可以拿这件案子击败自己的竞争对手,市委换届近在眼前,唯一能和自己竞争的只有司徒马的父亲,现在这件案子不正是打倒对手的好机会嘛?

    不过那个叫林天的普通人,敢出手得罪司徒马,难道吃错药了,还是脑子缺根筋?这件事从表面看来,还有很多蹊跷,符泽深思熟虑后,问道:“月月,你认为那个叫林天的是被冤枉,你有没有证据?法庭之上只讲证据,不讲情理!”

    “没有,我问过他,他不对我说实话,好像有事瞒着我一样,换做普通人被捉进警局早就害怕了,可我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他,他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反倒要报复对方!”符月提起林天,就觉得伤脑筋,这个小流氓都要逆天了,进了警局还有胆子调戏自己。

    符泽听着女儿愤愤不平的语气,诡异的看了符月一眼,仿佛觉察到一丝异样,笑呵呵的问道:“月月啊,你认识这个林天?”

    “当然认识,那个小流氓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从第一次见面,直到现在,一直都在欺负我,真是气死我了。”符月说完,才意识到什么,竟然当着老爸的面,把和林天之间的恩怨全都说了出来,刹那间,脸颊两侧飘起淡淡红晕。

    符泽看着自己的闺女,忍不住笑了笑,看来闺女大了,不中留了!

    看到符泽脸上流露出的笑容,符月更是害羞的低下头,解释着说道:“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符泽点点头,笑意更浓,越抹越黑,看来这个叫林天的年轻人,于情于理自己都要出手了!

    “月月啊,既然你认识这个叫林天的嫌疑犯,那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后台,家庭情况怎么样?”符泽决定出手了,就一定要充分了解这件案子涉及的一切人物,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在官场混,一失足成千古恨,跌倒了就永远别想站起来,务必小心谨慎。

    一个普通人有胆量和司徒马斗,一定是有背景,或者仰仗了什么后台,否则又怎么会这样有恃无恐呢?毕竟社会上的聪明人远远多于傻子的数量。

    符月皱着眉头想了想:“他的出身非常普通,普通的太过于简单了,让人忍不住心生怀疑了。先是十七岁左右出国,去了哪个国家也没有记录,最近刚刚回国,和陈家有点关系,好像还和霜家大小姐之间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

    符泽拿起桌上的报纸,眉头皱了皱,这个男人如果真的出身普通,会认识陈家和霜家的女人?陈家富甲一方,虽然是女人当家,可一点不弱于男人,霜家大小姐那就不用说了,更是闻名整个燕京。

    “爸,你可是市委领导啊,遇到这种事,可不能坐视不管啊!”符月看不懂符泽在想什么,有点焦急的说道。

    符泽摇头苦笑,这还没嫁人呢,就一个劲儿的替人家担心,哎,苦笑一声,眼神里闪出道道精芒:“月月,这件事恐怕是司徒马借着他老子司徒盛的权势陷害林天,他们捉林天去警局,只是行动的第一步,接下来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老爸,你到底帮不帮他!”符月见符泽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急的直跺脚,对于政治上的种种事情,符月自然闹不明白,她不在乎司徒马借谁的权势陷害林天,她更在乎的还是林天的安危,怕他被人白白冤枉,怕他受到一丝伤害!

    符泽放下手里的报纸,微微的沉吟了片刻,说道:“这件事只要叫林天的嫌疑犯真的没有做过,我保证没有人可以冤枉他。”

    符月得到父亲的肯定回答,总算可以放心了,只是,自己可要保护好林天,就像父亲刚刚说的,对方把林天捉到警局不过是刚刚开始,很有可能在警局对他有下一步的动作,自己可不能让林天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啊!

    “爸,我有点事忘了处理,还要回警局一趟!”符月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刚忙换鞋出了门。

    符泽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女儿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掏出电话打了出去,虽然不知道这件事能否扳倒司徒盛,但是一定会对他的政绩有影响,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自己把握的好,最后谁主沉浮还真的很难说!

    当林天被几名值班警察带到拘留室门口时候,里面关押的那些重刑犯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林天的强悍他们可是领教了,上次一个人把全部犯人都教训了,还大摇大摆的走出警局,这在他们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