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阴阳神帝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可怕的飓风

    平地上,竖立着十多座不是很高大,但充满了威严气势的殿宇。在殿宇尽头的位置,还有一座用青石建造而成的房子。这栋房子,比起边上的殿宇来,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伟大气息。

    “那就是你父亲的房子,你可以过去看看。”呼延浩然看着那一座充满伟岸气息的青石房子说道。

    赵腾空点头,然后身形朝前冲去,迫不及待。只是在接近那青石房子的时候,他的速度却是降了下来,内心之中许多种情感混杂在一起。忐忑、思念、愤怨、等等,无数个念头一时间全部都涌了出来。

    来到青石房子前,看着那一闪紧闭的大门。他心里多希望自己的父亲从那里面走出来,带着笑容朝自己迎过来。然后自己开口叫他一声父亲,父亲又将他拥入怀里。

    可惜,幻想终究是幻想。他甩开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慢慢地伸手触碰到了青石门,入手冰冷的青石门却让他好像感觉到了父亲的温热般。

    “咔咔!”门被推开了,里面的景物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个青石的蒲团,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就连桌椅都没有,仅仅只是地上的那一个蒲团而已。

    赵腾空看着那个蒲团,然后慢慢地跪了下来。虎目之中流出了一丝泪水,然后他跪了下来,轻轻地用手抚摩着蒲团上面的凹痕。

    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蒲团之后,他心中的万千情绪全部都不见了。躺了下来,他枕着那个蒲团,就好像是躺在自己父亲的怀里一般。

    从小都没有父爱和母爱,这是他心中永远的隐痛。此时此刻,他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就在自己身边。那种父爱的温暖,正在朝自己的身体传递。

    “哎!”远处的呼延浩然见到赵腾空走进去,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咻!”就在这时候,一道呼啸声从他的背后响起。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回过头去。

    当初的小丫头,已经成熟了许多。十多年过去了,她的刁蛮似乎也已经收敛了。美丽的容貌当中少了青涩,多出了一种成熟的动人风韵。

    “叔叔!”呼延悠悠冲到了呼延浩然的身前,然后叫了一声。

    时隔十多年,她的个子长高了少许,大约有一米七的样子。而身上的气息,雄浑无比,那吞吐的元力正代表着她武王的修为。

    而且,不仅仅是武王这么简单。她的境界,赫然已经达到了武王圆满的层次。甚至于,元力比那宋傲等人还要雄厚一些。

    看着那青石屋子的门打开了,呼延悠悠眼中顿时一红,然后说道:“是不是腾空哥哥来了?”

    见到呼延浩然点头,她身形一动:“我要去见他。”

    面对这丫头的迫不及待,呼延浩然身形一闪就挡住了她。然后拉着她的手臂说道:“悠悠,你体会过没有父爱的感觉吗?我想,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不是见你,而是去融入他父亲生活当中的一切,找寻到一丝丝的慰藉。”

    听到他的话,呼延悠悠停了下来。然后低下头,眼眸里滴落了两滴清泪。

    思念十多年,她心里一直盼着当初那个少年的到来。每日她都会在凌霄峰前遥望山间的那条小道,只不过少年始终没有出现。

    “情根深种啊!”呼延浩然一声叹息,也不知道是该阻止还是赞成。心里头为这小丫头担忧不已。

    在天涯郡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赵腾空身旁的两个女子。虽说小丫头的美貌绝对不输给她们,甚至是略胜一筹。但像赵腾空现在的心境,完全不是美貌所能够打动的。

    夜幕降临,在凌霄峰上忽然刮起了阵阵狂暴的飓风。飓风之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那赫然是一道道细小的剑芒。

    剑芒肆虐,那凌厉的气息在整个峰顶覆盖。十多座殿宇当中,没有人敢踏出一步。因为外面那些狂暴的剑芒,就算灵劫境强者也扛不住,轻则受伤,重则身亡。这剑芒之恐怖,整个浮宵郡无人敢去招惹。

    “咻!咻!”、、夜幕之下,呼啸声不断,飓风携带着剑芒在这峰顶肆虐。

    白天,赵腾空枕在父亲曾经用过的蒲团上面沉沉睡去。而外面的呼啸声,让他在黑夜中醒来。

    醒来之后,他的脸上便再无那种软弱。双目光芒闪耀,充满坚强的神采。

    听到屋子外面的异动,他心中疑惑:“这半夜的,什么东西在这里作怪?呼延叔叔他们都不出来管管?”

    心中一动,他直接朝青石门走去。由于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所以到现在为止门还是开着的。

    他一步踏出门口,脸色就狂变。然后胸口的位置忽然飘起了两道血光,刺痛的感觉蔓延他全身。

    身形爆退到青石屋子里面,他骇然看向外面那呼啸的飓风。那锐利的剑芒,在风中来回游走,当真恐怖。

    低头一看,他发现自己身前全身上下都是伤痕,就连双脚上都是伤痕累累。有的地方,森森白骨都露出了出来,相当恐怖。

    “好可怕的剑芒。这飓风之中,剑芒无处不在,凌厉至极。还有啊,这飓风本身恐怕都是一股剑意,杀人无形。”赵腾空盘膝下来,然后挥手拿出了一个空间戒。

    在里面寻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数十颗的天晶石。他盘膝下来,开始运行千秋引气,用天晶石来修复身体。

    这空间戒,是在乱战的时候击杀对手得来的。内部天晶石数量有不少,特别是白音郡的一个武王修者的空间戒,天晶石足足有数万之巨,足够他修行很长一段时间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赵腾空终于将自己身上的伤势修复,然后他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套衣服穿上。

    “难怪了,难怪呼延叔叔在上山的时候说天黑了不好上山。想不到,在夜晚这里会有如此可怕的剑道气息。留下这股剑意的人,定然是顶尖的剑道大能。”

    赵腾空看着外面那呼啸的飓风,心中再度惊叹。

    他来到了门前试探了一下,发现那无数剑芒和剑意组成的飓风只在外面肆虐,根本无法飞进屋子。似乎,在这屋子之中有一股极强的天地灵力在抗衡着无尽的剑芒。

    时间流逝,赵腾空一瞬不瞬地看着外面的风暴,感受着里面的狂暴和锐利,他身后的紫虞剑似乎也有了一丝丝的共鸣。

    剑道修行,无时不刻都在感应。剑与人之间,还有与空间以及自然,都是密不可分的。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条道,都与世间一切相互融合。要找寻到自己的道,就需要从这个世界之中剥离出这种道。

    这无尽的剑芒风暴之中,有一种剑道。这种剑道凶戾至极,似乎只为杀戮而生,充满了狠辣。

    赵腾空面对它,自然是有另外的一番体会,与苍生剑道和吞天剑术完全不一样的感悟在心中滋生。

    天色转向了黎明,外面的剑道风暴越来越小,最后在曙光来临的前一刻,它彻底消失了。

    赵腾空睁开双眼,然后走出了屋子。他感受着外面空间的平静,忍不住道:“昼伏夜出,这剑道风暴究竟从何而来?”

    说着,他朝前面的陡峭悬崖走去。穿过一层层黎明的雾气,他终于来到了山崖的最边上。朝下看去,他的视线瞬间就凝固了。

    “那是!”、、失声惊呼,他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情景。

    对面是一座倒立的山峰,足足有方圆数十里,高有数千米。山峰的上面,居然和凌霄峰一样非常地平整。而它的下方则是越来越小,直至最底部的位置居然还不足一里宽阔。

    他猛地回头,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凌霄峰。平整的地面,和那座山峰是何等的相似,甚至于连石头的材质和颜色都一模一样。

    “这是一剑断开的,那一座山峰本来就是凌霄峰的一截山头。”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什么样的剑术,有着如此恐怖的威势,居然能够一剑就斩断一座山峰。不止如此,还留下了这么可怕的剑意风暴。

    “不错,是被人一剑斩断的。做到这样程度的,恐怕要达到涅槃层次的大能才行。”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呼延叔叔,这里真是一处好地方。”赵腾空看着那断裂的山峰,都也没有回。他的心里在这一刻想到了许多事情,都是关于修炼的。那绝世强者在斩断了凌霄峰之后,不仅仅留下了强大的锐利之气,还留下了无匹的剑意风暴。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两样东西来悟剑。“哈哈!昨天晚上你发现了那剑意风暴吧?怎么样,是不是很恐怖?老实说,我对那东西也很恐惧。这么多年来,唯有你父亲住在凌霄峰,而无惧于那狂暴的剑意飓风,甚至于那东西根本损伤不了他分毫。”呼延浩然笑道。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