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阴阳神帝

第三十章 悠悠的愤怒

    “嗡!”紧接着,傅勇身旁的那个青年面前也出现了一道手印,强大的威势瞬间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饶命!”相对于傅勇,那青年更是不堪一击,锁阳手势如破竹进入他的身躯。

    “嘭!嘭!”两声爆响,两人的身躯直接化作了碎片。鲜血飞溅,血腥气顿时散布在四周空气中。

    散修,除非有非凡的机遇,否则根本不可能和一些世家或者势力专门培养出来的修者相比。在赵腾空面前,傅勇虽然是武气九重,但比起那韩阳手下铁鹰卫队的那些武气八重的杀手都不如。

    “嗯?”见到赵腾空施展出锁阳手,直接将傅勇两人给打爆,对面的那个老者轻咦一声,眼中射出了阴冷光芒。

    滕胤依旧神色淡漠,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傅勇二人的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背叛者,他也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他们活着。

    “李寸,动手。”沉喝一声,滕胤下了命令。

    “咻!”……他的话刚刚说完,李寸和十多个武气九层的高手瞬间就冲向了赵琅几个。

    “这个老者是灵宫境前期。凭借锁阳手,我或许能和他一战。可那个青年给我的感觉更加危险,甚至于超过韩阳。”眯起眼睛,赵腾空神色肃穆,同时身上的气势也疯狂暴涨。

    “嗡!”李寸的速度最快,三个呼吸就来到了赵腾空的面前,然后单手挥出,直接攻向了他的面门。

    “好快!”赵腾空顿时一惊。

    光以速度,这个老者比起铁鹰都快,甚至于比当初的韩阳也只略逊一丝而已。

    来不及多想,他猛地启动自己体内所有的武气,然后锁阳手瞬间爆发,纯金色光芒涌动在双臂之上。

    一道道纯粹的金色符文,彷如盔甲般覆盖在了他的手掌上。

    “去!”沉喝一声,简简单单的一只手印,却带着恐怖的气势。

    “轰隆!”巨响自两人的中间爆发,老者那狂猛的能量将赵腾空直接拍飞出去。至于他自己,也是在锁阳手第四印之下身形被逼退近十米。

    “锁阳手第四印?”李寸的眼睛微微眯起,抖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嘴角露出了一抹凶狠杀意。

    赵腾空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有些酸麻,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这老者的实力,太恐怖了。比起在赵家遇到的铁鹰,都强了不止一筹。同等境界,前者完全可以抹杀铁鹰,甚至于不用费多少力气。

    “呼!”吐出一口气,他也和老者一样抖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酸麻的感觉顿时消散了少许。

    “腾空哥哥,我们走吧!”呼延悠悠有些担忧,她能够感觉到老者的强大,同时这丫头一双眸子在那个滕胤身上流转,似乎更重视这个没有动手的青年。

    “悠悠。”赵腾空回身看了她一眼,道:“现在要走,恐怕已经不可能了。”

    “走?去哪?”这时候,那滕胤抬脚走了过来,他的嘴角带着一丝邪魅,道:“徐婉儿我是志在必得,至于这个小丫头,长得真是不错。一箭双雕,本公子今日可算是艳福不浅。”

    “啊!”惨叫声响起,就在这一刻,那被数人围攻的闻叔踉跄后退,他一脸苍白,身上有数道伤口正在冒血。

    “死!”李寸又是一声冷喝,然后枯瘦的身形再度冲向了赵腾空。杀意惊人泄出,他的手里多出了一道闪亮的剑芒。

    赵腾空感觉到自己完全被杀意锁定了,那刺骨的寒意让他完全感受了浓郁的死亡危机。

    手中一翻,黑色的匕首从袖子里滑出。他迅速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形,然后朝那一抹剑光斩去。

    “叮!”一声脆响,手里的匕首直接断成了两截。

    然后锋芒划过了他的手臂,一道细小的伤口在他的手臂上裂开了。鲜血冒出,刺痛深入骨髓。

    身形爆退,赵腾空看着那老者再度朝自己的喉咙处杀来的一剑,眼神里带着一丝决然之色。

    “悠悠,来!”他一把抓住了呼延悠悠的手臂,然后转身就冲向了被那半妖死死压制住的徐婉儿。

    “锁阳手,第五印!”体内,一道道字符宛如流水般冲出,然后他的手臂完全被那一层金光覆盖。

    “洛书雷音!”低沉的怒吼,再度从口中吐出。

    无形的魂力疯狂涌出,然后扑向了那高大的怪物。

    “吼!”洛书雷音的攻击明显要比赵腾空的锁阳手速度更快,下一刻那半妖忍不住用爪子抓住了自己的头颅,痛苦咆哮了一声。

    “滚开!”徐婉儿娇呼一声,一掌击中了半妖的腹部,强大的能量顿时将它推出去数米距离。

    就在徐婉儿脸色一喜,误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击败这个半妖的契机之时,一声爆响从半妖的身后响起。

    “轰隆!”金色的光芒耀眼无比,那半妖高大的身躯宛如被一块巨石撞击,被打飞了十数米。

    “吼!”痛苦的咆哮响起,半妖身体在空中,气势却变得更为狂暴。

    “发什么呆,走!”赵腾空的身形在徐婉儿的身前显现出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温玉入怀,他的手似乎抓住了一团柔软。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去体会,身后的一道寒芒仿佛是催命的符咒,如跗骨之蛆般追来。

    赵腾空身形前冲,迅速地冲向了那黝黑的洞口。就在他刚刚接近洞口的那一个刹那,背上的刺痛顿时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噗嗤!”鲜血飘飞,伤口从肩上开始一直延伸到了腰部。

    幸好他在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之时拼命地加速了一下,要不然这一剑就直接将他斩杀了。

    “呼呼!”生死关头,三道身形从洞口钻入,直接没入了黑暗当中。

    赵腾空在这时候回头一瞥,就见那闻叔已经被滕胤的手下给围杀了。至于那个枯瘦老者,则是站在洞口没有追进来。

    “算是暂时捡回了一条命!”心里一松,他的魂力顿时散开,在这近乎没有丝毫光线的世界,魂力却能够清晰地感应环境。

    认准了一条通道,他直接就冲了过去,一直跑出去了将近数百米方才停下。这时候,在前面出现了一抹亮光,将整个通道都照亮了。

    此刻,身处黑暗之中,徐婉儿却是一脸的嫣红。她的胸口一只手掌紧紧地握着最敏感的禁区,让她恼怒的同时,更羞涩不堪。

    “放开。”终于,她忍不住身心的羞涩和颤栗,语气愠怒地说了一句。

    赵腾空听到她的话,手无力地放下来。然后脑海一阵眩晕,昏厥过去。

    “啪!”徐婉儿直接回头,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昏迷的赵腾空根本想不到,自己好心救她,却被她打了一巴掌。

    在瞬间徐婉儿已经明白了过来,原来只是一场误会,是这个男人在自己最为危险的时候救了自己,虽然自己曾经恨过他,讨厌过他,但是现在的赵腾空却让徐婉儿感到是这样的可亲,她不知所措的将赵腾空一把抱住,看着昏厥过去的赵腾空,泪水顿时毫无顾忌的淌了下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误会你,呜呜呜”徐婉儿不由流下了眼泪,如果是她的熟人看到必定会以为是自己错看了,竟然徐婉儿大小姐会为一个男人哭泣,这绝无仅有!

    不知道徐婉儿现在的心中是什么感受,是悲伤,是内疚,看着赵腾空紧闭的双眸,向来是淡定异常的徐婉儿第一次感到了不知所措。

    “贱人!”宛若冰山的气息从身后传来,然后徐婉儿骇然地发现自己背后那个小丫头身上冲出了远远高于她的能量气息。

    呼延悠悠一脸冷漠,那气势宛如寒冰般笼罩住了徐婉儿。

    之前,无论徐婉儿如何可恶,她都不会表露出来杀意。但是这一次,后者已经完全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自从第一次相遇,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赵腾空有种淡淡的亲近感觉。随着这些时日的相处,她越发发现自己的心似乎被打开了一扇门,前所未有的情感充斥心房。那就是思念,是爱情的感觉。

    她可以容忍徐婉儿的无知,但绝对不能容忍她伤害赵腾空分毫。

    “我……我不是故意的。”徐婉儿此刻哪还有羞涩,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慌的神情。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直跟随在赵腾空身边,看似柔弱无比的小丫头,居然会是这么恐怖的存在。论实力,这个丫头绝对比她强大不止一个层次。

    “腾空哥哥救你一命,你的命就是他的。他若不杀你,我也不会杀你。但是你如果再敢伤害他,我会把你的脸给毁了,让你永世都在屈辱中度过。”呼延悠悠冷冰冰地看着徐婉儿,然后慢慢地收回了气势。

    听到她的话,徐婉儿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不过眼中更多的是震撼的神色。

    呼延悠悠没再理会她,来到了赵腾空的身旁,然后将他的头抱起,靠在了自己的怀里。不知不觉,脸上染起了一丝红霞。

    “腾空哥哥,你一定会没事的。”手摸着赵腾空背后那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呼延悠悠的泪水顿时流了出来。

    等到赵腾空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深夜。

    他还没睁开双眼,就感觉到脸上有些湿润。同时,也有少女哽咽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这同时,一股温润的馨香也穿入了鼻中。

    睁开双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呼延悠悠那双动人的眸子。接着再是她那娇嫩的脸庞,以及那脸颊不断滑落的泪珠。

    “腾空哥哥!”见得赵腾空睁眼,这丫头惊喜地叫了一声,然后死死地抱住了赵腾空的头,压在自己的怀里。

    “腾空哥哥,你没事就好。”呼延悠悠庆幸地说道。

    赵腾空闻着少女的体香,脸上顿时有些红了。要说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就连师姐那里都没有过,这还是他的第一次。

    “轰隆!”不等赵腾空仔细体会这种让他心潮有些涌动的感觉,一声巨响就从外面传进了通道中。

    “吼!”随之而来的,是那惨厉的咆哮声。

    站在角落没有吭声的徐婉儿,以及抱着赵腾空的呼延悠悠都是一惊。

    赵腾空豁然起身,可是背后的剑伤还有手臂上的伤口传来剧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回想起刚才那一幕的惊险,他暗暗庆幸。

    “那半妖盯上了那个老头,还有那个叫滕胤的家伙以及他的手下。可是半妖只有一只,他们迟早都会找到我们。”赵腾空扫了一眼徐婉儿说道。

    “嗯。”徐婉儿点了点头,然后略为抬头看了一眼呼延悠悠,在对方的眼里,她看到了一丝漠然。

    不敢将之前的事情说出来,她开口与赵腾空说道:“李寸是滕胤最强的手下,虽然是灵宫境前期,但他曾经击杀过灵宫境后期的强者。”

    “至于滕胤,我不敢说。在我们大月郡,有许多关于他的传言。有人说,他是大月郡第一天才,真正实力高深莫测。”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朝前走。”赵腾空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直接拉起呼延悠悠的手,朝通道的前方走去。

    微信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