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大结局

    宫中太医对此束手无策,七日的医治,却使身体越来越弱,毫无好转。他不安心放下白若娴一人离去,邬蜀月则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缓解毒性困难无比,楚澜清精通毒药的程度已出乎了她的想象,不然当日玄烁中箭,她还能帮忙医治。见邬蜀月凝眉不语,楚澜侧心中便已知晓,他释然一笑,道:“既然如此,便听天由命吧。”

    邬蜀月死死拽住腰间丝绢,看他神色黯然,几乎是不计后果脱口而出:“等等,我有办法。”

    ***

    这个纸鸢白若娴糊了两天,也不知留着它做什么,始终惦记着楚澜侧,见不到他总觉得是不安的。

    再给翅膀涂上颜色,这个漂亮的纸鸢就完工了。可白若娴已无心再做下去,看着桌案上的烛光,将它放了过去。这个纸鸢里栽着她太多的愁绪。

    在它将要接触到火光的那一刻,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白若娴微微一惊,心中一阵悸动,她愣了许久,才缓缓地转过头,看见那张熟悉又温和的面孔,心中再也难以抑制酸涩。

    “好好的纸鸢,为什么要烧了?”楚澜侧从身后将她拥住,手轻轻地抚摸过他的脸颊,两人之间像是从未有过嫌隙,他还是曾经那个温雅如玉的楚澜侧。

    白若娴注视了他许久,却一言未发,眼中闪烁的晶莹,触碰到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俯下身子,在她耳畔轻声说道:“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所有的思念、苦楚在这一刻一涌而出,白若娴咬了咬唇,埋怨的话没有说出,她起身将他紧紧地拥抱住。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更让他觉得温暖,在抱她入怀的时候,楚澜侧才觉得自己是永远了全天下。

    “为什么现在才来见我,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可知我有多担心你。”白若娴道,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楚澜侧抚过她的长发,道:“我会用我余生,去保护你一人,再也,不离开你。”

    邬蜀月倚着大殿的窗户,看着殿中温柔的场景,长舒了一口气。这世间的感情又有谁能看的清?她看向高空中的明月,陌涵,你的仇,我也该替你报了。

    死牢的大门打开,邬蜀月手中提着宫灯,用着微茫的火光去看清牢中的景象。脚步,在一间牢房前停下,牢房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身影,邬蜀月眉头轻蹙,道:“穆池茜,躲在那里作甚?快到本公主面前来,让本公主瞧瞧。”

    只见那身颤抖了一会儿,在邬蜀月目光的逼视下,她终于抬起头来,人已瘦的可见骨头,头发凌乱在一起,偶尔会见有跳蚤从她发间跳起。她对上邬蜀月的眼睛时,身子猛颤了一下,灰沉沉的脸上看不清本来的容貌,她拼命往后退,哪怕已经将自己逼到了墙角。

    邬蜀月露出一抹冷笑,将宫灯举的高了一些,灯火照耀在穆池茜的脸上:“楚澜清的老巢已经被灭了,皇上答应我,要将他千刀凌迟!”

    穆池茜的恐惧更深了,她口中发出些呻吟,却始终说不出话来,长时间被关押在此处,她几乎已经丧失了语言功能。在宫灯的光芒下,邬蜀月依稀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泪光,她咬了咬银牙,笑道:“你对他还真是情深不浅呀。对了,皇上还把你交给了我处置,要不,你也像楚澜清那样死吧?”

    穆池茜快要失声尖叫了起来,她用手揪着头发,手上锁链的撞击声更是刺激了她,她拼命地摇着头,猛地扑倒牢门处,用头磕着墙壁。

    大概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激烈,邬蜀月往后退了一步,见她如此疯狂的样子,冷漠地转向刑堂,命令道:“把她带过来。”

    刑堂中挂着的刑具不计其数,上面还沾着触目惊心的血迹,邬蜀月走进这里时,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坐到刑堂的主座上,清冷的空气中还带着锈铁味,那是血的味道,总让人有些难受。

    邬蜀月让人将她捆绑在刑具架上,一盆凉水将她从头浇到脚,让她的意识清醒了很多。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穆池茜从喉咙中吐出的话模糊不清,邬蜀月明白她再叫些什么,却故作都没有听见的样子,从堂上拿来的一条鞭子,丢给了身边的侍从。

    “问问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恶行,打到她说为止!”邬蜀月发号命令。她本不喜欢牢狱中着阴森之气,更厌恶刑房中的血腥,但不知为何到了穆池茜这里,觉得折磨她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她本没想从她口中逼供出什么。

    牢房中惨叫不断,邬蜀月淡漠的笑容如同沙漠中的花朵。穆池茜在鞭子下哭叫着,血气滋润了空气中的湿度。

    听着穆池茜一边惨叫,一边说着自己以往的恶行,邬蜀月竟感到些身心愉悦。

    “……还有楚澜清。他模仿白若娴与楚澜君的笔迹,制造出他俩来往的书信,有意挑拨白若娴和楚澜侧直接的关系。”事到如今,穆池茜顾不上楚澜清,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她已不求活命,只求自己不要落得楚澜清那种死法。

    邬蜀月惊了一下,来楚宫时,她就察觉到他们俩人的关系有变,如今看来,此事和楚澜清逃不了干系了。

    “你说的可属实?”邬蜀月质问道。

    穆池茜不断点着头:“我没有骗你,这是楚澜清逃出死牢时,告诉我的计划。他还说,等成功挑拨了他们,就带我离开……”

    邬蜀月冷冷一笑:“还真是恶毒。”

    她瞥了眼身旁的狱卒:“记供词。”

    这些年所做的坏事,都被记录在了纸上,邬蜀月逼迫她按下指印,将罪状纸在她眼前挥了挥,轻叹道:“你若下了地狱,阎王爷都不会放过你。”

    她的杀意让穆池茜不敢言语,生怕惹恼了她,会让她落得一惨死。邬蜀月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渐渐转冷,手也无力下垂,她凑近穆池茜,在她耳旁问道:“你知道,我的夫君是怎么死的吗?”

    穆池茜从未听楚澜清提及她的事情,也不知她已嫁为人夫,听她所问,穆池茜愣了愣,不知如何回答。

    眼中流转出痛意,邬蜀月拿着状纸的手有些颤抖,她低垂下目光,咬着银牙,道:“楚澜清欠下那么多的债,他一个人怕是还不完了,剩下的,你来替他还吧。--来人,剥了她的皮,送她上路。”

    这句话,是穆池茜有生以来听见的最可怕的一句话,她惊恐地睁大的眼睛,求饶声还没从口中发出,狱卒便塞住了她的嘴。

    地牢里阴寒的狠,邬蜀月觉得有些冷意。她在刑堂外站了一会儿,不久便听见里面传来凄惨的叫声,此时难以言说心中的情绪,轻叹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去。

    邬蜀月离开了楚国,除了那张状纸,什么都没有留下。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让楚澜侧觉得格外刺眼,他恨恨地握皱了它,从暗格中拿出那些书信,举起蜡烛想要把它们一举销毁了。

    白若娴推门而入,见楚澜侧怒然,连忙走上前去,拿开了他手中的烛台:“这是为何?”

    不料白若娴会突然过来,楚澜侧的手僵在了那里,桌案上还放着厚厚地一摞书信,得知这是都是楚澜清伪造的以后,他再见白若娴时便有些心虚了。想要将书信都推到一旁藏起来,白若娴已经从他手下抽出了一封。

    “这是……我的字迹?”上面还留有‘白若娴’的署名,她不记得自己何时写过这些暧昧的书信,怔怔地看着里面的内容,有些不知所措。目光转向了剩下的信笺中,她走到楚澜侧的身旁,将其它的信笺一一打开查看。

    上面的内容让她有些惶恐,想要解释时,楚澜侧接过她的话:“这些,都是楚澜清伪造出来的书信。”

    “是因为这些东西,皇上才疏远我的吗?”白若娴无奈问道,愠怒地将信笺丢到一旁。

    “对不起……”楚澜侧自责。因为奸邪之人的挑拨,他竟误会了她这么长时间。

    白若娴看他神色黯然,伸出手轻轻地拥住了他的腰,脸颊依偎在他的胸口处,道:“竟然已行结发之礼,就请皇上,信任我。”

    楚澜侧没想到可以解开心中最大的结,将她抱在怀中,对他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了:“若娴。”

    “恩?”

    “我爱你。”

    白若娴愣了愣,不知为何这句话在她心中有些沉重,笑容有些许牵强,没能给他任何答复。

    北山脚下,木枝划破空气,传来咻咻的声音。萧玄烁的脸上有了红润,自上次昏倒以后,唯有今日精神一些。下了床,便嚷嚷着要楚澜君教自己用剑。

    以树枝为剑,保证他不会受到伤害。小家伙学什么都很快,虽说动作生疏,但很快便会了一招半式。楚澜君站在一旁指点着他,见他精神好了起来,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从西域请来的毒医已经在路上了,既然普通的太医不能医治他,他只能另寻他法。今日,萧玄烁的眼睛非常清澈,仿若容纳天下万物,小小的身子已有了玉树临风的影子。

    楚澜君看着他舞剑的动作,依稀从他身上看见了白若娴年幼时的模样,一样的单纯倔强。昔日的回忆一发不可收拾地涌上来,楚澜君有些出神,眼底的情绪难以琢磨。

    萧玄烁手中的树枝击向了一片的石头,用力过猛,树枝从中这段,发出的清脆响声让楚澜君猛地回过神来。萧玄烁背对着楚澜君,还在保持着刚刚的动作,不再动了。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好像可以从他的影子中,看见他长大的模样。

    树枝掉在地上的场景,像是魔鬼一般,夜夜出现在楚澜君的梦中。毫无重量的树枝落在地上,安静至极。萧玄烁的手缓缓垂了下去,他跪倒在地,血一滴滴落在树枝上。

    “玄烁!”楚澜君语气中满是紧张,隐隐觉得自己要失去什么了。

    萧玄烁没能给他回应,只是地上的血越来越多,他身子轻轻颤抖,软软地倒了下去。楚澜君大步上前,一把将他抱入怀中,看见他的正脸时,心已凉到极处。

    脸色已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脸颊的红润被青灰色取代,鼻子和口中不断地涌出血来。长长的睫毛印下了夕阳的余晖,很久才微微眨动一下。他眼中载着的星辰已经陨落了,再也不复以往的清澈明亮。

    萧玄烁脸上的血液像是凝聚成刀子,狠狠刺入楚澜君的心脏。他抱着他轻如羽毛的身子,擦拭去他脸上的血,却怎么都擦不干净。

    “王上……”萧玄烁难以再说出什么,他沉重地喘息着,看着他的口型,依稀可以得知他想说的话。

    “如果……见到了我的父母,请……问问他们,能不能……带玄烁……回家……”痛苦让他皱紧了眉毛,眼中泪光闪烁却未落下,他握紧了楚澜君的衣袖,他衣间的淡香是唯一能让他安心的了。

    这种悲恸是他很久没有过的了,楚澜君紧抱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拉住他的性命。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觉心如刀割。

    “王上……玄烁好累。”楚澜君眼中的痛惜,让萧玄烁不敢轻易闭上眼睛,独自强忍着一切。

    楚澜君拭去他眼睑处的泪水,却不知自己的眼眶已经泛红,他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抑制住心中的情绪,轻声道:“烁儿安心睡吧,父王会带你回家的。”

    “父王……”萧玄烁用尽力气去看了这世间最好一眼,那一声‘父王’也算是了却了他这一生的遗憾,手无力从楚澜君衣袖上滑落,血在他衣服上泛开妖娆的花朵。

    楚澜君低头埋进他小小的肩膀上,一滴泪水落在衣间并不显眼,心已成灰。

    夕阳的光芒消失,天际间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在这天地黯然之间,放出了第一抹光明。

    白若娴连续几天睡不安稳,看见北山那边的侍女传来的书信时,心中不详的预感更是强烈。她不敢打开那封书信,但萧玄烁病逝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宫闱,即使是她不想知道,也要被迫去面对。

    始终难以想象这个事实,白若娴亲眼看见信上的内容时,心已碎不成形。眼泪散了字上的墨,纸上晕出一圈圈墨迹,白若娴瘫倒在地,思绪也跟着停止了。

    她的玄烁,怎能无声无息地就走了。她还未能听他再叫上一句娘亲,她还未能再亲亲抱抱他。白若娴用手遮住了眼睛,手心也跟着温润了。

    楚澜侧来时,她无力地卧在榻上,眼睛已经红肿。楚澜侧坐到她身旁,看她精神不振的模样,不知她是为何:“是谁惹得你不开心了?”

    萧玄烁病逝的消息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想不到,白若娴在为他而悲伤。白若娴枕在他的腿上,握住了他的手,带着恨意:“你一定要把楚澜清千刀万剐了。”

    她手中一片冰冷,意识也是难见的消沉,楚澜侧没有逼问她原因,只是轻声地安抚她,看着她入眠。

    楚澜清的恶行已经传遍了各国,哪怕是用尽天下极刑也不足为过。当年他为自己私欲,炸毁乞山导致洪灾一事,已让天下百姓怒然。

    刑场上,楚澜清一身囚衣,双手被锁链紧缚住,没有挣扎的余地。他两鬓间增满了白发,恶狠狠地瞪着刑场下的人,没有丝毫悔改之意,但气势已远不如当初。

    千刀凌迟,并不仅仅是邬蜀月要求的,这是全天下子民给的惩罚。楚澜侧坐在高台之上,这还是楚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皇帝监斩。

    “一千刀,都不足以弥补楚澜清犯下的恶行。楚澜清死后,不许下葬,鞭尸骸骨,将骨肉喂食猪狗。”楚澜侧在高台上冷漠地注视着他,口中的旨意已是残忍。

    楚澜清的目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楚澜侧毫不在意,寒声下令:“行刑!”

    楚国百年来,行千刀凌迟的人是少之又少。

    场景实在太过血腥,楚澜清嗅间空气中的血腥味,有些反胃。他撇了撇嘴,转过头去,目光随意看去,竟看见了白若娴的身影。

    她站在人群之中,定睛看着楚澜清被行刑,没有察觉到楚澜侧已经注视到了自己。楚澜清曾经杀了她的奶娘,现在害死了她的孩儿,还险些让她失去挚爱。

    楚澜清最初还可以强忍痛意,但后来实在不堪忍受,惨叫声在刑场上不绝。大多百姓难以继续看着血腥,纷纷离去。人少之时,白若娴终于走到了楚澜侧的身边。

    楚澜侧关心道:“你脸色不好。”

    白若娴摇了摇头:“我没事。穆池茜为什么没有带到刑场?”

    楚澜侧面色淡然:“她已经死了。”

    这是白若娴意想不到的结果,她转过头看他,惊道:“死了?”

    长时间坐在这里,楚澜侧感觉有些累了,刑场的血腥也让他越发觉得不适,面对白若娴的问题,他无心答道:“恩,我把交给了邬蜀月,她把她杀了。”

    定穆池茜的罪,该属楚国国事,怎可将此推给别国的人处置。白若娴有些不安,隐隐感觉有些不大对劲,见楚澜侧准备离开,她拉住了他的衣袖,问道:“你是不是,和她做了什么交易?”

    楚澜侧身子明显一顿,没想到白若娴心思如此玲珑,有些遮掩地回道:“哪来什么交易?我和风陌涵也算是至交,看在他的面子上,就把人交给了邬蜀月。”

    白若娴没能追问下去,楚澜侧已快步走向前,经过楚澜清身边时,他蹙眉瞥了他一眼,欲走时,却听闻楚澜清微弱的声音叫道:“等等!”

    楚澜侧停顿了一下,侧目看他,示意行刑之人暂且停下。楚澜清哼笑了一声:“萧玄烁,是白若娴和楚澜君的儿子。”

    刑场下已无人继续观刑,白若娴还在离楚澜侧较远的地方,楚澜清的声音很微弱,这句话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楚澜侧面色一寒,抽出刑台一旁的匕首,直接刺入了楚澜清的心脏。

    没人可以想象到,行刑之中会突生这一变故。楚澜侧的脸上溅到了血,他淡漠地用手擦去,脸上寒意未散。白若娴吓得一惊,急忙快步走到他面前,看见他的脸色,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

    楚澜侧神色缓和了一些,接过了白若娴递来的丝绢,露出一抹牵强的微笑。白若娴不知道楚澜清对他说了什么,竟让他决心直接赐他一死,回首看向楚澜清时,他已咽气,只是嘴角的笑容太过狰狞。

    楚澜侧将白若娴送到了宫中,然后就消失不见人影。今日是玄烁的头七,白若娴不想让杂念扰了心,只想让萧玄烁安安心心的离去。

    萧玄烁出宫后,住在北山的事情,楚澜侧不是不知道。

    他在那里见到了楚澜君,沈陌迟正擦拭着萧玄烁的灵位,准备带回祁地去。楚澜侧躲在屋舍一旁,从楚澜君的眼睛中,他看见了真相。

    萧玄烁病逝那日,白若娴大悲;头七之日,楚澜君出现在此,眼中带着痛惜。楚澜侧已经明白了白若娴对楚澜清的恨意,他扶住一旁的树,倚在树下,感觉心脏不受控制地在跳。

    回到宫中,李安给他禀报着朝中事务,楚澜侧出神问道:“守住一个秘密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李安一怔,毫不犹豫地说道:“毁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毁了他,她会恨他的;留着他,朝中之人终有一日会翻出这个秘密。

    在楚澜君回祁的那日,楚澜侧骑着战马,在北山出口拦住了他。玉冠束发,青袂翻飞,楚澜侧以戟指地面,冷眸之中不夹杂一丝情绪。

    沈陌迟可感觉到他身上的萧杀之气,握紧了腰际的佩剑,盯着楚澜侧,随时准备迎战。

    “这是何意?”楚澜君拉紧了缰绳,明知楚澜侧此次前来是要杀他,还是淡定自若。

    楚澜侧不作言语,手中的长戟拿正,胯下的马奔至楚澜君身旁,两人同时出招,兵器相撞发出铿然之声。沈陌迟被阻不准上前,这是他们之间的战争,今日,也该在此做出了结。

    双龙斗争,必有一亡。楚澜侧的武功这些年已经突飞猛进,招招都尽显凌厉,往楚澜君的死穴之处而去。楚澜君反手抵挡过他的攻击,竟觉得有几分吃力。

    “为什么要杀我?”交锋之时,楚澜君开口问道。

    “萧玄烁,你与若娴的孩子。”楚澜侧眸子有些猩红。

    手中的兵器交于一起,死死纠缠。

    楚澜君目光微怔,楚澜侧猛地把他手中的兵器打开,手中长戟指向楚澜君,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米:“人言可畏。你与白若娴只能活一人!”

    朝中风云多变,事务繁杂,自己与白若娴的关系又不平常,楚澜君怎会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现如今,玄烁的身世已被人知晓,这个秘密足以让白若娴身陷囹圄。

    楚澜侧的话如同锐器,直接刺入他的心底,他若在此刻反击,便可取了楚澜侧的性命,但拿剑的手在像是被抽去了力气,剑的沉重,让他难以持起。

    三年之期快到,他大限将至,又岂会畏惧什么。

    剑‘铿锵’一声落地,激起一层黄土,剑身嗡嗡作响,沉吟着绝望的悲歌。楚澜君的手无力垂下,再也不能同以前那般潇洒自如:“你要善待她,不要给她带来痛苦。”

    地上的剑像是失去了灵魂,散了寒光。楚澜侧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曾想他会给自己这样一个结果:“这样做,值得吗?”

    比起他主动放弃生命,楚澜侧反倒希望和他决一死战。

    “她以性命守护过我那么多年,我却从未为她做过什么。既然你爱她,那就杀了我,给她幸福。”声音有些低沉,却是坚定。他对她的爱早已不能言说,时光将一切都埋入心底,不是消逝而是更加深刻。这许就是老天给他的惩罚——

    长戟没入了他腹部,似乎可见有血光溅起。楚澜侧紧咬银牙,眼中的泪却不知是为何,他手上的动作更用力了一些,长戟便刺入的更深。滴落在地上的血,红得刺眼,他们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楚澜侧闭上眼睛,将戟重重地从他腹部拔出,空中溅起的血让他不敢直视,只闻闷声倒地,他再次睁开双眸时,楚澜君已在血泊之中。

    他将戟抵在地上,泛红的眼睛注视着沈陌迟。沈陌迟看向倒在自己身旁的楚澜君,脸上只剩悲痛之意,跪到在楚澜君的身旁,将剑反手拿起,自刎在了他的身边。

    长戟还在往下滴着粘稠的血,楚澜侧对着悲凉之景已经麻木,他转过头去,马蹄声渐远,北山一片死寂。

    白若娴在宫中抚琴,琴音刚起,弦便断裂崩到了她的手指。她缩回了手,抬起头,却见李安闯入:“皇后娘娘,皇上去了北山,想要杀了楚定王,还请娘娘……”

    未听完他的话,白若娴便猛地站起,她怔了一会儿,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时间,急忙地跑出殿外。李安知道楚澜君武功不凡,他是担心皇上会被伤到,才前来禀报白若娴。

    天已尽黄昏,白若娴马不停蹄地向北山赶去,心中不断祈求着两人都能平安无事。

    白若娴远远地站在北山口处,空气中淡淡地血腥让她不由揪心,她跳下马,往倒下的两人跑去。凤眸圆瞪,楚澜君灰色的脸映入她的眼中,她像是被雷电劈到了一般,顿了许久,最终跪倒在楚澜君的面前,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低低唤道:“主上……”

    她将楚澜君抱进怀里,把溅到他脸上的血迹轻轻擦去,沙哑的声音低到极点:“主上,娴儿回来了,主上……”

    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温度,凉得让她心疼,白若娴脸颊抵着他的额头,一行清泪顺着眼角处隐于两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她咬着唇,抑制着泣声,握住了他的手:“主上,请忘了这段感情,安心离去。”

    泪水难以咽下,白若娴的心跟着抽疼起来:“下辈子,主上一定要幸福地活,再也不要遇见我。”眼前氤氲,心中的痛意似海浪般翻滚着,击打着她已脆弱不堪的神经,白若娴将头埋在他的肩上,再也嗅不见那淡雅梅香,悲痛如何抑制,她已经泣不成声。

    天空被黑夜吞噬,皇宫中再辉煌的宫灯在白若娴眼中也失了颜色,她与楚澜侧对立而视,多了分疏远:“为什么要杀他?”

    早已经料想到这样的结果,楚澜侧没有愠怒,也没有表现出感伤,只是回答道:“他必须要死,没有原因。”

    白若娴露出的那抹苦笑,深深地刻进他的心里。她退到门前,对他已然失望,不再多言一句,转身离去。

    楚澜侧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却只能看见她的一个背影,在他视线之中渐渐远去。只觉一阵悲戚。

    没有宫灯,没有星星,前方的路一片漆黑,白若娴只能凭着感觉去走。楚澜侧的名字纠结在她心底,记起初见时的他,年少的模样是多么单纯。何时起,他也如此不折手段,她恨的不是他杀了楚澜君,而是对他的残暴不仁感到失望。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白若娴还是原来的样子,但双眸间多了份沧桑。这三年,她与楚澜侧再也不似以前那般亲密,看起来相濡以沫,实则已处于两个世界。

    只是,他每日都会对她说上一句:我爱你,若娴。

    南楚公主将皇位传给了朝中一位重臣,准备隐于世间前,最后见了白若娴一面。

    “你恨他?”邬蜀月摘下一束花放在了她手上。

    白若娴看向手中的花骨朵,有些许迷茫,没有言语。

    “若娴呀,无论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你要相信,他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了。”邬蜀月轻叹了一声,正视着她:“当年攻打楚澜清时,他身中剧毒,性命不保。他害怕自己离世后,朝臣会针对你,就和我做了笔交易。”

    白若娴愣在了那里,静静地听着邬蜀月的话。

    “他将穆池茜交给我处置。我则用毒蛊以毒攻毒,延长他的生命。种植毒蛊以后,他看似与常人无异,但每日却要忍受蚀骨之痛。而这些年,他却从未让你察觉出来。”邬蜀月话语一顿,犹豫了片刻,继续道:“毒蛊也有耗尽的时候,所以……你不要再怨他了。这几年,朝中换上了新的大臣,能威胁你的人几乎都不在了。听说他杀了楚澜君,想必,那也是为了保护你吧。”

    白若娴感觉心脏猛地一颤,她扶住了一旁的树,强撑着没有倒下。

    腊月,第一场雪下的极大,半天的时间便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大地银装素裹,万物沉睡于大雪之下。

    楚澜侧的寝宫格外冷清,也没有生起炭火,他的脸上满是憔悴之色。白若娴轻步走到他的身旁,将他肩上的头发拢到身后,指尖触碰到他的脸颊时,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意。楚澜侧睁开眼睛,看见白若娴,轻轻一笑。

    “皇上冷吗?”白若娴坐到他的身旁,见他点了点头,她让楚澜侧枕在自己的腿上,握住了他的双手,低头往他手心中哈气,那怕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也好。

    “若娴,我有些累了,待在我身边吧。”楚澜侧的眼中满是倦意,手指微动想要拉住她。

    白若娴轻应了一声,拉过锦被盖在他的身上,将被角细心地掖好。

    两人就这么相偎着,若是能依偎到白头偕老,也是件美好的事情。

    “初次见到皇上时,是皇上再照顾我,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你在照顾我。而我……”白若娴的声音有些沙哑,心中浮上一层悲伤。

    楚澜侧握紧了她的手,眼神有些涣散:“我爱你。”

    白若娴顿了顿,眼低有些温润。

    “我爱你,若娴……”楚澜侧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声音像是断线的风筝,虚弱至极。

    他握着她的手,再渐渐失去力气,白若娴屏住呼吸,害怕失去什么,眼中尽是晶莹,良久,道:“我也……爱着皇上。”

    楚澜侧干涩的嘴唇展出一抹淡笑,轻轻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回应一个字。他的手从她手上滑落,空气冷清的浸人。

    白若娴愣在了那里,怀中的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她眼中失去了神采,抱着他,不敢有丝毫动作,害怕惊扰了‘睡梦’中的他:“我爱你,对不起……”

    这冬日中唯一的温热,便是白若娴眼中落下的泪珠,空寂地大殿中只有她的抽泣声。悲意笼罩了整个寒冬。

    武德一六四年冬,楚国国君驾崩。太子萧玄代于第二年登基,改国号为曌仁,楚国国泰民安数百年。

    <全文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