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解毒之法

    白若娴站在城门之上,将那浩浩荡荡的军队看入眼中,三千青丝挽于凤冠之下,红玉璎珞在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宛如星辰的眸子映下万里山河,宫绦所系的流苏迎风飘动,这世间最尊贵的女子莫过于她了。只是,那眉间的愁绪,似怎样都解不开。

    军队停止在城门脚下,白若娴的目光着急地从人群中寻找着什么,这么多的人里,唯独不见他的身影……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从后门单独回宫了。”一名小侍女快步走来,禀报道。

    “他就这么不愿意见我?”白若娴神色间多了几许落寞,再美的山河在她眼中都失去了光采。她不想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手轻抚上冰冷的城墙,倍感倦意。

    白若娴坐在宫殿中,手中拿着一个将要成形的纸鸢,她将纸鸢边缘处细心的糊好,持起朱笔点上它的眼睛。也不知为何,突然想做个纸鸢打发时间,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她一朝皇后,竟然都闲到了这种地步。

    七天了,他回朝七天了,终究不肯见她一面。那怕她做好点心,站在殿外等他几个时辰,他也不愿召她进去。她到底做错什么了?白若娴想不明白,心底感到酸涩,再多的不快只能咽回肚去。

    楚澜侧躺在床榻上,一手支撑着头,闭目养神。空气中的苦涩与血腥味,他早已经习惯,侍女轻声走到他身旁,手中端着墨黑色的药汁。楚澜侧闻声睁开了双眼,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白雾,冰冷的手已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他的感知能力正在消失,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朦胧看不清,接过侍女手中的药,他默不作声将药一饮而尽,待侍女准备退下时,他终于沙哑地说道:“皇后,今日可又来了?”

    侍女躬身,回道:“皇后娘娘晨起时来过一次,奴婢们谨遵皇上旨意,没有让娘娘入殿。”

    楚澜侧轻应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待侍女离开大殿,胸口的闷疼伴随着一口血涌出,这次,他不知道自己又吐了多久,身体越发虚脱,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消逝。

    铜镜中照出他苍白的脸,消瘦的已不成人形,面色如同将死之人。楚澜侧不知自己是如何下床的,身体仅剩的力气难以支撑他的身子,随时都会倒下。

    这是回宫以来,他第一次走出殿门。邬蜀月收拾好行装,准备回南楚,见到楚澜侧时,她着实惊了一下,急忙扶住他的胳膊,手搭上了他的脉搏。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脉搏已完全絮乱,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楚澜侧淡然地说道:“你现在已了解到我的身体状况了?”

    邬蜀月将他扶坐到一旁,退下了周围的宫人,低声说道:“皇后可知道此事?这是,楚澜清所下的毒吗?”

    邬蜀月知道他亲自去捉拿了楚澜清,却不曾想他会身中剧毒。

    楚澜侧回道:“切记不要告诉若娴。楚澜清手中的毒药,多数是你曾经教他研制的。竟然你懂得用毒方法,那有没有什么办法,缓解毒性?”

    ps:这本来应该是最后一章的,站犯抽,一万字不能让我完整发完,无奈只能分成两章,此章一千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