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中毒已深

    收到李安献上的丹药以后,楚澜清再也无心去关城中之事,连续几日都沉迷于这长生不老药之中,一盒丹药他竟在五日内服用完。

    “他一连服用了这么多毒药,会不会被太医检查出来?”楚澜侧忧心忡忡,楚国的军队还未到达,楚澜清若是在此时毒发,他们的计划恐怕就难以进行了。

    “服用前期,只会体虚,不易查出。但毒已深入五脏。”李安抱拳答道,语气一顿,带着些许担忧:“只是,皇上您……”

    “朕无碍。今晚,就进入禁地,毁了黑火药。”

    雪花纷飞朦胧了天地,天际间泛着微光,向楚国的方向铺去。楚澜侧似看见了高巍的楼阁,白若娴的面容依稀就在眼前。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下去的……

    夜色将至,陪着夜空的永远都是白茫茫的雪,寒风在殿外呼呼作响,天气恶劣。楚澜侧手心一片冰冷,却感受不到冷意,他捂住胸口处,唯有那不平稳的心跳声,证明他还活着。

    没有味觉、没有嗅觉,今日,连温度都感受不到了。楚澜侧轻叹了一声,眉目间带着些宽慰,过了这几日,她的生活就能永远太平了。

    禁地,不仅仅有楚澜侧的人,也有楚澜清派过来的人。可见,他对他们是有多么不放心。但是,却唯独不见李安的身影。

    【ren】皮面具掩饰了楚澜侧面如纸色的脸,胸口处的沉闷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握紧了微微颤抖的手,瞥了眼楚澜侧的手下。

    现在,他已无心顾及李安去了何处,手下的侍从向他看来,楚澜侧点了点头,眼神示意间,侍从已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未让敌人反应过来,剑就已经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血光溅起,清冷的空气中扑面迎来温热的血腥味。

    锁着禁地的大锁被斩断,楚澜侧看着打开的大门,里面将脸上的【ren】皮面具缓缓撕了下来,消瘦的侧脸带着冷意:“能毁掉黑火药者,加官重赏。”

    禁地里是阴暗的,楚澜侧捡起一块石头丢到门前,数支毒箭便将石头击成粉末。可见,里面是何其的凶险。

    “临阵脱逃者,杀无赦!”这是出生于皇家与生俱来的气质,这份威严足以震慑手中的下属,楚澜侧握紧的佩剑,声音中不带有一分感情。

    侍从跪下以剑指地,齐声道:“遵命!”

    长剑从剑鞘中抽出,给这冰天雪地中添了份萧杀之气,地上的尸体还带着余温,楚澜侧侧目看去,脚上用力,将尸体踢进了禁地里。只听闻里面箭声不断,楚澜侧凝眉,许久,道:“冲!”

    禁地之中火光微茫,烛光闪烁不定,室内忽明忽暗。侍从走在最前方,每一步都极其小心,如果无意触动了里面的机关,恐怕所有人都将性命不保。

    可谁知,入了室内以后,一路却风平浪静了。禁地如同普通的暗室一样,除了地形复杂一点,再无其它的危险。

    侍从们都松了一口气,手中所持的剑也渐渐放下了,不知何时,空气中传来了阵阵幽香,香气像是可以沁入人的五脏六腑,让人感到格外舒适。

    楚澜侧觉得有些不对劲,突记起楚澜清擅于使毒,想要让众人摒住呼吸时,已听闻有人倒下。他转身看过去,几名侍卫已经昏睡不醒,其他人的精神非常不佳,逐一倒在了他的面前。

    这香意暂且没有楚澜侧造成太大影响,他看着倒下的众人,眼中的惊愕一逝而过,一拂衣袖,只能只身前往。一条丝绢从衣袖中落下,楚澜侧蹲下身,将它捡起,神色间有了些缓和。

    丝绢上飞舞的蝴蝶绣的不成形状,但每针每线都很认真。楚澜侧回过神,将它握进手中,遮住了鼻嘴,上面的气息是属于白若娴的,在这种时候,竟觉得安心了下来。

    他另一手握得剑没有一刻松开,脚步轻缓地往前走着,直通禁地的密室之中。只闻铿锵一声,密室的门被他一剑打开,入眼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黑火药,里面空荡一片,没有存留一件物品。

    楚澜侧心中一紧,听见暗室顶上有响动,他侧过身,剑锋一转,数名黑衣人从天而降。楚澜侧被他们包围起来,刀剑相对,没有可以脱身的余地。

    击掌声从不远处响起,黑衣人让开一条道路,楚澜清轻笑着走来进来:“皇上大驾此处,是想寻找什么?”

    楚澜侧将丝绢缓缓放下,那只蝴蝶埋入他的手心之中,眼中的冷意想要将楚澜清凌迟千万次:“你若识趣,就交出黑火药,想楚国投降。”

    这威胁的话语,在此刻,已经对楚澜清没有丝毫用处了,他嘲讽大笑,道:“皇上,你可要看清你现在的处境。跪下来向孤求饶,也许,孤会饶你不死。”

    他狂妄之极,天下万物都像是他的玩物一样,他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四周的黑衣人,随时待命杀了楚澜侧。楚澜侧不敢轻举妄动,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是如何发现我的身份的?”

    楚澜清的笑声止住了,楚澜侧冷静地出乎他的意料,他咬着银牙,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道:“你待在宫城的前三日,夜里从殿中出来,追查的禁地时,朕就已经猜测到是你了。你手下的李安倒是对孤真的忠心,不仅为孤献上珍贵的丹药,还出卖了你。”

    本以为楚澜侧会勃然大怒,但他脸上却连吃惊之色都没有,他摇了摇头,哼笑一声:“那李安有没有告诉你,丹药其实是毒药。你殿中藏着的黑火药,现在已经被朕的侍卫搜出来毁了……”

    随着他的话语,楚澜清的脸色渐渐变了,他目光一寒,大叫道:“不可能!那丹药你也吃了,那若真是毒药,你又怎会吃下去!还有……殿中藏的黑火药,你……你是……”

    话未说话,楚澜清便止住了,他定定地看着楚澜侧,冷声说道:“你在骗我?想要套我的话是吗?”

    情绪越来越激动,楚澜清便感觉腹部越来越疼痛,他额头上渗出冷汗,感觉用股温热从胸腔中涌起。这些事情,他让感到不妙,他开口想要对楚澜侧下杀令时,楚澜侧却先行一步,一个转身,剑在空中划起一道完美的弧度,剑锋上激起的血液,像是黑暗里的精灵,格外妖娆。

    身旁的黑衣人逐个倒在他的剑下,楚澜清见事情超出了他的把控,急忙拔出一旁侍从的剑,往楚澜侧刺去。楚澜侧闪躲不及,眼中映着长剑的寒光,没有丝毫犹豫,用手握住了刺向自己的剑。

    手上传来钻心的痛意,楚澜侧紧咬银牙,可以感觉到冰冷的剑刃入骨。楚澜清没有就此作罢,他低吼了一声,狠狠地将剑推向他的胸口。楚澜侧的手心中已经血肉模糊,身体里毒药的折磨使他失去了力气,只要手在松一点,那把剑便会直接刺入他的心脏。

    这挣扎让他感到疲累不已,另一只手还握着白若娴给他的丝绢,今日他若是死在此处,若娴她今后能否快快乐乐地活。

    和楚澜清僵持的每一秒,都像是一年那么长。

    如果,当年他没有亲手为她插上发簪,没有与她结发,她会不会过的比现在好;

    如果,杀了叶离涵以后,他将她送回楚澜君手中,楚澜君也许能给她更多幸福;

    如果……可世间没有如果,这一切,至始至终可能都是个错误。

    楚澜侧心中一痛,手中的剑被他生生掰断,伴随着那声清响,整个手臂都感到麻木。

    一支羽箭划破空气,传来一声闷响,箭头从楚澜清腹部穿过,血溅了一墙。楚澜清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短剑,他捂着腹部,感受到手心一片温热,血不断从伤口中流出。

    李安持着弓走进室中,身后带着的士兵将楚澜清拿下,他单膝跪倒楚澜侧面前,看见他可见森森白骨的右手,大惊失色,连忙请罪道:“属下来晚了一步,让皇上受到伤害,属下该死!”

    楚澜侧脸色苍白,嘴唇完全没有了血色,他示意李安起来,向室外走去,道:“黑火药可都找出来销毁了?”

    李安紧跟在身后,回道:“数量极其之多,销毁起来太过危险。属下擅作主张,让人将黑火药全部运回楚国,往后与敌国开战,也可作为武器。皇上若觉不妥,属下这就让人拦下。”

    “不用拦下了。”楚澜侧顿了顿,道:“作为也好,就带回去吧。”

    李安思量一会,道:“那……贼寇楚澜清该如何处置?”

    楚澜侧语气冷淡:“别让他死了,带回楚国定罪处斩。”

    出了禁地,将要天明。楚澜侧原以为自己可以送一口气,但心中的压抑,比来时还要强烈。

    楚澜侧停下脚步不再行走,受伤的手还在往下滴着血,他侧目看着地上留下的血迹,按住了李安的手臂,道:“朕若是有三长两短,皇后该怎么办?”

    他从未与下属提及过这些事情,李安一怔,许久答道:“皇后娘娘对皇上情比金坚,这是宫人们皆知的事实,皇上如有不测,娘娘恐怕难以承受。”

    “情比金坚?”楚澜侧缓了口气,眼中终于有了些神采,他凝视前方很久,自语道:“为了她,朕也要活下去才行……”

    ps:下一章就是期待已久的万字大结局。楚澜侧能否解毒?楚澜君能否带萧玄烁回归祁国?白若娴究竟情归何处?大结局之命运篇即将放送!另外本文没有番外,结局完了就全文完结了。

    最重要的是,小锦祝大家中秋节快乐!【此章正文3128字,废话未用正文字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