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向他求救

    进入宫殿,便听见萧玄代的哭泣声,宫人们低头跪在地上,一声都不敢哼。太医院来了不少太医,诊断完毕后站在一旁摇头叹息。

    “二皇子怎么了?”白若娴刚踏入宫门,便被嬷嬷拦下,萧玄烁的哭声已经有些沙哑了。

    看着围了一屋子的人,白若娴紧张地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嬷嬷一脸难言之色,伸出一只手将她拦在外边,口中难以说出一个字。

    着急之下的白若娴,抓住嬷嬷的手用了些力道,嬷嬷感觉手臂上一阵疼痛,分神之时,她已经闯入了殿中。

    推开想要拦住自己的宫人,白若娴撩开纱幔,所见之景让她愣在了那里。空气像是被抽离了,她一时难以呼吸,衣袖间的手微微颤抖,眼中带着惊意。

    萧玄烁的衣服被解开,小小的身子上全都是红点,红疹印在白嫩的皮肤上,让白若娴感觉有些刺眼。

    她坐到床边,弯下身子,手贴在萧玄代的额头上,那滚烫的温度灼了她的心。萧玄代感受到母亲来了,哭声稍微减小了一些,但低泣的样子更惹人心疼。白若娴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卡住了,张口欲言了很久,才唤出:“代儿。”

    宫中一片死寂,太医愁眉不展,犹豫了一会,低声说道:“二皇子染上了天花,臣等会尽力救治,还请皇后娘娘远离此处。”

    白若娴眼眶已有些泛红,她将玄代的小手握进手心之中,抬起头来注视太医片刻,道:“尽力?”

    殿中的太医齐齐跪下,太医院最德高望重的太医躬身行礼,顿了一下,道:“二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定能躲过此劫,请皇后娘娘安心。”

    萧玄代生命危在旦夕,吉人自有天相这一言,无疑说明了太医院并没有把握,白若娴顿时心灰意冷,再忍不住颤抖,握着玄代的手不愿意松开,害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他。

    可以感觉到,身边的孩子,呼吸有些困难,白若娴轻轻抚摸着萧玄代的脸,急着想要让他退烧,她无心去怪罪谁,看着太医上前把脉用药,她一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有些哽咽。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不能没有这个孩子。白若娴心中一遍遍地呼唤着玄代,泪水消失在她的手心之中,她站起了身,给救治的太医让开些地方,心中满是无助。

    太医寸步不离萧玄代,一有异样就立刻用药,但高烧还是持续着,身上的红疹也越来越多。白若娴一直守到下半夜,看着烛泪一滴滴落下,她多想让时间静止下来。

    楚澜侧听闻萧玄代生病的消息,就立刻赶过来了,见白若娴失神的样子,知道情况有些不妙。他心疼地看着萧玄代,面对着一旁一声不哼的白若娴,不知该如何安慰。

    “如果没有了代儿,我该怎么办啊……”白若娴的目光一直都在床帏后,她低沉着声音说道,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楚澜侧。

    “代儿会平安无事的,我来守着他,你去休息吧。”再多的隔阂,在孩子面前也烟消云散了,楚澜侧将狐裘披到她的身上,轻声安慰道。

    白若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没有答话,静静地待到天明。这一夜,她都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破晓时分,玄代已有些神志不清了。他哭哭停停,总想用手去抓身上的红疹,只有在昏睡时才能安静一会。

    萧玄烁与弟弟关系素来很好,听闻他生了重病,一向乖巧的他逃了学,躲在萧玄烁寝宫的角落处,趴在窗户旁悄悄往里看。寝宫中,宫人们都被轰了出去,楚澜侧和白若娴在那里守着。

    刚刚拿下祁国,国事太过繁忙,虽然如此,楚澜侧还是寸步不离,可见对二皇子的重视程度。众大臣本打算和楚澜侧再次商讨立储君一事,可二皇子感染天花,此事又被耽误了下来。

    三天三夜,萧玄代一直在半昏睡的状态,起初还能听到他的哭声,后来,连呼吸声都变得微弱了。再多的药物,都起不到了作用。

    萧玄代的呼吸将要停止的时候,白若娴感觉天似乎都要塌了下来,她紧紧地抱住玄代,一声声唤着他的乳名,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可他依然闭着眼睛,没有丝毫反应。

    当年失去天儿的痛苦,在这时更多倍的涌了上来,她以为抱住玄代就可以握住他的生命,宫人害怕连同她都感染上天花,都劝说着她将孩子放开。

    “皇上,代儿不会死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他会好好的……”

    楚澜侧将白若娴从玄代那里拉开,把她束缚在怀中,白若娴紧握着他的衣袂,妆容已被泪水弄花,短短的几日她消瘦的不成人形,她低低哭泣着,已经有些奔溃。

    太医在萧玄代身旁调药把脉,不过是为了安慰白若娴,他们早已经束手无策,只能看着这个孩子渐渐失去呼吸。白若娴抓住自己的头发,将楚澜侧推开,面对着殿中的人们,和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孩子,目光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冲向了殿外。

    满空大雪飞舞,空气冷的刺骨,白若娴在雪地上跌倒了几次,干脆将有些打滑的鞋子丢掉,赤着脚跑去囚宫。

    这么多年,她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祁国亡国,也是因她而起。这算是报应吗?所有的惩罚让她一人承担就好,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老天不要伤害她无辜的孩儿。

    她还记得,十五年前,在她生死一线的时候,是楚澜君将她从死神那里救过来的。

    当白若娴站到囚宫外的,双脚已经痛的红肿,泪水也在寒风中冻结了,白若娴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僵硬,已做不出任何表情。她麻木地看着囚宫的门匾,面对着阻拦她的侍卫,声音如同冰雪一样的冷:“不想死,就让开。”

    前些日子刺客事件后,楚澜侧就命令过,即使是皇后来了,任何人也不许让路。门前的侍卫无一敢放她进去,在拔剑与白若娴相对时,只见寒光闪过,冒着热气的血溅到了门柱上。

    没有人看清白若娴是如何伤的人,在一些人反应过来时,白若娴手中的短剑正往下滴着血。侍卫的血溅到她的襦裙上,她赤着脚从地面的血迹上走过,留下一道鲜红的脚印。

    白若娴贵为皇后,侍卫们均不敢动手伤她,想要阻拦的人,就死在了她的短剑之下。囚宫的院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楚澜君站在殿门前,从空气可以感觉到血的腥味,这浓烈的杀气让他不由蹙眉,透过门的缝隙,看见了白若娴满身鲜血的身影。

    剑起剑落,白若娴如同从地狱中走来的,为了停止这杀戮,楚澜君冷眉一挑,几颗石子从他手中飞出,白若娴手中的短剑应声落在地上。

    此时,侍卫都持剑后退,无人胆敢阻拦她了。白若娴愣愣地看了眼地上的短剑,她推开了囚宫的院门,见到楚澜君正冷漠地注视着自己。

    他手中还存有一颗石子,将其举起,弹指间,石子已飞向白若娴的死穴。他身上的萧杀之气足以震慑住任何一个人,白若娴看着那颗石子向自己飞来,没有躲开。

    不知它击倒了自己的何处,白若娴感觉胸口一阵闷疼,她微微躬下身子,一口血涌上喉咙。身子由不得自己控制,她朝着楚澜君的方向半跪了下去,一手撑着地面,血顺着嘴角滴落到地面上,她气若游丝地恳求道:“求你救救代儿……”

    楚澜侧追随而来,见到门外一片血迹,若是让他人看去,还会误以为是谁劫了狱。他快速跑进庭院内,白若娴的身子将要栽倒在地,想要上前扶住她时,她已落入了楚澜君的怀中。

    准备伸出去的手,就停顿在了那里。

    白若娴脸色苍白,她微睁着眼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在楚澜君耳旁低声说道:“一定要救救代儿。”

    她的心悸之症已经太重了,楚澜君那一石子并未打中她任何地方,所吐出的鲜血,是因为她急火攻心。他低头将白若娴苍白的脸色看入眼底,随后轻瞥了眼愣在一旁的楚澜侧,毫不怜惜地将白若娴瘦弱的身子推给了他。

    “楚澜君!”楚澜侧怒吼道。他误以为是他伤了白若娴,怒火腾然而起。

    若不是因为白若娴在怀,楚澜侧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即使沦为亡国之君,他的高贵傲气不减丝毫。他是认定了,自己可以得到天下的一切吗……

    楚澜君不受这周围的一切影响,他转身欲回殿中,楚澜侧恨恨地瞪着他,他也熟视无睹,仿若这世间万物的都与他无关。

    “你可以治好天花?”

    想起白若娴的嘱咐,以及床榻上病重的孩子,楚澜侧将所有的怒意和不甘压了下去,对楚澜君低了一次头。

    楚澜君将身上的雪花拂落,听他问话,冷淡的声音答道:“你拿什么求我?”

    周围已经不仅仅是寒冷了,楚澜侧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你是觉得,朕不会杀你?”

    ps:更新晚了【泪奔】。求月票、长评呀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