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放火烧屋

    “若娴姑娘,你若是愿为老夫效劳,将来,定会给你一个比王妃还要高的地位。”用权利来征服一个人,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白若娴上到将军之职,下到皇妃之位,什么繁华没有看过,又怎会受到他的利诱。

    “若娴愚笨,还请丞相明说。”她一个祁国来的废妃,能帮得了他什么?白若娴需要知道他的计划。

    丞相微眯了眯眼睛,看着白若娴清澈的眸子,眼中没有丝毫对权利的渴望。但这个办法不行,总还有其它的方法,毕竟只是个女子,软硬皆施,总会有臣服的时候。

    “姑娘如果愿意监控邶澜王……”他的女儿实在不争气,整日在府中争风吃醋,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给他回报一个有用的信息。

    “我若是,不答应呢?”白若娴本就无心帮他。当日秦依媣被罚,身为人父他却不管不顾,可见是多么的心狠,对女儿都可如此,更何况是对她这个陌生人。

    再则,她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邶澜王丝毫。看见丞相眼中有了怒意,白若娴坚定的样子还是没有变,纵使心中有些畏惧他,但也不会因为害怕而屈服。

    “忘记告诉若娴姑娘了,屋外已经撒了油,只差一把火,这间房子就要消失了。”他眼中的狠意很明显,他身旁的绊脚石,要么成为他的垫脚石被他所用,要么就铲除掉减少一个祸害。

    邬蜀月听着两人的对话,知道白若娴的心思是不可能改变的。但只要丞相离开这里,屋子就会立刻起火,到时候她们插翅难飞。

    手上的绳子已经被她完全解开,邬蜀月的银针已经所剩不多,若是射不中他,那真要命丧黄泉了。

    “丞相是觉得,若娴不敢对你动手吗?”白若娴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一抹冷狠。

    她的坚定,让丞相知道,多说也无用。费尽心思抓来的她,却无法将她收入麾下。心中自然不甘,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一根银针飞过。

    丞相闪躲不及,银针射到他的手腕上,伤不了他的性命。邬蜀月拉起白若娴,转而向房门处跑去。

    丞相叹息一声,将手上的银针拔出,也没有追过去。在她们打开房门的时候,外边站在数十名蓝衣护卫,手中的剑一起拔出。

    身前是多名护卫,身后是丞相。白若娴心中一狠,转身想要擒住丞相,但丞相的武功已经高出了自己的想象。

    多年以前,他陪先帝战驰沙场,楚国的一大片土地,可都是他踩着敌人的鲜血得来的。那时候,他众人眼中的英雄,天下难寻敌手。

    白若娴纵使武功不差,但与丞相相比起来,就弱了很多。仅仅几招,便将她制服。白若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上散架似的疼痛。

    邬蜀月数针齐发,都被他一一躲过,一掌拍到她的心口出,只觉得喉咙有腥甜涌上,张嘴吐了口鲜血,险些昏厥。

    怎么都没有料到,这两个女子竟然敢偷袭自己,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敢跟他动手了。像是遇到了一件奇事,丞相仰天大笑,出了房门,让人将门上锁,一把火点燃了屋子。

    很快,浓烈的烟便流尽屋子里,白若娴抚着墙壁站起来,通过墙壁可以感受到火的温度。空气越来越浑浊,本想从窗户逃出,却没有想到,窗上也被顶上的木板。

    屋中没有水,反而有一地的干草,火势蔓延的很快,不过一会儿便可以看见火光。

    烟气冲进眼睛里,眼睛传来疼痛,景象变得一片模糊。邬蜀月受了内伤,经不起这么折腾,她弯身剧烈地咳嗽着,时而会咳出几口血来。

    空气渐渐稀薄,两人难以呼吸,邬蜀月推着白若娴,艰难说道:“你快想办法逃出去,不要管我了。”

    屋子的有些地方开始倒塌,白若娴有点后悔这么莽撞了,早知道,就该在树林和他们决一死战。看着屋内的火势越来越大,她眼前一黑,有点绝望了。莫非,自己真的算错了?风陌涵那个衣冠禽兽,还真想看着她们被活活烧死!

    当燃着火的屋檐开始崩塌时,白若娴护住了邬蜀月的身子,腰上传来一阵疼痛,她没有哼声,将砸在身上的木桩推开。邬蜀月已经奄奄一息了,眼看着房檐要完全崩塌,白若娴心中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难道,真的要葬身于此?……

    突然感觉有冷风吹来,白若娴大喘了口气,面色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

    风陌涵冲进火屋内,淡漠地看了她们一会,在有东西砸向白若娴的脑袋时,他挥手击出一颗石子,将那些危险推了过去。

    他伸手将两人抱住,好在白若娴还算清醒,待他开了一条路后,提起内力一跃而出。

    外边丞相的人还在守着,不知道从何处冒出一个男子来。风陌涵的眼神冷到了冰点,看着他们身上带着萧杀之气:“胆敢在我婵州城放肆!”

    白若娴将邬蜀月接了过去,拖着她的身子,躲在不远处观望着。这里的树多,树叶也就多,伸手之处,全部都可以被风陌涵用作武器。

    蓝衣护卫见他没有兵器,立刻有人上去想要将他制服,却不料风陌涵身子一转,手在空气中划过,指尖接触到蓝衣护卫的颈处,有血珠溅起。接近他的人砰然倒地,风陌涵食指与中指之间的落叶上,粘上了一抹血色。

    他傲视着眼前的人,手上的落叶没有松开。好在丞相已经离开,不然看见这一幕,该会愤怒到怎样的地步。他定定地站在那里,摇头鄙夷地看着他们:“谁还想过来?”

    白若娴被他几次用落叶攻击,但都没有伤害到她。而今日,看他出手杀人,不由呆在了那里。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有了动作。直到邬蜀月轻哼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

    只是一会的功夫,那群蓝衣护卫逃得逃、死得死。风陌涵走到白若娴面前,一手将她提了起来,恨恨地说道:“你呢?你也不想活了是不是?”

    她竟然拿自己和邬蜀月的性命,来引他出城。该死的丫头,风陌涵在心中怒骂一句,现在恨不得将白若娴一把掐死。

    白若娴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将扯着她衣领的手推开,见他想要拧死自己的模样,她后退了一步,瞥了眼邬蜀月,说道:“她快死了。”

    风陌涵像是被泼了水,没有怒火了,只剩下一脸的冷漠:“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你还过来。白若娴白了他一眼,在邬蜀月身边缓缓蹲下,拉过她的手腕,手指放在她的脉搏之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对着风陌涵说道:“受了内伤,五脏六腑被丞相那老狐狸给伤到了,估计,快要死了。”

    她只会分辨常人和病人的脉象而已,哪里知道她受了多重的伤,为了留住风陌涵的脚步,故意往严重的地方说。

    风陌涵本来打算要走,听闻此话,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对于那些爱说谎的人,本殿喜欢将她的舌头拔出来。”

    话虽如此说,但步子是迈不出去了。白若娴心中已经有了点胜算,她站起身,将邬蜀月一个人丢在地上:“我要回去找王爷了,至于她,你要是不要的话,就让她死在这吧。”

    风陌涵看着白若娴离开的背影,怒极反笑,她真的没心没肺是吗?他若是邶澜王,一定要将这个心狠的丫头拖出去打一顿。

    他始终没有看邬蜀月一眼,现在也不打算管她。顿了顿身子,抬起脚步就往回城的方向走,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心中焦虑的不行。风陌涵讨厌极了这种感觉,想象着邬蜀月惨死路边的景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立刻赶回她的身边。

    邬蜀月躺在丛林间,嘴角带着些血,面色苍白如纸,完全没有了生气。风陌涵上前将她抱进怀里,伸手点下了她身上的几个穴道,护住了她的心脉。

    怀中的一抹温暖,让他久久难以适应。邬蜀月的气息,对他来说早已经陌生了。或许,感觉到身旁有人,邬蜀月的手,不自觉地拉住了他的衣袖。她有些冷,风陌涵的怀抱偏偏给了她安心感。

    宫城里的气候太过寒冷,带她回去没有好处。风陌涵犹豫了许久,看向远方,白若娴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了。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将邬蜀月的身子抱起,打算带她回楚国。

    至于白若娴,他早当初,怎么就没把她烧死!

    白若娴的速度不算快,像是在有意等待着两人。她其实只有七分的把握,相信风陌涵会救下邬蜀月。但心中,始终是不安的,若真的出来什么事情,可该怎么办才好。

    想了许久,白若娴还是调转马蹄,想要回到邬蜀月的地方,可转身走了没多久,便见风陌涵骑着白马,怀中拥抱着邬蜀月,赶了过来。

    白若娴在心中一笑,站在原地等着两人,风陌涵则黑着脸看她。

    “城主可还好?”

    “我会让邶澜王打死你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