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有意落网

    “你真的,不打算见她了吗?”白若娴已经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两人间,定有什么纠葛。

    也不知他都是从哪来的落叶,话音刚落,一片叶子就划过了白若娴的脸颊,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印,没有出血。但如此凌厉的招式,已经告知了白若娴,他的怒意。

    邬蜀月在宫城外踱来踱去,这里的天气太过寒冷,她对着手心呼了口热气,实在冻得不行。她停在了一棵枯树下,旁边是马儿,缓缓蹲下身子,看着将她阻拦在外的城墙,难以言说心中是什么样的滋味。

    寒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也不愿意撩开眼前的碎发,美丽的杏眼盯着一处发呆,像是随时都可以随风而去。

    白若娴被人送出宫城,风陌涵走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城墙之上。他看着城墙下的女子,有些出神,若是白若娴此时在这里,便可发现,他的眼中终于映下一个影子。

    宫门打开,白若娴走到了城外,见邬蜀月一人呆在冷风中,一时有些内疚。她上前,牵起了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邬蜀月诧异地抬起头,见白若娴有些无奈,心中所有复杂的情绪烟消云散,她问道:“他……不愿意出来吗?”

    虽然不知道两人间发生过什么,白若娴可以感觉到,风陌涵那种性子,都是因为邬蜀月造成的。她苦笑一下,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牵起马儿跨到它的身上:“我们回去吧。”

    邬蜀月骑上马,转身看向宫城,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对视的时间很短簪,风陌涵留给她的,只有一抹冷漠。他不再看她,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雪花美得动人,竟也有了想要接住它的冲动。风陌涵伸出手去,在刚接触到它的那一刻,它便匆匆融化了。

    每次来到婵州,似乎都要闹腾些事出来,估计这个地方和白若娴相生相克,总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离开了宫城不久,白若娴和邬蜀月找了个地方,休息片刻。婵州城内不似宫城,到了中午,这里的太阳很暖,也有很多的花儿盛开。

    “明明都在一个地方,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白若娴一手支撑着头,观望着周围的景物,再想想那满城的大雪,心中带着好奇。

    邬蜀月有些失魂落魄,没有听清白若娴说什么,只是轻应了一声,然后又沉默起来。

    她们坐在树林中,这里人烟稀少,风景很美,可以给人一个安静的休息之地。

    不过,这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气氛中有些不安,白若娴饮一口水,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你说,怎么就有人,喜欢躲在暗处呢?”

    邬蜀月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立刻回过神来,握住自己的剑,站起身看向四周。白若娴也懒懒地站了起来,一副倦倦的样子。

    树林间有异动,可以听闻拔剑的声音,白若娴已经遇到太多次刺杀了,丝毫不担心这次对付不了敌人。

    几只毒箭射了过来,目标直对白若娴。白若娴倾身躲过,手中剑鞘一挥,将箭击倒在地。

    比起剑,邬蜀月更会使针。感觉身后的树上有人注视着自己,她银针一出,射向树上的人,听闻一声闷哼,回首看去时,树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她们背对着背,注意着周围的事物,不让敌人有可乘之机。林中半响没了动静,除了风带起落叶,再也没有其它的异样。

    多日的路程,已经让人很疲惫了。树林中恢复了刚刚的安静,白若娴松了口气,有些疲倦地将剑收回,有落叶落到她的头发上,她的手顿了一下,目光有片刻出神,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为了躲开不必要的麻烦,两人骑上马,准备立刻启程。白若娴抬起头看向上空,回首时,目光自然地从邬蜀月身上扫过,她似乎在想着什么,有些心不在焉。

    “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马儿还没有走几步,邬蜀月就拉住了缰绳,眼中满是警惕。

    “一些贼人罢了,何必放在心上。”刚刚的事情,就全当游戏了。

    林中的落叶将地面掩住,铺了长长的一条道路。白若娴骑着马走的很慢,表面上像是在想着该走哪条路。她的手紧握着缰绳,若是邬蜀月细心一点,可以发现她的手有些发白。

    春天,哪里来的那么多落叶。白若娴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到底是谁,要设下天罗地捕捉她? 落叶之下,估计是陷阱重重,一不小心,便中了敌人的奸计。

    可白若娴并没有打算戳破着一切,她让邬蜀月走在前面,自己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突然听闻,邬蜀月的马儿嘶鸣了一声,然后发狂地想要往前跑。邬蜀月快速拉住它,抚摸着它的鬓毛,然后跳下马查看。

    马蹄被擒兽夹咬住,一时无法走动。白若娴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没有上前。马儿受伤,就要耽误行程。邬蜀月暂且放下了警惕心,叫着白若娴,让她过来帮帮忙。

    “一匹马而已,不要了。”白若娴看着四周,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快速的捕捉起来。

    两人很难好好地从这里走出去了,白若娴也没有打算将身边的危险转告邬蜀月。邬蜀月不愿丢下她的马儿,拿匕首将擒兽夹撬开。在将要成功时,一支箭射向她,邬蜀月下意识地轻呼一声,快速躲避过攻击,箭锋擦过她的脸颊,血丝从细细的伤痕中渗出。

    心中的怒意立刻就升了上来,这次行程,白若娴未免也太过自私。不愿帮助她就算了,就连有危险,也不告诉她一声。

    “你若是不喜欢我,赶我走便是!”邬蜀月愤怒地将擒兽夹丢在地上,她擦去脸上的血痕,轻轻喘息着,瞪了白若娴一眼,便牵着马继续往前走着。

    看着她发怒,白若娴一句解释都没有,她越走越远,她则慢腾腾地跟在她后面,不久便听闻了一声惨叫。

    敌人设下这么多陷阱,就自然不想杀她,白若娴将邬蜀月往陷阱里推,便认定了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马蹄的速度终于加快了一些,白若娴走上前去查看,发现马儿跌进深洞中,受了伤无法跃出来。

    邬蜀月则被困在了大之中,挣扎着难以出来,她不知是生气还是委屈,冲着白若娴大叫道 :“你……你是故意。”

    白若娴确实是故意的,也没有打算将她救出来,她就站在她身旁,任由着邬蜀月怎么叫喊,她都不搭理。不过一会,树林深处,传来一阵阵脚步声。

    她做了一个人邬蜀月震惊的举动,下了马,放下剑,束手就擒了。

    邬蜀月愣愣地盯着她,脸上的神情都凝固了。她们,就这样被人生擒了?

    被人关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双手都被捆绑住,外边有人看守着,想逃出去都难。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邬蜀月恨恨地问道,目光想要将白若娴活剥了。

    破旧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几名蓝衣护卫挡在门前,他们让开一条道路,等待主人通过。

    邬蜀月想着该怎么把他们杀掉,绳子已经将要被她挣脱开,在她准备起身攻向他们时,白若娴一下按住了她:“别着急。”

    白若娴一手握着绳子,一手拉住了邬蜀月的手,也不知,她是何时将绳子解开的。邬蜀月看了她片刻,越发不明白她的心思。

    随着一个沉稳的脚步声传入,白若娴抬起了头,她认得他,虽只有一面之缘,他的尊颜白若娴可不敢忘记。

    丞相背负双手,清明的眸子扫过两人,威严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眼神都可以震慑住人。

    他示意护卫退下,关上房门,屋中又有些昏暗了。

    “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白若娴。” 他终于开口了。

    白若娴并不是没有紧张,她不仅紧张,甚至有些畏惧这个老人。她的演技很好,站起身子,将手上的绳子丢在地上,笑对着丞相:“丞相大费周折地带我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调查我的身份吧?”

    她前进了一步,目光直视着他,将微微发颤的手藏进衣袖中。

    见她已经解开了身上的绳子,丞相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他从她身边走过,透过破旧的窗看向外边,气势与这里格格不入:“老夫会让人在祁国,给你安排新的生活。你识趣的话,就离开邶澜王,再也不要来到楚国。”

    听他的语气,像是已经完全了解到了她的身份。

    “丞相可以直接除了我,何必要花费这么多心思。”白若娴回道。

    若真想赶她走,怕是在林中,他就已经动手除掉她呢。白若娴继续说道:“丞相不杀我,应该还有其它的目的吧。”

    血洗朝堂之人,怎么可能心气平和地过来跟她谈判。丞相在心里冷笑一声,看来这个丫头并不笨。若是她答应了离开楚国,他会立刻让人杀了她,一个连别人心思都不懂得猜测的人,留在身旁何用之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