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有意袒护

    本来静谧的竹林,此刻却压抑至极,血溅在青竹上,融进泥土中,这场景可让人窒息。白若娴的思绪停顿在这一刻,对上邶澜王的目光,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一切。

    在场的并不止邶澜王一人,还有秦依媣、嬷嬷,以及一批侍卫。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刺客说,属下不能再为娘娘效忠了。所有的罪责,统统推到了她的身上。无法辩解,也没有理由辩解。

    白若娴看不清邶澜王的情绪,只见他衣袖间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微微颤抖。他对她失望了是吗,心中像是有刀子狠狠的划过,白若娴将怀中的萧玄烁放到地上,让他回到邶澜王身旁。

    萧玄烁站在她身旁,拉着她的衣角不愿放开。秦依媣见状,急忙跑了过去,将他紧紧地抱入怀里,满脸泪水。对嬷嬷的恨意全部转到了白若娴身上,若不是她在府中威胁她的地位,她也就不会想到除掉她,也就,不会牵连到烁儿。

    将萧玄烁的头埋进自己怀中,不让他看见这肮脏的场景。秦依媣上前掐住白若娴的脖子,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白若娴倒也不动,抬起冰冷的眸子看向她,眼中一抹狠意闪过,吓得秦依媣放开了手。

    “王爷,她是祁国来的细作,她想杀了我们的孩子!”秦依媣不敢再对白若娴动手了,只好向邶澜王告状,明明知道这是嬷嬷设计陷害白若娴,但她还是要将白若娴往泥潭里推的更深一点。

    邶澜王一直都保持着沉默,他从秦依媣身边走过,站在离白若娴不到半米的地方,伸出了手:“过来。”

    淡漠的声音中听不出什么,白若娴不知道他是愤怒还是失望,犹豫了许久,还是将手递给了他。邶澜王拉着她,扫了眼在场的人,问道:“是你做的吗?”

    白若娴微微一愣,他手心的温暖,告诉她不用担心,她抿了抿唇,半响,回道:“不是。”

    “七日,本王会给若娴姑娘洗白。在此期间谁敢动她,杀无赦!”

    若今天面对的是楚澜君,她恐怕早已待在了死牢之中。邶澜王给她的这份信任,在白若娴心湖中激起波澜,从来没有谁,会这般护她周全。

    “王爷,这么偏袒若娴姑娘,老奴怕府中人会有异议。” 嬷嬷不能容忍白若娴回到王府之中,阴寒的声音想要将白若娴凌迟,她活了这么大把的年龄,还没有除不掉的人。

    邶澜王寒冷的目光杀去,紧握着白若娴的手,冷笑道:“本王就是偏袒她,谁敢有异议!?”

    嬷嬷的脸顿时失了颜色,本还想要说些什么,当看见他带着杀意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这么多年,他一向公私分明,从未见过他袒护谁。而今日,却因为一个女子破了例。

    “王爷!”秦依媣心中的怨意加深,明明人证在此,还有什么可查的!

    “王妃。”邶澜王接过她的话,寒声道:“本王,定会将幕后指使者,碎尸万段!”

    不再给他们争议的时间,邶澜王拉着白若娴离开这里,走前看了眼嬷嬷,见她已经面如土色。

    “这样做,会人心不服的。”

    回王府的路上,这有他们两人。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她也有很大的责任,即使,邶澜王秉公办理,她心中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伤了你,岂不是要涨敌人的气势。”

    “王爷,就真的对若娴没有一点猜疑吗?”

    “若是有猜疑,我也就不会把你放在身边了。”

    “可是,这件事的凶手……”

    “你尽管去查清这件事,过些日子,我请丞相来府中一聚。”

    白若娴会心一笑,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邶澜王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见她的发髻上还是简单的木簪,眼中有一抹失落。

    还是,不愿意接受他吗……

    七日的时间,很短暂。白若娴虽然知道真凶就是嬷嬷,但没办法把她带过审问。嬷嬷每日陪在秦依媣身边,还懂一些武功,若是直接抓过来,定会扰乱府中的太平。

    阁中的小侍女给白若娴打水沐浴,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上前安慰道:“姑娘就别闹心了,王爷不是答应帮姑娘洗清罪名吗?”

    白若娴的性子虽然冷淡,但是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初到王府,为人奴婢,什么都不懂,有话也是心直口快地说出来:“那个老嬷嬷实在太坏了,坏人将小世子抓住的时候,她笑的可开心呢。”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侍女还有些心有余悸。白若娴的思绪立刻被拉了回来,她问道:“你见到嬷嬷笑了?对刺客吗?”

    离七日的期限越来越近,白若娴和邶澜王都没有什么动作。秦依媣想着,白若娴估计被逼到绝路上了,索性放弃追查真凶了吧。但嬷嬷的警惕心没有降低一点。

    傍晚,嬷嬷听从秦依媣的命令,帮她取来换洗的衣服。天空乌云密布,阴沉沉的,雨随时都会下来。嬷嬷捧着衣服,快步往回赶,却听闻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她回过头去,没有见到一个人,心中涌起不安感,转身时,见到一道白影子从眼前闪过。

    她杀了不少人,也敢了不少坏事。这种诡异的气氛,说不怕是假的。恐慌使内心的怒火上升,她怒斥道:“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只觉得脖子后阴风阵阵,转身时,看见面脸血的女子对着她笑。

    手中的衣服全部掉在了地上,嬷嬷吓的后退了几步,“女鬼”一步步向她走来,伸出手想要掐她的脖子:“嬷嬷,下面好冷,你来陪我吧……”

    嬷嬷吓得瘫软在地上,她缓了片刻,渐渐清醒了过来,感觉其中有假。好呀,竟然有人胆敢戏弄她!

    “女鬼”偏了偏脑袋,看她眼中的恐惧不见了,突然觉得有些不妙,转身就跑。

    嬷嬷冷笑一声,今天抓到她,看她不把她活活打死!

    跑到一个较偏僻的地方,嬷嬷不能再追下去了,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准确地向“女鬼”砸去。

    “女鬼”抱着头,吓得大叫了一声,石头向她天灵盖飞去,若真落到她的头上,那岂不没命了!

    一根树枝划破空气,咻的一声将石头击倒在地。“女鬼”倒在地上,差点就哭了出来。身上的白色披风落在地上,怎么看,都像是白若娴阁中的那个小侍女。

    嬷嬷惊觉上当了,想要离开时,白若娴手持短剑站在了她的面前。为了避开秦依媣的视线,将她引到暗处来,她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嬷嬷的功夫并不差,可以接下白若娴几招。她抬腿想要踢掉白若娴手中的匕首,却不料被白若娴抓住了脚腕,她猛地用力,嬷嬷重重地摔倒在地。

    在她想要起身反抗之时,白若娴将短剑抵在了她的喉咙上:“若娴来请嬷嬷喝杯茶,谈谈心。”

    如果,谁在这时候闯进白若娴的偏房,便可以看见绑在红柱上的老嬷。

    小侍女将脸上的鸡血擦干净,闻着这血腥味,她吐了吐舌头,想要恶心。白若娴挥弄着手中的短剑,丢给了小侍女,命令道:“把她绳子解开,她要是反抗,你就捅她。”

    看着手中亮晃晃的短剑,小侍女将它反握在手中,拿剑的姿势很别扭。她眨着眼睛,懵懂地看着白若娴:“姑娘不是要和嬷嬷谈心吗?”

    白若娴紧盯着老嬷,看她怒视自己,她冷冷一笑:“你把她绑着,怎么谈心?”

    当老嬷被小侍女从红柱上放下来时,她凌厉出手,掐向侍女的脖子。白若娴将地上的棍捡起,打在老嬷的手上,然后往她手臂上的几个穴道点去,树枝落在她的膝处,重重施力,见她对着自己跪下。

    “我今天来教教嬷嬷,下人该怎么对待主子。”白若娴将小侍女推到角落处,免得她受伤。

    老嬷趁此机会,想要站起来,双腿再次被白若娴抽了一棍子。白若娴将手中的木棍在她眼前挥了挥,脸上的笑意让人有些发寒。

    “我……我可是丞相府的人!”见白若娴真准备动手,老嬷不由慌了,只能搬出丞相来压她。

    “可这是邶澜王府!”白若娴冷然说道。手中的木棍将她打得无处可藏。

    老嬷每每想动武反抗,便被白若娴一棍子击的没有了力气。她只好抱着自己的头,躲到角落里,活了这么久,她还没有如此落魄过。

    老嬷护着头的双手,留下了几条血印子,白若娴下手丝毫不留情,直到打的她无力反抗,她才停下:“终于有了点下人的样子。好了,我们谈谈正事吧。”

    “你指使他人,伤害世子,陷害我,此事,王妃可知道?”

    见嬷嬷许久不回答,白若娴笑看着小侍女:“把我柜子里的那条马鞭拿来。”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把秦依媣说出去。如今,落到白若娴手中,受到奇耻大辱,老嬷的心里满是恨意,趁着白若娴不备之时,扑上前往她的手臂咬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