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误会加深

    有一瞬间,白若娴感觉自己拥有了一整片天空。周围的温度也不再那么炙热了,清冷的风让她从慌乱中清醒。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让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两人平稳地出了火堆,雪花落在身上,传来丝丝凉意。白若娴抬头看他,他脸上的面具像是变得亲切了,邶澜王的薄唇上扬,声音不似以往那般冷然:“有没有伤到?”

    白若娴对邶澜王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风陌涵坐在高位之上,看着亲密的两人,神情有片刻凝重,他站起身,恢复往常的笑容,击掌道:“好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

    邶澜王腰间的剑已经抽出,他冷眼对着高位上的人,握住白若娴的手腕,带着她与风陌涵对战。风陌涵衣袖一挥,侧过头倾倒在位子上,手中落叶一出,将邶澜王的剑打偏。没有攻击邶澜王的意思,只是一心防守。在邶澜王的剑刺向他的死穴时,他用指腹挡住剑锋,稍稍施力,便将剑打落在地。

    剑落地时,白若娴立刻紧张了起来,想要护住邶澜王,却被邶澜王拦住。风陌涵一踩剑柄,长剑在空中旋转了几圈,落进他的手中,他凌厉出招,邶澜王不躲不闪,长剑落在了他颈处:“本殿上次不过是偷看了一下你的身子,你至于这么耿耿于怀,要置我于死地吗?”

    剑锋一转,风陌涵往前刺去,不偏不倚地将剑刺回剑鞘。他半躺在椅子上,嘴角边是万年不变的笑容,感觉到邶澜王的气息更加冷冽,他的声音更欢了:“什么时候你和白丫头来个鸳鸯浴,待我看去了,你再想杀我也不迟。”

    白若娴愣住了,怒意涌上心头,她的手握成拳微微颤抖。邶澜王拉着她,不让她跑上去痛殴风陌涵一顿。可怒火一旦点燃,就没那么容易消灭了。她抽出自己的手腕,抓住了风陌涵的衣领,瞪着他,咬牙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反正鸳鸯浴是迟早的…… ”话未说完,鼻子便留下了两道血痕,白若娴收回落在他鼻子上的拳头,恨恨地看着他。风陌涵很注意形象,他轻咳了一声,拇指擦去鼻子上的血,回以白若娴一个乖乖的、温暖的笑容。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烧死你。”

    邶澜王冷眼扫过他,拉着白若娴,准备出宫城。两人还没有走几步,白若娴的步伐便顿住了。一匹白马踏进城中,马上的女子袭一身鹅黄色的绒衣,她高傲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似乎天下的一切都可以被她踩在脚下。

    她的仇人,如今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白若娴心中一怔,面色顿时难看了。不是说,恶人会有恶报吗?她夺她爱人、杀她骨肉、设计陷害、逼她到死路,如此恶毒之人,却集一身荣耀、宠爱的活在最高处。这世道,何时有过一丁点公平?

    邶澜王扶住她的身子,可以感受气氛变得不一样了。白若娴的手上留不住任何温度,冰凉像是侵入了她的骨子里。

    “本宫以为这是谁呢,原来是娴妃娘娘呀。”马蹄的速度慢了下来,叶离涵坐在马上,眼中带着嘲笑。

    嚷嚷着要把白丫头烧死的风陌涵,也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他还是侧躺在椅子上,一手撑着头,一副慵懒的样子,但脸上有一刻出现了冰冷。他滚动着手中的两颗玉石,目光像是能将叶离涵看穿,摇头叹息一声。

    “勾引皇上不成,又反过来勾引别的男人了?”

    “当初皇上赐你娴字,目的是让你娴雅淑慧,啧啧,可骨子里埋着下贱,又怎是一个娴字可以改变的?”

    当着众人的面,叶离涵毫不吝啬难听的话语,白若娴的难堪以及加重的恨意,都让她格外开心。四周看看,见楚澜君不在此地,也就稍微放心了些。

    白若娴握住了邶澜王腰间的佩剑,神色冰冷如霜。叶离涵下了马,牵着缰绳,走近白若娴。她以为,她的一身武功都已经被废了,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

    两人的目光交汇,一个带着嚣张的火焰,一个带着仇恨的冷冽。叶离涵缓缓移过目光,看向邶澜王,扬起一抹笑容,微微颌首,对他带着几分尊敬。叶离涵知道他心向白若娴,可在心里认定了邶澜王不敢伤害自己,她是祁国的皇后,若再邶澜王手中受了伤,那么战争就一触即发了。

    她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风陌涵,许是被他的绝代风华震住了。心中起初对他的不屑之意,统统转变成了一抹温柔的笑。笑容凝固在她的脸上,她站在白若娴的身旁,肩对着肩,在她耳旁说道:“你始终都是澜君身边的一条狗罢了,你难道天真的以为,他们都会帮助你吗?”

    “再怎么看,都不过是我祁国的一条畜生。”叶离涵将声音压的很低,却一字不漏地把话传进白若娴的耳中。

    在外人看来,叶离涵只是对着白若娴微微一笑,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白若娴深吸了一口气,抬手重重地甩了她一个耳光。没有手下留情,一巴掌下去,血就顺着她的唇角留下。

    也许,在外人看来,白若娴突然的一巴掌要更加过分。但是,邶澜王却一字不差地将叶离涵所说的话听了去,他目光一寒,拽下剑穗上的一刻珠子,手指施力,打向了叶离涵的膝关节。

    叶离涵还没有对那一耳光做出反应,腿上便传来一阵酸痛,直直地对着白若娴跪了下去。她万万没有想到,白若娴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动手。

    见她朝自己跪了下来,白若娴知道邶澜王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即使如此,这种她人臣服在脚下的感觉,白若娴是无法言说的。想要报仇的心思,一时间全部涌上心头,白若娴握紧了邶澜王的佩剑。

    准备将剑抽出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我说过,凡事不要冲动,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无人动口说话,但白若娴真切的听到了这个声音,身边似乎没有人听见这句话。白若娴握着剑柄的手松了松,她转过头看向风陌涵,见他昏昏欲睡。

    邶澜王知道她想要杀了叶离涵的心,并没有阻止她出剑。就算闯下了弥天大祸,他也会全部帮她承担。

    叶离涵从地上站了起来,腿上的酸麻消失了些。看着白若娴极力隐忍的模样,她后退了多步:“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孩子死了也好,免得你把他也教成了一个祸害。”

    在这一场对峙中,白若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她不知风陌涵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杀了她,但叶离涵提及到天儿时,她最后的底线被践踏。脑中出了一个字:杀。白若娴的眼眶转红,她狠狠抽出邶澜王的佩剑,出剑向叶离涵的心脏刺去。

    叶离涵不是不怕她发怒,而是看见了不远处的一抹身影,她闭上眼睛,也不闪躲,任由着白若娴将手中的剑刺向她。

    杀了她,为天儿报仇,为自己报仇。这样一个贱人,即使她杀了她,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楚澜君也不会拿她怎样。她要用她的血,去祭祀天儿,用她的头颅,去祭祀那些被她残忍杀害的人!

    一道凌厉的掌风落到她面前,白若娴被击的后退了一步,她握着剑的手有些泛白,瞪着楚澜君忘记了言语。他闯进这里,就是为了救叶离涵吗?

    楚澜君将叶离涵护住,失望地注视着白若娴。他放弃了兵符,只为了带着白若娴安全离开这里,因为不想再亏欠她,更不想再伤害她。为了冲破宫城了阵法,他受了内伤,即使如此,也要不顾一切地去保护她一次。可是,他过来时,都看到了什么……她竟然仗着自己会武功,就给叶离涵耳光,甚至拿着剑去杀她!

    “你……”他恨恨地吐出这一个字,却不知该怎么责怪她。

    “你让开!”白若娴在这一刻,对楚澜君又何尝不是失望至极。她在烈火中,险些丧身,不见他的人影。如今,她拿剑与叶离涵相对,他就立刻出现保护她!这就是她曾爱了十年的人!听他中了蛊毒,她还有些担心,可如今看来,那些担心是多余了。

    邶澜王害怕白若娴受到伤害,想要阻止她在此时动手,却反被她持剑相对:“今天,谁阻止我,我就杀了谁!”

    对不起,王爷,不能再让你因为我,陷入危险之中。他现在是楚国的王候,她是祁国的罪妃,两人本不该再有何联系。白若娴心一狠,剑划过他的颈处,一缕发丝从他身上落下:“从今以后,我的事情,和王爷无关!”

    就当着楚澜君的面,斩断两人的关系吧,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牵连。看见他的发丝落下,白若娴的心中渗出丝丝痛意。

    与叶离涵的对峙,变成了和楚澜君敌对。白若娴抬起手中的剑,对着楚澜君,眼中装满了无情:“你不愿意让是吗?那你和她一起死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