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谁谋害谁

    主阁内,摔碎东西的声音传来,下人们闻身急忙走了进去。秦依媣涂抹着蔻丹,脸上没有丝毫的怒色,她轻瞥了一下地上的碎片,干笑道:“一不小心摔碎了杯子,不用慌张。”

    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有意的,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看着下人将地面打扫干净,她挥手示意她们退下,然后叫住了其中一个年龄大点的女孩:“洛水,帮我揉揉肩。”

    嫁入王府近两年来,没有谁能在她身边长时间待下去,主阁的下人要么病死、要么说什么家人赎身还乡,总之各种理由皆有,但最后都是再也不见其人。秦依媣表面上一片温和,没有人可以想象到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子。洛水在她身边算是伺候时间比较长了,羽轻消失以后她就一直待在她的身边,对秦依媣真实的性子也了解了一些。

    在秦依媣叫道她名字是,洛水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她关上房门,走到秦依媣的面前,低眉一声不哼地给她捏着肩。秦依媣不喜欢话多的人,洛水了解到她这一点,就很少开口说话,无论是在她面前还是在外人面前。

    如此一来,秦依媣倒是很满意她的性子,每每也会给她些赏赐什么的,就这样她侍奉了秦依媣将近一年。

    “外人看不懂我,但你一定是了解的。”蔻丹上散发着一阵幽香,她看着自己艳丽的手指,轻声笑道。

    洛水在她肩上的手没有停顿,只是脸上多了些慌乱之色。在秦依媣看向她的时候,她快速将情绪掩饰了下去,讪讪说道:“奴婢不敢猜主子的心思。”

    她胆怯的声音让秦依媣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用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停顿了片刻,将桌案上的杯盏扫落到地上,摔碎声格外的清脆。洛水吓得赶忙跪下,低着头屏息着不敢发出丝毫的响声。

    “本王妃只是不小心……”秦依媣幽幽地说道,轻瞥了一眼洛水面如土色的脸,有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

    “奴婢,奴婢这就收拾……”洛水的声音中再也掩饰不住慌乱,急忙低下头将地上的碎片用手扫到一起,青瓷上粘上了她的血,但手上的动作也不敢停顿分毫。

    “洛水。”见她如此胆怯,秦依媣握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用丝绢将她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摇头道:“本王妃可没想让你做这个。”

    “连主子的心思都弄不明白,我留下你有何用处。”话已至此,洛水的眼中很快就聚集了清泪,惹怒她的下场便是死怒一条,她轻咬着下唇,摇头不敢多少一个字。

    “本王妃不喜欢王爷带回来的女子……”知道把她吓坏了,自己也落不到好处。于是,把声音放柔了下来,将她手上的伤口紧紧包扎好。动作明显弄疼了洛水,但她还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奴婢……王妃让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去做……”她顺着秦依媣的意思,艰难地说出这一句话。她不喜欢的人就是死路一条,秦依媣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借她的手除掉白若娴。

    可白若娴是邶澜王心头上的女子,府中没有人看不出来。洛水的年龄虽然不大,但也可以看懂王爷眼中的那份柔意。知道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但她还是不敢得罪秦依媣,弄不好,她现在就要惨死在她的手上。

    “不是我要让你的去做!”秦依媣低声呵斥道,但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看紧闭的门窗,见屋外并没有什么动作,她蹲在洛水的身旁,在她耳旁说道:“这一切,都是你要去做的。她若死了,也是不小心造成的而已……”

    她阴冷的声音让洛水打了个冷颤,眼中垂泪,却还是点头道:“奴婢定不负王妃。”

    这句话让秦依媣满意地笑了起来,她站起身子从柜子里取出一瓶药物,道:“倒入她的洗澡水中,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洛水颤抖的手接过她手中的药,求饶的话埋在心中说不出口。她只能点着头,才去眼中的泪水,对秦依媣恭敬地行了个退礼,想要逃离出去。

    “你若是跑了,或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秦依媣挥手,继续玩弄着手指上未敢的蔻丹,不再看洛水一眼,只是柔声警告道:“你的下场,不比他们要好。”

    离开了主阁很久,秦依媣的话依然回荡在耳旁,她手中握着冰冷的瓷瓶,一刻也暖不热它,发软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邶澜王对若娴姑娘呵护至极,每日的用品都是他严格把关着的。

    白若娴闲来无事便出去散散心,殊不知有人在计划着加害自己。王府的花开的盛极了,可见平日里对它们的悉心照顾。她顺手捏住一朵花,轻嗅了一声,奇异的香味让她觉得惊奇。以前在楚澜君那里,从未细心关注过身边的事物。

    如今踏入另一个新的世界,她心中虽带着仇恨,但也开始被这个世界吸引。邶澜王给她创造的生活环境真的很好,院子里有美丽的鸟儿立在枝头,只要她吹一声哨响,它们便会围过来和她亲近。院中的花朵像是永远都不会枯萎一般,一朵凋零,但更多朵在盛开。

    她又何尝不了解邶澜王的心意,只是不想说透,怕讲透以后,两人连朋友的关系都难维持了。原来,在她的心里,她还是渴望身边有朋友的。

    洛水远远地看着白若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着急地不知道是该躲还是该迎上去。不小心踩到了身旁圆润的石头,重重地摔到在了地上,脚变得难以动弹。

    明显可以感觉到脚腕在肿痛着,洛水疼的险些落泪,白若娴已经从她身旁走过,全然没有注意到她。心中一急,竟然叫道:“若娴姑娘……”

    微弱的叫声让白若娴的脚步停下了,她转身看过去,看见一个十**岁的女孩满脸痛意,从服饰上认出来了她是王府中的下人。白若娴不是什么热心的人,也没有见人就愿意帮的那份心,将洛水从地上拉起以后,不等她道谢就转身离开。

    也许是从白若娴那里看到了一份良善之意,洛水想要将计就计,在她身后叫喊着她,但她还是冷淡地走自己的路,不回头搭理她一声。

    邶澜王府中没有人欠她什么,而她也没欠过这些陌生人的人情,用不着听他们道谢。可是洛水的叫声却变成了一声惨叫,她无奈地皱了皱眉,终于转身问道:“如果不能回去,我就叫人把你送回去。”

    府中的下人一直待她很好,如今有人受了伤,她也不能做的太绝情。洛水再次栽倒在地上,脚腕明显肿得很厉害了。她眼中闪着泪,低泣道:“麻烦若娴姑娘了,奴婢可以自己回去。”

    这无助的声音像极了十年前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世间的女子都会这一套,求人会装的无助、害人也会装的无助。白若娴一把将洛水从地上拉起,扶住她的身子往自己的厢房内走去。她倒是想要看看,在这王府之中谁敢对她耍什么花招。

    进了厢房将一瓶药丢给了洛水,眉毛微微一跳,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道:“用我帮你吗?”

    洛水不知道她是认真的,还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摇头摆手说道:“谢谢姑娘,我可以自己来。”

    想接近她的人,一种是为了讨好,一种是为了加害。她不觉得在这王府之中,有谁需要靠讨好她来生存。夜幕即将降临,洛水的脚还是肿的很厉害,连动弹都很艰难。

    白若娴用了晚膳,也不想和她较量什么。吩咐着阁中的侍女,待洛水在休息会后将她送回去。

    白若娴出去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手上的伤口差不多痊愈,身上长期留下的伤痕,在使用过邬蜀月给她的药物后,都有了消失的迹象。一边练习着心法,一边练着剑术,随着身体的不断恢复,被废的武功也同时开始恢复。

    汗水在她的脸颊上流下,耳际的头发被浸湿,阁中的侍女按照她每天的生活规律,为她准备好的热水,等她回来。白若娴不喜欢生活中的琐事让别人帮自己来做,回到厢房是发现洛水还没有离开,她站在浴盆旁边,往水中撒着花瓣,微笑着说:“让洛水为姑娘沐浴吧。”

    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吗?白若娴在心中冷笑一声,走上前去脱下了外衣,对着洛水说道:“你腿上有伤,又忙碌了一天,我命人拿来几件衣服,你沐浴干净以后,就回去吧。”

    怎么也想不到白若娴会这样说,撒着花瓣的手在花篮中握紧了几分,然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尴尬回到:“奴婢只是个下人。”

    白若娴走到浴盆旁,将上面一层的花瓣拨弄开,看见浮在水面上的花瓣开始枯萎:“可我不喜欢花瓣,你帮我把它们捞出来吧,用手。”

    ps:现在升级打怪的逆袭之路正式开启,看若娴如何从小渣渣虐到大boss~【月票呢,长评呢,你们太残忍了tw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