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一场梦境

    用着邬蜀月给她的药物,身上的伤痕竟开始变淡消失,那股幽香也让心中变得宁静。白若娴把玩着瓷瓶,不知邬蜀月将她强留在此是何心思,自从上次见过面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理过自己。

    用餐的时间到了,会有人将饭菜送到她房中,白若娴用银簪将所有的食物检查一遍,才放心的食用。送来食物的下人脸上挡着面纱,白若娴也懒得去关注,几口汤水下去,莫名觉得有些困意。

    心中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白若娴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送饭的下人身上:“怎么还不出去?”

    那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神色让白若娴有熟悉感,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一阵眩晕传来,白若娴揉了揉太阳穴,放下了筷子再也没有食用一口。随身携带的匕首被她紧握着,见女子不说话,她怒然:“立刻出去!”

    白若娴从来不是喜欢欺负下人的主,只是那女子的眼神中带着些寒意,使她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呵斥声让女子哼笑了一声,将手中的托盘丢到桌子上,她从容地坐到白若娴身旁,伸出手去触碰她的脸颊:“怎么就,一点都没变呢?”

    指尖的触碰让白若娴感到反感,她甩开她的手,反扣住女子的手腕,不让她再有什么举动。那双眸子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与穆池茜的眼睛相似无比,心中突然明白了她是何人,离开放开了她的手,起身站到一旁:“识相的话就立刻滚。”

    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每每想起曾经穆池茜给自己的侮辱,还是压不下心中的愤恨。穆池茜还坐在桌子旁,玩弄着手腕上的玉镯,倒也没表现出怒意,反倒她眼中的笑容更让白若娴心中犯堵:“你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

    话中带着满满的假情假意,她去掉脸上的面纱,像是对待多年不见的好友,想要拉住白若娴的手。起身时面纱掉落在地上,她从上面踩过去,逼的白若娴退步:“知道你被心上人抛弃了,为了弥补你这些年受的委屈,我可是给你又带了一个心上人。”

    不知道她话中是何意思,白若娴感到眼前有黑,大脑渐渐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身子摇摇晃晃的,她被逼到墙边,看东西有些重影,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你又耍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今日客栈中非常安静,若是以往,她的房间中有什么动静,邬蜀月肯定会派人过来看她是否安好。白若娴看向倚着墙壁柜案,上面摆放着几个劣质的花瓶,她控制身子往那里走去,伸手将花瓶摔碎在地。

    花瓶撞碎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穆池茜眯了眯眸子,知道她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她大步前进了几步,将白若娴狠狠推到在地,嘲笑道:“别白费力气了,邬蜀月那个贱人已经带人出去多时了。”

    提及邬蜀月的时候,穆池茜的表情中多了几分狰狞,杏眸中迸发出恨意,她伸出手抓住白若娴的衣领,似乎想要将怒火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

    在她想要掐住白若娴脖子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收起眼中所有的情绪,轻轻地哼笑了一声,将她放开,转身击掌。白若娴趁着她不注意时,捡起了一片花瓶碎片,藏在衣袖之中,艰难地想要站起身。她左手握着碎片,右手藏着匕首,做好了随时杀了穆池茜的准备。

    可谁知,三声掌声响起后,穆池茜回头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然后推开房门便离开了这里。桌上的饭菜已经变凉,白若娴知道她再次中了穆池茜的计,被她下药了。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朦胧。

    好像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身月牙白的衣袍,手中拿着一只玉箫。他低头静看了她片刻,然后弯下腰温柔地将她扶起:“娴儿……”

    这一声娴儿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了很久,既熟悉又陌生,她眼前似乎可以看清楚了东西,他将她拥进怀中,让她无力的身子依靠在自己怀里,嘴边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白若娴愣愣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他的唇、他的鼻子、还有他的眼睛,像是和楚澜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是他的身上少了楚澜君的冷冽,多了些温和,那宠溺的笑容可以让人溺毙在其中。左手中的碎片掉落在了地上,她静静地注视着他,忘记了言语。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对不起……”

    感觉心中的一个弦像是崩断了,她想要拒绝他,奈何却动弹不了,或者是根本不想逃离。所有的怨恨,竟然敌不过他的一抹温柔吗?白若娴感觉有些可悲。她呆在他的怀中,任由着他脱下自己的外衣,白若娴甚至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在她的衣衫将要褪尽时,她低喃了一声:“为什么呢……”

    这句话并不是问他的,而是问自己的。她一时间不想去记起那些悲伤。她觉得邶澜王说的很对,她害怕自己爱上别人,是因为从来都没能放下楚澜君。现在的恨多深,也证明了对他的爱是有多深。

    在她的春光即将展现于人前时,一把匕首从他的后背穿过,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有血溅到白若娴的衣服上,她呆呆地看着他倒下,眼中空洞。

    累,非常的累,白若娴的身子也随之瘫软在地上,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得模糊不清了。

    有凉风袭击她的衣衫之中,白若娴打了个冷颤。她依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脸上一片木讷。

    以花藤为绳,两人坐在满是花朵的秋千上,空气中全身沁人心脾的幽香。这场景太过于不真切,白若娴误以为自己还在梦幻之中,静静地依偎在他身边。

    上是蓝天白云,下是鲜花草地。而身旁坐着的,是邶澜王。自从她离开邶澜王府,他就快马加鞭的紧跟着她,看着她遭遇狼群,他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竟然将它们全部打倒。看见邬蜀月将她带走,他暗中保护着她,却见她被小人算计,中了**药,将醉云楼男宠误认为自己所爱之人。

    心中的怒火被激发了,于是,锋利的匕首挥出,他死时,她的眼中如同失了灵魂。

    “为什么不愿意醒来呢?”邶澜王用狐裘包裹住她的身子,她的眼睛还是无神的。只要她愿意清醒过来,那一点药力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明明知道是计,却还深陷入其中。

    坐在秋千之上,感受着周围的美好,心中也宁静了下来。白若娴在他胸口前平稳地呼吸着,压抑的难受,但表面还是波澜不惊。邶澜王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她孤寂时给她一个拥抱。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过得比任何人都好。”因为,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知道她已经清醒了过来,在秋千荡得很高时,他从树上采下了一朵花苞,放进了她的手心之中。含苞欲放的花朵,安静地躺在她手心中。她仰起头看着邶澜王的侧脸,温煦的阳光撒在他的脸上。他侧目对上她的目光,两人的发丝在风中纠缠在一起,她的眼中始终带着消散不去的悲伤,邶澜王将手放在她的眼睛上,轻轻合上了她的眼睛。

    秋千被荡的很高,随时都会有掉下去的危险。白若娴的眼睛闭上,身子被他保护在怀中,风声从她耳边吹过,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下来。

    花藤毕竟没有那般结实,呼啦一声便从树上断掉,两人滚到草地上,白若娴身上没有丝毫痛意,她安稳地躺在他的怀中,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他带着笑意的目光。他伸出手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从未有过什么时候,像这样的安心。青鸟站在树上鸣叫,周围静谧极了。

    心中像是埋下了一颗信任的种子,不再想躲着他,不再逃避他给的温暖。

    “留在我身边吧。”

    “我不想给秦夫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她这个王妃不会当太久了。”

    “王爷……”

    “并不是因为你。”

    邶澜王太过了解秦依媣嫁入王府的目的是什么,她的姐姐入朝为后,迷惑帝王;她入府为妃,想要了解他的势力。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帮丞相把握朝政。他又岂会那么如她所愿?

    回了府中,下人们不知该如何称呼白若娴。有人干脆她侧夫人,弄得白若娴一脸尴尬。邶澜王可以看出她的窘迫,对府中的下人命令道“叫她若娴姑娘便可。”

    秦依媣知道邶澜王回来,本来欣喜的心情,在看见白若娴的那一刻,被人泼了盆凉水。邶澜王直接无视了秦依媣的行礼,拉起白若娴的手腕向府内走去。

    “王爷,我们只是朋友。”白若娴不想得罪秦依媣,她从他手中收回自己的手腕。直接明示他,两人还是保持些距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